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25

[影評] 彭怡平推薦【尋愛之路】:吉普賽的魔力 La Magie de Gitans

“女人為愛情而生、男人為金錢而死!”這個世代相傳的觀點,我原本以為只存在於東方世界,沒想到卻意外地在東尼‧葛里夫(Tony Gatlif)的【尋愛之路】(Transylvani, 2006)這部作品中聽聞,並發現了它的另一種詮釋。

這位出生於阿爾及利亞的吉普賽裔法國導演,熱愛祖先的文化,個性一如他電影中的人物,也是匹脫韁野馬,崇尚自由自在與漂泊的生活,卻在近甲子之年,誠實地面對自己,拍出了一部以愛情與吉普賽文化為基底的自傳色彩電影,使我們對約定成俗的“家”與男女愛情觀,有了更多的想像空間,也讓一直以來,為吉普賽文化所深深著迷的我,有了再次深度接觸它的難得機會。 狡獪邪惡?熱情浪漫? 我一直對吉普賽文化中崇尚神秘自主與純粹自由的生活方式而驚豔不已!從小,我因看手相算命太準,被班上同學喚做“女巫”!十歲那年,我擁有了第一付得來不易的塔羅牌,並學會了以塔羅牌預測未來的技巧;而幾位從事藝術文化與美食工作的外國友人,與我熟識以後,總會若有所悟地斷言:“怡平!妳是吉普賽人!”幾次下來,我也不禁半信半疑起我的骨子裡,是否存有吉普賽民族的基因;而十多年的寫作與攝影生涯,更拉近了我與吉普賽世界的距離,我得以面對面地接觸這個民族,並在短暫的幾次相遇的過程中,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與吉普賽民族最早的相遇源於一九九三年的西班牙之旅,那是在西班牙南部安達魯西亞這塊肥沃平原上的一座中世紀古城──格拉納達(Granada),散落在山間,由白牆紅瓦的小屋、古堡與教堂組成的村落,阿拉伯文化、吉普賽文化、天主教文化比鄰而居了五百多年;因緣際會,那一天正是吉普賽人的慶典,我在這兒與一群在街道上邊走路、邊唱歌跳舞的吉普賽居民相遇,他們與生俱來的音樂細胞與舞蹈天份,以及樂天豁達、熱情浪漫的天性,很快地感染了我,我加入他們的歌舞行列,從格拉納達一路跳到他們群聚的村落──“聖山丘”(Sacremento);他們告訴我,吉普賽民族因為由不同的部落與民族組成,幾千年以來不斷遷徙的結果,形成了獨一無二的舞蹈與音樂風格──以“行走”的方式來表現吉普賽人的旅行文化以及旅行的過程。 而另一次的愛琴海之旅中,我卻因為誤闖吉普賽村落,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搶劫!若非我立刻繳出身上的皮匣以換取活命的機會,我可能被那為年僅十來歲的少年,當場切開咽喉、客死他鄉;奇妙的是,這次的經驗卻並未使我對他們心生嫌惡,在我心底深處,我期待再次與這個民族不期而遇。 神秘的吉普賽符號 二○○六年夏天的某個晚上,我正準備前往巴黎歌劇院,卻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裡,見到十多位來自羅馬尼亞的吉普賽男孩女孩。男女分站兩側,男孩群正與女孩群展開激烈地爭辯,男孩們似乎佔了上風,兩隊人馬各自從不同的通道離開,才不到一分鐘的功夫,男孩已經來到對面的月台。 為了追隨他們的蹤跡,我旋即轉身,卻發現,他們其中的三位女孩已悄悄地來到我身後。一位留著美麗的黑色卷髮、長而捲的睫毛眨呀眨地看著我的相機背包,而女孩的手已經在我不察覺到半點動靜的情況下,成功地拉開了一半的背包拉鍊,當她查覺我已發現時,立即與同伴轉身離去,留下錯厄不已的我站在原地。 我知道,她們不會就此死心,我決定守株待兔!不到片刻功夫,三位女孩再次繞回,看到我的時候,她們故作若無其事地前去月臺,與我擠入同一節車廂;我將背包靠壓在車門邊的把手處以後,便開始仔細地端詳起三位女孩。 最美麗的那位女孩是三位女孩們的小頭目,她那雙栗子色手背的指關節上,畫滿了奇奇怪怪的符號,有的像是月亮、辰星、太陽,也有的一如十二星座的符號,這些奇妙的符號使我想起了家中珍藏的那套吉普賽塔羅牌,只可惜她的身上缺少吉普賽女人隨身攜帶的那顆神秘的水晶球。 或許因為我對符號太著迷了!當我看到【尋愛之路】中的女主角齊娜秀出她手掌上那個有如“埃及法老王之眼”的符號時,我完全為它的魅力所傾倒!齊娜戲稱這顆“眼睛”圖騰是她的護身符,我們在影片中看到這個護身符令人畏懼的魔力,卻也形塑出齊娜與眾不同的魅力。 流浪給生命更多的可能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吉普賽民族居無定所的處境令人悲憫,他們世世代代流浪,沒有目的地、沒有終點,拒絕被任何定居文明所同化,也排斥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甚至寧願以搶劫、偷竊、行乞、算命維生,然而,他們卻不以此為苦為恥,相反的,他們熱愛這種生活!