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15

【影評】/ 一顆心能裝幾個人?── 琴戀克拉拉



作者:葉伶芳

十九世紀德國在古典音樂的成就傲視歐陸,如果對古典音樂這項文化遺產貢獻卓著的三位音樂家之間曾經有著婚外的三角戀情,後世當如何看待?儘管不倫有違世俗價值,然而事過境遷,想必是不忍苛責吧。
在一幕緊接著一幕的古典音樂的宴饗裡,有「德國新電影教母」之稱的賀瑪.桑德絲布拉姆斯(Helma Sanders-Brahms)抱持著一顆諒解之心,在德語片〈琴戀克拉拉〉(Beloved Clara)裡重新建構舒曼(1810-56)及其鋼琴家妻子克拉拉(1819-96)與布拉姆斯(1833-97)之間的三角緋聞,讓世人對舒曼與布拉 姆斯這對在精神上有師徒關係的偉大音樂家的私人生活有著更進一步的透視。

任何鋼琴的初學者,想必都彈過〈快樂的農夫〉,沒錯,那正是舒曼的作品。舒曼自小學琴,十八歲那年在母親的期望下進萊比錫大學攻讀法律,然而他一心夢想成為鋼琴家,於是二十歲那年拜鋼琴名師維克為師,可惜二十二歲那年手指受傷,只好改走作曲,卻愛上維克的女兒克拉拉。然彼時作曲家多潦倒,維克不願將掌上明珠嫁給生活無保障的作曲家,乃強烈反對兩人交往。1840年兩人不顧維克的反對,決定結褵。

「琴戀克拉拉」是從1850年舒曼帶著克拉拉和孩子赴杜賽朵夫擔任樂團指揮講起,彼時舒曼為幻聽和劇頭痛所苦,精神病的症狀也日益嚴重。雖然克拉拉演奏的收入比舒曼作曲的所得高,但舒曼希望她成為一名家庭主婦,在家陪伴扶持他,克拉拉被迫中斷演奏生涯期間,家計是由舒曼一肩承擔。因此舒曼因精神疾病發作而影響家計時,克拉拉就必須經常出面為他處理公務上的問題,這時她要持家、練琴、照顧舒曼,又要出面應付由男性主導的音樂圈和派系鬥爭,頗是心力交瘁。

這時布拉姆斯出現了。1853年,布拉姆斯這位年貧窮的少年將作品寄給仰慕已久的舒曼祈求指教,舒曼因精神狀態不佳,無心看他的作品,正想原封退回,這時克拉拉搶過丈夫手上的布拉姆斯的作品,當她看見布拉姆斯的樂譜,立刻為樂譜上的美麗樂章所吸引,乃決定前去欣賞他的彈奏。雍容尊貴的她站在窮人的髒亂酒吧聆聽他的彈奏時,命運發生了微妙的轉折,這一年布拉姆斯年方二十歲,克拉拉三十四歲,舒曼四十三歲。

身為布拉姆斯家族的非直系後人,觀眾仿佛在電影中看見桑德絲布拉姆斯面帶微笑從容詮釋三位音樂家之間的微妙情愫──布拉姆斯景仰舒曼的成就,也心儀克拉拉的琴韻與美麗;舒曼深愛妻子,也欣賞布拉姆斯的才華;克拉拉與丈夫相知相惜,卻也為布拉姆斯的才氣而著迷。

三位音樂家之間的相互欣賞、扶持與愛的忌妒就在漫妙的古典樂音的烘托下,佐以「萊茵交響曲」、「搖籃曲」、「匈牙利舞曲」等名曲的誕生,流暢又細膩的敘事觀點真是迷人又叫人暈醉。愛與景仰與心儀與欣賞的糾纏不清,為這三位音樂家譜出浪漫又淒美的樂章。

舒曼於1856年死於精神病院,享年四十六歲,克拉拉自此與布拉姆斯相伴一生,兩人並四處巡演,直到死亡拆散他們。

本片充滿文化大國的恢宏氣勢,俯拾皆是華麗,桑德絲布拉姆斯藉著本片進行文化展演的意圖是顯而易見的。飾演克拉拉的〈竊聽風暴〉影后瑪蒂娜.吉黛克(Martina Gedeck)顯然也有一定水平的琴藝,她的精準演繹讓克拉拉在銀幕上美麗復活,充滿靈魂。

至於一顆心能裝幾個人?桑德絲布拉姆斯顯然無意做出道德判斷,毋寧是用這個愛情故事抒發她對家族先人與三位藝術前行者的禮敬之意。只不過觀眾走出電影院,腦中盤旋優美旋律之際,不免為三位音樂家的三角糾纏感到欷噓,同時也對德國文化遺產的豐富感到目眩神迷。


【影評】/ 陪伴‧心絆 - 琴戀克拉拉←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