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25

神秘旅行--在西西里島漂蕩的精神分析師

 文:許欣偉 

「神秘旅行」是一部關於記憶與遺忘的電影。它所探討的是在不願想起的心靈角落裡,我們會如何和沾滿塵埃的生命歷史巧遇。在這樣的撞擊時刻,人們好像被迫面對一個抉擇:去包容並重構一段不堪的過去但必須承受伴隨的痛苦、悔恨、和罪惡感,或者是將之全然排除,以便消除焦慮、減少痛苦和維持心理的恆定。

十三歲的西西里島男孩李奧無意間窺見父母交歡的場面,也觀察到父母之間時有肢體衝突,有一天他和妹妹艾麗一同目睹母親被射殺身亡。二十多年後李奧成為一位在羅馬執業的精神分析師。他努力工作,把注意力集中於探索病患的記憶,這樣就可避免面對自己的過去。某日他得知故鄉的大房子已被出售且已出現有興趣的買主,為了一些不知名的理由,他決定重返西西里島,在四處漫遊的旅程中,撿拾自己的童年記憶。於是觀眾也跟隨著李奧的徘徊,逐漸明白他返鄉的動機,也拼湊出創傷事件的圖像。這個重構的歷程是本片的主軸,本片改編自愛爾蘭籍作家喬瑟芬哈特的小說「重建者」,書名除了比喻主角這趟旅程之外,似乎也暗喻主角的職業「精神分析師」。

李奧一直呵護艾麗,協助她壓抑母親死亡的創痛記憶。艾麗心中殘留的是佛洛伊德所稱的「屏蔽記憶」:父母性交前戲的親密舞步,和Billy Holiday的迷離嗓音唱著I am a fool to want you。這樣的記憶就像屏風,用意是遮蔽後面令人痛苦、未經消化的事實。


 然而長年以來李奧的迴避和艾麗的潛抑所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呢?電影中我們看見李奧的表情始終木然、沒有生氣,艾麗體內則是充滿焦慮的張力,兩人皆失去了生命力。如果人們將自己過去的一塊生命經驗完全切割出去,那麼當下的存在狀態和過去的個人歷史之間就會產生斷裂,內在情緒與感官知覺變得不可解,食衣住行淪為空洞的規律,生活的意義遭到扼殺。李奧為了保護妹妹,把自己當成家庭秘密慘劇的守護者,不讓妹妹知曉事實,然而這種拯救的意向其實是反分析的。我覺得這一點構成李奧強烈的悲劇性。精神分析師的心靈並不只是存放病患慘痛記憶的地窖,也不是阻斷潛意識秘密出現的守門員,而應該是一個包容和消化的時空。

關於兩人失去生命力的另一個元素,是失去了憤怒與恨意的面向。在精神分析取向的發展心理學上,伊底帕斯情結在三到五歲時強烈,之後進入潛伏期,但在青少年期性生理變得生猛時又會再度出現。李奧的獨特遭遇讓他只能將父親的偉大理想化,無法真正恨父親,他的伊底帕斯情結並未消解。這並非意味著每一個男生骨子裡都應該要弒父戀母,而是指涉一種潛意識的敵意、競爭、攻擊。如果內在世界不容許恨意的形成,就難以萌生真正的愛,我想李奧和艾麗先前都只能存活在無恨也無愛的蒼白世界裡。從影片中我們知道他們的生命中分別都出現了重要客體,在海水、沙灘、藝術畫作的浸淫裡,生命力悄然浮現

至於兄妹倆人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創痛,請容許我有保留的權利,維護電影文本的隱私權,靜待讀者走入戲院去進行一場發現之旅吧。





(春天神秘)(又荒唐。)——《神秘旅行》 文: 發發←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專欄-- 神秘旅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