首頁 »
2007/07/23

[轉載] 巴國總統為鞏固政權 勢嚴打邊境武裝分子


撰文 Philip Smucker   

2007/07/20, 週五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6962&Itemid=110


伊斯蘭堡---在巴基斯坦靠近阿富汗的部落地區,一連幾天的攻擊已造成數十名軍警喪命,現在穆沙拉夫似乎除了與極端分子正面對抗外,已別無選擇。巴基斯坦腹地發生的這場戰鬥,可能正是四面楚歌的穆沙拉夫總統所需的。然而,這也不是沒有代價。

巴國軍警上周清剿了伊斯蘭堡“紅色清真寺”(Lal Masjid)的極端武裝分子後,當局又派出了數千增援部隊,開進麻煩不斷的西北邊境省。好戰分子以自殺炸彈和正面攻擊,來迎接這些增援部隊,同時還廢除了之前與當局簽定的“和平”協議。

截止到本周三(18日)早晨,穆沙拉夫還未表示如何走下一步棋。包括內政部高級官員在內的政府官員堅稱,他們想要挽救“和平協議”。華盛頓一直批評巴政府與武裝分子的這些和平協議是“綏靖政策”,讓武裝分子得以在邊境休養生息、策劃之後的攻擊。

西北邊境省的最高民選官員杜蘭尼(Akram Khan Durrani)在白沙瓦告訴記者說,如果在聯邦直轄區巴焦爾(Bajaur)和北瓦濟里斯坦的兩項重要和平協議都失效,可能會產生“危險的後果”。

目前,政府與極端主義者之間發生對抗的危險,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聽起來,杜蘭尼似乎就在為避免出現一場更大的危機而祈禱。“祈求真主,和平協議不要被打破,因為這將產生危險的後果”,他在白沙瓦的新聞發佈會上這樣說。

分析家和政治反對派說,穆沙拉夫在任何情況下,都會利用腹地正在加劇的危機,來加強他的政治權力,而這對巴基斯坦的民主來將是壞消息。

前總理貝娜齊爾領導的“巴基斯坦人民黨”發言人拉赫曼(Sherry Rehman)在倫敦通過電話說:“這場危機發生的時機暫時對他有利。這些在部落地區採取的行動,本該早在數月前就實行了。”

這些話在周二變成了現實。當時伊斯蘭堡有集會支持被中止職務的首席大法官喬杜里,突然集會受到自殺炸彈襲擊,造成26死86傷。副新聞部長阿齊姆(Tariq Azeem)事後發表聲明說,“政府可能會採取幾項行動,其中包括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一家重要政治雜誌的記者法魯克(Umar Farouk)同樣認為,穆沙拉夫正在利用政府與聖戰者之間的衝突,來“轉移人們對真正的政治危機的注意”,包括首席大法官喬杜里反對他延長獨裁統治所引發的危機。

穆沙拉夫上周表示,“無論極端主義在何處抬頭,都將給予打擊”;但法魯克並不相信他會兌現這個承諾。

穆沙拉夫自通過政變上台以來,已有近八年時間,但他似乎只是到了目前,才想通過全面鎮壓好戰分子來取悅華盛頓。

過去幾年裏,軍隊在麻煩不斷的邊境地區採取的行動,已導致700名士兵和1000名武裝分子喪生。然而,這些行動既未能阻止武裝分子活動,也未能遏制塔利班和“基地組織”的分子,從巴基斯坦滲透進阿富汗。

巴基斯坦政府若果真的硬起心腸、根除好戰勢力,將意味告別近年巴國的一段歷史。

在1980年代,當時的獨裁者齊亞.哈克(Muhammad Zia-ul-Haq)通過實施有限的伊斯蘭法和伊斯蘭銀行政策,來加強與宗教右翼的關係,藉此削弱貝娜齊爾的父親布托(Zulfiqar Ali Bhutto)領導的世俗勢力。1979年,布托被軍方處決。

政府當時鼓勵宗教政黨開辦宗教學校,招募普什圖部落的人去阿富汗作戰──迄今,他們中很多人仍在這麼做,只不過是現在他們對抗的“異教徒”不再是蘇聯人,而是美國人。

1985年,在齊亞的操縱下,巴國修改了憲法,規定由總統而不是總理掌握武裝力量的最高指揮權。軍方領導下的三軍情報局(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幫助政府加強了與宗教右翼和聖戰者的聯盟。華盛頓對齊亞的做法視而不見,甚至對其獨裁政權給予支持。

