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7/20

[轉載] "紅色清真寺”餘波:暴力浪潮一觸即發


撰文 Syed Saleem Shahzad   

2007/07/18, 週三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6819&Itemid=110


卡拉奇 --- 在首都伊斯蘭堡持續半年多的“紅色清真寺”危機,雖然隨著巴基斯坦軍警於7月12日發動最後清剿攻擊而告一段落,但巴國如今又出現了恐怖襲擊反彈。而且,一股敵對政府的新勢力,可能會作出進一步的暴力反應。

巴國情報部門已向總統穆色拉夫提出了警告,希望他能提防國內眾多地下武裝發動的新一輪暴力活動。武裝分子聲稱,巴政府軍在攻陷“紅色清真寺”時打死了1,500人,大部分為宗教學校的學生;但巴政府的官方數字顯示,整個事件僅造成75人死亡。

據巴情報部門稱,政府軍的軍官及其家屬,現在都成為了武裝分子的綁架與殺戮對象。穆色拉夫也獲告知,三軍情報局在部落地區的代理人網絡,如今已全部崩潰。最近,塔利班武裝解除了南瓦濟里斯坦的指揮官納茲爾(Haji Nazir)的職務。今年,他曾與巴政府軍合作,一起圍剿部落地區的烏茲別克武裝分子。

鑒於部落地區安全局勢再度惡化,穆色拉夫16日召集了由總理、外交部長、內政部長、西北邊境省省督以及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的高層會議。總統希望他們能與巴境內的塔利班武裝分子談判,以緩和局勢。然而,構成最大威脅的,卻是那些名不見經傳的武裝組織,而三軍情報局根本無法與其接觸。

自“紅色清真寺”事件後,已有數十名安全部隊成員在部落地區遇襲身亡。恐怖襲擊的節奏,似乎並未因此停止。

通常來講,伊斯蘭武裝分子對教義有著深刻的理解,已將伊斯蘭革命的路線圖熟記於胸,並對如何成立伊斯蘭國家,有充分的認識。

最近,筆者在西北邊境省的斯瓦特山谷和政府直轄的巴焦爾部落區,與當地武裝分子交流了後,卻發現形勢出現了新變化──根據之前對武裝分子的瞭解,他們一心要打擊駐紮在阿富汗的西方部隊,重建塔利班政府;可是,目前出現在斯瓦特山谷、巴焦爾、南北瓦齊里斯坦等地區的武裝分子,顯然卻沒有這樣的目標。

筆者近日遇到的武裝分子,既非“革命人士”,也不是訓練有素的作戰人員。他們最多算是一夥“憤怒青年”,要麼被教士們所操縱,要麼僅是受到了“紅色清真寺”危機等事件的刺激。

他們擁兵自重,希望推翻政府。他們說打算暗殺穆色拉夫,但對其餘之事毫無安排與計劃。他們頂多會造成暴力活動肆虐,但卻決不會引發革命。這些武裝分子只因擁有公同敵人(巴軍政府),而聚攏成一些小組織,軍事武裝的規模卻不大。

在筆者遇到的此類武裝分子中,拉夫(化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目前,他是斯瓦特山谷馬拉坎德地區一所宗教學校的學生。

幾年前,他從一盤錄音帶上,聽到了阿茲哈爾(Maulana Masood Azhar)關於巴布里清真寺(Babri Masjid)的著名演說,便投入了“聖戰”運動。阿茲哈爾領導的“穆罕默德軍”,在克什米爾地區實施了多起針對印度人的襲擊活動;錄音帶上提到的巴布里清真寺,在印度的印度教徒與穆斯林之間引發了多場衝突。

熱血沸騰的拉夫,後來去阿富汗呆了幾個月。他在那兒接觸了幾位頗有領導魅力的導師,成為了一名塔利班戰士,並將“聖戰”運動作為他的終身信條。

“我沒讀過多少書,最近才開始學習伊斯蘭教義。事實上,阿富汗訓練營中的人們,給了我很多啟發。曾參與將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珀爾斬首的教士奧馬爾(Shiekh Omar)便是其中之一。他教我們如何運用游擊戰術、如何劫機等。他的魅力令人傾倒。”2002年2月,奧馬爾被巴警方抓獲,隨後被處以極刑。

拉夫說,只要巴政府軍敢在斯瓦特山谷駐紮,他就準備與其它村民一樣向其發動襲擊。親塔利班的“執行先知穆罕默德法典運動”(TNSM)領導人法茲魯拉(Maulana Fazlullah)已發出警告,只要巴政府軍仍駐紮在該地區的城鎮,大家可以相安無事;但一旦進入山谷地區,他們必然將遭到襲擊。

無奈之下,巴軍方只好與部落長老們進行聯繫,希望後者能利用其影響力來安撫武裝分子。不幸的是,部落長老們在法茲魯拉和這些新生的武裝分子面前,沒有絲毫的權威。

巴軍用車隊上周四在斯瓦特山谷遭襲,便說明了這一點。那名恐怖分子駕駛著裝滿炸藥的汽車,衝進軍用車隊,最終造成了14人死亡,另有40人受傷。起初,人們認為這是法茲魯拉的組織所為;後來,才發現自殺襲擊者,竟是哈爾卡特穆斯林游擊隊(Harkat ul-Mujahideen)前領導人努爾(Noor Mohammed)。過去幾年裏,他將活動轉入了地下,並在邊遠村落的青年中發展自己的網絡。

在阿富汗的訓練營中,努爾學會了策劃非對稱戰爭。消息人士稱,他本來並不願實施自殺襲擊,不過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遇上了巴政府軍。當時,他正在運送炸藥和讓自殺襲擊者穿的炸藥背心;若不引爆炸藥的話,他知道將難逃被活捉的命運。

究竟努爾當日的自殺襲擊是精心策劃,還是一時衝動,都已無關緊要。巴政府擔心,還可能存在不少類似這樣的武裝網絡,甚至有可能已席捲全國。而這,無疑給穆沙拉夫打擊極端主義帶來了另一個難題。

編譯:章強



[轉載] 專訪親塔利班組織領袖:“紅色清真寺是在為正義事業而戰”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巴國總統為鞏固政權 勢嚴打邊境武裝分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