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3/05

奠儀初為

​其實原本不打算打這篇文章 但考慮了很久 想了想今天 還是打了
 

(恩…. 有點難開頭 就讓我先話嘮一下吧)
 
婚喪喜慶 在今天以前 我只當過花童 戒童 收紅包的
(說真的 我都花童的次數都數不清了 從3歲開始 甚至到了8歲都還在當 而且都只有我一個 偶爾會有男生 但完全沒交集 更沒印像
伴娘就完全沒有)
雖然辦過喪 但為是主事家 旁邊的處理其實完全不明白 只知道規矩和注意事項非常多
找我的時候 雖然是一口答應 但其實很緊張 怕自己讓主事家失了禮數
(緊張到不行時 還會默默嘆口氣想”你的心真大 找我這一個傻呼呼的來做”
幸好 圓滿落幕 雖然頭幾個因為太緊張 有點小失誤 但整體還做的OK
PS在今天之前 其實我也稍微查了一下 再到現場問一下 因為每家的禮俗不一樣 總要確認一下是採哪種)
 
在昨天 再確認一次時間地點時 從傳訊的文字裡 我感受到”你太緊繃了”
但我不說破 也不多說甚麼 因為現在最後這階段 是需要一些緊繃 也是最後了 而且不一鼓作氣 怕也難支撐下去
我也決定看見你的時候就要給一個擁抱 “你做的不錯了 辛苦了 讓我們再努力最後一把吧”
但觸碰的那一霎那 自己就哽咽了 我明白 你需要稍微的放縱一下
(自己雖平復了一下心情再說 還是零零落落 ->苦笑
PS事實上 你找了一個在這種時刻淚腺很發達的傢伙 一整場下來 都不知泛淚幾次了)
 
火化那一刻 我明白你的心情 那是一種真的 真的 再也見不到 摸不到了
所以當你跟我哭著說”真的甚麼也沒有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但是 他在的 就算變小了 變少了 他還是在的
我不知道這樣的話 能有多少安撫到你
未來感到無所依靠 但祂依然用另一種形式存在 祂給予你的 教予你的 由你傳承祂來接續下去
 
接下來 我沒有很詳細說過
在此先說說我的體質 我天生感應比較強 但主力不是鬼魂類的 偏神佛
雖然我也能感應到 但除了年少時很長專研下接觸比較頻繁(不過那時我能反制 所以影響不大 怎麼反制 我也不知道 就自然而然)外
以前要特定情形 現在幾乎不能(不過等級接近比較強大的魔就不一定)
加上我本身其實是驅鬼的體質 所以基本上不好的是靠近不了我在的空間 除非一些例外
所以在這方面我給不了任何幫助 如果你是自己招惹的 我真心請你找專業 不論是醫師還是法師
 
我的爺爺奶奶 外公外婆 都過世了 有意外 有突發 有睡夢 有病危
因為我承繼我媽 所以我夢過爺爺和外婆 我媽則是奶奶跟外公
那接下來我就只說我的部分
我爺爺要過世前 我夢見我到了地府(但當時不知道是地府) 看見爺爺 祂交代了我一些事 忽然有一群像是警察便衣的人走進廳來
祂們一看見我很意外 領頭的人很生氣的對後面的人說”她怎麼在這裡 她不能在這裡”
因為他們靠近我 我害怕 趁他們還在慌亂時逃跑 他們一直找尋追逐 但我還是想回去剛剛爺爺那 我想帶他走
因為我覺得不可以讓那群人碰到爺爺
就在我甩開他們(我玩追趕和迷藏很擅長的) 快要潛回房子時
原來他們因為失去我的蹤跡 所以選擇在房子附近埋伏 因此當我靠近大門時 他們就把我團團圍住
然後領頭的人往我的肩頭一推 下一秒我就在床上瞬間睜開眼睛
大概5分鐘後我聽到電話響 聽著電話被接起 我緩緩坐起身 心裡好像知道了什麼
是的 在4分鐘前爺爺過世了
而我外婆過世 因為一些原因 既心疼又不捨 所以那時我買了很多東西燒給祂
結果有一天 我夢見我去找我外婆 要去接祂 因為祂在一個很大的場子裡領東西
在我還在想辦法要怎麼進去場子找的時後 我看見祂提著大包小包很開心的向我走來
也曾經在事後和我媽一起夢見外婆 只是我夢見的是祂拉著我跟其他人 我很辛苦 家人要惜福 我媽是祂被叮嚀說我很好 要珍惜
(事實上 我媽在夢見奶奶和外公時 也是這樣 只是祂也被說辛苦了
當然還有更玄妙的 但我不想變成另一種風格 就不說了)
 
為何我要說這些 親愛的朋友你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
你說 你和祂還有很多約定沒有做 祂不在了
我不敢說祂是不是還在 或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你們身邊
但是我覺得祂用另一種方式等著你去實踐和祂的約定
畢竟我知道祂在喜愛的事物上還蠻執著的 想賴祂帳 休想
 
最後 我想說 X 不用這麼客氣 我在7.8年前也跟你的母親吃過好幾頓飯 身為晚輩 盡一點心力 沒關係的


近距離宅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延後生日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