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7

[轉載] 「東洋經濟」與東亞的一百年

 

前東洋經濟新報社社長 淺野純次 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scholar-02.asp

一、『東洋經濟新報』的創刊:    町田忠治與英國的『經濟學人』雜誌(Economist)週刊。   『東洋經濟新報』係由町田忠治(後來的民政黨總裁)創刊於締結馬閥條約的一八九五年,亦即日本的侵略大陸野心正在膨脹的時候,因為町田本有機會赴英國調查出版業務,在該國深感其兩大經濟雜誌『The Economist』與『Statist』對經濟界有絕大信用與權威,故在受到如此深刻印象後,想及日本亦需要這種雜誌,於是在惠蒙日本銀行總裁川田小一郎的貸金援助後,終得以創刊。   町田在創刊號上曾表示「有了健全的個人之發達,始能有健全的經濟社會」,並向各界訴求,亞洲與日本的關係尤應予重視(資料1) 二、對辛亥革命、二十一條不平等條約及三‧一獨立運動的對應:   植松孝昭、三浦銕太郎及片山潛等人的主張。   自從辛亥革命(一九一一年)發生之若干年前,『東洋經濟新報』早就表明對中國人民之自我覺醒的期待。例如,在「中國可畏」(資料2)一文中,我們對中國文明的偉大,中國人才貸的優秀、豐富的人口、土地及資源等潛在力給予極高評價,並在辛亥革命發生之後,即持續主張日本應對中國嚴守中立,持不干涉態度,以避兔列強的干涉。依長程觀點而言,上述主張對中日兩國經濟關係的發展是非常理想而有利的。至於如此主張形成的功勞者,即之後曾到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的片山潛。   一九一五年,大隈內閣對中國要求締結二十一條不平等條約之後,無論是在日本的輿論界或一般言論界,都肯定如此做法並指摘日本政府當局對中國的「妥協」態度。然而,唯有『東洋經濟新報』全面否定對中國提出此頂二十一條不平等條約之要求,更批判當局的殖民地政策,亦要求「為了國家政府應排斥上述錯誤輿論,並捨棄永久佔領滿州之企圖,而若以永久佔領立場正在進行交涉,則應立即撤消當局對中國所提出之全部要求」。   以具體殖民地間題而言,對台灣政策則早已存在著(1)台灣人應具備其本身應該發達的特殊政治制度,(2)若欲將台灣視為日本之永久領土,則對台施政必須立足於比同化更高尚的理想上,(3)若無法如此實施,台灣也就不能成為日本的長久領土等主張(植松孝昭「關於對台灣的統治」1910.8.15~19)。並且,在六年後,更有明確主張表示,應廢止總督專制政治、准許台灣本島人自治(三一浦銕太郎「走入死巷的台灣與其開展方策」1916.7.5~連載9次)。   一九一九年,發生了所謂的三.一運動,亦即在發生了朝鮮的激烈抗日獨立鬥爭之後,『東洋經濟新報』即在「封朝鮮人暴動的理解」(資料5)一文中,坦率指出,本次事件的其正原因乃在於某一民族之受另一民族的殖民地支配之故。此後,我們更持續主張,應給予朝鮮民族自治而表示「朝鮮的將來絕對不會維持現狀。若欲平安統治朝鮮,除了急速對朝鮮人承諾給予他們自治之外,沒有其他方策」(1919.8.5)。 三、小日本主義的展開:三浦銕太郎與石橋湛山的「大日本主義之幻想」   雖然植松孝昭自任職主編時代即批判過份的擴張軍備與軍國主義(例如,植松孝昭曾於1899.2.5~2.25期間所刊載的「凡是戰後所倡導的虛構國家主義,均應毀滅之」評論中嚴加批評,又於1912.1.5~1.25的「經濟上的大日本主義」中嚴厲批判大日本主義者的偏狹保護貿易主義、無視國際情勢興國力的淺薄擴張軍備論、放蕩的積極財政論之重稅與依賴外債政策等),但從正面論及批判帝國主義的人卻是三浦銕太郎其人,他在「帝國主義的陰影」(『東洋時論』1911.3~4)及「帝國主義的可怕側面」(同1911.9)兩篇評論中指摘帝國主義的弊害。他表示,(1)因為在帝國主義之下所實施的軍備之目的係在於征服他國與本國擴張領土而貪得無厭,因此國民也就為過度的軍費負擔而疲憊不堪,(2)「帝國主義乃是犧牲許多良民,將擴張領土的利益帶給少數資本家掠奪的政策」。關於這一點,只要看了日本統治台灣以後的情形也就一目瞭然了,(3)「帝國主義傾向保守、專制與武斷的政治,因此可能會破壞立憲制度之基礎」,(4)「帝國主義是排他主義,亦是經濟上的保護主義與閉鎖主義」。