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中心從台灣與東北亞日韓兩國相互關係的發展為主軸,推展至台灣與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及美國的多邊關係,期許能為台灣東北亞的區域安全及國際政經整合等相關議題提供學術貢獻。
2015/02/04

[轉載] 時論─國家檔案已有庫房 仍沒館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204000899-260109
薛理桂
 

檔案管理局於昨日在新莊聯合辦公大樓啟用國家檔案庫房,總面積達到1320坪,容量可達30餘公里長,這座符合國際標準的檔案庫房在國內出現,實值得稱許,將可長期儲存國內重要的檔案。然而,這座檔案庫房是位於聯合辦公大樓之內,與其他的政府機關共用,並非是單獨的國家檔案館之內,我國仍然還未興建一棟單獨、空間寬敞、可供未來30年使用的永久性國家檔案館。

在「檔案法」實施前,國內政府機關檔案分散儲存在各單位,如: 國史館、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國立故宮博物院、中央研究院等單位。重要的國寶級檔案分散在各處,例如:明清兩代的檔案保存於故宮與中研院史語所、日據時期的台灣總督府檔案保存於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清末與外國締結的不平等條約典藏於故宮等處。這些屬於國寶級的檔案目前仍未集中典藏,也因而造成使用歷史檔案的研究人員需到處奔波的困擾。

 

檔案管理局雖已擁有完善的檔案庫房,但此庫房並非是集中與獨立的國家檔案館,民眾在使用歷史檔案時,仍無法一次取得所需的歷史檔案。此外,現有的庫房是與其他機關合用的大樓,無法凸顯國家層級檔案館的意涵,且日後在檔案數量增加後,也無擴充的空間。

筆者建議檔案管理局能夠努力協調各單位,期望將上述的歷史檔案集中典藏於國家檔案館的庫房。

獨立的國家檔案館肇始於法國大革命期間,距今已有200年以上的歷史。以東南亞國家而言,筆者剛自泰國國家檔案館訪問回來,該國的國家檔案館成立於1916年,也有將近百年的歷史。在此期許即將接任國家發展委員會的杜主委能夠重視在該會之下的檔案管理局,多給予關愛的眼神,多撥給該局應有的興建國家檔案館單獨館舍所需的土地與經費,讓我國已落後200年的國家檔案館能夠早日興建。

(作者為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教授)


繼續閱讀
2014/08/11

[轉載] 〈自由共和國〉張榮豐 /台灣不再需要思考了嗎?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803550

2014-08-11

張榮豐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所所長

去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一份名為「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議」的文件。在這份「決議」中,特別提到:「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諮詢制度」,正式將智庫建設寫進這份戰略性文件中。今年四月,習近平針對智庫的建設,做了重要批示,即:「要把智庫作為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份」。

值此對岸重視智庫建設之際,讓我們來探討:

一、美國對智庫的政策

獨立性是美國智庫的核心價值,這包括了:資金上和研究上的獨立。在資金獨立方面,資金的多元化是智庫財務獨立最重要的保證。美國為支持智庫財務的獨立,首先是免徵智庫的所得稅和財產稅。更重要的是,對企業給予智庫的捐贈,准許在應納稅額中扣抵。這項措施使得智庫的資金結構,多元而且源源不絕。

立法扶植智庫的發展,也是美國促使智庫資金多元化的重要政策手段。在美國明文規定,法案送達國會時,必須要有各種智庫的諮詢或調研報告作為參考。

在研究獨立部分,原則上智庫的研究項目,通常不會和捐贈者直接產生關聯。另外,智庫研究人員原則上,是依照自己的專業來選擇研究題目,一般不受捐贈者、指標…等外部之干擾。這使渠等可以集中力量,進行高品質和持續性的研究。

二、智庫如何發展其核心競爭力?

智庫的研究不只要求實用性,而且要具有開創性。面對國家發展的重大戰略性問題,智庫要具備引領風潮、設定議題的能力。同時針對設定的議題,要能夠建構討論平台,整合利益相關的各方,討論出戰略方向;更進而影響決策的制定。

智庫為了達到以上任務,在研究人員的徵才方面,其來源就必須具備多樣性。而曾在各領域待過,有豐富經驗的領導者、幕僚人員就成為智庫爭取的熱門人選。而這項智庫與政務官之間的旋轉門機制,也讓智庫成為美國政務人才的「養成所」與「人才儲備庫」。

此外,智庫非常注重科學的研究方法。以藍德(RAND)公司為例,他們除了在賽局理論方面有傑出的成就外,還發明了諸如:KT決策法、互聯網的基本邏輯、德菲法、動態規劃…等。最後為了保證研究的品質,智庫通常會建立一套嚴格的研究成果審查機制;一般會有內、外兩種評審的程式。

三、智庫如何成為國家軟實力?

