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修身養性
January 14, 2019

最難的修行

最難的修行
 
不是在深山獨處,與人世隔絕
不是在禪坐中,掉入某個境界
 
最難的修行,是在關係裡
 
世間的關係
總是由親近而開始
以淡漠而結束
 
心和心的距離
在一個呼吸間變幻莫測
 
近和遠
都產生於一個念頭的力量
 
而人們並不知道
這個決定性的念頭何時出現
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刻
就是因果業力當下的顯現
 
這個念頭出現的當下
能不能空掉
就是能不能覺悟了
 
在諸多關係裡
親密關係最難解脫

繼續閱讀
January 11, 2019

孤獨

一個人吃飯,真的就孤獨嗎?一個人獨處時,就一定需要有人陪伴嗎?

1.孤獨是最好的增值期
作家李尚龍有一個朋友,是一個程序員。因為不喜歡自己的工作,朋友去年辭職,一年沒有找工作。
因為擔心他的狀態,李尚龍吃飯的時候就會關心的問:“你什麼時候找工作阿?”
朋友笑著說:“不著急”。
“為什麼不著急阿?”
朋友接著說:“我還有點存款,夠扛一年。”
“那也不能這麼作死吧,花完了呢,至少應該先找個工作乾著唄?”
朋友搖搖頭說:“真不著急,試問,人生有多少時間可以這樣什麼事情也不做呢?”
聽完,李尚龍也就沒再說什麼。接下來的一年時間,大家也鮮少聯繫。
一年後,李尚龍才發現,朋友用這一年的時間考了駕照,健身減肥了20斤,讀了100多本書,還自考了註冊會計師,並藉此成功轉了行。
當朋友走進一家會計事務所時,他才告訴李尚龍,這一年為什麼很少能看到他。
因為,他在這一年的寂寞時光裡,平靜努力著,終於,他成功轉型,變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
《夏目友人帳》有一句台詞:“我必須承認,生命中大部分時光是屬於孤獨的,努力成長是在孤獨裡可以進行的最好的遊戲。”
不要因為孤獨而耐不住寂寞,因為這是你人生中最好的增值期。

2.孤獨能激發你的創造力
叔本華說過:要么庸俗,要么孤獨。
換言之,人在孤獨的狀態裡,才能進行真正的創造。
因為,創造需要時間的消耗,注意力的集中,技能的修煉,而這些只有獨處時才能做到。
丹尼爾•J•西蒙斯做過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看不見的大猩猩”。
他要求六個受試者,三人穿黑衣服,三人穿白衣服,然後互相傳球。
一邊傳,一邊計算白隊的傳球次數。
活動開始後,隊員們開始傳球和報數。
就在這時,一個打扮成大猩猩的人,走過他們中間,並停留了幾秒,甚至拍了拍胸脯。
但是,活動結束後,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在心理學中,這種現像被稱為“無意視盲”。
即當人們把自己全部的視覺注意力集中到某個區域或物體時,他們會忽略那些他們不需要看到的東西,儘管有時那些他們不需要看到的東西是很明顯的。
可見,當一個人的注意力被肆意瓜分後,他的平庸也就開始了。
縱觀歷史,你就會發現許多偉人都是在極端孤獨中創造了傳世之作。
左丘失明後寫下《國語》;
沃爾特•雷利爵士被關在倫敦塔等待死刑時寫出了《世界史》;
俄國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苦役營裡構思了3篇故事,兩部小說;
羅馬哲學家波伊提烏斯,在監禁中寫下了名垂千古的巨著《哲學的慰藉》;
……
想要擺脫平庸無趣,你要學會享受獨處的時光。
這正如精讀君此前在《成長詞典》詞條《159:孤獨》裡提到的:一個人越優秀,就越孤獨。

3.孤獨讓你找到真實的自我
很多人都知道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對佛教有所研究,因此他喜歡禪修冥想。
喬布斯在蘋果期間,無論是創立蘋果之後,還是再度回到蘋果重掌大權,他都經常禪修冥想。
喬布斯廣為流傳的一張圖片就是他在地板上打坐思考問題。房間很空,並不像一個家,卻是他獨自相處的空間。
在2005年斯坦福大學的那場著名演講中,喬布斯對即將畢業的學生們說出了他始終堅信的觀點——要跟隨你的內心。
“如果你坐下來觀察,就發覺你內心的不安,如果你試圖去平復,恐怕會變得更糟,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安靜下來,那個時候就能聽到更微小的東西——當你的直覺開始發芽,你開始對當下很多的事情會更清楚。
你的心靈變慢下來了,你感知到思維有一個巨大的擴展。你能看到比你以前多得多的東西。 ”
一個人的獨處,讓你向內挖掘到深處,找到最真實的自我。
心理學家安東尼•斯托爾說過:過度陷入人際關係,反而會讓我們與自我日漸產生隔膜。
可以這麼說,如果想和更好的自己建立連接,每個人都需要適度的孤獨。
叔本華也曾說過:“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誰要是不愛獨處,那他也就是不熱愛自由,因為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才是自由的。”
找到最真實的自我,從享受獨處開始。

