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2/06

我回來了



"ただいま!"

遊子回家時的招呼......
 
很多年前,
小屋庭院洗手台邊的石雕魚兒的口中出現了一隻青蛙.
出現的當天, 我問了所有是朋友的客人,
想知道這隻可愛的小青蛙是誰放的.
最後, 沒有人承認.

心想, 一定是善意的客人,
希望小屋財源滾滾,
送來咬錢蟾蜍的祝福.
看著可愛極了, 就放它安住在魚嘴中.



這幾年來,
有客人企圖帶走它,
它被轉過好幾次方向,
想是魚口略深, 掏取不易.
然後, 這個鬆軟的峇里島砂岩雕成的魚嘴, 就被客人剝壞了...
看著心疼, 那麼不容易扛回來的易碎紀念.

沒想到, 去年年底, 小青蛙被偷走了, 惡業完俱.
心裏真的非常的起伏....
想起了自己分享給客人們, 而被偷走的所有東西.

更沒想到, 三天後, 重要的故事發生了....


這一對日本夫妻, 幾年前開始不定時的出現在小屋, 
氣質極好, 行禮如儀.
客氣點完餐後, 靜靜享受,
離開後, 桌面不會留下一顆麵包屑, 一滴水漬, 一張紙巾.

這一天, 這對甚少溝通, 但和我們互想喜愛的日本夫婦, 再度來到小屋.
妻子以急切不流利的英文, 問了我們, 魚口中的青蛙呢?
一開始, 我們以為, 她之前也留意到這個台灣人的招財小物.

就告訴她, 被偷了.

她臉上瞬間出現的失落, 讓我驚覺....應該是她放的小青蛙.

她說, 是. 是她放的.



她說了這個動人的緣由:

蛙的日文, 和回家, 是同樣的發音.
他們夫妻都喜歡台灣,
喜歡台東,
喜歡小屋.
祕密的藏著一隻小蛙, 好像在等著他們回家.

聽到此, 我已經熱淚盈眶.

回到吧台, 把這個傷心的故事告訴了在吧台喝咖啡的志明,
志明竟然知道日本文化中青蛙的意涵,
接著, 志明竟然從包包裏拿出了一隻精緻的小蛙,
顏色略淺於被偷走的小蛙, 一樣柔美細緻.
志明說, 這是他女兒去京都旅行帶回來給他的,
他都帶在身上.
他要把青蛙放入魚嘴, 讓日本朋友安心.

真是飆淚的時刻呀.....
妻子紅著眼眶道謝,
志明和日本朋友在庭院用日文聊著我不懂的內容.
只知道最後

日本朋友說:
ただいま~
我回來了,

志明說:
お帰りなさい!
歡迎回家.


 


一封信←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