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11

一國兩制的戰略意義

Picture

使香港一國兩制﹐在90們能夠從國家的全盤戰略去看香港一國兩制的問題﹐便會發現另一重意義。


我們不妨再從<鄧論>中尋找答案﹕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一九八四年六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
我們的政策是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具體說,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十億人口的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台灣實行資本主義制度。近幾年來,中國一直在克服“左”的錯誤,堅持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來制定各方面工作的政策。經過五年半,現在已經見效了。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提出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辦法來解決香港和台灣問題。

“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構想是我們根據中國自己的情況提出來的,而現在已經成爲國際上注意的問題了。中國有香港、台灣問題,解決這個問題的出路何在呢?是社會主義吞掉台灣,還是台灣宣揚的“三民主義”吞掉大陸?誰也不好吞掉誰。如果不能和平解決,只有用武力解決,這對各方都是不利的。

中國大陸和台灣和平統一的設想(一九八三年六月二十六日)
  問題的核心是祖國統一。和平統一已成爲國共兩黨的共同語言。但不是我吃掉你,也不是你吃掉我。我們希望國共兩黨共同完成民族統一,大家都對中華民族作出貢獻。

  我們不贊成台灣“完全自治”的提法。自治不能沒有限度,既有限度就不能“完全”。“完全自治”就是“兩個中國”,而不是一個中國。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國際上代表中國的,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承認台灣地方政府在對內政策上可以搞自己的一套。台灣作爲特別行政區,雖是地方政府,但同其他省、市以至自治區的地方政府不同,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區所沒有而爲自己所獨有的某些權力,條件是不能損害統一的國家的利益。

  祖國統一後,台灣特別行政區可以有自己的獨立性,可以實行同大陸不同的制度。司法獨立,終審權不須到北京。台灣還可以有自己的軍隊,只是不能構成對大陸的威脅。大陸不派人駐台,不僅軍隊不去,行政人員也不去。台灣的黨、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中央政府還要給台灣留出名額。

從《鄧小平文選》這幾篇文章中﹐我們已看到了香港奉行一國兩制的戰略意義。一國兩制有兩個戰略意義﹕第一個戰略意義是解決香港和平回歸﹑平穩過渡的問題﹐當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平穩過渡﹑回歸時正式落實﹐並且成功落實﹐已意味著第一個戰略意義已經完成﹐剩下來的就是第二個戰略意義﹐就是解決兩岸統一問題。

就算第二個戰略意義達標了﹐香港還具備戰略意義﹐香港的經濟意義就是其戰略意義。所以說﹐香港的經濟意義本身亦是一種戰略意義﹐經濟意義為戰略意義服務﹐如果香港沒有了原本的經濟優勢﹐香港就沒有了戰略意義。反過來亦可以說﹐當戰略意義不存在﹐香港本來的經濟優勢也不可能不存在﹐只是這種戰略意義﹐不會隨著兩個戰略意義而消失﹐因為這關乎到一個矛盾﹐而這個矛盾就是所有問題的首要矛盾。只有首要矛盾消失﹐戰略意義才消失。問題是以現時的形勢推斷﹐首要矛盾不但存在﹐並且存在一段頗長的時期。至於首要矛盾是甚麼﹐李敖談兩岸問題時說過一句話﹐就是所有問題和矛盾的答案﹕這世界上沒有兩岸問題﹐只有中美外交的問題。



香港為何奉行一國兩制﹖←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