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9

[轉載] 東亞國家為何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反感

 

─兼論日本右翼對高金素梅「違憲」勝訴的反撲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總編輯 李中邦 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special-27.asp

一、靖國神社的歷史沿革、獨特形式及其問題點 二、右翼對高金素梅「違憲」勝訴的諸多反撲 三、結論──東亞擔憂「彰顯戰歿者英靈機器」再度啟動   10月17日,不顧亞洲鄰國的感受,日本小泉首相於任內第5度參拜靖國神社,又引起中、韓強烈的抗議,中國大陸已要求暫緩日本外相(發布此消息時是町村信孝,10月31日內閣改組後的外相為麻生太郎)的到訪。   日本有靖國神社,美國有阿靈頓公墓(內有「無名英雄墓」,追悼一次世界大戰以來戰歿的軍人),中國有「天安門廣場紀念碑」、「八寶山公墓」(紀念、追悼為中國革命而犧牲的「人民英雄」),台灣(中華民國)有「忠烈祠」,德國柏林有追悼「為戰爭和暴力統治犧牲者」的建築、紀念像及多羅頓公墓,韓國在首爾和大田有國立公墓(追悼從日本殖民統治以來戰歿的軍人和警察),……這些設施均為所屬國家的人民和國內外政要經常造訪、參禮的重地。為什麼單單就是日本的靖國神社會惹來這麼多國際和國內爭議呢?是外國多管閒事、干涉內政?如果沒有切膚的苦痛或深邃的憂慮,沒有國家會這麼無聊吧!   問題應該出在裡面供奉的是什麼人物,以及首相參拜所映照出來日本政壇人士面對歷史的心態。 一、靖國神社的歷史沿革、獨特形式及其問題點   靖國神社發端於明治維新時期。戊辰戰爭【註1】結束之後翌月,明治天皇為紀念新政府官軍戰歿者的靈魂,於1869年6月29日在東京九段北設立「東京招魂社」;10年後的1879年6月4日更名為靖國神社,並一直沿用至今;明治天皇當年還是援引中國古籍『左氏春秋』裡的「靖國」一辭來命名的哩! 靖國“英靈”多是侵略加害者   1894年8月1日中日甲午戰爭開戰,1895年12月16日舉行甲午戰爭戰歿者合祀(供奉在一起)的臨時大祭。此後,日俄戰爭、中日戰爭(即二次大戰時的中國抗日戰爭)、太平洋戰爭等的戰歿者都隨時合祀於靖國神社。可知,這些戰歿者無論是出於自願或被動,絕大部分都跟日本發動的對外侵略戰爭、派軍隊到海外有關。   日本有各式各樣的神社,戰前一般神社歸內務省(內政部)管理,靖國神社是祭祀“對國家有功勞者”的「別格(特殊)官幣社」而由陸軍省、海軍省共同管理。裡面供奉的「祭神」,不是任何神話裡的神或過去的歷史人物,而是為國家獻出生命的戰殁者。因為不是墓,所以也沒有戰殁者的的骨灰和牌位【註2】。是否納入合祀,由陸、海軍審查內定,經天皇許可才正式決定。不僅軍人、軍屬,符合此定義的文官、一般平民、學生等皆可合祀。   經過甲午戰爭、日俄戰爭、中日戰爭、太平洋戰爭,為了合祀戰殁者,會召開盛大的臨時大祭,並請來地方的遺族。靖國神社遂成為匯聚為國獻出生命的“英靈”的場所。   這些為日本擴張勢力、進行侵略而獻出生命的日本人,對日本或許可美化稱之為“英靈”,但對受害國家的人民,他們正是帶來痛苦的加害者、屠夫、劊子手,而怎麼會是“英靈”呢?難怪東亞國家會對靖國神社那麼敏感。 遺族年金不及於台灣人、朝鮮人   戰後1945年12月15日,駐日盟軍總司令部(GHQ)下達神道指令,廢止神道國家、禁止日本政府保護神道神社。GHQ內部甚至一度有要燒掉靖國神社的提案。1946年靖國神社根據宗教法人令,成為一般宗教法人。改制後最早去參拜的在任首相是吉田茂。   1952年4月28日「舊金山和約」生效,日本恢復獨立,未入祀的戰殁者尚有兩百多萬人,於是興起了以遺族為主幹的促進合祀運動。