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6/11

[轉載] 金英徹金與正玄松月等金正恩心腹悉數抵達新加坡


http://chinese.joins.com/big5/article.aspx?art_id=180363

新加坡朝美首腦會談特別采訪團 | 2018.06.11 13:35

隨著史上首次朝美會談的臨近,朝鮮國務委員長金正恩10日派遣對外部門的核心人物悉數前往新加坡。其中不僅有勞動黨副委員長兼統一戰線部長金英徹、勞動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委員長李洙墉、朝鮮外務相李勇浩等對美外交的主要人士,還有統戰部科長(室長)金星慧(音)、外務省美國局代局長崔強一等實務級的人士也在當地出現,表現出要與未來左右朝鮮政權的特朗普總統在協商中全盤押注的陣勢。與此同時,金正恩的最信任的人包括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書記室長(國務委員會部長)金昌善等人也隨金正恩一同到達新加坡。 

金正恩一行人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朝鮮軍隊排名第三的人民武力相盧光哲(音)。盧光哲是朝鮮軍部中唯一同行的人,並且出席了朝鮮國務委員長金正恩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雙邊會談。一位對朝知情人士表示,“盧光哲曾任負責朝鮮軍隊武器開發的第二經濟委員長,可能帶著說明無核化過程或與此相關的資料而來”。與此同時,在韓國被大家所熟知的三池淵管弦樂團團長玄松月等人也來到當地,吸引了記者們的注意。玄松月雖然任朝鮮勞動黨宣傳煽動部副部長一職,但出現在朝美會談的地方令人頗感意外,因此有觀測認為,未來朝鮮可能會促進三池淵管弦樂團赴美國演出。 

對於集權國家朝鮮來說,最高權力者連續幾天不在朝鮮並到了距離朝鮮4700公裏外的新加坡會帶來政治上的壓力。金正恩在承擔這種壓力的同時飛往新加坡,這其中不乏對經濟的緊迫感。朝鮮經濟專家、IBK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曹奉鉉(音)表示,“金正恩希望通過解除對朝製裁在經濟領域謀求新的飛躍”。 

留給金正恩的時間並不多。他2011年12月在父親即朝鮮國防委員長金正日去世後繼承政權,自此之後一直集中於鞏固權力基礎,2016年公布了「5年經濟發展計劃」。金正恩當時通過這一計劃表示,“全面搞活人民經濟,保障經濟部門間的均衡,為國家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做出準備”。到2020年需要看到結果。在朝鮮,“首領無失誤”,即對於最高領導人來說沒有失誤和失敗。在這樣的朝鮮是無法允許金正恩主導並確立的經濟計劃出現問題的。在還剩不到兩年的時間裏需要拿出成果,這是一個非常緊急的情況。 

但是,金正恩的行動被對朝經濟製裁緊緊地束縛住,這是開發核導的自作自受。他比國際社會預想得快,在去年11月匆忙宣布“完成核武裝”,可以看出他對經濟發展的急切心情。朝鮮自稱是擁核國,有一幅想開始和美國進行交易的藍圖。有分析稱由於對朝經濟製裁,經濟狀況達到了臨界點後金正恩開始變得著急。如果放開對朝製裁,朝鮮首先就能重啓每年約1.569萬億韓元左右的礦物出口。 

因此,對於想做出大同江奇跡的金正恩來說,“秘密武器”最後是美國總統特朗普,金正恩的算盤是經濟增長的動力要從特朗普開始。 

金正恩實際上在4月20日的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7屆3次全體會議上拋棄了“核武器和經濟並行的路線”,廢除了朝鮮從金日成時期的1962年以後製定的基調,即“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並行”的基調延續下來的並行路線。在與美國秘密接觸後,朝鮮對於變化有了自信,為了經濟發展要一決勝負。之後,朝鮮開始製定具體的經濟發展時間表。以金正恩的故鄉而聞名的元山將開發為元山葛麻海岸觀光地區,並提出在明年金日成生日的4月15日完成這一目標。 

金正恩在離開平壤之前公開的最後一項正式活動的核心也是經濟。9日,朝鮮媒體一致報道稱,金正恩參觀了在平壤市內新建的平壤大同江海鮮飯店。「勞動新聞」報道稱,金正恩當時表示,“如果人民(中間省略)能吃到鮮美並且營養價值高的水產品料理和加工品,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勞動者和家人一起來這裏可以用餐(中間省略),並且還可以招待國外的客人”。並且,金正恩提到“外國客人”的這一點也引人關注。這可以看做是金正恩式預告改革開放的發言。為了與特朗普進行世紀談判,從金正恩在離開平壤之前的最後行動也是選在經濟領域的意圖來看,可以讀出金正恩對於朝美會談隱藏的意圖。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http://cn.joins.com/big5


[轉載] 聚焦:朝鮮外交急劇轉變背後存在兩名關鍵人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金正恩邀特朗普“7月在平壤舉行二次會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