至於其他則在題為「要放棄滿州或要擴張軍備」的一篇論文(資料3)中,他發出警告指出,若欲維持占有滿州,則無法避免陷入擴張軍備泥沼,因而可說,在日本的外交政策上要占有滿州則有其甚大矛盾性。   「大日本主義乎,小日本主義乎?」(資料4)這個看法是依據上述各篇論文所產生的,在英國,有個標榜小英國主義(Little Englandism)的自由黨與以大英國主義為旗幟的保守黨,而這兩黨則互相堅持自已的主張,透過選舉以交替政權,這也就是三銕姨太郎和石橋湛山等人的主張依據。在日本也應由如不同黨綱的政黨在公平原則下決定政權爭奪的勝負之情形存在。至於小英國主義則並非是自由黨的羅伊特.喬治欲向外擴大領土或支配殖民地的帝國主義,而是要在國內改善國民生活為目標的本土主義與和平主義。   在上述論文中,若將「增進國民福利」這個方策分成大日本主義和小日本主義的兩種路線,則可將前者視為乃是想以擴張領土主義與保護主義實現其理想為目的;而後者即是反對前者的主張,反而想以改善內政、增進個人的自由與活動力為目標。因而,我們可將此兩者分成,大日本主義即是軍國主義、專制主義和國家主義,小日本主義係以商工業發展為優先的產業主義、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然後,可將這兩者加以比較。   不僅是一般論,凡是有關此類問題的論文都指出,依據大日本主義占據南滿州為領土,對日本是件很不划算的事情。這些論文所指摘的就是對因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所得到的新領土如台灣、南庫頁島、朝鮮和關束州等,以經濟上的數字統計加以分析的結果。在支出方面則為了擴張領土日本已付出十億圓,但為新領土今後的經營所需的金錢亦將達四億二千萬圓,而且,今年之後每年還需要五千萬元以上。除此以外,還需付出超過五億圓的軍備擴張費追加預算。至於新領土的經濟利益則可舉出,(1)主張大日本論者之為了對應人口增加所採取之擴張領土利點,只是每年頂多能送出五萬人移民,而這樣也只能解決人口增加率的7~8%而已,而且,這些移民的大部分乃是寄食在殖民地經營貿的公務員,所以不能說這是對人口增加的解決方策,(2)新領土所帶給本國貿易量增加利益,實際上卻是貿易不振,反而是他國與南部滿州的貿易有顯著的成長。就日本本國的貿易,則跟英國和印度的貿易較重要、貿易量成長也較大,而這些情形即是大日本主義可由政治、經濟、社會上等方面看出其論理性破綻。   對上述評論,當時任職大阪朝日新聞的中野正剛則表示「這種說法聽起來會使人覺得似乎很有道理。然而,這是專家所說的愚論,而若有如此言論瀰漫於我國而成為我國之立國國是的話,亡國之日亦將不遠」,他又嚴厲批判「小日本主義就是算盤主義」,不只會令國民喪失「大國民的氣魄」。又,近年來的研究者中,有極少部份批判東洋經濟新報社並非否定帝國主義,只是反對武斷的帝國主義,卻是主張實業上的帝國主義。不過,大多數人的看法就如「對帝國主義的批判,東洋經濟新報社在同一時代是無可相比的」(松尾尊允)可為代表,東洋經濟新報社允稱大正民主主義時最具偏激的言論。然而,小日本主義就是戰後日本的高度成長,而卅年前就有人主張採行。 四、批判日中戰爭、太平洋戰爭:   石橋湛山對大東亞共榮圈之批判與對戰後的構想    至於對日本的大陸政策,石橋湛山曾批評關東軍之擅自行動,倡導自滿蒙撤退、支持李頓報告書並反對退出國際聯盟(資料6、7)。尤其是,他對滿州國成立後所出現的滿州圈經濟論表示徹底反對的態度(例如,在承認滿州國之際,對我官民之警告。1932.9.24)。   第二次世界大戰一開始,日本即標榜「大東亞共榮圈」,並於一九四○年成立了日、德、義三國同盟。在當時,圍繞日本的情勢風起雲急,石橋即批判日本政府輕視日中戰爭,也批評對德國與義大利的「醜陋媚態」外交與對英國的「攘夷狂態」外交,並要求當局開放言論報導之自由與整肅陸軍之風紀(「德國背叛的教訓有何意義」,1939.9.2【因當局查閱之故,全文被刪除】)。   再者,他對做為證實大東亞共榮圈經濟而風靡一世的廣域經濟論則根據具體資料指摘其依據性之薄弱(資料8)。在此,他指出德國自主經濟之發展成為廣域經濟及其具有更擴大成為世界性規模的宿命,然後言及日本的大東亞共榮圈與德國的情形完全不同,也就極不易形成廣域經濟,這也就是說,對於廣域經濟,他認為若將貿易限定於此範圍中則必定違反經濟發達之原則,反而變成「向過去的歷史倒轉」。