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3/07

【影評】/ 努瑞貝其‧錫蘭的伊斯坦堡

文/彭怡平


在伊斯蘭的世界裡,有這麼一句古老的諺語:「【古蘭經】誕生於麥加,在埃及尋獲它的知音,珍藏於伊斯坦堡。」

憂鬱的靈魂
的確!在這座坐擁兩千年歷史的古老城市裡,林立著450多座美輪美奐的清真寺,長久以來,帝國遺跡與現代生活和平共存著,而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人們,內心既以這段輝煌的過去自豪,又為這段消聲匿跡的帝國光榮不復得見而唏噓;世人卻從未如今天一樣,對伊斯坦堡神祕的歷史與這座城市的現在與未來抱持著高度的興趣。

這不僅因為「土耳其能否加入歐盟」此一決定,勢必成為日後歐盟能否成為一個不僅是多元種族,也是多元宗教、文化的參考性指標;連難以擺脫政治考量的諾貝爾文學獎,2006年也將首獎頒給了備受爭議的土耳其小說家帕慕克(Orhan Pamuk)的【伊斯坦堡】(Istanbul: Memories and the City);這本自傳體的城市小說不僅描繪出這座城市輝煌的歷史,也述及生活在這個城市裡的人們;介於傳統與現代、東西文明的交匯,身處光榮的過去與衰敗的今日,這些澹然以對的憂鬱靈魂,儼然成為伊斯坦堡人的新形象。

伊斯坦堡的新形象
而土耳其導演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以《小村莊》(Kasaba,1997)在影壇初試聲啼,隨以《五月的雲》(Mayis sikintisi,1999)獲得多項國際影展大獎,則是以影像造就出伊斯坦堡新形象的推手。

他一方面以小津安二郎式精簡的空間場景與人物對話,柏格曼鏡頭底下的人物心理分析,以及塔可夫斯基深富宗教意涵與象徵意義的影像語言,具體而微地呈現出帕慕克筆下伊斯坦堡人的憂鬱靈魂;另一方面,自2002年《遠方》(Uzak)開始,他的電影故事場景總不離伊斯坦堡,而這些影像中所呈現出來的這座千年古城,處處流露出一種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現代都會風貌。

《遠方》中白雪覆蓋的伊斯坦堡,乍看來,竟與歐洲任何一座古城神似,而攝影師駐足流連的咖啡館、唱片行與港灣,怎不會讓觀者想起巴黎左岸的影子?努瑞貝其‧錫蘭鏡頭中的伊斯坦堡,美得如此乾淨、純粹、知性,讓人難以相信,這就是空氣中彌漫著辛香氣息、誦經聲不絕於耳、市集人聲鼎沸、鴿子群聚爭食、男人吞吐水煙、女子以咖啡杯底殘渣占卜愛情的這座千年不變的城市。

而影像所呈現出來的伊斯坦堡都會面貌,一方面出自他寧靜、節制、內省、凝鍊的影像風格形塑而成的現代美感;另一方面,也體現於傳統與現代間的衝突,這衝突內化為劇中兩位主角生活的方式以及面對生命的態度。

傳統與現代
長久以來獨居在伊斯坦堡的攝影師,憑著一技之長在此白手起家,某日,表弟遠從鄉下來此,告訴他因鎮上的工廠歇業而失去工作,希望能在此地找到工作,加上人生地不熟,希望暫住此地;患有潔癖且孤僻成性的攝影師,因生活空間裡多了一個人的存在而感到處處掣肘。

來自鄉下,渴望當個水手,實現周遊列國的夢想,並在芸芸眾生裡尋獲夢中情人的表弟,對人生充滿了憧憬與熱情;相較他那槁木死灰,愛人早已琵琶別抱,靠著召妓與看A片熬過漫漫長夜,拍照只是為了糊口的攝影師表哥,兩人的世界截然不同!小時候相親相愛的玩伴,歷經不同文明的洗禮以後,再次相遇,竟成了形同陌路的過客。

透過《遠方》裡這對表兄弟的故事,努瑞貝其‧錫蘭將夾處於新舊兩個世界的伊斯坦堡,描寫的既細膩又深刻,此片不僅一舉奪下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更讓名不見經傳的兩位主角,雙雙榮登坎城影帝。

愛情與家庭
《適合分手的天氣》(Iklimler,2006)中努瑞貝其‧錫蘭與妻子埃伯魯‧錫蘭(Ebru Ceylan)首度聯手演出。倆人在土耳其影壇被視為天造地設的佳偶,在片中卻飾演一對反目成仇、關係瀕臨破裂的怨偶;全片視點一反努瑞貝其‧錫蘭的前作,以女性觀點陳述男性世界,將男性卑劣又沙豬的人格特質刻劃得入木三分。

另一方面,氣候的變化也內化為這對男女關係由濃轉淡的隱喻。濃情蜜意的時候,愛情如熾烈的驕陽,既灼人也令人窒息;當情愛由濃轉淡,終如冰天雪地的大地,再難見到一點兒生命的氣息,也是分手的時候;《適合分手的天氣》不但精準地捕捉到世間男女的情愛紛擾,也是繼《遠方》之後再次探索現代社會裡,共存共榮、友愛扶持、誠敬禮讓的人間關係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冷漠自私與唯利是圖。

男女情愛到了《3隻猴子》(Üçmaymun,2008)裡,因兒子死亡而瀕臨崩解的婚姻關係,因外遇事件激化為階級傾軋,男尊女卑,而欲蓋彌彰的死亡事件反而牽引出更多的死亡,也讓我無法不聯想到土耳其至今不願承認的庫德族與亞美尼亞種族屠殺,然而,不聽、不說、不看,是否就能夠維繫這個早已瀕臨崩解邊緣的家庭?努瑞貝其‧錫蘭以看似簡單、實則複雜多變的人間關係,對照當今伊斯坦堡社會裡日益激化的階級衝突、男女關係與政治問題。

空間與畫外音
努瑞貝其‧錫蘭深黯如何運用空間與聲音來說故事的箇中道理。一扇半掩半開的門或是一段歌曲,便足以營造出讓觀者目不轉睛的戲劇效果:如《3隻猴子》中女人會見政治人物欲開口時,皮包內的手提電話鈴聲突於此時響起,女人焦急地在皮包內摸索,卻遍尋不著,政治家只聽到哀怨的女聲控訴著愛人的薄倖,取代了女人原本欲談的正事,也暗示了兩人間即將發生的情事。

又如《適合分手的天氣》男女待在咖啡館內,男子請求女人回心轉意,談話的過程間,他不斷受到女方電話鈴響的干擾,以致於無法暢所欲言,如此反而提升了戲劇張力,並暗示了兩人間的關係,終難擺脫外在環境的制約。

謎般的伊斯坦堡
努瑞貝其‧錫蘭鏡頭下的伊斯坦堡,既現代又傳統,既熟悉又遙遠,美的如詩如畫,卻令人難以置信,也正因為如此,努瑞貝其‧錫蘭的伊斯坦堡,總是讓觀者如此眷戀卻又難以靠近,猶如一位風姿婥約卻身世成謎的婦人,它的存在,即是永遠難解的謎。



【影評】/ 力道震懾!《適合分手的天氣》讓人回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影評】/《遠方‧天氣》:遲來的土耳其風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