在2002年選舉中,穆沙拉夫也利用了類似的政治手段和憲法授權。當時貝娜齊爾的人民黨在選舉中失利,而宗教政黨在西北邊境省上台。大多數觀察家相信,穆沙拉夫現在決定,在今年年底再次贏取5年任期。

就近期而言,邊界地區危機的延伸,是對穆沙拉夫有利的,因為這將增強軍隊在政治中傳統的“父母-監護人”角色,削弱多元主義的可能性(儘管政治多元是該國許多人的渴望)。軍方扮演“父母-監護人”角色的說法,是薩迪卡(Ayesha Siddiqa)博士在其受爭議新書《軍事公司:巴基斯坦軍事經濟內情》(Military Inc: Inside Pakistan's Military Economy)提出的。

穆沙拉夫將軍打擊極端主義者的姿態,明顯會讓他在華盛頓的贊助人感到興奮,而任何恢復邊界地區和平協議的努力,都會讓華盛頓失望。

數周來,華盛頓一直在向穆沙拉夫施壓,要求他廢除他在北瓦濟里斯坦和巴焦爾地區,與武裝分子締結的和平協議。這兩個地區被稱作“基地組織”的溫床,被認為是“基地組織”高級領導人(包括拉丹副手扎瓦希里)的藏身之所。2002至05年間,巴軍曾在這兩地嘗試採取軍事行動,但未能在那裏確立政府的權威。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海德利(Stephen Hadley)上周末接受CNN採訪時說,“事實是,這些協議是行不通的。現在你看到他(穆沙拉夫)正在採取行動增加兵力。”

在穆沙拉夫調兵遣將的同時,激進分子一方已率先宣佈和平協議作廢了,並在市集上散發相關的傳單。他們這樣做,等於是跟穆沙拉夫攤牌,而且他們正在利用從“基地組織”那裏學到的自殺攻擊戰術,對他予以重擊。

海德利直言不諱地告訴CNN說,美國將“盡其所能給予穆沙拉夫一切恰當的支持”。

上周美國提高了捉拿或殺死拉丹的懸賞,從2500萬美元提高到5000萬美元。布什總統可能是想通過抓獲或擊斃拉丹,來提高他的支持率。最近的一系列民調的顯示,他的支持率已下滑到26%-32%之間。

美國公眾已經厭倦了布什政府徒勞無功的“反恐戰”。拉丹和扎瓦希里仍然逍遙法外,伊拉克和巴基斯坦如今滿是反美的聖戰者,這些反美分子正在利用穆斯林的這種看法:華盛頓發動了一場廣泛的反伊斯蘭戰爭。

巴基斯坦軍方過去經常與布什的“反恐戰”保持距離。不過,如果穆沙拉夫被迫應戰的話,如此保持距離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前三軍情報局局長、與聖戰者有牢固關係的古爾(Hamid Gul)將軍說,“穆沙拉夫站錯了隊。”他在拉瓦爾品第(Rawalpindi)的家中接受電話採訪時警告說,美國對穆沙拉夫的持續支持,所換來的可能是日益“敵對的巴基斯坦”。儘管如此,古爾不相信穆沙拉夫會像他所承諾的那樣,嚴打宗教極端分子和好戰分子。

巴基斯坦老一代精英當中,有很多人仍希望維持宗教右翼和軍方之間的關係;尤其是近期使用宗教學校和聖戰者來支持阿富汗塔利班的人當中,特別贊同這個想法。巴基斯坦的消息人士說,隨著邊界地區的危機持續加劇,就著如何對待“基地組織”的問題,這些老一代精英與下屬組織展開了激烈爭論,並出現了分歧。

穆沙拉夫在短期內,也許能夠利用危機增強自己的政治權力,但其他人則認為,從長期來看,他將會損害軍方的形象。如果公眾輿論把對普通公民的過度暴力行為,歸咎於軍方而不是民選政府的話,就會產生這種損害。

如果穆沙拉夫被迫在巴國腹地開戰,而且危機失控的話,他和他領導的軍隊,也有可能直接背負以宗教為界分裂巴基斯坦的罪名。

譯者:晏陽



[轉載] "紅色清真寺”餘波:暴力浪潮一觸即發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巴國無限期關閉紅色清真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