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10

[轉載] 學術界是個清幽之地?才不是。但是親愛的同學,你打算撤退了嗎?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7492/1045609

2015-07-09 16:51:13

台灣很有趣,我們總是會在自己的親戚朋友之中聽到一個說法:「學術界比較單純,只要做研究就好」,或是「學術界比較清高,沒有甚麼商場上的紛爭」。

 

最好是這樣。如果學術界真的這麼棒,那我們每一個教授應該都是空谷幽蘭,每天呼吸新鮮的空氣乖乖做研究就好,怎麼可能會天天意見超多呢?而且開一堆社團感嘆研究與教學環境越來越糟呢?

 

有人曾問我為什麼不收多一點博士班學生,我就想:「為什麼需要?」一來可以唸博士與需要博士學位的人其實很少很少,二來就算學生能完成一個論文,也不保證他會拿到一個理想的研究職缺或教職。更重要的是,就算他可以得到研究或教職,也不表示他可以在學術界生存的很順利很好,人生從此完滿,衣食無缺。如果這個人的人格特質看起來無法禁得起這種淬鍊,只會傻傻地做研究,也很可能是無法生存的。

 

進入學術界的風險在哪?不知道同學們在求學期間有沒有想過?有人跟你說過嗎?有沒有人跨出自己的研究室與領域的小小天地仔細觀察?

 

 

 

 

 

 

 

 

 

就算你有研究經費又如何?你的研究計畫還是有可能中斷。計畫沒通過,經費馬上發生短缺,聘不起助理,跨年度時學校要早早關帳,新計畫又遲遲未撥款,助理薪資無法銜接還要用自己的薪水來填補。薪資都無法以正常的規定調升,因為一調,材料費就沒有了,但是計畫經費額度卻年年降低,怎麼辦?

 

 

 

 

 

 

 

 

 

 

 

  1. 你在念博士班的時候就看到那個領域的頂尖研究了嗎?除了理解自己只是滄海之一粟以後,知道自己離頂尖有多遠?能不能評估自己是否能夠達到頂尖或只能當個一般般的研究者?好,這是一個風險。如果不夠前端,不夠新穎 (我的意思不是趕潮流,而是要問「新的問題」),那麼就算勉強硬撐寫出幾篇論文達到畢業門檻,你可能也無法找到博士後的工作。因為這年頭連博後的經費都很少,而且你只要離開原來研究室,斷了那個臍帶,就沒有獨立研究的能力,更別提寫作與發表了。
  2. 你唸博士班的時候是否還在幫大老闆做牛做馬當一個研究室總管,但是自己真的很難在短時間內有很好的發表質量,讓自己有本事離開現有環境去找工作呢?還是一切都得要仰仗老闆的鼻息?做了半天自己卻連個共同作者都不是?只是一個棋子?辛苦的成果成為老闆想要扶植的學長姐得到工作的墊腳石?
  3. 就算你順利找到研究職缺或教職,就表示一切順利了嗎?不是。每一個機構與學校都有自己的問題與文化。你可能有一個工作,但是在研究上很可能就被綁死了,生涯就中斷了。你想做的都做不到,經費不足,沒有空間,課多,行政工作多,有的沒的額外工作多,學生素質無法達到你的期待,所有的研究都要配合經費和學生素質在探下限,然後你的研究潛力就真的停滯了。
  4. 你就算做得很好,發表的質量也很棒,也是一個人人稱道的學者,但還是有同領域或不同領域的人可以找理由看你不爽,挑你的毛病。雖然說公開的研究受到檢驗是必然的,但是你就是會受到一些不懂裝懂,雞蛋裡挑骨頭,自己卻做不出甚麼了不起研究的人的壓制,還可能因此有好幾年翻不了身。文人相輕嗎?是。為什麼?和經費有限有關嗎?不見得。
  5. 科技部的研究計畫非常難以通過,但是多數學校又把科技部計畫的通過件數拿來當成你的研究業績和升等條件,怎麼辦?好啊,所以就因此去做產學?為了錢去搶公家單位的標案嗎?也沒有關係。但是,有一些門檻低的東西,就有更多假鬼假怪的事情,有更多不學無術的人會來跟你競爭,而且劣幣逐良幣是超級常見的。這也是必然的風險。要不要因此生氣?很難說,因為換一個承辦人和長官和政策方向,一切就都不一樣,所以你要堅持想做的,或要一直見風轉舵?
  6. 就算你曾經站在學術的浪尖上,要退潮掉下來也是很簡單又很快的事。因為學術界和商業環境一樣,那競爭實在是太大了。當你在2015年看到一篇新論文,就算花一週看懂,但人家有那個點子的發想早在2005年就有了,你早就落後10年了,所以要站在前面是困難的。
  7. 會不會被解聘?有可能。你知道各大學都有條款,而且只拿來對付新進教師,你只要多久沒有升等,就走人了,想轉到其他學校去,更難,只好快點思考第二專長。時間過得很快喔,一下子三年五年過去了,研究發表教學都沒有一直成長,一下子就鳥掉了。
  8. 學術界清幽嗎?學術界的人理性嗎?最好是。大家都有博士學位,誰會承認自己比較笨?開會時就會好溝通嗎?不會。你會不小心得罪人嗎?會。但是學術界不是要講真話嗎?好像是喔,但又很難,因為學術界人人有地雷,你就算沒踩到,也可能會引爆。

 

 

看起來學術界是一個好可怕的地方,要不要因此焦慮?要耶。但是要不要發神經?不必。我們真的會看到一些做得很好的老師得不到充足的經費,受到同行的排擠與打壓,我們也會看到一些不學無術的人坐擁一堆的資源,甚麼都不做也可以上達天聽要到錢,而且是大家想都想不到的錢坑。

 

那你說這很可怕嗎?去外面上班就不會遇到嗎?也會。各行各業都差不多。不想要遇到這類的風險,就不要有當老闆的夢,當員工就好,如果只想當員工,那你要考慮的就只有財富累積、生涯理想,而且只要為自己和家人想就好,你不需要有崇高的學術理想,不需要對學術與社會有太大的使命感,不需要為別人的生命(學生、助理、博後)負責。

 

所以同學們,你還有學術研究的夢嗎?我認為學生應該要知道學術界的風險就是有這些,不只是文章是否被退稿而已,如果你怕了,請你一定不要再唸下去了。如果你覺得「好吧,這就是學術人生」,那麼,你就勇敢試試吧。

  

 

 

 

顏聖紘

國立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專長為系統分類學、演化生態學、擬態生物學,以及野生動物貿易管理政策。關切教育、生態保育與環境政策、與社會公義事務。


[轉載] 「說不出口的隱憂」 吳思華籲優先聘用土博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自由廣場》懇請再思校內工讀金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