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16

[轉載] 索馬里:又一個阿富汗

 

[亞洲時報] 撰文 Pepe Escobar 2007/01/15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27863&Itemid=110  “反恐戰”伴隨著一聲巨響又出現了。首先是阿富汗,接著是伊拉克,現在降臨到索馬里頭上。伊朗很可能是下一個將遭到美國轟炸的伊斯蘭國家-這正是美國總統布什在星期天的講話中發出的訊息。 因此,五角大樓在它自稱的所謂“不穩定弧形”地帶像幽靈一樣無處不在。這個“不穩定的弧形”從“非洲之角”(非洲東部,包括索馬里、埃塞俄比亞、厄立特里亞等國家)向中東和高加索以及中亞和喜馬拉雅山脈延伸。委內瑞拉並不是伊斯蘭國家,但它的領導人查韋斯(Hugo Chavez)總統未必不會成為美國的打擊對象-特別是在他發出“要麼是死亡要麼是社會主義”的激烈宣言後。 布什政府正在掀起新一輪反恐巨浪。在這股浪潮中,美國攻擊索馬里的非洲人,搜捕神出鬼沒的“基地”組織首腦。“北約”上周在阿富汗派克蒂卡省(Paktika)擊斃了數十名它所說的塔利班。死亡數字也許是80,也許是150。沒有人真正瞭解平民傷亡情況,因為該地區沒有一名記者,而且“北約”發表的聲明只是它想透露的。塔利班說,死亡者全是平民。 在這股浪潮中,五角大樓參與了攻擊外國使領館的行動,而且沒收了其中的國旗和電腦並逮捕了外交人員。而這個使領館碰巧是伊朗駐伊拉克的大使館──伊拉克外交部發言人在該國北部庫爾德地區的伊爾比爾(Irbil)城透露了這一消息。 如何製造“恐怖” 拉姆斯費爾德作為國防部長的最後幾項任務之一是創建“非洲司令部”。這將是一台短小精悍的作戰機器,並將擴大2002年建立的“非洲之角聯合特遣隊”的許可權。後者一直深陷在肯雅、索馬里、埃塞俄比亞、蘇丹、厄立特里亞、吉布提和葉門的“反恐”泥潭中。 美國在吉布提的軍事基地將作為“非洲司令部”的總部。而且中情局和美軍特種部隊也在吉布提活動。正是它們策劃了埃塞俄比亞對索馬里的入侵。 中情局或五角大樓究竟有多少分析家瞭解“非洲之角”這個“黑洞”真正在發生什麼事情?這裏正在發生的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場“狼對狼”的邪惡戰爭-而它碰巧是五角大樓自己通過一系列陰險的計劃引發的。 索馬里是純穆斯林國家,只有一個民族和一種共同語言。但它跟整個阿拉伯世界一樣也是部族林立-有六個主要宗派,而它們下面又附屬數百個支派。1991年當這個國家的獨裁者西亞德•巴雷(Siad Barre)被推翻時,其不可避免的結果就是以部族為基礎的內戰。 對1993年10月發生在摩加迪沙的“黑鷹墜落”慘劇,美國人記憶猶新-這多虧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利用高清晰度影視技術拍攝的一部電影。當然還有艾爾米(Hawa Elmi),又名“黑鷹墜落”女士。“黑鷹墜落”女士以前是居住在索馬里沙漠的遊牧民,目前住在東京。如果有人想觀看殘破的“黑鷹”直升機的鼻子,只需向這位女士交3美金的入場費。 在美國和聯合國先後從該國撤離後,那裏所剩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失敗國家。這裏充斥著機關槍和防空火炮。