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26

【影評】/ 聞天祥看《屬於我們的聖誕節》

觀眾也許會驚訝於本片細節的龐雜,而且不時迸出類似柏格曼的主觀獨白鏡頭,讓每個角色跟觀眾講述心聲的同時,不僅像是告解,也是面鏡子。


作者:名影評人 聞天祥

《屬於我們的聖誕節》有個聽起來很溫馨的片名,實際上卻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家庭故事。

在裡面確實有個陰魂不散的死者,從未現身,卻潛藏在每個成員的記憶裡。利用影戲來表現的前情提要,說明了飾演母親的凱薩琳丹妮芙當年為了挽救罹患血癌的長子,在女兒之外,又接連生了兩名兒子,但還來不及找到適合移植的骨髓,長子就已過世,亦即這幾個孩子都沒達成救人的「功能」。表面上家庭如常地走下去,直到有一天母親病倒了,而她竟然也遇到需要骨髓移植的難關。這個聖誕節,不僅是家人重聚的時刻,也是要比對、救人的關鍵,而一觸即發的新仇舊怨,也在這短短幾天全數爆發。

三名子女當中,長女看來最有成就,她的劇作頗受好評,然而卻對有自殺傾向的獨子束手無策。最奇怪的是她對經營劇院的弟弟極端不滿,竟以將他逐出家門作為替他還清債務的條件,諷刺的是弟弟的戲院卻上演姊姊的劇作。而演過《潛水鐘與蝴蝶》、《007量子危機》的馬修亞瑪希和本片導演阿諾戴普勒尚早已是默契十足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金馬影展放映過的《國王與皇后》),他把這名成事不足的敗家子瘋狂不計後果的個性,詮釋得十分突出。飾演幼子的梅維爾波柏長相俊美又家庭幸福,然而他的妻子卻發現他們這段姻緣其實是三名表兄弟協調後的結果,那個常以表兄之名噓寒問暖的男人,早已無法自拔地愛著她。

愛,應該是種本能,也是需要。然而一旦變成人際互動,就不是把兩者畫個等號勾在一起就能解決的。這裡面有冰冷與寂寞、有幾乎失衡的多角關係、自然也有彼此折磨的時候,而這並未因來自同一血緣就能倖免。觀眾也許會驚訝於本片細節的龐雜,而且不時迸出類似柏格曼的主觀獨白鏡頭,讓每個角色跟觀眾講述心聲的同時,不僅像是告解,也是面鏡子。對我們而言,把家庭關係拍得如此恐怖,好像有點匪夷所思或危言聳聽的嫌疑,畢竟這和我們習慣的通俗劇情節大相逕庭。然而阿諾戴普勒尚表面異類,卻誠實觸及到對任何事物都可能有選擇權的人們卻無法選擇父母手足、這種強制關係中的摩擦。片中長女憎惡弟弟的理由,是種恨鐵不成鋼的道德制裁,或者只是他曾對她做過什麼微不足道的動作而已呢?

然而最諷刺的,是凱薩琳丹妮芙和馬修亞瑪希這對母子開誠布公不喜歡對方的事實,而三名子女卻只有他的骨髓適合母親,這讓從不叫對方一聲媽的他,再也無法否認彼此的關連。編導也沒有故做解人,影片最後,剛捐完骨髓的兒子去探視母親,兩人隔著一塊透明布簾對談,這個有所隔閡卻又仿若無形的意象,把兩個看似冷漠的角色之間的交流,做了近乎完美的動人隱喻。

原文出處:『KingNet影音台/影評專欄/聞天祥影評



【影評】/ 愛、生命、諒解《屬於我們的聖誕節》←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