若為保持國防上的自主獨立而將求取原材料的來源只限於廣域經濟圈中,也就無法避兔原材料的不足,對品質的不滿及生產費用之居高而停頓等等情況。於是,他就下了結論認為這種做法在經濟土是項划不來的做法。   在謹慎持續表達對戰時體制之批判下,隨著日本敗戰的色彩愈來愈濃厚的時候,石橋湛山等人則在暗地裡著手研究對戰後的構想,研究的主題即是戰後復興與戰後經濟機構等問題。 五、戰後的東、西方問題:   日中貿易促進論與石橋湛山的日、中、美、蘇四國和平同盟構想     一九五九年,石橋湛山不顧自民黨內部的猛烈反對而訪問中國。他在一九六一年時更提出日、中、美、蘇四國和平同盟構想。一九五九年的艾森豪與赫魯雪夫的會談之後,身為日本的政治家和評論家而最早能察覺到冷戰結構即將終結的石橋湛山,賭上了首相退職後的政治生命去著手日中和解與實現世界和平的問題。這時,東洋經濟所採取的主張也幾乎興石橋湛山相同。然後在一九八九年,因蘇聯崩潰而終於能實現冷戰之結束,但在事實上,石橋湛山早在三十年前就能預見冷戰之結束而採取了實際行動,東亞之和平亦非兩國問的安全保障,而不得不採取往俄國、中國與日本,甚至更包括朝鮮半島在內的太平洋安全保障體制之方向。石橋湛山所提起的日、中、美、蘇四國和平同盟構想,在以往則一聽起來似乎個夢中故事,到了冷戰結構已崩潰的現在,他的想法也愈來愈帶有現實的味道。再者,東洋經濟新報社亦可說是自從中國的極左主義及文化大革命的初期階段,即採取一貫批判立場的為數不多的新聞事業之一。 六、東洋經濟的「國際和平主義」——其現代意義   雖然,日本的多數政治家與官僚經常言及國際貢獻或國際立足點,但總是嘴巴上的理念而已,跟實際行動卻有很大的距離存在。東洋經濟乃以「國際主義(國際協調主義)」為座標軸心之一,而始終從國際中的日本這個觀點展開言論的。尤其是,石橋湛山在戰前對大東亞共榮圈到了戰後對美國一邊倒的外交加以批評,他是如此反覆提出傾向亞洲的發育。為了指向國內開發興國際通商的均衡發展,他主張通商問題應由多方向加以解決。他說「國際貿易與投資的增進乃是對自由世界之經濟發展不可缺少的條件。因如今的世界貿易並非建立在多國原則上,而是依據兩國間原則,因此也就不能進行自由貿易,而產生了貿易受阻、國際投資也受到限制等現象」(於記者俱樂部的演講稿)。   最後,我想提及的就是,植松孝昭、三浦銕太郎和石橋湛山等人所主張的小日本主義及其他各種主張,在其背後也存在著思想與哲學等方法論的重要意義。石橋湛山等之屢次提出在當時根本就是少數人之意見,乃是因為彼等具有個人主義、自由主義、功利主義及現實主義等思想與哲學,才能加以發揮的。而做為座標軸心的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則並非單純的自由放任主義和利已主義之表現,而是必須以自律(self-discipline)或自我犧牲(self-sacrifie)以及其他能顧及別人的態度(consideration)或自我改善(self-improvement)等為基本。石橋湛山的功利主義即是要尊重對方的立場,亦讓對方對功利主義有對等認識,亦即帶有市民主義成分的國際主義,且能從根本去理解束亞之民族主義(與依據「自由主義史觀」,以日本為中心的民族主義(ethnocentrism)則完全不同性質)。如今,不僅是對日本,對正在急速資本主義化的中國,上述之指出亦似乎非常重要。   還有,只要能立足於東洋經濟始終堅持的觀點上,則連日本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問題,也就並非視加入常任理事國為優先那樣單純要發揚國威之層次上,而是日本面對亞洲地域之紛爭以及在聯合國這個舞台上想做什麼,對所有的常任理事國應該主張什麼,改革聯合國的方法如何等等問題要找出明確的結論才可以。 《資 料》 【1】「東洋經濟新報創刊宗旨」(1895.11.15)    「健全的經濟社會必須依賴健全的個人之發達。目前所需要的就是,要成為    對實業界人士的親切忠告者。要獎勵加工品之輸出乃是增進國力的最佳方    法。雖然我國並不擁有可與他國相比的殖民地,但佔有全世界人口之一半    以上的亞洲和澳洲則正處於要接受日本製加工品的立場上。    若不能將正要給西洋各國奪去的東方貿易納入我國手中,到了將來,恐怕    不易掌握東方的商權,因此,日本的實業家必須精通東方各國實情。」。    (按此回原文) 【2】「中國可畏」(1910.3.5)    在中國史上有偉大發明,加以中國人資質的優秀、豐富的人口、土地和資    源等「可畏的資質」,在生產興業方面,中國也已開始向近代化前進中。    