在這片蠻荒之地,射殺、強姦、劫掠等瘋狂行為恣意橫行。 接著在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到了恐怖襲擊。對華盛頓來說,這個“黑洞”-處於無政府狀態、充滿暴力的伊斯蘭蠻荒之地-是絕不容許存在的。美國試圖給它強加一個某種形式的政府。於是阿卜杜拉希•優素福被推上臺。這個得到聯合國支持的軍閥自然不受其他派系的歡迎。事實上,聯合國(或者說是美國)當時選錯了對象。優素福只是“統治”著他自己在拜多阿(Baidoa)的後院-這完全是阿富汗喀布爾的卡爾紮伊(Hamid Karzai)政府的翻版。實際控制摩加迪沙的是其他三個派系。它們通過海盜活動、走私手機和qat(當地盛產的一種能使人興奮的植物)牟取暴利。 摩加迪沙隨後落入了伊斯蘭法院之手。伊斯蘭法院用伊斯蘭法(sharia)來規範社會,解決當地日常生活中的實際問題。當然,這些伊斯蘭法院也是部族性的。但在2004年,它們終於團結在“伊斯蘭法院聯盟”(Islamic Courts Union)的旗號下。 華盛頓自然不滿意這種情況,並通過“反恐戰”來進行反擊。美國中情局向索馬里三個臭名昭著的軍閥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金錢-繼續使用它在阿富汗的伎倆。布什政府對這些軍閥太友好了,竟然無視聯合國的一項武器禁運決議。這三派軍閥組建了“恢復和平與反恐聯盟”(Restoration of Peace and Counter-Terrorism)-也許這是中情局的主意?表面上這個聯盟是在搜捕“基地組織”成員,實際上它是在反對“伊斯蘭法院聯盟”。 因此,“山姆大叔”在索馬里發動了一種新型戰爭:讓“恢復和平與反恐聯盟”反對“伊斯蘭法院聯盟”。 懷疑你,就侵略你 美國的計劃再次顯示出極其明顯的錯誤。伊斯蘭法庭能夠從整個索馬里南部獲得支持。而軍閥們則被趕出了摩加迪沙。而且伊斯蘭法院已經控制了整個城市。儘管西方驚呼索馬里在“塔利班化”,但它並不是一個塔利班國家-甚至不是新沙特。 在6個月的時間裏,伊斯蘭法院成功地給索馬里帶來了一種它在15年的血腥內戰(導致上百萬人死亡)期間從未享有過的東西,那就是“秩序”! 該國的首都終於恢復了法律和秩序。這些伊斯蘭法院儘管得到了沙特富翁和海灣國家個人的私人資助,但它們未必就會演變成阿富汗的塔利班。“伊斯蘭法院聯盟”主席謝赫•沙里夫•艾哈邁德(Sharif Sheikh Ahmed)想與美國、聯合國和歐盟發展友好關係。他強烈否認與“基地組織”有關係。索馬里大多數人屬於溫和派。 在正常的情況,如果讓索馬里人自己來決定,他們將會選舉一個獲得廣泛支持的溫和派伊斯蘭政府。當然,這要跨過華盛頓新保守派的屍體才行得通。索馬里還得面對另一個障礙,那就是它的死敵埃塞俄比亞。索馬里的這個鄰國的人口五倍於它。埃塞俄比亞在美國的認可下(並且得到了美國的軍事訓練)想渾水摸魚,派遣了不下1.5萬人的部隊去保護軍閥優素福的“過渡政府”。但這個未經選舉產生的政府是無足輕重的。 埃塞俄比亞是基督徒占絕對多數的國家,但其國內的伊斯蘭少數派就其絕對數量來說並不少,而且騷動不安。也難怪埃塞俄比亞腐敗的獨裁者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會做惡夢,擔心索馬里的伊斯蘭主義者會鼓動他們的埃塞俄比亞兄弟揭竿而起。摩加迪沙的伊斯蘭主義者很清楚:埃塞阿比亞人即將面臨聖戰。經過六個月的權衡之後,澤納維決定獲取美國的軍事援助,入侵索馬里,“保護”優素福和推翻“伊斯蘭法院聯盟”。 