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7

[轉載] 尖閣列島‧釣魚島爭議──對21世紀人們智慧的考驗 (二)

 

▲ 1885年關於建國標的文件   近來,清國報紙傳言我國政府欲佔領清國所屬台灣地方之島嶼,呼籲清政府注意。故在此之際,對此等小島我擬採取暫時不輕動,避免不必要紛爭之措施為宜。(10)   就是說,對於日本的企圖,清朝已經有所警惕。 而內務卿(山縣有朋)對此則有下述結論:   2 於沖繩縣與清國福州之間散在無人之島嶼建設國標之件   秘第128號內,秘密呈報關於無人之島建設國標之事。沖繩縣與清國福州之間散在無人之島嶼調查,已如另紙呈報。然沖繩縣令申請建立國標事,涉及與清國間島嶼歸屬之交涉,宜趁雙方合適之時機。以目下之形勢,似非合宜。與外務卿商議致沖繩縣令。(11)   這裏提出時機“似非合宜”,但是如果劉銘傳不能擊退法軍,清國對台灣統治的薄弱點暴露出來的話,日本在1885年左右建設國標是十分可能的。   後來在1890年1月13日、1893年11月2日,沖繩縣知事又提出將釣魚島劃入自己管轄範圍的要求,都被明治政府擱置起來。但是,1894年日本發動了甲午戰爭,到日本即將勝利的1895年1月14日,內閣會議做出了認可建立國標的決定。   井上清的論文《釣魚諸島的歷史與領有權》中介紹了明治27年(1894年)12月27日內務大臣野村靖給外務大臣陸奧宗光的秘密文書(《日本外交文書》,第23卷),這就是秘別第一三三號文書。但是在檢索附屬於日本國家檔案館(國家公文書館)“亞洲歷史資料中心”的網頁(http://www.jacar.go.jp)時,不知為什麼找不到12月27日的文書。在這裏介紹井上所引用的內容:   3 秘別第一三三號   關於久場島、魚釣島上建立航標之情況,沖繩縣知事之呈報已如別紙甲號所述。明治18年與貴省曾有商議後致沖繩知事之指令,已如別紙乙號所述。而今與當年之情形已經不同,故已另行文向閣議提出申請,謹與貴省商議。                      內務大臣子爵 野村 靖   外務大臣子爵 陸奧宗光殿(12)   現在我們從上述URL那裏看到的不是這一文書,而是另外向內閣會議提出被接受的1895年1月12日的文書,內容是:   4 關於在沖繩縣下八重山群島之西北久場島、魚釣島上建立航標之事   秘別第一三三號 關於航標建設之件 沖繩縣下八重山群島之西北久場島、魚釣島向為無人之島,然近來有人嘗試至該處捕魚。故該縣知事擬對該處實施管理,申請將上述各島置於該縣管轄之下設立國標。因上述各島歸該縣管轄已被認可,故應允其建設航標。呈請閣議。(13)   於是,1月14日,內閣會議決定建設航標。關於這一時期的情況,井上清先生以歷史學家的銳利的目光進行了分析,以下即引用先生的一段長文。   “1885年左右,由於害怕清朝抗議,外務省(對在釣魚諸島建設航標)提出了異議,因此山縣內務大臣的領有釣魚諸島的陰謀沒有得逞。1890年對於沖繩縣的申請,政府也沒有給予回答。1893年沖繩縣再度申請也被政府束之高閣。但為什麼後來內閣會議居然通過了建設航標的決議呢?其實,答案就在內務省給外務省的協議文中,因為裏面談到‘如今與當年(明治18年外務省反對的時候)之情形已經不同’。(中略)   1890年也好,1893年也好,政府都還沒有開始對清朝的戰爭。而1894年古賀提出願意開拓釣魚島的時候,不是在甲午戰爭前,就是在戰爭剛剛開始的時候,日本還沒有對清朝取得全面的勝利。而到了這一年的12月初,日本已經肯定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作為政府的講和條件的一項,日本決定向中國索取台灣。這是與奪取釣魚島相關聯的“事情”,所以跟以前的情況有決定性的不同了。〔中略〕   而在清朝方面,總理衙門的恭親王早在10月初就主張收拾敗局早些講和了。到11月初,作為抗戰派的北洋大臣李鴻章也主張早些講和了。   在這種情況下,從11月末開始到12月初,大陸開始了冬季的嚴寒,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戰略,在大本營中發生了分歧。一種意見主張乘勝追擊直抵北京,另一種意見主張冬季暫時收兵鞏固新佔領的地區,等待春天再度進攻。   這時的首相伊藤博文雖然是文官,但是根據天皇的命令列席由陸海軍人構成的大本營會議。12月4日,他批判了上述關於冬季作戰的論爭,向大本營提出了自己的戰略意見。