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18, 2007

愛情存在的理由 (66.最終篇)

似愛非愛,弄到後來,除了感激再也沒別的

  「嗯!大功告成,最後一組了。」Jimmy望著數位相機的螢幕笑著說:「你到現在總共賺多少錢了?」
 
  Tony想了一下,笑著說:「這個月比較多,快兩萬。」
 
  「哇!所以我們網拍的東西生意還不錯。」
 
  Tony愉快地點著頭:「早知道應該認識你的時候就開始搞,那我現在應該更有錢。」
 
  Jimmy搖著頭說:「你是因為遇到Eric,所以才會開始想多賺點吧!不然多賺還不是多花……你又不是很愛錢的人。」接著又說:「要不是有阿元幫我搞網站,我才不會想弄這個咧!麻煩死了……又賺沒多少錢。」
 
  「明明都是阿元在忙,你還好意思講得那麼委屈?」Tony笑著說:「想一想,好像還是我比較好賺。」
 
  「也不能這樣講啦!我去日本批貨,越帶越多,也很辛苦耶!雖然阿元偶爾會跟我去……幫我背貨,分帳也是電腦在算,又不是他在算……」說到這裡,臉上不禁滿足笑著:「你賺的是犧牲色相的皮肉錢,也不簡單!誰叫你長的帥,身材又養眼,跟你合作是剛好。」看了下Tony又說:「我倒是擔心Eric知道以後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Tony想都沒想便說:「只是拍照又沒幹嘛?只是這樣我也拿一份,感覺不太好意思,沒想到網拍的生意比想像中好。」
 
  Jimmy連忙搖頭:「哪會啊?因為有你,我店裡的生意也變比較好啊!雖然你只有假日出現,不過這樣就夠了,我還怕你跟我計較,店裡賺的我沒分你咧!」
 
  「不會啦!」Tony搖著頭說:「等Eric回來,叫他排個假,我跟他去國外玩好了。」
 
  Jimmy深感贊同地笑著:「也對啦!你們是該度個蜜月。」接著又說:「他這一趟還去真久,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
 
  「他說大概要過年吧!」
 
  Jimmy吃味地說:「Eric也是重色輕友,有了你,就都不打電話給我。」
 
  Tony笑著說:「哪有!他知道我假日都會過來你這邊,還說我們兩個互相監視剛剛好……」接著又說:「他出國那天還特地送你一個LV包,他都還沒送過我東西咧!你忘啦?」
 
  Jimmy吃吃笑著:「他真的這樣說啊!」接著又說:「他已經把他自己送給你了,你還不滿足?他不是也先給你五萬,說是說房租,其實意思你應該懂吧?不然以前有關錢的事,都是我幫他處理……」
 
  「知道啦!我又沒那麼笨。」Tony甜甜地笑著說:「我最高興的是,他總算把遊戲的帳密告訴我了。」
 
  Jimmy不可思議地笑著:「我是不太懂啦!不過意思應該等於是把身家財產全都交給你的意思吧?」
 
  Tony頻頻點頭,然後看了一下手錶:「我去買麥當勞好了。」
 
  「那給你請喔!我把衣服整理一下。」Jimmy一邊將數位相機塞進背包裡。
 
  「那有什麼問題。」Tony一邊笑著走了出去。時間在形式上的意義並沒有明顯不同,只是因為心中一直有期望,所以快樂的成分多些。這幾個月,藉著科技,他還是每天都可以見到Eric,雖然時間都不長。
 
  Eric總是賴皮說他不習慣,開不到三分鐘,便把視訊關了。但自己就不能如法炮製,Eric會跟他計較,然後軟硬兼施。老實說,他還挺喜歡Eric跟他計較一些瑣事時的感覺。是有點霸道,也有一點點自私,不過感覺很甜,像是天經地義而且理所當然。自己絲毫不在意所謂的公平,只是偶而會逗Eric玩,有時裝傻,偶爾明知故犯,製造一點情趣,趁機說一點肉麻的話。
 
