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7/19

[轉載] 專訪親塔利班組織領袖:“紅色清真寺是在為正義事業而戰”


撰文 Syed Saleem Shahzad   

2007/07/17, 週二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6735&Itemid=110


西北邊境省.斯瓦特山谷--- 對巴基斯坦的西方盟友而言,巴國政府軍事進攻位於伊斯蘭堡的激進“紅色清真寺”(Lal Masjid),是對塔利班勢力的一次重要打擊,跟清剿其他好戰組織十分相似。但對穆沙拉夫總統的政府而言,這是打擊極端主義武裝運動的第一炮──這場崛起中的運動要求實施伊斯蘭法,正在挑戰政府權威。

這場運動中的一個主要人物、“紅色清真寺”的教長阿齊茲(Maulana Abdul Aziz)在上周四說:“願真主眷顧,巴基斯坦很快就會發生一場伊斯蘭革命。”

這是阿齊茲在其兄弟加齊(Abdul Rasheed Ghazi)的葬禮上所說的。這座清真寺由他們兩兄弟領導,持親塔利班的立場。軍方圍攻清真寺之初,阿齊茲試圖逃出清真寺而被捕。政府對紅色清真寺進行長達7天的圍攻後,於上周二(7月10日)發動最後攻擊,加齊在準備投降時遭武裝分子槍殺,成為圍困期間喪生的60多人之一。

“紅色清真寺”事件雖已告一段落,但反擊“伊斯蘭革命”的第二階段戰鬥,卻又已在西北邊境省風景如畫的斯瓦特山谷(Swat Valley)地區開始了。這裏是被取締的親塔利班組織“執行伊斯蘭法運動”(Tehrik-Nifaz-i-Shariat-i-Mohammadi,簡稱TNSM)的大本營,因此這區對紅色清真寺被剿的反應也最為強烈。

巴基斯坦軍方已向這個地區調派了數以千計士兵。上周五(7月13日),當局宣佈這區為“高度敏感的”地區,部分地方處於非正式的宵禁狀態。在過去幾天裏,已發生多宗安全人員被殺事件。

跟紅色清真寺這個堡壘般的建築不同,新戰場是一片開闊的山谷。在這裏,好戰分子可將政府軍誘至他們佈下的陷阱,而軍方則可自由轟炸他們在高山深谷裏的藏身地點。

軍方於上周四晚上,就開始保護斯瓦特的閔格拉(Mingora)區的機場及其他重要設施。所有政府建築四周,都由沙包保護起來。

較早前,發生了一宗自殺式爆炸襲擊。當時有一隊坦克和火炮牽引車剛剛穿過大橋入城,幾秒後一枚炸彈爆炸。這批軍方車輛隨即加速度行駛,但一輛民用車追趕了上來,並撞上了警車護衛隊,然後發生爆炸。3名警察和3名途人當場斃命。

驚魂未定的警方人員拉赫曼說:“那個自殺式襲擊者開著車即將撞進車隊時,我瞄了他一眼。他大約40歲左右,滿臉鬍子。”

那座橋上的炸彈以及隨後的自殺攻擊預示著,斯瓦特山谷肯定會出現軍事行動,即便不是在數天內,也很可能是在幾周內發生。巴軍方將會與激進的武裝叛亂分子正面對戰。

這些武裝分子正在獻身於一場伊斯蘭革命,目標是在巴基斯坦建立一個堅固的基地,為塔利班在阿富汗領導的活動提供支持,並最終成立一個地區性的哈里發(caliphate)國度。

期瓦特地區瀰漫一種等待的氣氛,偶爾可聽到“伊瑪目達里(Imam-Dhari)萬歲”之類的口號。伊瑪目達里是斯瓦特地區的一個小城,是“TNSM”領導人法扎魯拉(Maulana Fazalullah)居住的地方。

