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1/02

死亡

死 不是你不說就不會發生 也不會因為說了就會發生

不是我對生死看透
而是在人生過程中的想法
如果精神可以換算的話 我本人大概死過三次了吧XDDDD
我只求不是太痛苦的死掉就好了

這些事 我從沒說過 因為我知道一定會被捏臉XD
(有跟一個說過後 雖然不詳細 可不敢再提了~~)

而且  我堅持 不准生氣  不准兇兇  不准捏臉臉  不准.....(我想想)  才可以繼續看下去
因為是真的過了><  只是一直怕被罵 所以才一直不敢說出口....

PS不過話雖如此 我可以看淡自己的死亡 卻看不淡別人的過世(苦笑)

我有很嚴重的慣性失眠 打國中起
原因?? 很多很多 不想說
我只能說 當時我一直覺得有睡就不是失眠 20幾歲才知 那是失眠(苦笑)
PS我也是20幾歲 才知 原來那時我是重性憂鬱症 哈

曾經 我很想自殺 很想 研究好久好久
人說 因為前是做很多好是所以今生為人 但我卻覺得是 一定是我上輩子做太多壞事所以今生為人
(我說我是狼 是真的 以前我真的像匹狼 不靠近人 也不讓人靠近我  現在是被某些人馴服狀態拉 不過還是有些部分....  PS 因為不要馴服完又棄之XDD)
可是我不想死又被救活 半死不活 很慘 我也怕痛 所以一直在想不痛苦的死法
(可惜當時沒有101 不然我可是有個好方法XDDD PS我才不說 我可不想良心不安一輩子)
那時還想找國小紅極一時的"自殺手冊" 可惜當時沒網路(就算有也絕版了吧 畢竟是禁書)

當時其實我一直不開心 可是卻可以每天都笑著 一年 兩年 久到我覺得我都在著面具
我有好幾次 在浴室照鏡子 捏捏自己的臉 想把面具撕下 想看看自己的真實情緒
可是 面具戴久了 已經分不離了 明明不開心 為何還笑得出來 很厭惡自己為何可以這麼虛偽
從那時起 我不喜歡照相 不喜歡照鏡子


我說 我最引以為傲的是意志力 我想是我那時打好的基礎吧

我說過 能哭 很好 因為我是想哭哭不出來的人
當我哭了 除非我是用力割傷自己的心逼自己宣洩釋放外 那就是已經壓抑到一發不可收拾了
以前我喜歡雨天 更精確的是 我喜歡淋雨 因為會感覺我好像真的哭了
(就說我身體很好吧 這樣居然4.5年都沒看過醫生 PS運動傷害不算啦)
有時常常會痛到 自問 為何我還醒著 為何我不乾脆瘋了 為何我還如此這麼理智清醒的感受著
心可以有多痛 痛到真的很想直接把心挖出來不要了 看可不可以不會痛了
我常一整天笑著 直到晚上躺在床上忽然哭了 原因 要等到我哭完回想找 常常是哭到睡著
或許這樣 現在我對我的負面情緒很無感覺 等到有感覺時 常常是事後了(笑)

當時不論有任何事 我都不會說 我會痞痞 裝傻帶過 就算發生大事
可當這樣久了 我習慣不說 變成了 不會說 不能說 不敢說 無法說
嚴重到 我有時很難過 卻不知為何 或是我知道我很難過 可是我喪失了訴說的能力
我很喜歡吹寒風 越冷越愛  因為可以凍結我所以感覺 情緒 就不會痛 不會難過 然後就可以繼續堅強過日
這件事 我很感謝高中同學 因為我是會找一個沒人的地方窩著舔傷口
有次被看見後 他們發現我常會來這 也發現我的問題 反而常常來這找我 把我挖出去
他們很擔心 我也一直不說 直到他們說 如果你不把我們當朋友嗎
讓我意識到 他們如此擔心我 我卻不自覺的傷了他們的心
所以我決定開始說出 從開始找出我不開心的事 開始把他們弄成句子
但 3.4年 真的太久了 我知道我怎麼了 想說 但我流著淚 張著口 卻發不出一個字
(我說 我不會大叫 是真的 就算很想 張著嘴 還是喊不出)
他們花了好長的時間 有耐心的 陪我學著把一個一個字說出口到一句話 到一件事
(第一個字說出的是 "我" 然後就停好久 XDDD)
所以我希望朋友有事能找我說 雖然我很不會安慰人 但至少可以聽你說
有件事沒說過 我有吸收人家負面情緒的特質 所以通常跟我說完對方會變比較開心
但我會開始低落 但我可以承受 調解 畢竟我都這樣熬過來了
(光是方法 我有很多種 但我不會推薦人家我自己那種 沒人敢用 也因為太痛 可是是最有效)
我不說是因為我怕因此朋友反而不敢跟我說 這樣我反而擔心
或許是因為我對人的情緒有些敏感 會感受到身邊的人的情緒波動 開心還是不開心