4.結語
奧普拉曾說過:“所有那些獨處的時光,決定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
願我們都能耐住寂寞,在一個人的光陰裡,揚帆起航。

(轉載自網路)
#獨處 #時光

繼續閱讀
December 9, 2018

人生短短幾個秋

當人死了,奈何橋上經過的地方! 有個人死了, 當他意識到時; 他看見佛祖手拎行李箱向他走來, 於是有了死者和佛祖的這段對話……

佛祖:好了,孩子,我們走吧!
男人(死者):這麼快?我還有很多計畫沒……
佛祖:很抱歉,但時間到了!
男人:你的行李箱裡是什麼?
佛祖:你的遺物!
男人:我的遺物?你的意思是我的東西,衣服和錢...
佛祖:那些東西從來就不是你的,它們屬於地球。
男人:是我的記憶嗎?
佛祖:不是。它們屬於時間。
男人:是我的天賦?
佛祖:不是。它們屬於境遇。
男人:是我的朋友和家人?
佛祖:不,孩子,他們屬於你走過的旅途。
男人:是我的妻子和孩子們?
佛祖:不,他們屬於你的心。
男人:那麼一定是我的軀體。
佛祖:不,不,你的軀體屬於塵埃。
男人:那一定是我的靈魂!
佛祖:孩子你完全錯了! 你的靈魂屬於我。
男人眼含淚水, 恐懼地從佛祖手中接過並打開了行李箱…… 空的!! 他淚流滿面,心碎地問佛祖……
男人:我從來沒擁有過任何東西嗎?
佛祖:是的。你從來沒有擁有過任何東西。
死者:那麼,什麼是我的呢?
佛祖:你的每一個瞬間, 你活著時候的每一個瞬間都是你的。

生命僅僅是就是一個瞬間...... 過好它,熱愛它,享受它! 活著就是勝利, 掙錢只是遊戲, 健康才是目的, 快樂更是真諦!

百年之後,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再美麗的語言也無法跟你溝通, 因為我們要沉睡,睡很久,很久……

所以,身邊的人要相互珍惜, 因為每個世人的時間都越來越少, 最終還是要互相分離。 不要爭執,不要鬥氣,好好說話,相互理解! 好好珍惜對你好的人, 離開了,網際網路也聯繫不上!

繼續閱讀
March 20, 2018

一直聽說「上善若水」,原來是這個意思

人心如水。人之所以有能力懸殊、善惡不同、生死之欲,皆因各自境界不等罷了。

冰與水
一位年輕的商人被搭檔出賣,人財兩空,痛不欲生,想跳湖自盡。

他在湖邊碰上了一位觀水靜坐的智者,便將自己的境遇逐一細述。

智者微笑著將他帶回家中,令其從地窖裡搬出一塊偌大的堅冰。商人雖然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照做了。冰塊搬出來後,智者吩咐:「用力砍開它!」商人找來斧頭便砍,不料猛烈的重擊,只能在冰面上劃下一道細微的印記。商人又掄起斧頭,全力劈鑿。一會兒,對著掉落的冰屑,他氣喘籲籲地搖頭:「這冰實在太硬了!」

智者不語,將冰塊放在鐵鍋中煮。隨著溫度的升高,冰塊慢慢融化。智者問:「你從中有所領悟沒有?」商人說:「有些領悟了。我對付冰塊的方式不對,不該用斧頭劈,得用火燒。」

智者搖頭。商人面露難色,鞠躬請教。


繼續閱讀
February 3, 2018

統御自己的呼吸,就是控制自己的身心!