吉普賽人與眾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及“一直在路上”的流浪者本質,在東尼‧葛裏夫的作品中,不斷地被強調、突顯。 無論是【過客】(Gadjo Dilo, 1997)裡研究少數民族音樂的法國浪人,【北非行路遙】(Exils, 2004)中穿過法國和西班牙,前往阿爾及利亞尋根的扎努和娜伊瑪,或者【尋愛之旅】中,遠從法國來到羅馬尼亞的吸血鬼之鄉──德蘭斯瓦尼亞(原文片名Transylvania),尋找失蹤愛人的齊娜,這些角色漫無目標地過著流浪的生活,因為他們沒有未來、沒有希望、也沒有快樂的人生,選擇流浪卻可為他們的生命帶來轉機。 因此段旅程,齊娜接觸到價值觀與生活方式全然不同於自己的吉普賽文化,從一開始被愛人拋棄的憤怒、不解、悲傷、排斥,逐步學會了敞開心胸、放手讓所愛的人得到自由,以對方所期望的方式來活出自我;如劇中寧願一個人四處為家、也不願有任何情感上的牽絆,寧願伸手乞討、也不願讓自己淪為制度奴隸的街頭女孩。 這趟旅行也使齊娜學會了尊重、包容、乃至欣賞不同類型的人。如離鄉背景、隻身過著漂泊生活的男子畢羅,討厭被水泥牆予人的窒息感,寧願忍受幾個禮拜不洗澡的體味也不願意住旅館,他以汽車為家的遊牧民族風格,偷取電線桿的電來點亮水晶燈、為她精心佈置一個溫馨的家的突發奇想,為他倆的流浪生活增添些許浪漫的色彩。 因此,與其說齊娜的這段旅程是“尋愛之旅”,不如說是女人追尋自我、找回生命的能量、重新出發的發現之旅,一段尋求與異國文化水乳交融的和平之旅。 音樂是唯一的朋友 在吉普賽人孤獨的漂泊生涯裡,惟一自始至終陪伴他們的,便是音樂!然而,吉普賽音樂所呈現出的,卻不是這個民族處處受人歧視、排擠的悲情,反而充斥著熱情活潑與亮麗動人的色彩,十足展現了這個民族強韌的生命力,搭配色彩同樣鮮明的吉普賽服飾,狂野浪漫的佛朗明哥舞蹈,幾把弦樂器、一個手風琴,以及歌者聲嘶力竭的吶喊,已然將這個民族既慷慨熱情、又孤獨脆弱的本質展露無疑。 而【尋愛之路】中舞蹈與音樂的重要性,相較於東尼‧葛里夫的前作,更是變本加厲,甚至越俎代庖、取代了導演的地位,成為整部電影的中樞神經,全面操控劇中人物的肢體語言與內心情感;而某些場景中,音樂甚至起了魔音穿腦的反效果,不但令主角感到痛苦,也同樣地令觀者感到窒息;如齊娜與瑪莉在餐廳裡隨著歌曲的旋律,一面狂摔碟子,一面瘋狂地將身體如陀螺般地甩轉著;又如齊娜與瑪莉離開餐廳以後,被一群拉著小提琴的吉普賽樂師尾隨,小提琴的旋律越來越急促,不斷地刺激著齊娜的神經,直到令她崩潰為止!雖然我不知導演此段的用意為何,但是,音樂在此所顯現出的,不再如往常一般,有著撫慰心靈、或者喚起柔情的效果,取而代之的是可怕的魔力,猶如吸血鬼般,令人畏懼卻又無可自拔。 比較突兀卻充滿卓別林式喜感的兩段“驅邪儀式”,卻是我覺得最為成功的影像與音樂的結合。教徒們手持油罐和蠟燭、高唱著優美動人的聖歌,就在一切都顯得完美極了的當下,祭司將整桶牛奶徐徐地澆在齊娜的身上、臉上,完成了牛奶驅魔的儀式,而荒腔走板的宗教儀式演出,卻也因為優美的聖歌而給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一場驅魔儀式則發生於男主角畢羅的身上,他原想藉由吉普賽音樂來驅離內心的惡魔──齊娜(以埃及法老王之眼來象徵),當他猛以啤酒瓶搥打自己的腦袋、正搥得起勁之時,一旁助興的音樂,倏忽地嘎然中止!樂師收起樂器離去,留下一臉呆若木雞、不知應該如何是好的畢羅。 結語──吉普賽魅惑 或許因為吉普賽文化的魔力,促使【尋愛之路】中、這對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的齊娜與畢羅,生命終於有了交集,讓失落愛情的女人尋獲了她夢寐以求的愛情,而嗜錢如命、五湖四海漂泊的畢羅,終於願意為他所愛的女人找一個遮風避雨的家,雖然,如此的生活方式有點違背吉普賽文化的傳統,但是,這對俗世男女,卻也因為放棄了各自的成見與堅持,而得到了幸福。 作者簡介: 悠遊於創作與夢想世界中的彭怡平,是個喜愛美食、熱愛電影、欣賞藝術與音樂、崇尚旅行冒險的生活藝術工作者。 巴黎索爾本第一大學電影電視系博士先修班學成歸國後,自許為「生活藝術工作者」的她,在撰寫博士論文的同時,絲毫沒有放慢腳步,不停地將熱情集結成文字影像,並且數度舉辦個人攝影展作品散見各大報章雜誌,先後完成數本著作,研究與創作主題從世界飲食文化與藝術、電影藝術、國家歷史文化,發展至爵士樂與攝影藝術,對影像藝術的創作與探索努力不懈,並致力於將學術研究成果普羅大眾,以落實生活藝術於民間。



[影評] 聞天祥推薦【尋愛之路】:尋愛之路漫無目的 潛藏吉普賽靈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影評] woosean推薦【尋愛之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