一場大規模的地區衝突現在正在醞釀中。厄立特里亞支持“伊斯蘭法院聯盟”,因此也許會再次與埃塞俄比亞爆發戰爭。埃及和葉門支持優素福。當前這種錯綜複雜的形勢有可能在“非洲之角”引發一場會持續多年的戰爭。五角大樓的“非洲司令部”看來不會找不到藉口向國會要錢。 畢竟,從利比理亞到塞拉里昂;從蘇丹到塞內加爾的卡薩芒斯地區;從索馬里到剛果,想利用“文明的衝突”的那些人和想進行無限戰的那些人,正指望著饑餓、種族和宗教衝突彙聚成反西方和反美情緒的浪潮,並且成為擴散激進伊斯蘭的絕佳管道。 首先,你製造混亂;然後你製造“恐怖”;接著你將你的“反恐戰”擴展到世界上的每個伊斯蘭角落。 妖魔化何時了 華盛頓妖魔化索馬里的“伊斯蘭法院聯盟”,指責它與哈馬斯(Hamas)和真主黨(Hezbollah)有關。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容易就能預測索馬里局勢發展的結果。多年來在索馬里製造恐怖的上述三派軍閥在美國的支持下正在接管該國。“伊斯蘭法院聯盟”則融入大眾中去-就像阿富汗的塔利班和伊拉克的復興黨分子所做的那樣。 一場大規模的伊斯蘭主義遊擊運動正在醞釀中。他們要選擇攻擊的目標有很多,其中包括埃塞俄比亞的基督徒士兵、軍閥的民兵組織、“總統”優素福的手下和美國佬。哈威耶(Hawiye)部族在摩加迪沙有很強大的勢力,它永遠都不會同意像優素福這種來自達魯德(Darod)部族的人當總統。 至於白宮、五角大樓和中情局這三駕馬車,至少就目前來說它們收穫頗豐:它們在戰略地位重要的“非洲之角”有了一個代理人政權。“非洲之角”面對著亞丁灣(Gulf of Aden),緊靠阿拉伯海,而波斯灣近在咫尺-此外還有什麼?對了,索馬里碰巧也有石油! 與此同時,AC-130“武裝飛船”和阿帕奇(Apache)直升機正在把災難降臨到無辜的非洲人頭上。不管怎樣宣傳,穆罕默德(Fazul Abdullah Mohammed)、納布漢(Saleh Ali Saleh Nabhan)和阿爾蘇丹尼(Abu Taha al-Sudani),這三個所謂的在1998年策劃美國駐肯雅和坦桑尼亞大使館爆炸事件的主謀沒有一個被擊斃。 但據索馬里一位議員透露,上週四在美國對靠近肯雅邊境的地區的一次打擊中,至少有31人死於非命,其中包括一對新婚夫婦。此外在星期天的一次打擊中,有19名平民喪生。 對優素福“政府”來說,這些全是“伊斯蘭戰鬥力量”。至於五角大樓所說的“可靠情報”(很可能是澤納維和優素福的支持者提供的)肯定跟巴基斯坦情報機構以前為美國所提供的是一路貨色。後者曾很多次向美軍指出“基地組織”二號人物紮瓦希裏(Ayman al-Zawahiri)的“確切藏身處”。 埃塞俄比亞在美國的支持下對索馬里的入侵無疑會產生強烈的反彈。但那只不過是在伊斯蘭的土地上又多了一條戰線而已。阿拉伯人將英國趕出了巴勒斯坦;阿爾及利亞人趕走了法國人;阿富汗人趕走了俄國人;黎巴嫩人趕走了美國人和以色列人;索馬里人趕走了美國人;伊拉克人也將會趕走美國人。 索馬里是新的阿富汗,也是新的伊拉克。索馬里人也終將趕走美國支持的埃塞阿比亞人。



[轉載] 東非的黎巴嫩:索馬里淪為“代理戰爭”舞台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索馬里內戰和平會議計劃再遭打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