國際著名的智庫通常是透過:開展國際交流合作、舉辦國際學術會議、組織跨國研究項目、在主要國家建立分支機構、幫外國培訓政務人才…等方式,來提升智庫在國際發言權和影響力,並成為全球議題的設定者及引導者。

四、當前台灣智庫的處境

從財務和研究方面的獨立性來檢視,在台灣的智庫,每年必須繳納十七%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另外還需繳納營業額五%的營業稅。如果這個智庫擁有自己的房舍,還需繳交相關的房屋稅。其次,台灣目前並無任何相關之法律,規定政府決策的程式必須諮詢智庫的研究報告。

台灣在鼓勵智庫資金多元化的政策方面,對於財團法人型的智庫可謂相當歧視。依目前之法令規定,如果企業或個人向國立大學捐款,其捐款數額可以一百%認列為費用;如果向私立大學捐款,則減為五十%。至於向智庫捐款,在個人部分上限是個人所得額的二十%;企業部分則是應課稅額的十%。在資金無法獨立的情形下,台灣的智庫完全仰賴向政府競標研究計畫,來維持營運。這就使得某些委辦的政府部、會,對智庫提出許多不合理的「即時、額外的服務項目」之要求。

在研究的獨立性方面,截至目前為止,政府委辦單位雖然不敢明目張膽的干預研究方向,但委辦單位與審查委員五花八門「雁過拔毛」式的附加意見,常使得研究方向歪七扭八,原先的研究構想也變得面目全非。

另外,政府委辦單位為了保護承辦人員,針對研究計畫的執行,發展出許多管制的內規。這些內規完全忽視研究活動具備:非例行性(創意)、一定的風險、須要延續(累積才可能突破)、時間的遲滯,以及自律重於他律…等特性;而將其當成工廠的製程一樣來管制。這不只造成研究難以有效進行,有時更為了符合規定的程序而必須犧牲了創意。而完全依靠政府標案來維持智庫的營運,也使研究人員淪為「逐計畫而居」的遊牧民族,完全違反研究需要延續、累積才有可能突破的特性,以致產生研究近視、功利、淺薄化的「滾石不生苔」現象。

最後,在提升核心競爭力方面,由於國內智庫很少接納經驗豐富的政務官,而研究人員也很少有機會到政府機關歷練。再加上這些年來,智庫財務普遍吃緊、會計對出差限制的不合理等,讓研究人員缺乏國際交流經驗。這當然不利智庫核心競爭力的提升,更不可能如美國的智庫,扮演政務官「人才庫」的角色。

當前台灣的智庫,無論是在資金、研究方面的獨立、人才的多樣性與競爭力的提升等各方面,都存在著嚴重的問題。值此中國將智庫建設提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之際,國人若再不重視台灣智庫的惡劣處境,則遑論期待它扮演「智囊」的角色,最終恐將淪為替政府打雜的小弟。

難道台灣不再需要思考了嗎?


繼續閱讀
2014/07/04

[轉載] 不重視人才培育 王汎森:人社院士恐斷層

 
 

中央研究院今將選出新科院士,其中人文及社會科學組候選人如往年一樣,不足每組最高限額十人,僅八名。中研院副院長王汎森表示,隨著人社組院士年紀增長,加上國內不注重人文社科人才培育,人社院士未來恐將出現斷層。他強調「人文就跟空氣一樣,沒有空氣就不能呼吸!」

據了解,人社組院士八名候選人中,有七人居於國內,創歷年人社組國內院士候選人最高比率紀錄,領域廣含文學、考古、語言學、歷史、經濟學等,其中以經濟學候選人青壯輩最多。院士王德威指出,文史要養成人才向來需要較久時間,從院士評審標準看來,國內人社領域的青壯輩恐還有門檻要過,希望未來也能有青壯輩,別出現斷層。