PS不過希望不想說就跟我說不想說吧 連理由都可以不給 我不會多問(除非已經不是你個人的事了) 而且我問 你說 我就會相信(除非太離譜) 只是你說了 我至少還有辦法幫你或掩飾 但就是盡量不要說謊
( 因為我有一些聽出謊話的能力或發現真實的體質 所以有時不是我厲害 只是常常莫名意外發現 雖然有時很討厭自己這體質 但要我選 我可能還是願意這樣
這樣不是很容易開心 我知 可與其說謊 我寧可被真話傷到 至少 我不會對你產生很糟的評價
因為我會在對你的話信任跟感到的虛假衝突時 我會特別痛苦 我想相信 但事實明擺著不是如此
該信??不該信?? 當痛苦一直累積 我就會開始怨你
而最後都證明 我當時的感覺是對的 不是我想太多 而是太少 我就會讓你的評價開始很爛
我常說 要嘛不要說謊 對我而言很多事 不會盡如人意 所以我接受也承受 不論怎樣我都不會生氣 只會體諒
但要說 就高明點 別把人當笨蛋 雖然高明的幾乎數不出來
PPS我常說 我不要甜言蜜語 別承諾做不到的事 因為我重視承諾 我不想將其變成將來我傷心的理由 恨你的藉口)

曾經差點自殺過 差點
(問我家人?? 其實那時我覺得我家人應該也不太會難過 因為我是真的打心底認為我自己舉無輕重 笑  那時我真的覺得 我 一個人來 也將 一個人走)
因為朋友 我當時班上有位智能不足的同學 可你也知 國中生嘛
對我而言 不論對我怎樣 我都能忍 但當我一看到朋友的眼淚 我就會瞬間理智斷線
PS當時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混混 還是強權者 嗆過 打過 當時的人就知 我超兇
(當時我不喜歡當女生 因為會被視為弱者被欺負 所以我根本以男生自居 保護女生 有好幾年 PPS好啦 到前幾年拉)
當時我身邊有好幾個 須要保護的 我完全放心不下(東西我都準備好了說) 結果一拖好久
直到我忽然頓悟 既然我不想要 那為何不為別人燃燒就好
所以 我開始不爭 感情 不爭 地位 不爭 無欲無求 別人幸福就好
(直到我不爭到 付出傷痛 所以不要說你是無所求的人 除非你毫無要保護的人 這也是我第一次願意接受走上法律這條路)
所以常有人認為我不要命 是的 我不要命 常有人覺得為何我都無所謂 當連生命的無謂時 那還有甚麼所謂 所以我一直為家人而活 (是的 我的身體是自己的不照顧所糟的)
更別提 後來的事 也或許這樣 我幾乎不怨天 凡事都是隨緣
但我不敢說出這些 因為怕家人難過 所以我都是自己這樣懷著這樣的心態

我當自己的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 但 如果今天老天沒收我明天怎辦??
所以 我是以顧慮未來的將每一天都當最後一天 畢竟 事事無常 所以我珍惜當下的一切
我知道 就算我走了 世界一樣照轉 而且我真心的覺得就算哪天我忽然消失 大家應該不會發現或怎樣吧
(就是這句 雖然我是笑著跟那朋友說 但對方很激動的抓我的肩說"誰說的 我會很難過"
說真的 我嚇到 但也因此 我才發現 除了家人 有人會因為我的不見很難過 )
很多人常覺得我很冷調 我常說 不想和人有太多牽絆 怕自己會留戀
但其實 我怕大家為因此難過 我的家人已經無法避免了 那至少其他人能將傷害減到最小
至少知道的時候 頂多難過一下就好 一下下就好 "怎麼會走了呢?? " 然後感嘆個1分鐘就沒事了 所以我也盡量不留下我存在過的證據 (所以我不太拍照) 當過客就好
所以我不敢碰愛情 (當然還有其他原因拉) 也不敢和人太接近
然後 不自覺的 把自己變糟 變壞 變討人厭 將身邊的人 一個一個嚇走 趕走(一陣一陣 自己也拿不定)
我相信自己承受傷痛的能力比別人都大
(事實也是如此 這要舉例就太多太長了
所以 雖然應該不到嚴己寬人 但有很多 我只要求自己 不要求別人 要求別人就太超過了拉
說到這 有個朋友說了一句我印象很深 有天她微怒的說"你是人 不是聖人"
忽然意識到 是嗎??我是這樣嗎?? 然後 就變得跟現在一樣比較有情緒
哈 現在跟我接觸的人比較可憐 拍肩)
渴望親近卻又害怕 怕自己因此變軟弱 怕自己變得心軟 怕自己因此變的依賴 怕自己變得不具殺傷力
(雖然到了現在 也被寵的差不多了orz)

可是阿 趕不走的 嚇不走的 我沒轍 久了 似乎都看出我本身個性(苦笑) 說真的 他們還比我自己了解我
所以不論我再怎麼惡質 在怎麼兇 在怎麼掩飾 在怎麼不說 好像就是當作不以為意
我知道 有時我很惡劣 有時我很壞心 有時我很過分 有時我很故意
所以 我感謝這麼包容我的人們 還願意接受我的人們 還願意靠近我的人們 還願意幫助我的人們
(不過我一定要再再重申一句 前大半部真的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不要生氣啦
我我我只是想說 反正都過了 說說應該沒關係吧 憋著也很難過耶QQ)


這是現實面 對吧 各位男士(挑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