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07

[轉載] 日本啟動修憲程序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no=51696&aid=2215157

最近我們的鄰國-日本發生了一件不小的事情,就是日本通過公民投票法,一般認為日本的公民投票法之後,將可能是日本修憲的開始。(因為日本國憲法第九十六條規定 本憲法之修改,應經各議院全體議員三分之二以上之贊成,由國會提議,再向國民提案,並經國民之承認。此項承認,應於特別之國民投票,或在國會所定選舉時所為之投票,獲得過半數之贊成。公投法通過後,取得了國民投票的方式依據。)首先受到矚目的是日本可能進行憲法第九條的修改工作。

自1947年公布實施的日本國憲法以來,即否定了自身的交戰權,一般來說也被稱為部分受限主權國家。日本憲法第九條規定:日本國民誠實地希求以正義與秩序為基調之國際和平,永久放棄以國權發動之戰爭,以及以武力威嚇或行使武力,以為解決國際紛爭之手段。為達成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與其他戰力,不承認國家之交戰權。從本條文來分析,可以得出幾個要點:

首先是看到日本放棄以國家名義發動的戰爭,在國際法規定戰爭是以國家為主體發動的情形下,日本等於是放棄主動發動戰爭的權利,換言之是放棄日本的宣戰權;其次是不以武力做為解決國際紛爭的手段,這也是聯合國憲章第二條(四、各會員國在其國際關係上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的規定,表示二戰後所擬的憲法中,也接受聯合國憲章的相關規定。

最後才是重點,也讓日本被視為"經濟巨人,政治侏儒"的一條-就是不保持軍力與不承認國家交戰權,這樣子的規定,表示日本必須要在美國的保護傘之下(日本技術上沒有軍隊,無法在戰爭爆發時支援美國);同時只要不是出於自衛,日本不能夠以美日安保條約來支援美國的軍事行動(雖然憲法否定國家發動戰爭權,但是從未否定過日本的自衛權,何況國家自衛權是國家固有權力),這其實變相地加重了美國的義務,等於是說只要戰火沒有燒到日本,美國不能夠依美日安保條約要求日本履約。

不過在新世紀的開始,隨著美國外交政策的改變,美國的戰略調整也開始了,所以美國在逐漸減少駐日美軍的情形下,日本可以依賴的保護傘削弱,防務角色逐漸上升;而且美國在調整部署後,也希望日本能夠負起區域安全的角色,與支持美國的軍事行動,所以日本的修憲,應該是為了要反映這個事實,以便加強自己的區域安全角色和履行美日安保條約與美日同盟關係而修的。

所以這個修憲案何去何從?有幾條路可以看:因為胎死腹中而完全不修、完全不修,但以解釋的方式加強日本的責任、修正。

完全不修的可能性是有的,原因是日本啟動憲法修正程序,必須要有參、眾兩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數支持,並交付公民投票,同時這個過程長達三年,難度是很高的,所以胎死腹中而不修正的可能性不是沒有。

另一條路是不修正憲法本文,但是以解釋憲法的方式,給予日本一些空間來行使相關的行為,例如日本就以此方式成立自衛隊,也因此日本也可以用解釋的方式給予自己較大的空間(但是筆者不認為可行)

現在看來日本可能會修憲,而且機率還不小,除了基於政治需要外,外在環境的變遷也需要日本的角色(針對美國的觀點而論),所以日本未來的修憲,我的看法會包括幾個精神:肯定聯合國架構下的集體安全,日本將在集體安全架構下扮演一定角色,並且同意日本國的自衛權,為了行使自衛權,將建立足夠的軍力來保障自己的安全;最後也肯定集體行動權,替協助美日同盟的角色找到依據。大致上修改的方向要體現日本要擺脫其政治侏儒的地位,要在區域乃至全球扮演積極性的角色。

從日本的修憲動作看來,這個動作表示日本意識到自己的防務角色吃重與自身影響力與實力不匹配,所以想要以修憲給予自己較大行動自由,所以日本的修憲雖然可看成是它急切邁向正常化的表現,但也可視為東北亞區域局勢中,日本要扮演具重要性的角色結果。至於應該如何看待日本的修憲,還是等到正式的條文出來才能再進一步評估。



[轉載] 安倍政權續為修改日本憲法舖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民調:日本人民修憲熱情消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