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4/26

2016台北申辦世界設計之都 期盼蛻變過後的城市力

【撰文/嚴珮瑜】

2012年至芬蘭辦理24+ Taipei國際展,向赫爾辛基吸取成功經驗(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三年前,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Taipei International Flora Exposition)在營運的171天內,創下近9百萬的觀展人潮,創造的經濟效益高達430億元。2011年,台北世界設計大會(IDA C
【撰文/嚴珮瑜】

2012年至芬蘭辦理24+ Taipei國際展,向赫爾辛基吸取成功經驗(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三年前,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Taipei International Flora Exposition)在營運的171天內,創下近9百萬的觀展人潮,創造的經濟效益高達430億元。2011年,台北世界設計大會(IDA Congress)及台北世界設計大展(Taipei World Design Expo),吸引來自全球56國3,036位設計相關領域人士齊聚台北。近幾年這些大型活動,確實讓台北的軟實力不斷地向前邁進,也讓台北以一種充滿活力與創意的形象,在國際間博得了幾分的能見度。為了讓這股城市的創意力與生命力得以延續,2012年台北市長郝龍斌更宣布,台北將爭取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簡稱WDC)。
世界設計之都的第一課 我們為何要爭辦?
不過,就像是許多大型活動總是會給外界花費過多公帑的印象,談到WDC,多數媒體就會先把焦點放在主辦單位向中央爭取的經費,然後各種未審先判的聲音就會開始出現,隨後,就會讓外界有了大型活動與浪費公帑畫上等號的符碼出現在社會的主流聲音中。但如果回過頭來,身為社會公民的你、我,是否要先將重點回歸到事物的本質,那就是為什麼台北市要爭取WDC?
這時你可能會聽到許多來自四面八方的論調,有來自官方與產業的說法,強調其實台北是否爭取得到WDC不是重點,重點是在爭取的過程中,台北改變了,只要能夠吸引市民參與,WDC的申辦就算有了效益。而來自設計領域的學者們則會說,只要市民能夠對設計有所想像,未必一定要走出來參與社會,只要開始想要關心台北,就是WDC成功的一小步。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官員、學者們,似乎對於WDC到底可以替台北帶來怎樣的影響,在初期就有了不同的見解。從正面的角度來看,多元的聲音或許能夠讓設計更加百花齊放,但也令人不禁擔憂,分歧的聲音會不會也同時象徵外界其實還不清楚台北正在爭辦WDC的目的與作為?
申辦WDC 「顧了面子,贏得裡子」的競賽
觀察歷屆的WDC,2008年義大利杜林以「To design To」的主題串聯整個杜林世界設計之都的大型活動,具體目標包含由工業城市轉化為設計城市,增進杜林各類產業運用設計,提升在地設計的能量。2010年首爾則是以「Design For All」為主題,傳達以設計全面發展市政建設的概念,涵蓋的範圍包括綠建築、設計工業等文化創意相關產業,希望靠著擴充硬體建設和人才創意作為的加成效果,帶動韓國設計產值的經濟能量。2012年赫爾辛基世界以「Open Helsinki」為主題,將焦點放在設計能夠嵌入生活為主軸。而2014年的南非開普敦,更是讓WDC的城市面貌有了另一種更多元的呈現。南非開普敦以「Live Design Transform Life」的概念,去傳達設計不單是能夠創造經濟產值,它甚至能夠解決社會問題,例如貧窮、失業、基礎建設不足等社會問題。因此,開普敦大量運用社會設計(Social Design)的概念,去強化設計能為市民的生活帶來改變,讓人注意到設計還能夠解決社會問題。
WDC的舉辦無疑是大型活動為城市帶來相關效益的極佳範例。根據以往經驗,每一次的WDC徵選都有約50至60個城市競逐,各城市如此積極申辦的原因,在於一個城市如果能夠成為WDC,不但可以提高一個城市的國際能見度,更可以促進觀光,帶動設計產業,讓全民融入設計生活;最重要的是,還能夠獲得1,600萬歐元的獎金(約新台幣6.1億元)。簡單來說,獲選為WDC等於是「顧了面子,也贏了裡子」。
FB分享娛樂文,就抽300元7-11禮物卡!
【完整內容請見《活動平台》2013年4月號】


轉貼來源:UDN新聞網

科專計畫


打開中國遊戲市場門戶 中國通訊多媒體旋風回台掛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林文玲專欄/好老師與好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