一行禪師說:「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可以作為修行時刻。」

三十年前,我還是慈孝寺的沙彌,那時,洗碗可不是件愜意的工作。在結夏安居時,所有比丘都回到了寺院,有時甚至有逾百位的比丘,而所有煮飯、洗碗的工作,全靠我們兩個沙彌。那時沒有肥皂,只有草灰、稻殼、椰子殼,就這樣。

清洗堆積如山的碗盤可真是苦差,特別是冬天時,水凍得像冰一樣,你必須在洗碗前先熱好一大壺水。如今,廚房都有洗潔精、專用的菜瓜布,甚至一開即來的熱水,洗碗變得輕鬆多了。

現在人們比較可以享受洗碗這件事,任何人都可以很輕易地洗好碗盤,然後坐下來喝杯茶。我可以接受用洗衣機洗衣服──雖然我自己還是用手洗,但是用機器洗碗就有點過頭了!

洗碗時,就應該只是洗碗;也就是說,洗碗時,應該對「正在洗碗」這個事實保持全然的覺照。乍看之下,可能有點傻──為甚麼要這麼強調這樣簡單的事呢?但這正是關鍵所在。「我正站在這裏洗這些碗盤」這件事實,是個不可思議的真實。

當下的我,正是完完整整的我自己,隨著我的呼吸,覺知到我的存在,覺察到我的思想和動作。我不會像個被浪花左拍右擊的瓶子一樣,毫無覺知地被拋來拋去。

當你在一條通往村落的小徑上行走時,你就可以修習正念。走在這條四周都是綠地的泥路上,如果你練習正念,你就能真正體驗這條小徑,這條引你往村落去的小徑。你得一直敏於覺察著:「我正走在這條通往村落的小徑上。」

不管天氣是晴是雨,不管路徑是乾是濕,你都要一直保持這個思維,但是別只是機械式地重複它。「機械性的思考」跟「正念」是對立的。如果我們真的抱持正念走這條通往村落的小徑,我們會覺得每一步都是無上的驚奇,喜悅之情將令心靈如花朵般綻放,讓我們進入實相的世界。

我喜歡獨自漫步在鄉村小徑上,道路兩旁盡是稻作和野草。我在正念中踏出每一步,感知自己正走在這不可思議的大地上。在這樣的時刻,存在本身就是個驚人的奇蹟。一般說來,人們認為在水上或空中行走才叫「奇蹟」,但是我覺得真正的奇蹟並非在水上或空中行走,而是在大地上行走。

每一天,我們都身處於自己甚至都沒認知到的奇蹟中:蔚藍的天空、雪白的雲朵、碧綠的樹葉、孩子充滿好奇的黑色眼眸──那也是我們自己的雙眼。所有一切,盡是奇蹟。

但是忙碌而多慮的人們沒時間可以悠閒地生活,沒時間在綠地間的小徑行走,沒時間在樹下靜坐。他們必須準備一套又一套的計劃,不斷地和身邊的人協商,試著解決無數危機。他們總有要事得做,他們必須處理種種困境,時時刻刻都專注於工作,分分秒秒保持警醒且一切就緒,好掌握狀況,隨機應變。


繼續閱讀
June 28, 2017

修行是?

修行不是為了成為一個完美的人,而是學會全然接納

修行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修行?為什麼要開悟?簡簡單單過生活不好嗎?或是轟轟烈烈體驗紅塵各種滋味不好嗎?

找到心裡的家,生活中就可以修行,十多年來全心禪修的央金,走過漫長的修行路,她跑去深山露營閉關,也參與大大小小的法會,接受許多高僧灌頂,她一直想要剃度出家,卻沒有一位上師願意幫她,總告訴她:「你是最好的在家修行人。」最後,央金領悟:「真正的修行,其實為的是得到快樂,它有一套方法,開發從自我內心產生的快樂覺受,在最日常不過的生活中,修練出平靜喜悅的心。」

央金笑著說:「修行就是最簡單的吃喝拉撒,但過去我不相信,總覺得裡面一定有什麼秘密,走過這一遭才知道,原來這些東西從小家人都已經教給我了。」修行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做體悟,去經歷,去感受,才會有覺受,人的煩惱無從可避,修行的人也同樣會有煩惱,但差別是不會恐懼,也不會跟著情緒起伏走,苦樂一定是相伴而來,絕對沒有逃避苦與煩的方法,而是要看清本質是內心的念頭所致。央金透過自己的生命經歷,領受到修行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我們不是透過修行去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很完美的人,或是模倣某一位大師,而是接納全然的自己,眼睛看出去的世界才會改變。」接納自己就是從每天的生活開始,讓家成為最好的道場,發揮愛的能量。


繼續閱讀
July 17, 2016

佛學能否為意識研究帶來啟發?

