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25

從【岡拉梅朵】看西藏的古與今 文:彭怡平

文:彭怡平
岡拉梅朵,藏語意指雪蓮花,在傳說多如繁星的西藏高原裡,這朵高山上的雪蓮,幻化成一位佇立在神湖畔的美麗女子拉姆,日日夜夜,她望穿秋水,只為等待愛人歸來;岡拉梅朵,也是藏族的一首傳統民謠,六十年前,一位年輕的藏族姑娘來到拉薩,因為將這首歌唱得太美以致家喻戶曉,藏人於是喚她「岡拉梅朵」,岡拉梅朵結婚的那天,突然神奇地失蹤了,再也沒有人看到她的身影……;六十年後,另一位名叫安羽的北京女子,也唱紅了這首歌,卻因夢見她的聲音長出了一對翅膀,飛到神湖而失聲,為了尋找她失去的聲音,女歌者來到拉薩,卻在這裡遇見了一位俊美如神祇般的鼓手阿扎。

自他指間傾瀉而出的鼓音是如此美妙,它那不可思議的魔音,使藏人深信:阿扎是集八位樂神於一體的凡間化身。一路尋找著失落美聲,並且不停地紀錄著天地萬物的共鳴聲浪的安雨,不知不覺間,被拉扎的鼓音給敲開了緊閉的心扉,同樣的,懷抱著兒時夢想而落腳在拉薩的阿扎,也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兩人之間的相遇,似乎是命運的安排,隨著這趟神湖之旅的開展,倆人的命運終於有了交集,然而,當旅途接近終點的時候,男人的理想與女人的夢想之間,卻出現難以妥協的分歧,無以為繼的愛情,眼看就要隨著謎底的揭曉而灰飛煙滅,難道,這就是“岡拉梅朵”的愛情宿命?
 
令我感動的不只是這個曲折的愛情傳說,觀賞戴瑋的【岡拉梅朵】,很難不被西藏文化裡瑰麗的色彩與豐富動人的傳說故事給目眩神迷!而攝影師羅攀鏡頭下的西藏,簡直是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翻版。我們先來到西藏的首府拉薩,一路行經位於阿里區、札達縣城以西18公里的古格王朝遺址,飽覽風景如畫的山川湖泊,抵達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記》裡有「西天瑤池」之稱的神湖,根據當地傳說,神湖乃神之居所,藏民稱它為「瑪旁雍錯」,又稱「瑪法雍錯」,意指「永恆的玉湖」;除了這些美得讓人屏息的地理風光以外,藏族不同於漢人的風土民情,也是本片極欲表現的重點。

 
我們一同參與了西藏年度最隆重的宗教節「大祈願會」(藏語叫「默朗欽博」,俗稱「傳大召」),每年藏歷元月十五日,各個寺廟的喇嘛與民間藝人,都要用酥油捏成各式各樣精美的圖案,在大昭寺和四周八廓的街道上陳列,這個習俗傳承至今,已有600多年歷史;而載歌載舞的傳統藏族婚禮,也讓人見識到藏民五體投地頂禮膜拜以外的不同面貌。
 
然而,最讓我驚訝的卻是本片融入了大量現代生活的元素。阿扎這位鼓手,代表現代的拉薩青年,不倫不類的裝扮(西部牛仔帽、印地安人長髮與藏民服飾),開口閉口都是瓊瑤式的甜言蜜語,他以昔日用來禮讚眾神的鼓做為賺錢工具,拉薩青年卻把他當做神祇般地景仰;而這些深受外來文化影響的無國界青年,瘋狂地迷戀搖滾樂,生活重心是啤酒與音樂,他們夜夜狂歡,在拉薩東部老城區八角街的音樂酒吧內流連忘返。
 
200671青藏鐵路全線通車以後,對於藏人生活究竟引起什麼樣的變化?本片中,我們也可瞧見端倪。越來越多的漢語出現在藏人的日常生活用語裡,如阿扎以藏語穿插中文的方式來泡妞;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當來自北京的安羽被誤以為是乞丐,遭藏人阿扎以人民幣救濟的時候,安羽臉上顯現的詫異眼光,以及深感屈辱的表情,卻引來阿扎更多的慷慨解囊,即是對自以為是的漢民族的反擊;當阿扎不惜代價也要「買」回祖父與戀人相遇的地點──《岡拉梅朵》酒吧,酒吧老闆卻因為愛情已逝,這間酒吧對他已無任何意義,而將它「送」給最適合的主人,顯見金錢在以物易物的藏族傳統社會裡,不同於西方的價值觀。
 
【岡拉梅朵】的美在於這些小細節,這些生活的片段,它以不著痕跡的方式,描繪出今日的西藏,並未因現代化以及與漢族的密集交流,而失去它的靈魂,它的傳統之美。
 
 
: 怡平老師所提之「瑪旁雍錯」為藏人宗教信仰的聖湖,電影中女主角前往的神湖則為納木措湖,兩者不同,皆為西藏瑰寶。


【岡拉梅朵】製作祈福小卡 請大家一同為西藏祈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西藏音樂電影戶外放映 讓宜蘭觀眾大飽耳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