1953年開始大量戰殁者入祀,到1956年每年約以20萬~30萬的數量增加。1956年厚生省撤退援護局向全日本各都道府縣發出「關於協助靖國神社合祀事務」的通知,凡在「恩給法」、「戰傷病者戰殁者遺族等援護法」上可認定為「殉職」者皆被選列入合祀,其名單即為「祭神名票」,由厚生省送交靖國神社,在名單內者一一入祀靖國神社。1957年入祀名單最多,達到47萬。入祀者的遺族皆可獲得遺族年金、弔慰金(撫恤金)的補助。   到2004年10月17日的統計,入祀者為246萬6532人;裡面約有5萬5000位當年為日本“國民”的台灣人和朝鮮人,據傳台灣人為2萬7800人,可是具體數目及到底是何時移入,靖國神社都沒公佈、也沒有告知台灣任何單位。再者,凡涉及實質的補償,日本就切斷依據,戰後日本修改了戶籍法,當年為“國民”的台灣人和朝鮮人戰歿者遺族遂領不到遺族年金、撫恤金,台籍戰歿者白白在靖國神社裡充數,並被利用為日本博取台灣親日派輸誠的上選工具。日本為什麼不用專案處理以示誠意?而將戰前對殖民地人的「差別待遇(歧視)」延續到戰後。 靖國神社成為右翼核心大本營   日本國內的釋放戰犯運動也是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恢復獨立時興起的。在請願書上簽名的人多達4000萬。1953年參眾兩院通過「關於赦免因戰爭犯罪而受刑者的決議」,該年修改了「戰傷病者戰殁者遺族等援護法」,連戰犯的遺族也可以領取遺族年金、弔慰金。1954年也修改了「恩給法」,擴充照顧、撫恤條例及於戰犯。   1978年10月17日,14位在東京國際軍事法庭被判為甲級戰犯者【註3】也入祀靖國神社,但到1979年4月19日才對外公佈。   另一方面,目的在將靖國神社恢復國家管理的“國家護持(捍衛國家)運動”也活躍起來。1969年,保守的執政黨自民黨開始向國會提出欲使靖國神社回歸國家管理的靖國神社法案,但因保守派與革新派(社會黨、共產黨)對立而未能成案,之後到1973年共計5次提出法案,屢屢未審議完就撤銷了,這應該是跟日本憲法規定政教分離有關(否則近年日本社會黨、共產黨式微,自民黨怎麼會沒再發動)。   值得注意的是,保守政客、戰殁者遺族(日本遺族會)、戰友(舊日本軍人)等圍繞著靖國神社的各類團體很快地又聚集在一起,形成戰後日本新右翼的核心大本營,並展開替侵略戰爭辯護乃至在教育、媒體上美化那段歷史的行動,同時鼓吹要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目的只是重建正規軍事力量。   1981年3月,當時親台反中的參議員村上正邦等259位參眾國會議員組成「大家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其成員每年的春、秋大祭和8月15日「終戰紀念日」(日本避而不說「戰敗投降紀念日」)都會去參拜。 小泉把爭議推向高峰   從吉田茂參拜過後到70年代中期,歷任日本首相幾乎都有去參拜【註4】,因甲級戰犯尚未入祀,中、韓政府沒有特別反彈,也沒有發生「公」、「私」的問題。而「公私」問題是起因於1975年三木武夫以戰後第一位首相於8月15日的「終戰紀念日」去參拜。並設下:1.不使用公務車,2.自掏腰包支付玉串費【註5】,3.不簽內閣總理大臣的頭銜,4.不差遣官員隨行這四個原則,而強調是私人參拜。但社會黨等強烈反對首相在「終戰紀念日」參拜,後來由政教分離的問題再一路延伸至「公」、「私」爭議。自此,首相參拜就變成政治問題了。   接下來的幾位首相都更改了一些原則,而自圓其說為私人參拜。直到高揭「戰後政治總決算」的首相中曾根康弘才又於1985年8月15日的敏感日子正式參拜靖國。不過,為顧及中國反對,翌年便放棄正式參拜。此後到2000年除了橋本龍太郎之外,竹下登、宇野宗佑、海部俊樹、細川護熙、羽田孜、村山富市、小淵惠三、森喜朗等首相在任內沒有參拜靖國神社。   