其要點是:   進攻北京的主張確實痛快,但不過是說說而已,不可實行。而留在剛剛佔領的新地方什麼也不做,是消耗士氣的愚蠢策略。現在日本應當做的是:必須以少量的部隊控制佔領地,以其他的主力部隊,由海軍給予協助,進攻扼守渤海灣的威海衛,全面消滅北洋艦隊,以保證將來向天津、北京進攻的道路,另一方面出兵佔領台灣。即使佔領台灣,英國等外國也絕不能干涉。最近我國國內的輿論也高呼講和之際一定要中國割讓台灣。為此,預先進行軍事佔領是最好的。(春畝公追頌會《伊藤博文傳》下)   大本營聽從了伊藤博文的意見。進攻威海衛的戰鬥從1895年1月下旬開始,2月13日,以日本陸海軍的壓倒性的勝利而告終。在這期間,也展開佔領台灣的作戰準備,1895年3月中旬,聯合艦隊繞過台灣的南端進入澎湖列島,攻佔了那裏的各炮台。接著以此為根據地進行進攻台灣的準備。這時日清談判正在進行,由於已經確保清朝割讓台灣了,聯合艦隊於4月1日向佐世保返航。   對於天皇政府來說,這時是奪取釣魚諸島的極好的機會,政府和大本營的決定是根據首相伊藤博文的戰略,在決定佔領台灣方針的同時做出的。1885年的時候,政府害怕在釣魚諸島上公開樹立國標會引起清朝的疑慮乃至紛爭,而現在日本在釣魚諸島上樹立航標,清朝無力表示抗議。即使抗議也不過是形式上的事。政府已經決定進行佔領台灣的作戰,講和之際肯定是要清朝把台灣割讓出來的。盛氣淩人的明治政府認為對於台灣和沖繩縣之間釣魚島那樣的小的無人島嶼都無需實行軍事佔領,只要宣佈歸沖繩縣管轄,建立一個航標就可以了。“(14)   日本政府《關於尖閣列島的領有權的基本見解》是這樣說的:   “1885年以來,政府通過沖繩縣地方當局對尖閣列島以各種方式進行再三調查,確認那裏不僅是無人之島,而且沒有任何清國的管轄痕跡。在對此予以慎重確認的基礎上,1895年1月14日的內閣會議上決定於島上建立航標,以正式編入我國領土。”(15)   但是,從上面介紹的事實來看,日本政府的這種主張很明顯是不成立的。   關於沖繩(琉球)的歸屬,作為明治政府來說本來是沒有與清朝之間解決的問題。但是日本已經以佔領台灣為目標了,所以通過1894-1895年的戰爭,將琉球的問題一併解決了。 四 被編入日本的領土之後   日本政府做出在“久場島魚釣島”建立航標的決定,目的不僅僅是佔領這些島嶼,而是其佔領台灣和澎湖島的計畫的一部分。所以在下關條約(中國方面稱「馬關條約」)上達到了佔領台灣和澎湖島這一目的後,居然完全忘記了在久場島和魚釣島上建立航標的事。所以石垣市為表示地籍而建立標柱其實是在內閣會議的決定通過74年後的1969年5月10日。琉球政府對這些島嶼發佈的領有宣言是在1970年9月10日。因為那時突然發現這一地域有出產石油的可能性,因此才主張對那一區域擁有領有權。   對這一點的反應,中國政府也有些相同。因為台灣的回歸是最受關注的問題,所以開始時對那些無人島嶼沒有表示關心。   《人民日報》1953年1月8日在《琉球島人民反對美國佔領的鬥爭》中,把尖閣列島包括在琉球群島中。   “琉球群島散佈在我國台灣東北和日本九州西南之間的海面上,包括尖閣諸島、先島諸島、大東諸島、沖繩諸島、大島諸島、土噶喇諸島、大隅諸島等七組島嶼,每組都有許多大小島嶼,總計共有五十個以上有名稱的島嶼和四百多個無名小島,全部陸地面積為四千六百七十平方公里。”   同一時期日本的國會審議中,在政府方面的委員自相矛盾的答辯中,也說日本方面並不關心這些無人島。(16)   如1954年2月15日參議院水產委員會上,政府方面的說明員(立川宗保)在回答詢問時說:   “關於名為‘海路易’的演習場,我也不清楚在什麼地方,我想是在漁釣島(正確的應為魚釣島)吧”。   1954年3月26日參議院大藏委員會的記錄中也有下列內容:   “○成瀨幡治 是麼,是魚釣島吧。是裏印島嗎?是在日本的領海裏,但是那裏是什麼樣?   ○政府委員(伊關佑二郎) 那是不是成了行政協定的問題,我想說的是……是沖繩以南的地方吧。我對那裏一點也不清楚。”   那些地方當時在美國的統治下,所以儘管是本國的領土也只能做這樣的含糊的答復。   在黃尾嶼、赤尾嶼建立了美軍的射擊場,1971年12月15日,在參議院本會議上,外務大臣福田糾夫還對此表示感謝:   “有人質問允許美國軍隊在尖閣列島上建立射擊場?這個問題嘛,A表已經提供了美國軍隊射擊場的情況。但這正說明尖閣列島是我國的領土,作為完全的領土施政權這次歸還日本了。所以有美國軍隊的射擊場正是我國領土的證據”。

