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7

[轉載] 「小泉政治」改變日本政治及其未來的演變

 

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楊鈞池 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scholar-79.asp

  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因為「郵政民營化」相關法案在參議院受挫之故,宣布解散眾議院。由於眾議院大選投票日為9月11日,有人戲稱此為小泉首相「911自殺事件」。然而,從日本國會改選的結果來觀察,此次改選絕非小泉猛撞之舉,而是非常細膩的政治操作,對日本政治或是「小泉政治」有相當大的影響。    按照日本憲法之規定,當參、眾兩院出現不同決議時,眾議院可要求舉行兩院協調會議來化解衝突,或者眾議院以三分之二多數贊成而「否決」參議院之決議。然而,由於日本眾議院只以五票之多通過「郵政民營化」相關法案,小泉首相如果要求眾議院再次針對「郵政民營化」相關法案舉行二次投票時,其實很難以取得「否決(參議院決議)門檻」。因此,小泉首相及其幕僚早已秘密安排眾議院提早改選的相關策略,最主要的策略在於「迎合重要選民的想法」以及「塑造多數選民的意志」。   就「迎合重要選民的想法」之部分,小泉及其幕僚堅持「郵政民營化」,並且多次清楚地強調郵政民營化將開啟「從官方(領導)轉型民間(主導)」的結構改革路線,這些主張符合日本財經界以及美國政經人士的期待,也奠定小泉在此次改選的勝選基礎。相對的,在野的民主黨原本就被人詬病其欠缺一定的政策理念與主張,此次對於郵政民營化的立場又是曖昧不清,陷入自我矛盾的窘境。   就「塑造多數選民的意志」之部分,小泉及其幕僚安排所謂「刺客」等具有高知名度、或專業知識背景的人士,一方面藉由刺客與保守勢力的對立而拉高選舉的聲勢,另一方面則藉此吸收都會地區的游離選票與婦女選票。民主黨的「改革」形象與聲勢也因為刺客策略而被邊緣化,過去支持「改革形象─民主黨」的都會地區選民也改變投票的意志。   除短期性的選舉策略操作外,小泉勝選的關鍵性因素還是在於日本政治制度改革後效應。長期以來,自民黨統治日本政治具有三個特質,一是派閥均衡,派閥內部運作取代黨中央的角色與功能,派閥領袖的幕後協商取代首相的權力。二是自民黨與利益團體之間的緊密結合,尤其是營造業、建築業、郵政團體、醫師團體等,這些利益團體提供自民黨派閥運作所需要的政治獻金與支持票源。三是由下而上的決策模式,多數出身於地方議會或政經勢力的國會議員具有一定的自主性,尤其是長期經營眾議院特定之常任委員會的「族議員」對特定政策更擁有關鍵性的影響力,而這些「族議員」往往又是派閥運作不可欠缺的要員,亦是特定利益團體所支持的對象;至於首相的責任只是「公平分配」這些政策所帶來的政經利益。   日本政治在1990年代先後改變眾議院選舉制度以及重組中央政府行政組織之後,自民黨統治的三個特質亦逐漸出現質變。眾議院選舉制度改採小選舉區制,並且引進政黨比例投票制度,一方面提高了黨中央(相對於派系)的提名權力,另一方面也改變選民對政黨提名人選的判斷基礎,原本強調地方性特殊利益或人緣關係,如今則強調候選人的政策立場以及政策說明與辯護能力,此一變化趨勢明顯地表現在都會地區選民的態度。至於中央政府行政組織的調整則提升首相的決策權力,首相在特定政策領域,例如外交、安保與財經事務,則具有相對的、由上而下的決策優勢。更重要的是,多數選民對首相或是可能擔任首相的潛在人選的判斷基礎,也逐漸注意到他們對外交、安保或財經政策的基本態度與政策立場。換句話說,日本選民願意接受一個具有清楚的政策立場之首相人選,而不是一個「以和為貴」的利益協調者,更不是一個由「闇將軍」(king-maker)或派閥所支持的假面國王。因此,小泉在這種「首相權力總統化」的基礎上,順勢接受制度改革後的政治效應,逐步排除他所認定之「抗拒力量」。   小泉政治對日本政治的效應,主要有二,一是小泉政治所代表的改革形象、具有專業地位或是政策詮釋能力的趨勢將持續深化,甚至有可能引發日本政治產生新陳代謝的效應,除了地方勢力或世襲的國會議員,專業的政治人士,例如松下政經塾(松下電器創辦人松下幸之助為培養日本年輕政治人士而設立的專業學校)培養的國會議員將有機會嶄露頭角。   其次,小泉首相此次的政治運作,可以說是日本政治史首次的「公民複決」,確立了「當國會無法解決的重大政治議題則交由選民來判斷」之政治模式,郵政民營化成為勢在必行的政策。如果再加上自民黨與公民黨此次總共囊括三分之二的席次,小泉首相除了可以擺脫參議院的牽制外,小泉首相已經具有在眾議院提出憲法修正案的提案權,小泉與自民黨將會加速對憲法修正案的討論。



[轉載] 日本選舉制度改革與影響-現行小選區比例代表並立制施行之研究(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日自民黨總裁選舉的勝出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