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11/27

[轉載] 「自我陶醉式」研究 博士怎能不流浪


http://udn.com/NEWS/OPINION/X1/9093929.shtml

圖/示意圖,ingimage授權提供。

教育部長吳思華指出,目前各大專院校每年畢業五千名博士,其中一千五百名在職,三千五百名等著就業,再加上三百名從國外回來的博士,但是,我們每年只有八百個職缺,「如果再不嚴肅解決,十年後流浪博士將超過流浪教師。」

吳部長的說法,凸顯出廿年前「四一○教改」的另一個後遺症。依照歐洲通常國家的標準,高等教育資源的分配通常是百分之七十的技職體系,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型大學,其中百分之五的人,從事尖端型研究。但台灣教改啟動之後,在「廣設高中大學」的口號下,我們卻將所有的技職體系全部改成「科技大學」,鼓勵大家一起發表SCI及SSCI的論文!

在SCI及SSCI制度的運作下,我們的學術界出現了許多「官學兩棲」的「大老」,他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絞盡腦汁,爭取學術資源,購買貴重儀器,再在幾個大學裡吸收「樁腳」教授,用「放牛吃草」的方式,訓練研究生,教他們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尋找熱門議題,套用西方流行的研究典範,大量發表「輕、薄、短、小」的論文。只要論文能夠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刊登,就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了合法性與正當性,應聘、評鑑、升等的問題都可迎刃而解。這種「自我殖民」的作法,學術界通常稱之為「養小鬼」,把我們頂尖大學的研究生,訓練成只會盲目套用西方研究典範的「跟屁蟲」;大家不擇手段地製造出一大堆「垃圾論文」,雖可在國際學術期刊上刊登,對我們的國計民生卻沒有絲毫助益。

科技部長張善政表示,科技部曾經做過論文指標分析,發現有些學者表面上看起來很優秀、發表的論文數量很多,但其引用來源不平均,多是固定幾位教授和學生引用,禁不起大數據分析的檢視。所謂「固定幾位教授和學生」,其實就是自己的「研究團隊」。這種「自我陶醉」式的研究,除了詐取國家的研究經費之外,根本毫無意義可言。用這種方式訓練出來的「博士」,如何可能擺脫「流浪」的命運?

張部長在會中表示,從最近一年發生的案例來看,一、兩個學術倫理問題,就已讓我國學術界「在國際上丟人現眼到抬不起頭來」。張部長的發言,是「知恥」;吳部長的講話是「知病」。主其事的部會首長必須「知恥知病」,政府部門才有可能對「民粹式教改」造成的沉痾「對症下藥」。教育部和科技部要如何帶領學術界走出困境,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2014/11/27 聯合報】



[轉載] 教長預警:10年後 流浪博士比流浪教師還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名家觀點-學術芭比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