可是2001年上任以來每年都去參拜的小泉純一郎則是將爭議推向另一高峰。   中、韓因為甲級戰犯入祀而對日本首相參拜不滿。其實,日本國內也有不少宗教團體反對首相參拜,要求將甲級戰犯從靖國神社移往他處「分祀」或是建立沒有宗教的國立追悼設施。 現在的日本仍有軍國主義的DNA   小泉、右翼不時辯說,參拜是「感謝為了護衛國家而奉獻生命的人,去祈福者也是要表現繼續其遺志,護衛國家」,這是歪曲歷史的說法,入祀於靖國神社者,尤其是甲級戰犯,他們絕不是在“護衛國家”,而是在效命軍國主義,隨軍到中國、太平洋、東南亞等戰場支援作戰、荼毒他國人民。去祈福者若真是要「繼續其遺志」,亞洲國家恐怕又要倒楣了,所以東亞地區普遍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憂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可是『產經新聞』報導,小泉身邊的人透露,首相看穿了一點,說中國拿歷史問題“逼迫”日本,「只不過是要佔到比日本更好優勢的口實」;「以為在靖國問題上讓步,日中關係就會順利的想法是錯誤的。靖國之後,教科書、尖閣諸島(釣魚島)、石油天然氣田……一件接一件就會塞過來」。顯然,小泉骨子裡根本漠視他國人民的感受,而故意扯到國際鬥爭上來看問題;小泉說他去參拜是在「祈求不再發生戰爭,並誠摯哀悼戰歿者」,強調「日本是和平國家」。然而,對照日本近年的作為,譬如:拼命強化美日安保軍事同盟,與美國研發飛彈防禦系統;派兵進註伊拉克;南亞海嘯、地震也找理由派兵;研製火力強大、世界造價最貴的坦克;現在海上自衛隊更打算引進號稱日本式「移動的海上基地」的高速運輸艦【註6】;要自衛隊提升為“自衛軍”……很自然的,東亞國家會覺得「現在的日本仍有軍國主義的DNA」。 二、右翼對高金素梅「違憲」勝訴的諸多反撲   9月30日,大阪高等法院判決,由台灣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等188位原告控訴小泉參拜靖國違反日本憲法案勝訴(但要求1萬日圓精神賠償的部分遭駁回)。法官大谷正治認為,小泉參拜乘坐公務車、秘書陪同、而且履行出任首相前的約定等,因此為職務參拜,「有公的性質」。這是繼去年4月福岡地方法院做出違憲判決的第二個判例,高等法院的第一個判例。當時福岡地方法院還特別指出「法院迴避判斷違憲性的話,日後很可能會接二連三地再去參拜,本法院認為判斷違憲是責任和義務」。 扭曲的判決?   現行日本憲法的確有這樣的規定,第20條禁止國家及其機構的宗教活動;第89條禁止為了宗教組織或團體的使用、利便或維持以國庫支付費用。那麼,靖國神社為神道教的設施,入祀者遺族可獲得遺族年金、撫恤金,其關聯還不夠明白嗎?   然而,日本右翼媒體、組織、人士立刻跳出來批判決、詭辯甚至發動連署要罷免法官【註7】。關於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是否違憲的訴訟,日本全國各地共有7件案子,地方法院做出判決的有7件、高等法院做出判決的有4件,共計11件,其中有9件迴避了是否違憲的判斷【註8】。右傾的媒體據此分析說,迴避違憲判斷是「主流」──這種論調好像日本司法的公正不在判決的本身,而是可以用“數量”來決定其“正確性”的。   『產經新聞』的社論標題稱此為「扭曲的判決沒有約束力」【註9】,並公開表示「希望小泉不要被大阪高等法院的判決蠱惑,繼續堂堂皇皇地去參拜」。──日本的右翼媒體水平跟台灣的媒體沒兩樣,不符合其意識形態利益的判決就是“扭曲的判決”。 全面否定東京大審,開脫戰犯   1999年8月,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秘書長)的野中廣務首次提出甲級戰犯「分祀」的構想,然阻力極大,根本無法推動。   