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04

[轉載] 日俄首次戰略對話之意涵分析


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所長 / 郭武平 http://www.fics.org.tw/publications/monthly/paper.php?paper_id=1199&vol_id=130   俄羅斯與日本兩國於2007年元月23、24日在莫斯科舉行首度俄日「戰略對話」(strategic dialogue)。俄日這次戰略對話,是2006年11月18日在亞太經合組織河內會議上,兩國元首取得共識下進行的。雙方以副外長層級為首席代表,俄方代表團團長為俄羅斯第一副外長傑尼索夫(Andrei Denisov),日方代表團團長為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谷內正太郎(Shotaro Yachi)。   根據會後各種資訊指出:俄日戰略對話的啟動是近幾年俄日關係全面積極開展的呈現,這一對話將進一步推動俄日伙伴關系;雙方就廣泛的全球和地區安全議題交換了意見;雙方特別關注亞太地區局勢和加強東北亞地區穩定的議題;雙方在維護中亞地區安全與穩定的問題上有著相似的立場。具體而言,討論的內容包括朝鮮半島核問題、伊朗核問題,能源安全合作問題、以及尋求解決俄日領土糾紛問題。由於這次是副外長層級的戰略對話,但對話議題涉及國家發展戰略,因此可以說俄日首度戰略對話的主要意涵,是就未來全球和地區性安全議題以及重大的雙邊問題,為未來雙邊溝通管道先搭建一個對話平台。   但要進一步深入理解首次俄日「戰略對話」意涵,應該從俄日雙邊關係史、雙方國家生存發展戰略、以及當代全球安全發展形勢來看。   首先是從俄日關係史來看:俄日雙邊過去關係幾乎就是一部利益爭奪衝突史。日本明治維新後國力崛起,擠入東亞強權之林。1904年日俄為爭奪中國東北利益,交戰結果日本大勝,俄國被迫將其在中國東北多年經營利益讓給日本。其後雙方簽訂三次協定四次密約,共同瓜分中國東北利益。二次大戰結束,日本戰敗,蘇聯對日未戰而勝卻以戰勝者姿態,將日本在東北亞利益悉數接收,甚至連北方四島亦落入俄國之手,迄今雙方因北方四島的問題,爭議不休,迄未簽訂戰後和約,雙方仍呈交戰狀態。因此,俄日雙方都需要「戰略對話」打開心結。   其次是從俄日雙方國家生存發展戰略來看:冷戰結束後,國際形勢產生巨大變動。面對全球全新戰略形勢,1999年日本制訂並通過「周邊事態法」,將日本防衛範圍從本土擴大到周邊,同時美日安保條約防禦範圍也隨之擴大。2003年日本通過「有事三法案」,放寬日本海外用兵條件。2007年元月日本防衛廳升格為省(國防部),防衛廳升格後,日本「海上自衛隊」的主要職能之一變成到海外執行任務。經濟大國之外,日本蓄勢待發準備邁向全球政軍大國之路態勢明顯。而冷戰結束後的俄羅斯,國際地位一落千丈,振興國家經濟恢復往日大國地位,成為當政者當務之急,因此穩定週邊環境以利經濟發展成為最佳選擇。況且俄羅斯地廣人稀天然資源豐富,但是亟需外來資金技術共同開發;日本地狹人稠缺乏天然資源,但是擁有資金與技術,兩國經濟發展互補性高,其中尤其是迫切的能源供需問題。雙方為國家生存發展計,實亟待開展「戰略對話」。   第三是從全球戰略安全發展形勢來看:俄羅斯在冷戰後,受美國一超獨大擠壓,國際地位一落千丈,亟圖東山再起,恢復往日大國國威。俄雖與中國聯手加強「戰略協作伙伴關係」,並建立「上海合作組織」,但北約東擴已進逼到其獨立國協地盤,西邊與中亞都是美國的影子。東邊的日本在美國保護傘之下與美國結盟,日本背後也有美日安保條約。俄羅斯欲加強東北亞地緣戰略優勢,加強與日本「戰略對話」是最實際有效的方式。不但可以拉攏日本,更可分化美日關係。   同樣的,這對日本在東北亞的地緣戰略安全,也有相加相成甚或收兩手策略之效。當年二戰前夕,俄、日、德三國之間,曾經先後簽訂「日德反共協定」、「日蘇中立條約」、「德蘇互不侵犯條約」,其中任一條約協定就是針對第三者的歷史殷鑑,斑斑可考。   由於俄、日雙方事後都表示,此一戰略對話今後將持續深入展開,預期此一對話模式將成為俄、日雙方一重要溝通渠道,層級亦將逐步提升,對未來亞太地區甚至全球地緣戰略變動影響力不可忽視。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聯合國海洋法庭 裁定俄羅斯歸還一日籍漁船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