「意識」如何形成?神經科學研究至今無法完全了解。佛教中對於內觀冥想的長期經驗知識,能否助一臂之力?

撰文/朱迺欣

腦如何將神經訊號蛻變成意識?主觀意識如何被創造出來?這個有趣的議題誠如〈名家論戰:意識如何產生?〉作者柯霍(Christof Koch)和格林菲爾德(Susan Greenfield)所言,到目前為止,進步神速的腦神經科學還無法獲得令人滿意的解釋。這表示,腦神經科學在意識的領域,似乎落後它的其他領域,例如運動的機制、記憶的處理、腦病的病理、腦病的治療等。

絕大部份的神經科學家都認為腦是心智(mind)的器官,他們是一元論者,不贊同笛卡兒的身心二元論,認為二元論是人為的東西。但是進一步思考這個議題時,這種想法也許會被認為是某種化約論和某種唯物論。有人說,西方神經科學對腦的看法屬於部份約定唯物主義的理論,這裡的「部份」表示我們無法完全了解腦;每個研究回答的問題,會產生另外的問題,因而無法清楚說明腦的運作與意識的關係,更不用說特殊意識如何產生。在這觀點上,美國心理學之父詹姆斯(William James)同意:「每種科學都承認,大自然的奧秘超越科學。科學的程式,只有近似而已。」

談到意識,又有另一種問題產生。意識的定義,人言人殊。正如筆者的神經醫學啟蒙老師奧斯汀(James H. Austin)在他的著作《禪與腦》中所說:「每個人都知道,一般意識感覺起來像什麼,我們身在其中。但是像戀愛,任何字典的文字,都無法滿意定義它;科學的研究亦是如此。所以,問題開始於意識是『一個語言學建構的概念』的事實。我們用來描述意識的文字,是為了滿足人類社會溝通的需要。腦機制不包含語言學的概念。」

主觀的意識,統合了經驗,而且在時間上具有連續性,並且具有不變的參考中心(亦即「自我」)。奧斯汀認為,當「腦把外界事件編碼(encode),產生其他意識」,而「腦把我們變成『中央機構』,經驗內在與外在事件,並產成自我(self)感」,這兩種同時的過程互相穿透時,一般意識於焉出現。

佛教對意識的看法

意識這個名詞,雖然是西方哲學與科學的產物,但東方佛教很早就開始探討這個問題,佛教用的是「心識」(mind,也譯做心智、心性)這個名詞。自從1987年開始,在達賴喇嘛的號召下,每兩年在他居住的印度達蘭薩拉市舉辦「心智與生命研討會」,邀請哲學家、腦神經科學家、心理學家等共居一室幾天,探討生命和心靈的問題,「意識」是在這些會議中常常遭逢到的問題。東、西方意見交集擦出的火花,將東方佛教的意識問題,搬上西方神經科學的檯面。在這些會議之前,佛教對意識看法,往往是比較陳述性的;在這些會議之後,它們已經能被公開討論。

正如其他宗教和學派,佛教也有不同派系,因而對意識的看法依照派別而有細微或顯著的不同。

佛教的基本教義認為,有情眾生的「心–身」系統具備有五蘊(色、受、想、行、識)才能感受到外在世界,並與它互動而產生「自我」感。

「色」是物質界,指我們的身體和外在環境,身體是生理的,包括五種感覺器官(眼、耳、鼻、舌、觸)和神經系統,環境是物理的,包括環境本身和用以了解它的符號。「受」、「想」和「行」三蘊則屬於心靈界,從神經科學的角度看,這三蘊屬於神經系統,屬於身體的,也是生理的,但是它們是生理活動產生的心理現象。「識」應是分別心(discriminating mind),它包含其他四蘊,故橫跨物質和心靈兩界。

密教或金剛乘則將意識分為三個層次:心識的「粗層次」依隨身體而起,當腦部沒有作用時,這些層次的心識不會出現,因此心識的生起有賴於腦部的活動,這是一種因果關係,表示腦部功能對於心識過程的生成,提供相輔相成的緣起。心識的粗層次之下,還有存在於睡眠、死亡和禪定的「細微層次」,以及更深層的「極微細層次」。

在「禪」(Zen)的訓練中,意識可以由一般形式變成特別的異常狀態。打坐者會驚奇地發現,當他們最後達到無念的時刻時,不必去想,也會感覺到有意識。意識以有覺知開始,覺知具有能接受的特點,在高度專注的時候,覺知本身傳達特殊的、幾乎能被觸及的感覺,並覺得他在掌握它。此時,打坐者腦波呈現快速的電位變化,顯示腦正處於一種活化的狀態。

