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9

楊志良x曲家瑞 看得見別人,自己會更快樂

【作者/楊倩蓉;攝影/林育緯】
台灣真的大崩壞了嗎?
2012 年台灣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四不一沒有」:
不婚:剩男剩女如過江之鯽。不生:2010 年生育率全球最低。不養:每天都有孩子被棄養。不活:每天超過10 人自殺身亡。
結果:多數年輕人覺得「沒有」前景。






【作者/楊倩蓉;攝影/林育緯】
台灣真的大崩壞了嗎?
2012 年台灣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四不一沒有」:
不婚:剩男剩女如過江之鯽。不生:2010 年生育率全球最低。不養:每天都有孩子被棄養。不活:每天超過10 人自殺身亡。
結果:多數年輕人覺得「沒有」前景。











話題的創始者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說,其實「四不一沒有」,數字背後代表的是社會不公不義,造成世代的相對剝奪感;一旦在社會上努力的人得不到回報,年輕人會更強烈覺得挫敗與失望。
實踐大學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所長曲家瑞也看見了這個現象,多年下來,台灣年輕人對不公不義的回饋,就是選擇冷漠與放棄。
崩壞的數據,只能佐證崩壞的結果,那起因呢?於是,被公認為全台灣最有guts 的歐吉桑及最熱腸子的麻辣教師,在《30》新世力展開對談,他們要抽絲剝繭,找出數字背後的真相。
有趣的是,這麼大的議題,經過辯證後兩人發現,關鍵的起因,竟然是大家都不願意「做自己」。
不要覺得可笑,曲家瑞說,很多年輕世代從念書到工作,真的都是聽媽媽的話長大,選系是,選工作是,連選老婆都是。
楊志良說,做自己,得講真話,堅持做對的事,但是從總統到庶民,人性就是寧願從眾,獨立面對自己、面對真相,都是很大的壓力。
那代表崩壞無解嗎? 當然不是,兩人找出的答案,就在下面精彩的對談中:
不快樂,因為社會失去基本正義
強烈的相對剝奪感,讓大家看不到未來;大人的世界太糟,年輕人乾脆放棄對社會的期待……
楊志良(以下簡稱楊):現在的generation是一個比較不容易快樂的世代,太多的人覺得他沒有前途。你去看我們的生育率,不只最低,而且下降最快,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在沒有戰爭、沒有經濟大崩盤、沒有重大傳染疾病、沒有饑荒下產生這種現象,這表示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而且是不好的事情。
曲家瑞(以下簡稱曲):1997年我剛到實踐教書時,當時碰到總統大選,全部的學生在校園中揮舞著旗子,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台灣年輕人如此熱血。但是這次選舉,我問學生為什麼不回家投票,學生說,他沒有興趣,因為投下一票,也改變不了他的處境。
楊:其實年輕人最希望的是快樂,這個世代不快樂是因為相對剝奪感的關係。你覺得自己不比別人差,也比別人努力,但是面對很多不勞而獲的人,你的相對剝奪感就會產生,努力看不到結果,大學有沒有畢業似乎沒什麼差別,那我幹嘛要努力。
台灣是一個很奇怪的國家,我們老百姓不是很忠厚、有愛心嗎?你看,每次有國際災難,我們都很願意捐錢給人家。我天天坐捷運,捷運上的藍色座位經常是空著的,大家都知道要讓位,很了不起。但是我們的政治與媒體,卻刻薄到了極點。
為什麼大家都認為勞保費繳愈少愈好?因為很多資本家這麼有錢,他應該繳的勞保費卻全部逃掉,又或者是高薪低報,用獎金取代薪資,所以他就不用繳交那麼多勞保費,難怪我們寧願把錢交給慈濟,也不想繳稅。年輕人看到太多蚊子館、太多貪汙,他就有更強烈的相對剝奪感。
曲:很多年輕人會跟我說,大人的世界太糟了,我問他你的薪水有沒有漲?他說他不想講這些,他只想把工作做好,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就好。
楊:這就是社會放棄,台灣最可怕的,就是放棄。
崩壞中,先要學會「 做自己」
對的事情一定要堅持,即使很難,但是每前進一步,就有勇氣再往下走
曲:我們正在一個渾沌中,崩壞是必然現象,我甚至覺得崩壞很好,因為整個社會有可能就會重新翻轉過來了,只是你要給年輕人一點時間,讓他去翻轉。
※延伸閱讀:‧韓寒現象/獨立思考,什麼是“ "?
【完整內容請見《30雜誌》06月號;訂閱30雜誌電子版】


轉貼來源:UDN新聞網

CITD


「三限六不」有必要放寬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重複是成長的真正關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