去(04)年12月9日首相輔佐官山崎拓拜訪靖國神社第9代宮司(「宮司」為神社最高神官)南部利昭等高階幹部,探詢可否「分祀」,結果遭到拒絕,政府高官也講不動他們。   南部利昭日後接受記者訪問表示,「甲級(戰犯)、乙級等東京審判都只是聯合國單方面決定的。在舊金山和約結束戰爭前受絞刑者就是『戰殁者』,當然可以合祀。日本人的生死觀是人亡故了其罪孽也隨之消失。在靖國的是『御靈(魂魄)』,由於跟骨灰不同,分祀也不能沒有御靈」。   日本遺族會也認為,設置國立無宗教設施會導致「靖國神社徒具形式」而強力抗拒。   小泉的反中外交策士岡崎久彥,很早就鼓勵小泉要在春、季大祭參拜。右翼大將石原慎太郎則是倡言遠東國際軍事審判(東京審判)「在歷史上、法律上都缺乏正當性」,因此甲級戰犯、判他們死刑、無期徒刑也是「缺乏正當性」的。其意思是,完全不必顧慮中、韓反對甲級戰犯合祀這一點。   跟李登輝熟識的傳記作家上坂冬子10月12日在一場演講上說,「中國沒有插嘴的資格」,「(首相)今年去還是不去。她很在意」,等於是柔性對小泉施壓。她更說「戰勝國一方審判戰敗國一方。有點國際法知識的人都知道,那是很殘酷的審判」──完全不提這些戰犯曾帶給受侵略國家民眾的「殘酷」,上坂這位具文學素養的高級知識份子尚且如此的不反省戰爭,何況是右翼政客和受他們影響的社會大眾。   日本政府10月25日在給在野黨民主黨國會對策委員長、眾議員野田佳彥質詢的答詢書裡解釋,戰後盟軍遠東國際軍事審判(東京大審)而被判絞刑、無期徒刑、監禁的十多位甲級戰犯,由於日本國內法沒有「戰犯」,所以就日本來說,沒有「戰犯」的存在,則首相即使正式參拜靖國,只要“外觀(外在形式)”上沒有宗教的目的,就沒有違憲的問題。   而野田也主張,「反對首相參拜靖國的論述已出現破綻」,而且因舊金山和約和過去日本國會數次釋放戰犯的決議,那麼“為了「戰犯」的人權,應為其恢復名譽”【註10】。顯見日本政府對首相參拜靖國已展開新論述來辯解,以國內法沒有「戰犯」為擋箭牌,而在野黨議員也加以附和,甚至衍伸應替甲級戰犯恢復名譽,否定舊金山和約和東京大審的判決了。   從南部利昭、石原慎太郎到上坂冬子、野田佳彥,這些日本社會有地位的人都有著“共同的意念”──否定東京大審。二次世界大戰在歐洲戰場戰敗投降的德國非但沒有否定「紐倫堡大審」的聲音,反而是虛心接受、全民誠摯地懺悔,這是德國和日本最大的差異。可以預見,未來日本右翼勢力會更強硬,全面抹煞過去侵略的罪行及戰敗的一切。 自民黨修憲草案暗藏參拜「合憲」的玄機   其實,日本各政黨裡面,執政的自民黨正是右傾化的始作俑者,歷來動作不斷,最新的一步是提出“緩和”政教分離原則的修憲案。10月28日自民黨新憲法起草委員會公佈的關於宗教自由的條文內容(第20條第3項)等於是說,國家、公共團體即使用公款做宗教活動,如果是在「社會禮儀」、「習俗」的範圍內是可以被允許的。其目的擺明的就是要讓天皇、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各地護國神社與自衛隊密切的關係轉化成「社會禮儀」、「習俗」而使之符合憲法。此一正式參拜“合憲化”的動作要是跟修改放棄戰爭的憲法第9條一起進行,東亞局勢恐怕就更不樂觀了。   順便一提,迄今去參拜過靖國神社的外國政要有達賴喇嘛(1980年)、訪日時因醜聞辭職而長期流亡在日本的前秘魯日裔獨裁總統藤森(2002年)、台灣台聯黨主席蘇進強(2005年)。   小泉去靖國,日本以外的亞洲地區,只有李登輝說「很好」,「一國首相參拜為國家獻出生命的“英靈”是理所當然的,外國不應插嘴」。──他向來遵奉日本右翼的主張,不是嗎? 三、結論──東亞擔憂「彰顯戰歿者英靈機器」再度啟動   日本一直想從經濟強權走向政治權強,其領導人對靖國神社的態度可說是一個指標。因而,光是今(05)年東亞國家領袖就有不少關於此事的發言。諸如:韓國總統盧武鉉3月23日向民眾談話時說「(小泉參拜)破壞了日本領導者們所做反省與道歉的真實性」。