「最近,對這個國家的經濟社會及政治上的新運動……我們希望能常以莫    大的同情心和囑望相對」。(按此回原文) 【3】「放棄滿州乎,擴張軍備乎」(1913.3.15~3.15,連載七次)    如今,我們國民必須瞭解,維持掌握滿州與反對擴張軍備乃是一項「絕不    可並立」的矛盾要求,「若欲擴張軍備,則除非放棄滿州之外別無他法,    而若欲不放棄滿州,則必須打消反對擴張軍備之念頭」。至於佔據滿州及    大陸發展政策將危及日本國運,其理由如下:(A)先想想看「滿州的主人    究竟是誰?」。(B)要佔有滿州的政策跟大陸發展政策有密切關係,而很    明顯地,最後這必定成為「分割中國政策之階梯」。但是,分割中國是件    絕對不可能的事,而在這種政策的過程中,日本必須付出巨額軍費。(C)    佔有滿州與日英同盟之精神互不相容,日英同盟結束之後,也括大陸發展    政策的所有對外政策亦將失去其根據。(按此回原文) 【4】「大日本主義乎,小日本主義乎?」(1913.4.15~6.15,連載六次)    大日本主義係以領土擴張主義和保護主義增進國民的福利為目的,而小日    本主義則主要以改善內治、個人的自由和活動力達到其目標。也就是說,    小日本主義乃以縮小防衛軍備到最小限度而以工商業為優先,亦即處於產    業主義、自由主義及個人主義立場上的。其原因為(A)雖然帝國主義者主    張為了對應人口增加必須抵張領土,然而,實際上的移民人數不過是每年    五萬人程度而已,這就無法解決每年人口增加超過六十萬人之間題,(B)    帝國主義者又主張,領土擴張和貿易的急速發展可產生利益,但事實上,    與滿州的實際貿易並不理想,滿州反而跟英、美及印度的貿易有顯著的成    長情形,(C)為擴張領土的軍備帶來了財政上的極大壓力等。    (按此回原文) 【5】「對朝鮮人暴動的理解」(1919.5.15)    「朝鮮人也是一個民族。他們有自己特殊的語言,他們也有自己獨立的歷     史。衷心願意當日本屬國的朝鮮人,恐怕一個都沒有。……如果,我們     能緩和朝鮮人的這種反抗心理,迴避無用的犧牲,那就只有讓朝鮮人成     為自治民族而已」。(按此回原文) 【6】「對中國的無意義出兵」(1928.5.5)    我們反對出兵山東,「只懂得武力外交的田中內閣,實令人頭痛」。    (按此回原文) 【7】「為何要對中國強硬外交?危險的滿蒙獨立論」(1928.12.1)    滿蒙獨立論是「慢一步的帝國主義」、「猶如黎明前的幽靈」;「只要我    國持續實施現在的方針,我們必會碰上對中國外交的一大暗礁。若我國持    續採取強硬態度,也就會引起整個中國人民的猛烈反感」。    (按此回原文) 【8】「廣域經濟與世界經濟」(1941.5.10~6.14,連載五次)    「德國的自主經濟竟發展成為廣域經濟,這在經濟本質上是必然動向。那     麼,這種廣域經濟到了最後是否會擴大至全世界?」。「我認為大東亞     共榮圈之發展要成為廣域經濟是最困難的」。總之,(A)廣域經濟是違     反經濟發展原則,(B)德國的廣域經濟跟大東亞共榮圈,在內容上有所     不同,(C)以日本型廣域經濟而言,大東亞共榮圈缺少現實性。     (按此回原文) 【9】「要促進日中貿易」(1956.6.25,刊載於『日本經濟新聞』的石橋湛山論文     )。    「我對如今,中共與日本的經濟交通受到了很大的阻礙這件事感到非常遺     憾。為什麼日中關係會受到阻礙?其根本原因乃是全世界之分成東西兩     陣營互相抗爭之故。我非常希望,這種反目情形能早日消失,並期望整     個世界成為如同同一家族而生存之這種時期的到來。雖然我本人的能力     有限,但想盡力為此理想而努力」。「我對中共也有意見,那就是我們     要充分了解互相的立場,極不欲見到並起疑惑,中共為赤化日本而利用     經濟、文化交流關係。」(按此回原文) *本文摘錄自:許介鱗編,『「激變世紀中的東亞」研討會論文集』。



[轉載] 亞洲的新核電競賽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亞洲民主為何如此脆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