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12

代工不落伍 隱形冠軍默默賺

【撰文/許世函】
台灣代工業由OEM、ODM、再到OBM,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創新不夠, 接下來台灣產業的生存模式,就是關注研發力與智財權, 而掌握行銷通路的靈活度,則是產業升級的下一步。
台灣外銷訂單的金額,有80%以上都是代工性質產品,顯示台灣極度依賴全球市場的現實,尤其台灣出口占GDP的比重高達七成,出口依存度高,只要國際產業供應鏈發生大地震,就能大幅影響台灣經濟表現。
【撰文/許世函】
台灣代工業由OEM、ODM、再到OBM,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創新不夠, 接下來台灣產業的生存模式,就是關注研發力與智財權, 而掌握行銷通路的靈活度,則是產業升級的下一步。
台灣外銷訂單的金額,有80%以上都是代工性質產品,顯示台灣極度依賴全球市場的現實,尤其台灣出口占GDP的比重高達七成,出口依存度高,只要國際產業供應鏈發生大地震,就能大幅影響台灣經濟表現。
長期觀察台灣產業的中華徵信所總編輯劉任發現,代工依然可以很賺,關鍵在於掌握零組件和技術。舉例來說,像鴻海關鍵零組件的毛利率20%,有著比同業強的技術、良率,因此賺的是供應鏈前端的財;而作手機相機鏡頭的大立光也是做代工,有段時間也能挑利潤好的訂單。
再從紡織業來看,產業特性固然不同,但代工本質卻是相同。但毛利率高出電子產業太多,成衣三雄儒鴻、聚陽、銘旺2013年前三季的毛利率都在17%至28%之間。
研發創新 提升關鍵技術
對於代工業者而言,國際大廠還會培養第二供應商或第三供應商等角力對手,包括中國大陸和東協等新興國家,甚至對手還會是台灣本地業者,面臨削價競爭甚至抽單的可能。
總體而言,在沒有新的產品問世、全球代工市場大餅沒有擴大之前,台灣代工廠從國際大廠所分得的利潤,自然不會太好,還會下跌。因此,對於台灣來講,唯一法則不要被後起國家追上,就是持續創
新。
以正達國際光電為例,身為蘋果供應鏈,甚至已經是第三的供應商,利潤空間很小,但正達的研發成長動能,不因此而停滯。
當時,蘋果需要厚度只有不到0.5釐米的減薄玻璃,正達原本的技術只能達到1釐米,直到正達一直精進,直到0.5釐米的玻璃,從爐內拿出來不會破裂後,正達也卡進蘋果iPhone手機玻璃的供應鏈。
除了本身替蘋果代工,正達也自己開始研究如何精進技術,研發出了立體玻璃製成的玻璃外殼智慧手機,有了立體玻璃,手機不論正、反面,都能操作觸控介面。 關鍵還是在於研發跟創新,以眼前來看,投資研發雖然對於獲利貢獻度很小,但長遠來看,可以很快掌握到利基。
針對企業著重研發的案例,劉任舉了聯發科為例。聯發科現為全球第四的IC設計集團,曾依賴大陸白牌手機紅極一時,但是2011年面臨山寨機大退潮,獲利大幅衰退56%,但是,去年聯發科技智慧手機晶片出貨量一億套,僅次三星、蘋果。2013年,聯發科技手機晶片出貨量將破兩億套,比現在再翻一倍。 聯發科在跌落低谷的時期,2011年和2012年研發費用都超過200億台幣,投資毫不手軟,研發占營收比重最高超過22%。
不管做哪一類產品,台灣的代工業要繼續走下去,產業整合很重要。像是聯發科,去年大手筆斥資1,150億台幣,以換股加現金的方式,併購晨星半導體。這一合併,互補效益大。晨星近千名手機研發團隊,對聯發科技更是如虎添翼。【完整內容請見《國際商情雙周刊》第385期;訂閱國際商情雙周刊電子雜誌】


轉貼來源:UDN新聞網
顧問公司


讓員工做喜歡的事 公司才真的「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收集廈深鐵路沿途城市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