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5月22日與日本的自民黨、公明黨幹事長見面時講到「近年,不希望看到的動向都在日本。日本領導人參拜了奉祀著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教科書美化歷史、將台灣寫進美日共同戰略目標」。   連韓國前總統金大中5月23日在東京大學的演講也指出「不是批判對一般戰殁者的參拜,而是反對參拜甲級戰犯」。   坦白說,日本產業界也大都不認同政界的作法。去年11月24日,經濟同友會代表幹事北城恪太郎即對記者表示,「小泉首相打消參拜靖國神社的念頭較好。這雖是國內的問題,可是會帶給在中國投資的日本企業不好的影響」。近幾年日本與中國的政治關係已經夠冷淡了,如今產業界更擔心會波及到貿易、投資,由先前的“政冷經熱”再下落到“政冷經冷”,而紛紛要求做外交努力。 美國也出現抨擊日本的聲音   在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政府一如過去,就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既不過問是否為正式參拜,也完全不評論其是非。但很罕見的是,向來有反中色彩的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海德【註11】,竟於10月20日發函給日本駐美大使加藤良三,抗議小泉首相、國會議員參拜靖國神社。他在信函裡直言「靖國神社在亞洲和世界都是二次大戰未解決的歷史,更成為發動太平洋戰爭的軍國主義的象徵」,並強調,審判甲級戰犯的遠東國際軍事審判(東京大審)不是勝利者強加的正義,而是真正的正義。   媒體方面,以前幾乎都是替日本講話,這次也有如『華盛頓郵報』的保守評論家羅伯特‧諾瓦克幫腔,不過,批評日本的聲音比從前增加了,最嚴厲的當屬10月18日『紐約時報』標題為「東京無意義的挑釁(Pointless Provocation in Tokyo)」的社論(editorial)。該文抨擊小泉參拜靖國是「公然擁抱日本軍國主義最惡劣的傳統」。並指出,「靖國神社不僅僅只是在追悼250萬戰殁者,神社及其附屬博物館(遊就館)助長了日本在20世紀最初的數十年對韓國、中國、東南亞殘酷地侵略攻擊卻毫無道歉悔意的觀感」。更毫不保留的說「參拜神社是對在日本戰爭罪行下犧牲的受害者後代的一種蓄意地侮辱,……這一次還違逆了日本法院的判決」。社論最後促請小泉不要迎合其自民黨內右翼國家主義者的口味,而應該與他們正面對決。 天皇都覺悟了,右翼卻執迷不悟   日本執政聯盟之一的公明黨向來不支持首相參拜,並提議明年編列取代靖國神社,新設置一國立、沒有宗教的追悼戰歿者設施的輿論調查預算,不過10月11日政府(自民黨)以「今年8月15日參拜的人比往年多很多」、「時機未成熟」這種空洞的理由推託,拒絕公明黨的提議。後來小泉未告知即逕自參拜,公明黨對首相的「獨斷」難掩不快。     戰後昭和天皇8次參拜靖國,可是自從1975年8月靖國問題政治化,該年11月21日參拜後,就算1978年甲級戰犯入祀靖國,當初發動戰爭的昭和天皇也不曾再去參拜,甚至對甲級戰犯的入祀發怒、不悅;去(04)年10月28日石原慎太郎的好友、東京都教育委員米長邦雄在一個學校園遊會的場合向現任的明仁天皇說:「我的工作是推動日本所有學校都要升國旗、唱國歌。」明仁天皇當即反感地表示:「我不希望看到強制學生做這種事的情況」【註12】。可以看得出來,隨著時代變遷,連天皇都漸漸地有新的覺悟了,日本右翼卻還繼續執迷不悟。 小泉、議員參拜是國際大諷刺   9月30日大阪高等法院判決違憲,兩個星期內高金素梅等原告未再上訴,即表示從10月15日起該判決確立。