  「天涯若比鄰」的氛圍一直存在,好像Eric始終就在自己身邊,e-mail也好、視訊也罷,講手機也行!反正感覺彼此一直都在一起,從未分開。
 
 
  當小志越忙越晚,入股的美髮連鎖店越開越多,阿遠隱約覺得不太妙。只是形勢變得更快,遠超乎自己預期。
 
  「我想搬出去住。」小志極理智地說:「我想這樣比較好。」
 
  「住這裡不好嗎?」
 
  「不是好不好的問題……」小志嘆了口氣:「我很謝謝你幫我的一切,可是你應該也知道,我一直還是沒辦法真的喜歡你。」接著無奈地說:「真的沒辦法…..」
 
  阿遠望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你之前借我的錢,我明天會拿支票給你,只是會攤成很多個月還,不過我會付利息給你……」小志心存感激地說:「真的謝謝你。」
 
  「你哪來的票?」
 
  「我跟我們老闆商量過了,他會先借我,我就先搬去員工宿舍住。」小志接著說:「我也搞不清楚我們到底適不適合?你是對我很好,可是好像不是愛……」
 
  愣了好一會,小志帶著微笑:「不過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我保證。」
 
  阿遠點了頭:「嗯,那你自己保重。」
 
  「我知道,那我走了喔!你也好好保重。」小志勉強擠出笑容,然後提著行李離開。
 
  屋內重新恢復安靜與秩序,生活也是。五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沒有真正改變什麼,也沒有留下什麼。阿遠走到落地窗前,漆黑的夜色映著自己的臉,地面上的車潮如水,閃著紅黃繽紛的微小光彩,只是異常遙遠。
 
  小志步出大廈門口之後,心底總算鬆了口氣,有種掙脫束縛、重獲自由的喜悅。阿遠確實對他很好,但無論自己如何努力?總是不受用。想成阿遠只是把握住一個徹底綁住自己的機會,是有點不公平,也有點自私、甚至不識好歹。然而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實感受卻是如此,似愛非愛,弄到後來,除了感激再也沒別的。
 
  如果真的可以選擇,他心裡還是喜歡阿良的……雖然他騙了自己,但他或許有難言之隱……無論如何,這樣的想法和感覺,總是不由自主地揮之不去。對於阿遠,他只有感謝,但並無愧疚,畢竟,自己能給的也都給了,說欺騙太沉重,畢竟從頭到尾,這一切都是阿遠自己心甘情願,況且他也沒有真的損失什麼?自己該還的還是一毛都不會欠。只是,彼此的關係還是到這裡就好,再繼續下去也不會有更好的未來,自己一直都清楚,他相信阿遠一定也是這樣想……
 
 
  「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可能在一起?」阿遠手持著酒杯。
 
  Tony詫異地搖著頭說:「我又不是底迪……」他覺得阿遠喝多了。
 
  「你不過是長得像哥的底迪。」阿遠笑著說:「Eric也一點都不像底迪啊!跟你以前喜歡的型完全不一樣,你還是比較喜歡被人照顧吧?」
 
  Tony聳著肩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真的還滿喜歡Eric的……」然後傻傻笑著:「有時是會覺得他有點煩,話都不講清楚,有點龜毛,問題是……叫我對他發火我也沒辦法,我好像真的還滿怕他的。」停頓了一下,反覆斟酌著:「說怕不好聽,應該說會覺得自己應該讓他,或是聽他的話比較好。」
 
  阿遠得意地說:「要不是我讓你,Eric也不會喜歡你……」
 
  Tony喝了口紅酒,望著阿遠,他不知道阿遠是酒後吐真言,還是醉了?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他知道Eric確實一開始是對阿遠心存好感,不過那又怎麼樣呢?他們根本連開始都沒開始,阿遠根本就對Eric沒興趣,而Eric早就明白這一點。
 
  更何況,阿遠是對Jimmy窮追猛打,他對自己追求Eric自始至終都抱反對態度。想到這裡,也知道小志剛和他分手,心中難免有點同情,露出笑容說:「那我謝謝你讓給我好了。」
 
  阿遠雙眼朦朧地笑著:「不客氣,你們還好吧?」
 
  「很好啊!」Tony甜蜜地笑著:「你真的沒事吧?」
 
  「沒事啦!我能有什麼事……」阿遠放下酒杯:「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Tony急忙攙扶著阿遠進房間:「那你早點休息,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嗯!嗯……」阿遠嘟噥著,後面的句子根本聽不清楚。
 