中研院院士分為數理科學、生命科學、人文社科三組,以人社組平均年齡最高,國內院士均齡約七十三歲。王汎森表示,近年每次組內選舉都有兩股較勁力量,一是考慮年齡老化及斷層問題,另一是認為程度不能下降,「大家不說出來,但可感受那拉扯氣氛。」

王汎森認為,目前人社研究遭遇三個問題,一是就業困難,二是社會尊敬不夠,各界漠視。例如過去大學者余英時、許倬雲說什麼,大家都很關注,但現在連各報副刊都跟學術界甚少接觸。

最嚴重的問題是人文社科被各種指標化牽著鼻子走。例如國際大學評比不把人文社科論文專書算入,只算自然科學,使得人們覺得不重要;很多大學評估投資經費時,也不願投入大錢在人社上,因為對國際排名沒有幫助。

「我們被基本指標奴役了!」王汎森指出,國際大學排名是不健康的東西,扭曲人社科學的發展,更扭曲大學內的投資與生態,尤其越新的大學想衝國際排名,就越不注重人社科學。但日常生活有三分之二跟人文社科有關,生命情調、情感、語言、信仰、歷史、文學都是,「人文就跟空氣一樣,沒有空氣就不能呼吸!」


繼續閱讀
2014/07/01

[轉載] 別短線主義 台灣需國家級智庫

別短線主義 台灣需國家級智庫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來台的行程已結束,雖然最後因為在南部的衝突事件,造成部分行程取消而有所遺憾,但整體而言,此次張志軍所強調傾聽「三中一青」聲音的行程,凸顯了大陸對台政策的社會轉向,也顯示大陸智庫對台灣社會走向十分瞭解。相對地,在台灣方面則是聲音紛雜,內部不同黨派相互牽制,由此看得出台灣對大陸以及如何在國際上利用中美關係的緊張,來取得有利發展位置,完全缺乏研究和共識。

兩岸關係已走到必須好好思考未來走向的時候,台灣的經濟幾乎已經被整合到大陸的經濟之中,遲早要面對政治議題;現今假如只想研究經濟議題,例如區域經濟整合或是兩岸服務或貨物貿易協議,而不想碰政治或國際外交議題是不足的。如何好好研究台灣與大陸的關係,以及在不同的國際局勢下維持國家地位和尊嚴,已刻不容緩。

世界各主要國家,對其國家發展的戰略都有各式各樣的智庫在詳盡研究,唯獨台灣缺乏這樣的智庫機制。以大陸來說,它對台的智庫就有許多單位,包括國台辦系統的研究局、外交部系統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國安部系統的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統戰系統的全國台灣研究會、社科院的台灣研究所等;其他對台智庫系統,包括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以及近年紛紛成立的各大學台灣研究所。大陸對台灣的研究人力,有數千人之多。

反觀台灣,過去研究大陸的智庫是以政大的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而從事大陸研究和教學的單位則是各大學的大陸研究所。但是解嚴之後,國安單位的資源撤出政大,因此國關中心的經費和人力銳減,且政大是個大學,並不適合從事智庫的工作,因此國關中心的國家智庫功能消失。另方面,近年來從事大陸研究的研究生人數也因為就業不易而報考人數大幅衰退。真的很弔詭,現今台灣對於影響我們日常生活和未來走向的中國大陸,反而不如過去那般重視;相對地,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研究,不論人力和物力,都不斷增加!

在兩岸消長的狀況下,我們要嚴肅呼籲政府正視台灣缺乏智庫的現狀!政府也許認為各部會都有研究經費委託學者研究,但這些研究都是「短線」需求,不只缺乏對國家長期發展的戰略觀點,也缺乏部會所需要的政策取向。這種短線主義下的研究,對國家在國際外交和兩岸政治的複雜關係,並沒有能力處理。世界各國政府都重視智庫對國家發展和國際關係的作用,唯獨台灣在解除戒嚴後,忽然變成最「自由民主」的國家,大小事都由選舉和立法院決定,不只沒有長期戰略,連如何處理複雜的國際外交,都缺乏整體觀點,實在令人擔心。

