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05

香港為何奉行一國兩制﹖

Picture

香港回歸已差不多十年﹐但香港還存在不少問題。要了解香港社會現存的問題﹐必先了解香港在回歸後奉行一國兩制﹐只要了解回歸後香港奉行一國兩制的意義﹐便會逐漸看到香港問題的本質是甚麼。香港問題的重點在於社會存在矛盾﹐香港問題的首要矛盾在哪兒﹐而兩岸問題的首要矛盾在哪兒﹐而國家的首要矛盾又在哪兒﹐再推而上之是﹕國家首要矛盾為甚麼存在﹑怎樣才會不存在﹑這個矛盾對整個國際政治局勢有甚麼影響﹐都要拿捏準確。答了這些問題﹐就會明白客觀的發展規律在哪兒﹐從而去解決矛盾。


如果從國際形勢作全盤思考﹐就會明白一國兩制的終極目標不只在香港和澳門回歸﹐在這情況下一國兩制﹑保存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就有其特殊意義﹐一個是戰略意義﹐另一個是經濟意義﹐而戰略意義﹐大於經濟意義﹐一直以來都只是經濟意義為戰略意義服務﹐現在就更加是戰略意義大於經濟意義。一國兩制是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提出的﹐他在<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中談到香港回歸與奉行一國兩制之間的關係﹕「我們對香港問題的基本立場是明確的,這裏主要有三個問題。一個是主權問題;再一個問題,是一九九七年後中國采取什麽方式來管理香港,繼續保持香港繁榮;第三個問題,是中國和英國兩國政府要妥善商談如何使香港從現在到一九九七年的十五年中不出現大的波動。」

香港問題的第一個問題﹐是中國收回香港的領土主權問題﹐而在收回香港的領土主權之下又有著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如何管理香港的問題﹐另一個就是回歸期間的平穩過渡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第二個和第三個問題的前提﹐但要解決第二個和第三個問題﹐和平解決第一個問題就是前提。換言之﹐中英聯合談判就是解決第一個問題的答案﹐一國兩制是第二個問題的答案﹐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是用來解決第三個問題﹐即平穩過渡問題。歸根咎底﹐一國兩制是為了中國和平收回香港領土主權的辦法﹐這也就是一國兩制的戰略意義。

 然而﹐這答案似乎未能解答為何國家要奉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因此﹐要了解這個問題﹐必須先在回歸的歷史問題上﹐先有一個較為深入的認識。1979年﹐港督麥理浩訪京討論香港的前途問題。是次訪京的目的是十分清晰的﹐就是當年簽署的不平等條約<拓展界址專條>將會在1997年屆滿﹐為了確保英國繼續擁有香港的管治權﹐港督有必要理解當時中央政府的立場。為了達成國家統一的共同願望﹐中央政府清晰地告知英國政府﹐中國將會在1997年正式收回香港﹐於是中英雙方就香港的前途問題進行談判﹐這就是中英聯合談判。

 只是國家明白﹐香港接受了百多年的殖民統治﹐不少香港人都在殖民地教育下成長。當時冷戰尚未結束﹐英國作為西方國家﹐自然在灌輸了不少反共的思想。因此﹐很多港人不是對共產主義不認識﹐就是對共產主義產生抗拒。另一個不能忽略的因素﹐就是香港的人口組成結構。不少港人都是從內地逃難下來的「難民」﹐或者是「難民」的後代﹐他們或多或少對於國家存在不信任感。另外﹐由於香港的人口主要結構由「難民」和「難民次世代」構成﹐他們對於香港的歸屬感其實不太強﹐這也就是所謂的「難民情意結」。再加上香港長期接受殖民統治﹐不少港人已習慣了生活在港英建立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假如香港在回歸後﹐要立即改變香港整個社會制度﹐使港人的生活方式出現重大的轉變﹐一定令香港市民感到恐懼和不安。歷史亦已證明﹐中英聯合談判開始至1997年期間﹐香港的確出現了移民潮﹐證明香港確實有不少人擔心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回歸後會有所改變。

 在經濟方面﹐香港的經濟體系一向都不是內向型的經濟狀態﹐而是一個外向型的經濟狀態。簡單點來說﹐當時香港經濟的主要命脈大部份來自外商的投資﹐經濟結構不是自給自足﹐絕不穩健﹐而當時國家提出改革開放只有幾年﹐港人乃至國際社會仍未清楚國家對於改革開放的決心。假如香港回歸後引起商家資金和外來資金的大規模撤走﹐香港必然出現經濟崩潰﹐屆時港人的生活也定必受到很嚴重的影響。改變社會制度會否因此而激發大規模的移民潮﹐絕對是不能不重視的一個問題。

 相信這就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收回香港﹐並承諾「五十年不變」的原因。在國家統一的大前提下﹐要讓香港順利回歸中國﹐就是不能使香港人產生恐慌和不安﹐不能使香港爆發大規模的移民潮﹐不能使香港經濟崩潰﹐就必須確保香港的社會制度和市民的生活方式﹐在回歸後一段時間之內不會作出改變。只要了解這一切﹐就會明白「一國兩制」是一個「實事求是」解決我國統一問題的方法。



香港的政治光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國兩制的戰略意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