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8

[轉載] 日本的繪畫藝術是從中國傳入的

 

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所長 許介鱗 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director-41.asp

佛教傳入與日本繪畫   世界各國在原始時代的繪畫,皆受宗教的影響;日本的繪畫藝術,也是以佛教的傳入為契機而萌芽的,並受中國文化的影響發展。3世紀中葉(西元239年)邪馬台國女王卑彌呼,派遣使節朝貢魏王朝。三國、魏、晉以後,日本大和朝廷派遣貢使到中國接受冊封,並攜帶中國文物回去,開啟了日本的古代文化。6世紀中葉,日本從百濟傳入佛教後,日本的文化一改相貌,美術界興起佛像雕刻、佛教繪畫等美術品的製作,而且不限於佛教美術,全盤的從中國引進樣式、技法、題材等,此稱為「唐繪」的主流,大大地影響了日本美術史的發展。   日本的女帝推古天皇(592~628年在位)時,聖德太子為攝政,派遣隋使到中國,這些派遣到中國的官吏、留學生、僧侶,莫不競相學習中國藝術,並蒐集中國的藝品回去,成為充實上流生活的裝飾,日本上層社會生活的典範。   奈良時代(708~781年)的美術,受盛唐時期文化的影響並偏重佛教的美術,充滿著唐朝的風格。但是到了平安時代(782~1181年),密教盛行,曼荼羅的「密教畫」開始傳作。平安時代前期的官僚菅原道真(Sugawara no Michizane), 於894年建議朝廷停派「遣唐使」,造成日本與唐朝的官方斷絕往來,而讓日本在9世紀以後產生其本土的「國風文化」,這是與描畫中國事物的「唐繪」區別,以日本為題材的所謂「大和繪」,也稱為「倭繪」。實際上,這只是將唐朝畫的樣式日本國風化,加上日本情趣的世俗畫的一種繪畫。 武人當權受「禪宗」影響   到了11世紀30年代,日本政治從公卿政權轉變為武士的平民政權,藝術乃轉而沿襲中國的宋朝之風。到了鎌倉時代(1185~1333年),源氏掌政,開幕府於鎌倉,武人當權,日本受「尚武」精神影響,推崇剛健華麗之風,從而日本畫風轉變成以雄健的筆觸繪畫的寫實精神。   到了15世紀中葉以後,日本繪畫再轉變為清淡高遠的宋、元水墨畫風。室町時代(1334~1547年),禪僧之間尚傳授「宋學」。室町幕府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酷愛中國繪畫而廣事蒐求,宋、元的繪畫乃大量流入日本。禪僧特別喜歡模仿宋、元的山水水墨畫、以及道家釋迦畫的主觀表現方式。此時期的日本繪畫,可以說以禪林畫家的寫意墨畫為主。當時日本的畫家,皆精擅宋代畫家的式樣,以禪派山水、遒勁筆力,表現超逸絕倫的祖師。   江戶時代(1624~1867年)初期大和繪的畫風衰微,民眾的風俗畫「浮世繪」發達起來。以新興的富裕町人階層為中心,流行著滿足生活美的裝飾趣味的畫風。以桃山時代到江戶初期所流行的美人畫、風俗畫為母胎,從17世紀後半葉開始運用在版本插繪的樣式;到了18世紀中葉更是創始多色的刷版畫,稱為「錦繪」。這種應用木版技術,以遊里風俗為主題的情景版畫、美人版畫等浮世繪的版畫,成為日本獨樹一枝的美術。 中國是日本美術的恩人   日本的東京藝術大學校長平山郁夫(Hirayama Yikuo,1930年生)說:「中國是日本美術的恩人」,因為日本美術自古代以來乃經由中國而發達,受中國各朝代畫風很大的影響。平山是日本畫的代表畫家,歷訪中國大陸80次,從1976年起發表一系列以「絲路」為題材的作品,獲得「日本藝術大賞」以及其他數項藝術作品獎,2004年平山郁夫絲路美術館開館。平山也擔任日本美術院理事長,文化財保護振興財團理事長等職。他歷訪中國大陸後的論點就是:「日本的繪畫藝術是從中國傳入的」。   平山對日本畫的造詣,研究日本飛鳥時代(建都奈良盆地南部飛鳥地方,6世紀末到7世紀前半)、白鳳時代(以白雉為年號美稱白鳳,約在7世紀後半到8世紀初,受初唐文化影響創造清新文化)、天平時代(聖武天皇年號,奈良時代後期以平城為都,710-794年)的佛教美術,以及對中國宋朝、明朝的花鳥山水畫的模寫開始,然後從1975年起到中國大陸參觀雲崗的石窟群,敦煌的石窟壁畫,從此得到創作的靈感。平山認為中國在世界史上已經獲得了二個文化的金牌,一是漢代文化,另一是唐代文化。今後中國的經濟、社會再高度發展,民眾的意識也提高的話,可以創造新的文化,而得到第三個文化的金牌。   平山因為研究佛教美術,所以能夠領悟在美術方面,東洋(中國)是「分母」,日本只不過是「分子」;正如談論意大利的「文藝復興」如何了不起,但歐洲還是「分母」,意大利只是分母上的「分子」而已。今後中國不脫離自己文化的主軸,而與東西洋的異種文化交流,則在中國文化的遺傳因子(DNA)內,一定會有驚奇的歷史經驗浸入,而產生非常燦爛的文化。



[轉載] 溫家寶 明年四月訪日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OECD:中國研發投資超過日本,躍升全球第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