  Tony順勢拉了涼被,覆在阿遠身上,隨後便離開。
 
 
  「哇哩咧!我還以為你不下來咧!」Jimmy抱怨地說:「怎麼樣,還好吧?」
 
  Tony輕輕點了頭,然後繫上安全帶:「應該沒事,他失戀都這樣,過幾天就好了。」
 
  「嗯!我想也是。」Jimmy酸溜溜地說:「誰叫他哪個不選,要去選小志……」本來是想藉機吐口怨氣,但畢竟事過境遷,過往的一切已被遮掩,自己現在過的很幸福,無論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又或者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總之,一切都過去了。
 
  「你等很久了嗎?」
 
  「廢話,都快一點了耶!」Jimmy沒好氣地說:「還好今天阿元加班,明天又要跟你一起去接Eric,要不然我一定放你鴿子,居然讓我等這麼久……」
 
  Tony帶著歉意:「我也沒辦法,又不是故意的。」
 
  Jimmy隨即啟動引擎:「知道啦!你不知道等人超級無聊嗎?至少讓我唸一唸,消消氣咩!」接著綻出笑容:「那走了喔!」
 
  Tony點頭笑著:「走啊!我也不知道你在等什麼?」
 
  Jimmy隨即便把車駛上馬路。
 
  「Jimmy!你覺得阿遠喜歡你嗎?」
 
  Jimmy認真思索著:「他是喜歡,不過沒有多喜歡。」
 
  「那你覺得他喜歡小志嗎?」
 
  Jimmy嗤之以鼻地苦笑著:「至少比喜歡我多一點吧!」
 
  「那你覺得Eric會喜歡阿遠嗎?」
 
  Jimmy皺著眉,轉頭望了下Tony:「你是酒喝太多,還是怎樣?怎麼都問些怪問題。」
 
  雖然酒精開始揮發,不過記憶可沒徹底失去作用。Tony淡淡笑著:「你以前不是也這樣講,Eric也這樣說過。」
 
  「我是這樣說過沒錯,那只是因為阿遠的感覺比較穩定,看起來比較符合Eric的要求,只是這樣而已,就好像我以前也很喜歡你,恨不得把你吃掉。」說完吃吃笑著:「應該是被你吃掉啦!可是我們現在還是好朋友啊!」接著又說:「阿遠也不是人不好,只不過……我覺得他要的只是一個伴,愛多少根本不重要。」
 
  「是這樣嗎?」Tony內心半信半疑。
 
  「我覺得啦!他是那種感覺多少根本就不重要,日子都可以繼續過下去的那種人,說真的,我覺得他搞不好養條狗就ok了,我說真的。」
 
  「那你覺得Eric喜歡我嗎?」
 
  「你白癡啊!那我載你回去好了,明天你別去接機了,反正我們才剛上交流道,南下改北上就好了。」Jimmy神色自若地說:「別人說什麼又不重要,重點是你自己的感覺好嗎?」
 
  「不然Eric沒事半夜爬起來看你在不在幹嘛?」Jimmy笑著說:「他只差不好意思說要看你脫光光而已……心裡卻哈死了。」
 
  Tony莫名笑著:「你怎麼知道?」Eric就從沒對自己說過這些。
 
  Jimmy得意地說:「他今天有打電話給我啊!被我套出來的。」
 
  「真的?」
 
  「騙你幹嘛?」Jimmy接著說:「所以我們沒輸沒贏喔!我沒劈腿,你也沒變心,雖然我不確定你到底有沒有偷吃?不過你不用給我五萬,我也不必給你。」
 
  Tony用充滿著挑戰的口吻說:「那繼續賭下去,敢不敢?」
 
  Jimmy笑著說:「好啊!現在你比較有錢了,我們賭十萬好了,五萬有點少。」
 
  「好啊!誰怕誰?」Tony信心滿滿地望著Jimmy。
 
  「那就這樣說定了喔!我是希望我們四個,就這樣一直永遠幸福下去……錢我可以不要。」
 
  Tony望著前方,筆直的道路不斷延伸,即使是在深夜,心中卻漾滿了幸福的光芒及甜蜜的滋味。
 
 
 
 
 


愛情存在的理由 (65.揮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關於【愛情存在的理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