依賴腦的活動產生的一般意識,無法適用於打坐時產生的特別異常狀態。因為經驗者不再從「自我」的參考點出發,現實會改變,意識經驗亦隨之改變。對此,達賴喇嘛也認為意識有兩種,即「感覺意識」和「概念意識」,特別異常狀態的產生似與「概念意識」比較有關係,這表示概念的變化,例如自我概念的消失,會影響經驗的覺受、意識的覺性。

而「開悟」時,打坐者從上述的異常交替狀態(extraordinary alternate state)進入高層異常交替狀態(advanced extraordinary alternate state)。此時,打坐者會覺得自我消失,看到真實本性、無恐懼等。雖然奧斯汀認為,此種開悟狀態已經改變了腦的運作,不過佛教方面除了描述開悟見性的狀態,似乎未有更深入的探討。

購買紙本版


繼續閱讀
December 13, 2015

美國科學家驚人發現:善惡有報是真正的科學

【大紀元訊】據中國媒體報導,英、美兩所大學,加德夫大學與德州大學的聯合研究顯示,「惡有惡報」有科學根據。統計發現,少年罪犯的身體雖然常比起同年齡的守法少年強壯,但當他們步入中年之後,健康狀況就急速下降,住院和殘障的風險比正常人高出好多倍。這比較好理解,很可能跟犯人的不良生活習慣與心理狀態有關係。

當人心懷善念、積極思考時,人體內會分泌出令細胞健康的神經傳導物質。

美國科學家發現因果報應的重大祕密

科學家在神經化學領域的研究中發現了這樣一種現象:當人心懷善念、積極思考時,人體內會分泌出令細胞健康的神經傳導物質,免疫細胞也變的活躍,人就不容易生病,正念常存,人的免疫系統就強健;而當心存惡意、負面思考時,走的是相反的神經系統:即負向系統被激發啟動,而正向系統被抑制住,身體機能的良性迴圈會被破壞。所以善良正直的人往往更加健康長壽。

同時,美國有份雜誌曾經發表過一篇題為《壞心情產生毒素》的研究報告,報告中稱:「在心理實驗室中的試驗顯示,我們人類的惡念,能引起生理上的化學物質變化,在血液中產生一種毒素。當人在正常心態下向一個冰杯內吐氣時,凝附著的是一種無色透明的物質;而當人處在怨恨、暴怒、恐怖、嫉妒的心情下,凝聚起的物體便分別顯現出不同的顏色,通過化學分析得知,人的負面思想會使人的體液內產生毒素。」

最近,美國耶魯大學和加州大學合作研究了「社會關係如何影響人的死亡率」課題,工作者隨機抽取了7,000人進行了長達9年的跟蹤調查,統計研究發現,樂於助人且與他人相處融洽的人,其健康狀況和預期壽命明顯優於常懷惡意、心胸狹隘、損人利己的人,而後者的死亡率比正常人高出1.5到2倍。在不同種族、階層、健身習慣的人群中,都得出了相同的結論,於是科學家公佈了研究成果,行善能延長人的壽命。

更多不同的實驗都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即純淨、慈善、正面的思想狀態能令生命健康喜悅,而惡念會讓機體組織失衡與病變。這是在生理醫學領域中的發現,而這些早在幾千年前的中國古籍中都有系統的闡述。如孔子說過的「仁者壽」、醫學古籍中講過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等。

無神論者往往都會說,這只是心理意識的暗示作用,道德都是人自己制訂的,沒有什麼固定的標準,善惡也沒有固定的標準,好人壞人也都是人自己定義的。如果一個人不在這種人為的道德薰陶下長大,就不會產生這種影響人體健康的負罪感了。

然而事實恰恰相反,科學家的最新研究發現,善惡有著不同的能量頻率,有著不同的物質特性;剛剛出生不久、沒有經過觀念教化的嬰兒都有著善良的本性;當人要說謊、欺騙時,無論情緒如何穩定,但生理狀態都會出現不由自主的變化,且都能被精密的測謊儀監測到,人的機體似乎遵循著某種客觀特性在運轉,不以人的思想狀態為改變。
 
繼續閱讀
November 8, 2015

人的一生- 淨空法師

人的一生,既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好,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壞。每個人的背後都會有心酸,都會有無法言說的艱難。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淚要擦,都會有自己的路要走。只要記得,冷了給自己加件外衣;餓了給自己買個麵包,痛了給自己一份堅強;失敗了給自己一個目標,跌倒了在傷痛中爬起,給自己一個寬容的微笑繼續往前走,做最真實的自己。