筆者覺得此時拜訪他正是時候。找到我要去的地方並非難事。這裏人人都知道他住在哪裏,人人都是“TNSM”成員。畢竟,伊瑪目達里就是這個組織的總部所在地。

走過一條狹窄的小巷後,我們到達了法扎魯拉的陋室前。起初他顯然有些局促不安,因為我既沒有預約,也沒有被人引薦,但他得根據當地的風俗,歡迎站在自己門前的陌生人。這位留著長鬍鬚、戴著黑頭巾的28歲小個子,以擁抱來迎接我。

“由於您事先沒有告訴我您要來,我無法給您很多採訪時間,而且由於這裏的形勢非常微妙,我在盡力避免接受媒體採訪。對此,我十分遺憾”,他說。

“現在我要去電台,首先宣佈我沒有在幕後支持任何攻擊,其次人們也不要被軍隊的進駐激怒。我需要與當地人持續保持接觸,要求他們不要發動攻擊或從事暴力活動”,他說。

他經營了107個FM電台,當中有不少被地方當局禁止廣播。他最喜歡談論的話題之一是電子產品──他主張銷毀電子產品,包括電視機。

他說,“他們(巴政府軍)來這裏,是因為他們是美軍的同盟。他們來這裏不是為了保衛我們,而是保護英國法律。我們是伊斯蘭法的旗手──這就是他們來這裏的原因:阻止我們實施伊斯蘭法。”

法扎魯拉受到多項指控,包括非法經營電台和援助塔利班。但顧及到他有眾多追隨者,當地有關當局不願對他採取行動。

“政府反對我的一些電台,但我對這些反對嗤之以鼻。這些都不是商業電台,我只不過通過它們,播放伊斯蘭節目。其他一些電台也是非法的,但由於它們播放音樂和粗俗節目,政府並不去管它們”,法
扎魯拉說。

該地區所有公路,包括通向中國的重要動脈、“絲綢之路”,都給TNSM的成員封鎖了。法扎魯拉堅持說,他與此事無關,這是大眾對伊斯蘭堡紅色清真寺事件的反應。

“TNSM不是這地區的唯一組織。但無論其他組織做過什麼,都會被算在我頭上。今天對軍隊的攻擊,也算了在我頭上。”他說,“我想說得是,我過去支持阿齊茲,而且一如既往地繼續支持他。我深信,實施伊斯蘭法是政府的責任,而不是任何個人的。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求政府實施伊斯蘭法。”

在軍方攻擊紅色清真寺的幾個月前,清真寺附近幾所男子和女子神學院的學生,發動了一場引起廣泛注意的運動。他們要求在首都伊斯蘭堡實施伊斯蘭法,禁錮了一些他們聲稱傷風敗俗的人,又在政府大樓內靜坐示威。

法扎魯拉說,“我們支持紅色清真寺。只要我們有資源的話,我們會去那裏與他們並肩戰鬥。紅色清真寺是在為正義事業而戰。”

官方指他是塔利班運動成員,但他對這指控不以為然。“這不是一項指控,而是一項榮譽。我承認我支持塔利班,而且把奧馬爾(塔利班領導人)視為我的領袖。”

TNSM由法扎魯拉的岳父穆罕默德(Sufi Mohammed)創立於1990年代初。2001年當美國領導的聯軍入侵阿富汗時,他召集了1萬多名年青人去阿富汗戰鬥。由於塔利班幾乎是不戰而退,這些年青人遭受了重大傷亡。

穆罕默德從阿富汗回來時遭到逮捕,並被關押至今。TNSM當時幾乎被摧毀。但通過法扎魯拉的努力及其經營的由107個電台組成的網絡,該組織在過去幾年變得更強大了。

TNSM現在有數以千計的成員,其中包括老年人和青年人。法扎魯拉稱它為提倡美德、反對邪惡的和平運動。但在阿富汗的西方聯軍,卻指責它是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重要勢力。巴基斯坦當局形容,它是對國家的嚴重安全威脅。

暫且拋開上述各種看法不管,一旦巴基斯坦軍隊和TNSM之間攤牌,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場衝突將會超越任何邊界。

譯者:晏陽



[轉載] 巴鎮壓紅色清真寺 引發西北邊境報復浪潮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紅色清真寺”餘波:暴力浪潮一觸即發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