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4

[影評] 藍祖蔚推薦【尋愛之路】:用音樂來勾魂

感人的電影音樂要渾然天成地成為電影的骨肉血魄。

愛音樂,也懂音樂的人,就知道該怎麼樣來表現音樂的魅力。 法國導演東尼.葛里夫(Tony Gatlif)在《尋愛之路(Transylvania)》中,安排了幾場意義非凡的音樂表演。 《尋愛之路》的故事發生在吉普賽人的故鄉,這個流浪民族到底有多熱愛音樂呢?東尼.葛里夫什麼都沒說,他直接讓音樂來說話,他的安排是讓平民化的音樂展演來突顯吉普賽人的天賦才情,因為只有無所不在,人人皆能演奏,這樣的音樂人生才是傳奇。 台灣人愛唱歌,那正是KTV能夠風行不衰的主要關鍵,但是吉普賽人對音樂的執著卻在樂器演奏上。 《尋愛之路》中有一幕是男主角Tchangalo闖進了兩位老婦人家中,立刻被趕了出來,不是偷窺,不是搶錢,而是她們已經躺在炕上,用著一種拍打拉奏的獨特方式,演奏著看似以粗木板拼湊而成的大提琴,「出去!出去!不要打擾我們!」她們用嘴斥罵著Tchangalo,敲打樂器的手可沒停過,她們的快樂與自在,反應著吉普賽人樂天性格,也讓所有的觀眾自然綻放了笑容。 另外一幕則是心情苦悶的Tchangalo不知道該怎麼迎接愛神邱比特的挑戰,隨便到了一個村子裡花錢找了五人樂團來演出,是的,隨便一個村莊就有精通大小提琴和管樂高手「臥虎藏龍」其中,隨時可以湊合成專業樂團上陣,拉奏出的音樂也是讓人立刻想要跟著婆娑起舞,但是Tchangalo卻是想要藉樂澆愁的,唱著跳著,他就會拿起酒瓶往自己的頭上敲下去,一瓶不夠,三瓶不夠,就在敲到第五瓶的時候,領班不拉琴了,他拉住Tchangalo的手,嚴正地告訴他:「音樂是用來娛樂的,不是來自殘的。」 是的,音樂可以勾魂,可以娛樂,也是排遣悲懷的工具,音樂的妙用,因人而異,關鍵在於凡人怎麼面對音樂。 東尼.葛里夫熱愛吉普賽音樂,《尋愛之路》的劇情基本上就是踩著吉普賽音樂的肉身上進行的。 例如,法國女郎Zingarina什麼人不愛,卻愛上了來自「德蘭斯瓦尼亞」的鋼琴家Milan,這樣的劇情就是替吉普賽音樂鋪路,而且鋪得天衣無縫,正因為如此,萬里尋夫的她,不去酒館找夫君去那兒找呢?每進一間酒館,就可以聽見不同形式的吉普賽音樂,不論是民謠或者是新曲,酒酣耳熱的酒客理所當然地砸起了店家準備的瓷盤,混亂而熱情,剛巧就是吉普賽音樂的特質。 當然,男主角Tchangalo是專收骨董和金銀飾的商人,走遍窮鄉僻壤的他因而也會張羅到一些古怪的樂器,即使只是驚鴻一瞥,都夠讓人驚歎連連,真的不知道「德蘭斯瓦尼亞」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神秘國度。 迷人的電影音樂有時候是外加上去的,難免就刻意煽情;有時候寫進劇本,成為渾然天成的元素。《海上鋼琴師》就因為有鋼琴師的傳奇做骨架,所有的音樂內容都宛如骨肉靈魂,自然齊備,也就格外迷人;《狂沙十萬里》的男主角就叫口琴,理所當然就用口琴吹奏出他的復仇心志;《尋愛之路》的劇本讓所有的音樂都理直氣壯地吹奏而出,那是讓人真心快樂的自然之聲啊! (本文引自藍藍的movie blog



[影評] 藍祖蔚推薦【尋愛之路】:用音樂尋找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影評] Hommy推薦【尋愛之路】:愛情與麵包輕與重之間有了完整的解答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