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2/27

[轉載] 美國的另一種戰略思維

 

佛光大學教授 謝劍 http://www.japanresearch.org.tw/scholar-92.asp   近年來由於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美國傳媒湧現出各種不同的戰略思維。例如六月號的《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封面就很聳動地出現了「我們如何和中國鬥爭」的大標題,登載一篇由(B. Schwarz)寫的「掌握中國的崛起」(Managing China’s Rise)的通俗論文。   文章開始就指出,2001年布希總統上台就把箭頭指向中國,認為中國必然是美國競爭者,當時還沒有恐怖主義或伊拉克之類的問題。世局的演變使得美國終於必須面對中國,同時也出現了鷹鴿兩派的不同戰略思想。 中國具防守心態   但大家的共識是中國畢竟只是一個具有防守心態的國家,近年來雖然選擇性的在軍事和經濟上有亮麗的現代化成就,但卻困於深度的貪腐,科技在結構上大大落後於西方。總體而言,美國在太平洋還是佔絕對優勢。   史氏認為,展望未來,由於中國經濟的動力,大概再過25年左右,中國在遠東和太平洋必然會成為一個地緣政治強權,相對來說,美國的力量會縮減,但他認為美國有充分時間思考,既要了解中國正在成長中的欲望,也必須為美國自身立下準則,何者為美國的安全威脅。   史氏明白指出,干涉主義也許符合某些美國人的利益,但獨霸只會刺激其他強權的產生,以維護他們自身的利益。史氏更認為今天美國以強大勢力進駐中國大陸海洋的邊沿地帶,如果情況反轉,美國的感受又將如何?   因此跳出鷹鴿兩派的思想框架,史氏強調必須界定清楚,到底什麼是「中國威脅」?美國自己的影響力,北及加國極地,南至火地島(Tierra del Fuego );東至格陵蘭,西到關島。當然也必須考慮其他強國的影響力,例如中國,其影響範圍就必然會擴及東海百哩之遙的台灣。 新舊強權可並存   問題的癥結是,他認為與其去阻止別的強權的興起,華盛頓應認真考慮和承認從這一局勢中可能產的利益。   從歷史事實可以發現,新的強權的興起,未必一定會和既有的強權衝突,美國在二十世紀初的興起即是一例,她和歐洲列強能相互並存,並且關係因貿易等更加密切。   筆者個人認為史華慈的文章確實展現出某種善意和智慧,奈何美國以盎格魯薩克遜為核心的主流價值,崇拜所謂英雄主義,時時得找潛在的敵人加以打擊,這一思想的根源可能還得從宗教中去找答案。中國因幅員廣大,人口眾多,加上她獨特的文明,何況更有中共的「堅持專政」提供藉口。   目前美國的當政者明顯是要藉台灣問題,把兩岸人民推入戰爭的火坑。   退一步言,以中共的統治來說,雖對內專政未稍放鬆,但就其對外政策而言,四九年建政之後卻相當謹慎,所謂中國對鄰國帶來威脅實在無中生有。由於百多年來遭到外強侵略的教訓,國人對領土問題十分敏感,今天台灣問題的癥結也在於此,這是美國當政者必須理解的。(本篇原刊載在2005-08-24香港信報)



[轉載] 「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致國會2006年年度報告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中國調整能源戰略 與美既合作又競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