▲ 中華民國59年1月的國中地理教科書

▲ 中華民國60年1月的國中地理教科書

▲ 1958年在北京發行的世界地圖中的日本地圖

▲ 1963年大陸發行的江西省地圖集

▲ 1974年發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分省地圖集』

▲ 1965年日本二宮書店發行,文部省檢定過的『高等地圖帳』

▲ 1972年版的『高等地圖帳』   如前所述,日本也好,中國(包括台灣當局)也好,是在瞭解到這些島嶼的周邊海底有可能出產石油的情報後,開始強調自己的領有權。而在這之前,兩國間沒有圍繞領有權發生爭論。   兩國的地圖也很清楚地表明了上述情況。無論是中國(包括台灣當局)的地圖把釣魚嶼、黃尾嶼、赤尾嶼明確地標在中國的領土內,還是日本文部省審定的地理教科書中用尖閣列島的名稱表示這些島嶼,都是1972年領土問題發生以後的事。   從這些處理方式來看,在“固有的領土”的主張上,日本政府和中國政府都有些不夠磊落,也是自然的。 五 領土問題成為激發狹隘民族主義的口實   目前,日本的國會的議事錄已經在網際網路上公開了,所以我們坐在家中就可以讀到那些內容。   在日本國會審議中,尖閣列島(諸島)、魚釣島這些概念出現最多的時候是在1978年(91次),這與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的簽訂及領海法有關係(前一年42次,也很多)。   僅次於這一年的是1971年(54次)、1972年(42次),都是與沖繩的收回及日本邦交正常化有關的領有權問題。