我真的呼籲政府好好重視和重新啟動智庫的政策研究,為國家長遠發展作研究;我也呼籲大企業能撥出資源來支持智庫。全球最著名的智庫,例如美國的布魯金斯研究所、傳統基金會、藍德基金會、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等,都是私人捐款成立,其研究都影響了美國國家決策和外交政策。其他如南韓,大財團幾乎都成立了智庫,例如三星研究所、LG研究所的政策研究對其政府也都有一定的影響力。我們的大企業應該學習西方和南韓的企業,支持智庫從事對台灣長遠發展的政策研究,這樣的企業才會更令社會尊敬。

【2014/06/30 聯合報】


繼續閱讀
2011/07/29

[轉載] 華府看天下-台灣應重視外交文獻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72900515.html
 

  • 2011-07-29
  • 中國時報
  • 【傅建中】

     美國從一八六一年開始公布外交關係文件,由政府印刷局(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簡稱GPO)刊印成書公開發售,以滿足公眾知的權利和學者專家研究的方便,到今年已滿一百五十年,編印成書的文件多達四百餘卷,而每卷將近千頁,真是洋洋大觀,無價的寶藏。

     美國國務院為紀念外交文件持續不斷發行一個半世紀,自今年年初開始即由歷史文獻處(Historian’s Office)舉行研討會,邀請學者專家集思廣益,如何把這些文獻更好的運用,並發揚光大。

     巧的是一八六一年也是清朝設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的一年,這是近代中國有外交部之始,相對的,過去一百五十年我們的外交部公布了多少文件,是一個我很想知道卻始終不得其解的問題。老實說,莫說是一百五十年的文獻,就是過去四十年來影響台灣命運的美中台三角關係演變的文件,公諸於世的也是微乎其微的。這使我每逢坐在國務院的圖書館內,面對一整面牆書架上美國的外交文件,總是感慨萬千,以下是我感慨的原因。

     如我想查閱美國是怎樣記載過去一個半世紀的中美關係,只須伸手從書架上取下相關年份的中國或遠東部分文件,即可一目了然,真所謂舉手之勞而已。我很難想像台北的外交部對同樣的問題能提供一樣的資訊和方便。

     尤有甚者,這過去一百五十年的文件都已數據化了,只要在家裡上網,就唾手可得,連國務院都不必去。譬如說,你想研究一九四三年開羅會議蔣介石如何與羅斯福商談收復東北和台灣等失土,那就看一九四三年的開羅會議卷,若是想了解二戰後馬歇爾來華調停國共之爭,只消查一九四六年關於遠東的兩卷文件即可,可是馬歇爾使華(The Marshall Mission)的文件多達二千餘頁,要想弄清楚這影響中國命運的外交使命,得花一番大功夫的。

     除了美國外交關係文件外,國務院的圖書館也值得一提,一七八九年國務院成立後,圖書館同時誕生,迄今已有二百二十年的歷史,館藏的書籍約一百五十萬冊,以政治、經濟、外交的書為主,尤多美國外交官在各國蒐集的珍版書籍。全部書籍採開放式儲藏,讀者可自行進入書庫取閱,我採訪國務院時,閒來無事常會鑽進書庫,流連忘返,而樂在其中。

     清廷於一八七八年派陳蘭彬為首任駐美公使,在華府開館,算來已有一百四十三年之久,與美國發行外交文件一百五十年的歷史相比,不遑多讓,可是我們從前大使館(現易名為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的圖書館(或稱閱覽室),除了一些斷簡殘篇外,可說是空空如也,早期還有專人管理,但因缺乏圖書館專業的訓練,並不稱職,以致乏人問津,久而久之,乾脆房門深鎖,形同廢棄,我雖曾向幾位駐美代表反映此事,他們也表示應該改善,但等到代表們離任後都不了了之。

     就我所知,唯一對購置書籍有興趣並有意建一小型圖書館的,是已故的早年新聞參事陶啟湘,但他以有限經費多年辛苦建立的圖書室及資料庫,在美台斷交他退休後即後繼無人,加上數度搬遷,陶參事的心血早已化為烏有。凡此種種,反映官場對知識的不重視,但在西方,「知識即力量」(Knowledge is power.),而辦外交,尤其需要知識,我們今天的外交困難重重,客觀環境和中共處處掣肘固是原因,但可曾想到,知識不夠、智慧不足才是無法突破困境的癥結。

     一九四九年以後,中華民國的處境風雨飄搖,蔣廷黻代表面對蘇聯和附庸國家驅逐他的挑戰,能在聯合國不動如山,靠的是什麼?主要是他的學養和知識,連他的敵人私下也是對他敬佩有加的。據沈呂巡次長說,現在外交部有些年輕的官員,蔣廷黻的名字根本聞所未聞,也不會念,知識貧乏到此程度,夫復何言?


