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3

[轉載] 菸酒背後 利益權力撐腰

 

2006/12/29 【聯合新聞網/編輯陳心怡/台北報導】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ART_ID=55122 「飯後一根菸,快樂似神仙」或者「吸菸賽神仙」這種極力標榜吸菸是一種享受的時代,早已成為過去。香菸在目前的環境裡,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癮君子在「拒吸二手菸」的意識抬頭下,被逼著必須集中在「毒氣室」(癮君子對吸菸區的戲稱)裡解決癮頭。 侷限在那小小的空間裡,癮君子都不免要發起牢騷:抽菸,就該這樣沒有尊嚴嗎? 依此邏輯,香菸這種被視為只有壞、沒有好的東西,政府難道不該下令嚴禁,就像禁止所有違禁藥品一樣?尤其是,根據所有可以看到、聽到、讀到的醫學研究報告,幾乎沒有人會說尼古丁或菸焦油是好東西,怎麼香菸不僅不被禁止,反而還有許多精美的香菸廣告誘人去抽,政府也對香菸課了重稅,成為國庫的重要財源之一? 不只菸如此,危害更為直接、明顯的酒,也沒有淪落到像違禁或管制藥品那般命運。有人會說,菸酒得課以重稅、加重罰則,才能使人戒煙戒酒。問題是,課重稅往往還未達到戒煙戒酒目的,就先活絡了黑市的流通。 而且課重稅,到底課到誰頭上,這也有爭議。根據一些研究數據發現,窮人吸煙率超過富人,美國有23%的人口吸煙,其中受低等教育與非白人的比例佔多數;蘇格蘭的窮人的香菸花費高於英國其他地區;韓國沒有受過正規教育的家庭,香菸佔每月開銷2%,而受過高等教育的家庭,香菸開銷只佔每月開支的0.3%。泰國也有類似情形。因此用課重稅禁煙,反讓窮人負擔更重,對富人影響不大。 歷史上,不乏禁煙禁酒的失敗例子。為了杜絕走私菸,加拿大、義大利、哥倫比亞等國先後都曾用課重稅或者是禁了某些品牌的香菸,結果是,非但無濟於事,黑市反更猖獗。酒也是一樣。以俄羅斯為例,從戈巴契夫到葉爾辛,不管是為了禁酒本身目的還是為了充實稅收,總之一連串的限酒方案,反使假酒大行其市,不少人因而死於酒精中毒。 比起其他違禁藥物,菸酒的地位顯然優越多了。這從兩者對於多數國家裡的經濟影響性,就可看出端倪。前陣子才爆發嚴重假酒風波的俄羅斯,酒的稅收所得和軍事預算所需相當;以葡萄酒聞名的法國,全國投入製酒工業(包括製酒、零售、運輸等)的人口佔了全法的13%。菸草和酒一樣,從財政上的影響帶來優勢地位。 不僅如此,抽煙與喝酒,往往因掌權者或者公眾人物的癖好而得到特殊對待。像是以抽雪茄形象出了名的古巴強人卡斯楚;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熱愛雪茄,有人以此開玩笑說,邱吉爾在二次大戰是拿雪茄打敗德國人;美國文豪、諾貝爾講得主海明威,就是叼著雪茄煙,在古巴海灘寫下了《老人與海》的經典名著。要從歷史上列出菸酒不離手的名人,這串名單恐怕會長得令人咋舌。 近幾年來,搭上時尚順風車,菸酒更成了一種高雅文化,光是看到一個比一個精美細緻的廣告文宣,就可以知道,雖然菸酒帶來某些惡(在華美的菸酒廣告結尾,還得加註警語),但詭譎的是,它們同時也可以是品味的象徵。這是其他為違禁藥品所沒有的待遇。 若是再從菸和酒兩者比較起,以目前環境而言,拒煙應該比戒酒更容易凝聚共識。如前面所提的,菸,百害無一利,但酒在醫學上,被證明了「適量飲酒」確實有好處。比起違禁藥品,菸酒的問題複雜許多,背後牽扯的龐大利益結構恐怕不是單純幾項研究結果、檢驗報告就可制訂出一了百了的政策,而且嚴刑峻罰對違禁藥物的作用都無法百分百杜絕,更何況是菸酒? 【2006-12-29 聯合新聞網】



[轉載] 墮胎 生命權與自由權的拔河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現代人、尼安德塔人混種→早期歐洲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