▲日本國會審議案中,歷年出現尖閣列島‧釣魚台島的次數   值得注意的是,90年代後半期,從1996年到2001年,每年都有10次以上(6年間每年平均26次),而以1997年(52次)為最多。   國會審議的內容是與所謂的“中國威脅論”有關的問題在增加。如1997年3月25日眾議院安全保障委員會中,作為參考人出現的原統合幕僚會議議長佐久間一這樣說:   “接著說中國,我認為其國家政策近年逐漸鮮明起來,即以增強國力為其國家目標,用日本過去的話來說,就是富國強兵。社會主義體制下的經濟力的發展就是她的國家目標。   另外,1992年,中國軍隊的任務在歷來的主權防衛的基礎上加上了海洋權益的防衛。同一年,制定了領海法,眾所周知,把我國的尖閣列島包括在那一領域中。從這些情況來看,中國肯定是以向海洋挺進為目標了。   國際社會無論怎樣勸告中國,她的軍事力量的近代化和向海洋挺進的動向也是不會改變的。因為那是中國的國家的目標,而且也有為確保其能源的背景。   那麼,說到中國的軍事力量,有種種的議論。例如美國,因為其自己的軍事力量很強大,所以對中國的軍事力量的評價並不那麼高。但是,同樣的中國軍事力量,在周圍的各國看來,就是非常強大的了。我們應注意到這些認識上的差距。   另外,中國還有諸如台灣問題,還有香港回歸問題,新疆維吾爾地區和西藏等許多內政的問題。這些固然是內政問題,但是一旦在台灣海峽行使武力的話,就不僅僅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了,對於包括我國在內的有關國家來說,就具有了國際問題的性質。”   從這裏可以看出,他是在利用尖閣列島問題強調中國的軍事威脅。   實際同樣的傾向在中國的《人民日報》的報導中也可以看到。   以“釣魚島”為主題詞從《人民日報》中檢索,發現從1966年到2003年,出現次數最多的是1996年,共40次,然後是1997年的13次,1999年的8次。這一時期,日本和中國都是互相將對方視為對手,強調警戒論和威脅論的時期。這是90年代後半期,日本與中國都僅強調愛國主義,民族主義風潮強化的結果。   進入21世紀後,2001年是0次,2002年兩次,2003年增加到7次。剛剛進入2004年,1月21日的人民網公佈了由原來和現在的駐日記者評選的中日關係的十大新聞,看後我吃了一驚。按照得票的多少,第一位是“釣魚島問題再度引起風波,中國民間人士組織保衛釣魚島行動”(17)確實,日中間這一問題沒有解決,兩國政府間的見解不一致,但能在2003年中日關係的十大新聞中排第一位嗎?這樣看來,是人民網在有意識地強調這一輿論吧!另外,與人民網上記者的投票不同的是線民的投票,第一位是齊齊哈爾發生的遺棄化學武器的傷害,第二位是小泉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問題,第三位是釣魚島問題。   同時檢索了日本的《朝日新聞》中以尖閣列島或尖閣諸島為主題詞的報導,1996年220件,1997年111件,1998年和1999年都是29件,與中國出現的趨勢相似。2000年15件,2001年11件,2002年6件,有逐漸減少的傾向。但是與中國一樣,在2003年增加到28件。從1984年到2004年2月初,總計604件。(18)   在本文已經寫就的2004年2月5日,《朝日新聞》發表了專欄撰稿人船橋洋一以《阿米塔吉原則的誕生》為題撰寫社論。船橋洋一一直關注中日間的領土問題,自1996年來,在《朝日新聞》的《見解》欄中發表了6次意見。第6次的見解是從以下的話題引起的:(19)   “美國副國務卿裏查德‧阿米塔吉2日在日本記者俱樂部會見記者時說,由於有日美安全保障條約,所以當日本施政下的領域一旦受到攻擊,美國將視為對其自身的攻擊。其實這就是條約第5條共同防衛的內容,沒有什麼新意。   但是,美國國務院的東亞專家提醒我說:阿米塔吉在這裏使用的不是‘日本’或‘日本的領土’的概念,而是使用了‘日本施政下的領域’(administrative territories)這一概念,其發言的含意是指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   他還補充說:這是對‘過去美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的曖昧態度的修正’。   所謂‘過去美國政府的態度’,是指在中日間就尖閣諸島領有的問題上,美國一直持‘中立’姿態,克林頓政府的方針是在尖閣諸島問題上不承擔安全保障條約規定的防衛義務。阿米塔吉則修正了這一態度,明確地稱‘日本施政下’的尖閣諸島受到攻擊的話,美國負有防衛的義務。這可以說是‘阿米塔吉原則’由此誕生了”   船橋在最後說:   “在解決朝鮮問題的六方協議正在進行的時候,不應用拙劣的方法刺激中國。   但忍讓也是有節制的。作為海洋國家的日本,我們必須認識到要明確地從國家利益與安全保障的角度思考應當守什麼、讓什麼的問題,思考將來如何同中國共同描繪對海洋共存的構想。日本要以行動告訴中國忍讓的底線,總對中國講‘以心換新’或動以‘惻隱之情’只能適得其反。中國正在考驗日本意志的強硬度。   首先,應當公佈包括中國深入尖閣諸島的領海,在海洋調查方面的違反事例,希望中國政府採取善意的回答與處理。   