繼續閱讀
2009/10/22

[轉載] 讀者投書-社會科學不容再遭漠視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4+112009102200409,00.html
 

  • 2009-10-22
  • 旺報
  • 【(許劍虹/台中市.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學生)】

     近年來,關於兩岸簽訂ECFA、MOU等經濟協議,乃至於擬議中的軍事互信機制等種種議題,都突顯了社會科學相關科系的學生,未來將扮演重要角色的事實。然而,長久以來台灣社會忽視相關學科,使得未來可能缺乏兼具專業素養與學術熱情的人才,後果十分嚴重。

     台灣社會 理盲濫情

     例如,許多華人父母反對小孩讀歷史,畢竟這是一種長遠卻未必能回收的投資。不少社會科學系所學生畢業後,只得到與所學完全不相干的行業工作。而台灣社會存在「理盲又濫情」的問題,許多民眾寧願受政客的情緒性操弄,也不聆聽專家意見,因此難以產生具備長遠戰略素養的知識份子。

     在西方社會,歷史與社會科學是相當受到重視的。歐美學界公認歷史是面鏡子,因為在人類經驗中有太多案例值得借鏡。

     在台灣,大企業家多半沒有捐錢給學術機構進行研究的習慣。主流社會一切似乎都從「私」出發,沒有為國家的長遠利益想方設法。理工、醫療人才的培訓固然重要,但我們能沒有具備國際觀與歷史觀的政治與戰略人才嗎?

     短視近利 亟需打破

     許多讀歷史或社會科學的同學,對自己未來前途抱持悲觀情緒,也有人只是想混混學位,拿此當作未來就業的跳板,往往不存在最基本的學術熱忱。會產生這樣的問題,還是因為整個社會缺乏遠見。

     希望社會科學領域能得到政府與主流社會的重視,更對存在使命感與熱情的社會科學系所學生們致敬,國家未來的發展,肯定是脫離不了大家的努力的。


繼續閱讀
2009/02/11

[轉載] 回響》培養國際關係人才 不能拖

拜讀十日周陽山教授大作「國際關係學門,面臨斷炊危機」後,深有同感,更要呼籲國內學界加強國際法及國際關係的研究,但沒有政府及民間的支持做不到。

早年台灣的這些研究及教學得利於從大陸到台灣和後來學成歸國的學者,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人才斷層非常嚴重。在美國教書的台灣學者和回國任教的年輕學者愈來愈少。現在中國大陸在國際關係所投下的人力以及進行的研究真是相當積極。雖然研究成果品質不一,但是已經有相當出色的著作,稍微留意大陸圖書的先進就知道。另外,大陸把國際關係的主流思想和著作有系統的翻譯,有些外文專書在大陸依法翻印,限地出售,可見他們對於推廣國際關係研究所做的努力。

綜合來看,大陸的國際關係和國際法知識社群已經逐漸成型。有判斷力的人力(critical mass)逐漸累積,他們也很清楚要在西方學界主導的國際關係中凸顯特色,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不過,外界很容易可以看到那股活力和衝勁。在我出席的國際會議和訪問過的大學,大陸學者愈來愈活躍,而且有自己的見解。台灣真的需要加油。我們有沒有去留意世界上已經有多少家孔子學院?

學術研究及交流一向重視人文精神和專業內涵,也不會互相排斥。不管是國際或兩岸的學術交流要求的是互相學習、求真求實。台灣的國際關係和國際法研究有很好的基礎,期刊及專書就是最好的證明。人才的培養需要很長時間,現在開始做不會太晚,再不做恐怕就來不及了。

【2009/02/11 聯合報】


繼續閱讀
2009/02/10

[轉載] 國際關係學門 面臨斷炊危機

教育部目前推動的大學系所評鑑制度,對獨立研究所師資規範為專任老師七人以上(一般的系所則為十一人以上),已引起全國各校相關研究單位的憂慮,有的學校甚至被迫採取研究所裁併或停辦等應急措施,以為因應。其中尤以國際關係與區域研究類別的獨立研究所,影響最大。