結果,10月17日居日本權力最大,最應該尊重、擁護憲法職位的小泉首相就去參拜,18日101位「大家來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的成員跟進,也就是說,日本領導人、立法機構的立法精英帶頭,絲毫無視於憲法規定、無視於司法判決,這種情形竟發生在堪稱亞洲「法治」先進國家的日本,是不是一國際大笑話、大諷刺呢?   儘管小泉這次僅穿西裝(沒穿和式禮服)、沒進入正殿、沒有簽總理大臣的官銜等等,“外觀上”好像降低了正式參拜的性質,然而,秋季大祭是靖國神社最重要的宗教儀典,「首相參拜」給予國內外政治性和宗教性以及跟特定宗教團體有特殊關係的印象是不會改變的。   東亞國家真正擔憂的,事實上是一個新的、規模更大的「彰顯戰歿者英靈機器(或稱系統)」的再度啟動,日本真的體會不到嗎? 《註釋》 【註1】戊辰戰爭是1868(明治1年)~69年明治維新新政府軍和舊幕府軍之間的戰爭。舊幕府軍被打敗之後,明治天皇的政權才趨於穩固。 【註2】日本真正埋葬戰殁者的千鳥淵戰殁者墓苑是1959年3月28日建成的。 【註3】14位甲級戰犯的刑責與簡歷 7位絞首刑 東條英機:盧溝橋事變時關東軍的參謀長、任近衛內閣的陸軍部長時期主張日德義結盟對美英開戰、1941年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開打時的首相。 廣田弘毅:首相、外相、駐蘇聯大使。 土肥原賢二:陸軍大將、奉天特務機關長。 板原征四郎:陸軍大將、支那派遣軍總參謀長。 木村兵太郎:陸軍大將、緬甸方面軍司令官 松井石根:陸軍大將、中支那方面軍司令官 武藤章:陸軍中將、陸軍省軍務局長。 4位無期徒刑 平沼騏一郎:首相、樞密院議長。 白鳥敏夫:駐義大利大使。 小磯國昭:陸軍大將、朝鮮總督、首相。 梅津美治郎:陸軍大將、關東軍司令官、陸軍參謀總長 1位監禁20年 東鄉茂德:外相、駐德國大使、駐蘇聯大使。 2位判刑前死亡 松岡洋右:外相、滿鐵總裁。 永野修身:海軍大將、海軍司令部總長。 【註4】戰後參拜過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 東久邇宮稔彥(1次)、幣原喜重郎(2次)、吉田茂(5次)、岸信介(2次)、池田勇人(5次)、佐藤榮作(11次)、田中角榮(6次)、三木武夫(3次)、福田赳夫(4次)、大平正芳(3次)、鈴木善幸(8次)、中曾根康弘(10次)、橋本龍太郎(1次)、小泉純一郎(5次)。 【註5】玉串是日本神社特有祭神用的一端纏著布條和紙條的楊桐樹枝。 【註6】過去稱「移動的海上基地」指的是航空母艦。而日前日本已告知美國,要配備在「日本有事(戰爭)」、「周邊事態」之際,可快速集結展開、自衛隊部隊和裝備,其甲板可起降直升機、偵察機的大型高速運輸艦。 【註7】右翼組織「報答英靈會(英霊にこたえる会)」的會長、前眾議員堀江正夫便持續進行連署,要罷免去年福岡地方法院判決首相參拜靖國神社「違憲」的法官龜川清長。 【註8】至於首相參拜的「公私性質」,5件不判斷,4件判斷為「公務」,2件判斷為「私人」。 【註9】右傾報紙、神道神社媒體駁斥判決用的是「傍論」,日文所謂的「傍論」是一法律用語,相當於中文釋憲裡的「判決旁論」,即不直接影響結論,而是導引出判決結論所附帶的理由,所以沒有約束力。那本來是「應該不用看的」,由被告來看更是「多餘的關照」。 【註10】《「戦犯」は存在せず》、《「反対派の論理破綻」》,『産経新聞』,2005年10月26日。 【註11】屬共和黨,伊利諾州,當選16屆,1944年時服役於美國海軍,在菲律賓作戰。 【註12】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point-41.asp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日媒:安倍明年若參拜靖國 10月可能性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