然後,如果這一局面繼續下去的話,只能對在尖閣諸島試圖非法登陸的外國船隻實施捕獲的方針。把這一點通報中國政府。”   日本政府以向伊拉克派兵的形式,突破了迄今為止的防衛政策,接著是對東亞一再發表這樣的話。但是,不能受阿米塔吉及其信徒船橋洋一的言論挑動。日本與中國為這些無人居住的小島發生爭執,究竟對誰有益?讓頭腦冷靜下來思考一下就會明白。 六 對生活在21世紀的我們智慧的考驗   綜上所述,作為歷史事實,被日本稱為尖閣列島的島嶼本來是屬於中國的,並不是屬於琉球的島嶼。日本在1895年佔有了這些地方,是借甲午戰爭勝利之際進行的趁火打劫,決不是堂堂正正的領有行為。這一歷史事實是不可捏造的,必須有實事求是的認識和客觀科學的分析態度。但是有的人打著研究的旗號,實際上是有意地隱瞞事實。對學者的論點也要分析,包括對筆者的研究,希望也要本著這樣的原則。   我們容易把政府、政黨、媒體的見解作為正式的見解而予以接受,但是那些見解並不一定代表真理。對於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真實、真理,而不是國家的利益。國家有時掩蓋對本國不利的事實的傾向,在這一點上,政黨和媒體也有同樣的問題。   對尖閣列島‧釣魚島等問題不要孤立地看,要放在沖繩問題、台灣問題等整體的演變中來看,要把過去的歷史與今天的現實結合起來分析。   在領土問題這樣的國家間的見解對立的情況下,需要傾聽對立的意見,保持用冷靜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的態度。不冷靜地思考,立即用狹隘的民族主義,用偽裝的愛國主義煽動情緒是絕對要不得的。在這一問題上,我們應當向周恩來和鄧小平學習,應當意識到,我們還沒有超越他們的智慧,這是需要我們反省的。   日本和中國的國家關係還是處於“初級階段”,為了達到高級的階段,需要我們雙方不斷的努力。 《注釋》 (1)關於日中邦交正常化問題周恩來總理與竹入公明党委員長會談紀要《朝日     新聞》1980年5月23日,(竹入筆記)《日中關係基本資料集    1949年──1997年》,霞山會發行,第414頁。(按此回原文) (2)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田中明彥研究室資料庫《世界與日本》中日中關    係資料集http://www.ioc.u-tokyo.ac.jp/~worldjpn/(按此回原文) (3)前引《日中關係基本資料集1949年──1997年》,霞山會發行,    第527頁。(按此回原文) (4)關於中國的海防政策參照盧建一著《閩台海防研究》,方志出版社,    2003年3月出版。(按此回原文) (5)陳侃:《使琉球錄》,《國家圖書館藏琉球資料彙編》上冊,27頁。    (按此回原文) (6)夏子陽:《琉球錄》,《國家圖書館藏琉球資料彙編》上冊,425頁。    (按此回原文) (7)周煌:《琉球國志略》,《國家圖書館藏琉球資料彙編》中冊,644-    645頁。(按此回原文) (8)蔡溫:《中山世譜》,《國家圖書館藏琉球資料續編》下冊,19-20    頁。(按此回原文) (9)東京國立博物館 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超越時間的故事》,2001    年。(按此回原文) (10)外務省外交史料館 外務省記錄1門政治/4類 國家及領域 1項      亞細亞帝國版圖關係雜件。(按此回原文) (11)公文別錄‧內務省‧明治15年-明治18年‧第四卷‧明治18年     12月5日。(按此回原文) (12)井上清著:《《“尖閣”列島──釣魚諸島的歷史的解明》》,現代評     論社,115頁,1972年10月發行。(按此回原文) (13)公文類聚‧第十九編‧明治28年‧第二卷‧政綱一‧帝國議會‧行政     區‧地方自治一(府縣會‧市町村制一)(1895年1月12日)     (按此回原文) (14)井上清前引書,119-121頁。(按此回原文) (15)《關於尖閣列島的領有權的基本見解》,       http://www.mofa.go.jp/mofaj/area/senkaku/(按此回原文) (16)國會會議錄檢索系統 http://kokkai.ndl.go.jp/(按此回原文) (17)人民網 中日論壇 http://japan.people.com.cn/2004/1/20/2004120182435.htm     (按此回原文) (18)《朝日新聞》網頁 http://www.asahi.com/(按此回原文) (19)船橋洋一:《阿米塔吉原則的誕生》《朝日新聞》2004年2月5日     13面。(按此回原文)



[轉載] 尖閣列島‧釣魚島爭議──對21世紀人們智慧的考驗 (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皇民化」是將台灣人改造為「真正的日本人」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