國內相關的獨立研究所包括:政治大學東亞所、俄羅斯所;淡江大學美國所、拉美所、日本所、東南亞所、俄羅斯所、歐洲所、大陸所;文化大學大陸所、美國所,以及清雲大學的中亞所等。由於這些研究所未設置大學部,研究生名額有限,師資員額不足七人,恐將難以符合教育部的評鑑標準,並造成上述學門與研究領域被迫消失。如此一來,台灣高等教育中的國際研究,勢將面臨縮減、裁員,甚至斷炊的危機。

教育部目前已擬定修法計劃,包括:若研究所本身規模較小,或為新設,在學研究生數量未達一定數值者,則放寬「至少七名專任師資」的規定;若研究所屬於特殊類科,師資需引進實務人士者,得以兼任師資人數折算專任人數,以求其彈性。

除教育部的補救措施外,外交部與國安單位亦應考慮在擬議籌備中的「外交學院」內,設置國際研究與區域專才培育單位,或與各大學相關研究所合作,建立外交人才培育管道,設學位及學程計畫,給各所適當補助,強化各校相關研究單位師資與研究專才。

總之,台灣的國際研究與區域專才目前已呈現人才斷層、青黃不接的窘態,如果再讓為數不多的國際關係及地域研究所因師資員額不足而被迫整併、裁汰,造成新的人才無以為繼,台灣在走向國際化與全球化的路途上,就更要備顯艱辛了。

【2009/02/10 聯合報】


繼續閱讀
2006/12/18

Center for Northern East Asia Research (CNEAR)

東北亞研究中心  (CNEAR) 

Center for Northern East Asia Research CNEAR
 

這是一個東北亞區域研究與討論國際關係的交流平台,
於2006年11月28日正式開版。
這裡的文章少部份來自個人的研究心得寫作,
大部份來自報章雜誌之新聞轉載,
這裡只有單純的學術交流及理性的探討,
沒有政治立場或意識型態的爭辯。

期盼此部落格能透過蒐羅相關報導,
對東北亞區域與國際事務進行不同面向的描繪與探討,
進一步引起您的共鳴,一同關注東北亞區域及國際關係研究,
歡迎各界先進與同好提供寶貴的意見及參與理性平和的討論,
也很期待您就您的專業和觀察提供大家不同的立場和觀點。

成立「東北亞研究中心」希望吸引更多人關注國際政經局勢,
以盡量蒐羅各方面的資訊作為討論和幫助了解的素材,
相關轉載文章及議題將力求立場平衡與看法多元,
也歡迎各方提供不同的視角與觀點。

轉載及回應文章並不代表或牽涉任何個人立場,
轉載剪貼之網路文章、圖片如有侵犯您的智慧財產權,
請留言告知,必定儘速刪除,在此先行致歉!

個人寫作亦以學術討論的角度為出發點,
情緒化或易挑起紛爭的發言將視情況予以刪除,
誠心謝絕刊登任何牽涉商業行為或廣告性質的宣傳告示,
不便之處,請各位多多包涵。

希望「東北亞研究中心」不只成為新聞資訊來源的資料庫,
也可以是學術討論和交流的平台,
誠摯歡迎您有空常上來逛逛,
給予「東北亞研究中心」實質的支持與鼓勵。

※ 所得資料的來源,
考量寫作者的辛苦與珍惜學術資源的寶貴,
皆會在文前標記[個人寫作]或[轉載],
同時標明出處與連結資料網址,
轉載文章僅供學術參考使用,
絕無任何侵犯著作權或商業利益之意圖。

※ 引註或引用網路資源,
請各位務必尊重著作權相關規定,
讓我們一起尊重學術著作權,
共同維護寶貴的學術資源與研究環境,
讓[東北亞研究中心]成為優質的學術平台。


繼續閱讀
2017/07/21
2017/07/21
2017/07/21
2017/07/21

[轉載] 中印因边界争端已对峙一个多月


繼續閱讀
2017/07/21

[轉載] 南海仲裁一年後


繼續閱讀
2017/07/21
2017/07/21
2017/07/21

[轉載] 美國白米將啟動對華出口


繼續閱讀
2017/07/21

[轉載] 蜜月後的中美顯露不和諧音


繼續閱讀
2017/07/20
2017/07/20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