不要以自己的標準來要求別人,也不要戴著有色眼鏡看人。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和個性以及價值。你看不慣的事情,並不一定就是不好。幸福的理解有千萬種,每人的詮釋也不同,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可以做自己。相信自己,跟隨自己的心靈和直覺,不盲從信條,不盲目攀比,你就是最幸福的。金無赤足,人無完人,因為不完美,我們才最真實。

幸福是一點一點積累的,是一天一天經營的。不要去傷害喜歡你的人,也不要讓你喜歡的人受傷害。一個人就算再好,但不願陪你到老,那他就是過客。一個人缺點再多,但能處處忍讓你,願意陪你到最後,就是幸福。人人都想找個十全十美的愛人,可人總有缺點。愛就是相互忍讓,彼此真誠,共度一生。有個讓你一輩子開心的人,才是生活的目標。

當一切擁有和執著成為一種傷害時,放棄便是最好的歸宿。誰又能理解誰的多少痛苦;誰又能懂得誰的多少傷痛,淚,沒掛在誰的臉上,誰不知道它的冰涼;傷,不在誰的身上,誰不知道它的份量,或許,你能看到眼中的淚花,卻不一定能讀懂心中的悲涼,或許,你能看到身上的傷疤,卻不一定能理解心中的憂傷,在落淚以前轉身離去,留下華麗的背影,讓心靈輕鬆地上路。
繼續閱讀
June 28, 2015

佩戴佛珠的驚人秘密!



佛珠,從字面上看是佛教用品中的珠子,沒想到竟然與我們的性命息息相關...

名字

佛珠,從字面上看,是佛教用品中的珠子。具體地說是佛教徒在唸佛時為了專心一念,而拔動計數的工具。當然,現在佛珠也逐漸擴大成為一種珮飾,非佛教徒中,也廣為佩戴。佛珠名字的另外一個含義是:弗誅,就是不要誅殺生命的意思。不論在家出家,佛教中的第一大戒是不殺戒。我們每個人都不願失去生命,推己及人,每一個有生命的有情眾生也都是如此。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佛教更是著重這一點,並強調戒殺護生的人必定有健康長壽的結果。佛珠戴在身上或者拿在手中,也是時時在提醒自己愛惜物命。

形狀

佛珠一般是圓球形的,表示圓滿,也就是完美無缺的意思。我們常常抱怨人生的很多缺憾,人的很多缺陷,但我們總是沒有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也就是佛教千言萬語、苦口婆心要說明的一個問題:每個人都有圓滿無礙的智慧、功德,只因為自己無謂的煩惱,而將這些本有的圓滿智慧覆蓋了,不能顯現出來。為什麼說我們的煩惱是無謂的?我們90%以上的煩惱是建立在虛幻的建築之上的,比如對過去的事懊悔不已,時時傷感,甚至想不開,尋死尋活。智者看來,過去的已經過去,非要再追回來讓自己痛苦,豈非無謂;又比如對未來的事擔憂、恐懼,結果呢,實事上事情並不是自己所擔心的那樣,白白地失眠了幾個晚上;即使擔心的事真的發生了,也不是件壞事,壞事可以使我們得到經驗教訓,促使我們進一步提高;其他諸如懷疑、傲慢等等。所謂五蓋:貪嗔癡慢疑,蓋住了我們本有的智慧光明,只要能化解這些無謂的煩惱,就可以與佛一樣,三身、四智、五眼、六通,一起湧發,圓滿無礙。

結構

每串佛珠由一個主珠、若干其他的珠子和穿繩三部分組成。主珠代表著佛,穿繩代表著法,若干其他的珠子代表著僧,佛、法、僧三寶都可以包含在一串佛珠之中。所以,對佛珠要有恭敬心,如對聖容,收拾身心。佛教強調恭敬心誠的目的,不是叫你恭敬佛菩薩,從而佛菩薩來保佑你,這是一種手段,通過恭敬佛菩薩,真誠待人,目的是為了改正我們的傲慢、自以為是的缺點,如果去除了這些缺點,我們就會變得平和理智,就減少了別人對我們的敵對態度,從而辦事相對就順利了,並不是外面的佛菩薩保佑的,是自性中的光明顯現出來產生的效果。
繼續閱讀
1 2 3 4 5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