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05

[轉載] 張瑞昌專欄-菅直人打土撥鼠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50300331.html
 

  • 2011-05-03
  • 中國時報
  • 【張瑞昌】
 小佐古(見圖,美聯社照片)

 小佐古(見圖,美聯社照片)

     「辭職是因為專家之間見解的不同。我對此感到非常遺憾,不過我絕對不是隨機應變的對應。」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首相菅直人針對東京大學放射線安全學教授小佐古敏莊辭官事件,做了這樣的回答。

     小佐古是菅內閣特地找來的核能專家,目前在東大研究所任教,三一一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五天,他隨即被首相任命為內閣官房參事,藉以在核電廠設施與核幅射問題上提供專業意見。然而,僅僅一個多月,這位首相委以重任的核能安全專家卻含淚掛冠求去。

     小佐古教授在辭職記者會上指責政府對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處理,他以「藐視法律」、「毫無計畫」的強烈字眼,批評政府的應對措施,延誤了平息事故的時間。小佐古還舉例說,用以預測放射性物質擴散的「緊急預測核輻射系統(SPEEDI)」的測定結果,竟然遲遲未公布;然後,還將核電廠工作人員的全年輻射量上限,從一○○毫西突然提高到二五○毫西。

     「官邸和行政部門就像在打土撥鼠遊戲那樣臨場隨意地做出決定,將應該要做的程序視如無物。」小佐古抗議地說,「有關福島縣小學校園內累積的放射性物質,文部科學省提出的輻射標準,也不符合國際常識,根本是行政機構任意決定的。」

     被形容是在玩打土撥鼠遊戲的菅直人,隔天在國會備詢時努力為自己辯解,他強調,「政府是根據原子能安全委員會討論的結果來加以應對,絕不是臨時隨意決定,不存在那些批評政府應對的問題。」

     小佐古的辭官舉動,為風雨飄搖的菅內閣再送上一顆震撼彈,身為首相的智囊團成員,卻選在此刻補射一箭,也難怪菅直人要奮力辯駁。畢竟這可不比立場相左的政敵,小佐古是他延攬入閣,任期如此短,而且臨去秋波時炮聲轟隆,再怎麼說,他都難辭其咎,當然也讓他難堪至極。

     菅直人的處境其實是極為艱難的。民主黨在四月的統一地方選舉中敗北,除了重挫政黨形象之外,最大的隱憂是菅直人曝露了嚴重的執政危機。黨內究責聲浪四起,不僅少壯派對菅頗有異議,甚至連官司纏身的小澤一郎都蠢蠢欲動。

     出身松下政經塾的民主黨大阪府總支部聯合會代表樽床伸二,在選後宣布辭去黨職,已五連任的眾議員樽床,去年六月曾和菅競選過黨魁,他的表態意在向民主黨中央施壓。

     隨著輿論對菅內閣災後重建效率漸感不耐,黨內倒菅勢力也跟著集結。包括民主黨副黨魁山岡賢次、前總務大臣原口一博、前外務大臣田中真紀子、前內閣副官房長官松野賴久等人,最近剛組成一個名為「邁向足以因應震災的聯合政權總調和之會」,在鳩山、小澤兩大山頭力挺下,已成為倒菅集團的主幹。

     鳩山是該組織的顧問,他痛批菅直人結黨營私、排除異己,聽不到民間聲音。主導運作的山岡也宣稱不能坐以待斃,並喊出「重建民主黨」的口號。他們在誓師聲明中,以儼然「弔民伐罪」的口吻說,菅內閣已失去民心,民主黨有必要另行建立一個能與在野合作的機制,與公明黨籌組聯合政府。

     但在震災中左支右絀的菅直人,對外界要求他去職的聲音,卻展現堅強的政治韌性,他說:「放棄責任不是應有作為」、「而我處於這樣(首相)的立場,那是一種命運使然」。菅直人自認所作所為仍得到國民一定的評價,他堅稱繼續執政,「但那不是執著於權力,而是認真負責地做要做的事情。」

     儘管民調顯示,認為菅直人領導不力的民眾高達七成六,菅內閣支持度也僅為二成七。然而菅直人依舊奮戰,在黨內凝聚力快速流失下,他的堅定戰友、民主黨幹事長岡田克也痛斥反對派扯後腿,勢將受到國民批判。

     但這就像遊戲機上的土撥鼠,黨內外各路人馬的騷動,讓日本政壇已瀰漫一股倒菅風雲,四處流竄、此起彼落。手持棒子的菅直人,在疲於奔命的政治追擊中,能通過這場嚴厲的考驗嗎?

     其實,這何嘗不是菅直人所說的宿命。小佐古教授說,官邸對震災的處理有如在打土撥鼠般任意行事,但從某個角度看,菅直人的命運和土撥鼠的境遇有何差異,與其說他是在打土撥鼠,還不如說他正是那隻土撥鼠。



[轉載] 國際瞭望-民主黨內鬥迫菅直人下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菅直人腹背受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