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4, 2005

怪貓?!

中國時報週日頭版大剌剌放了一隻貓的照片…怎麼看…怎麼熟悉!
標題是這樣的「情變潑酸,怪貓破案,女友竟是男兒身」。 內容是這樣的:「交大校園2日發生網友談判分手潑酸毀容事件【略】被害男子【略】不知道自稱【略】的潑酸女友住址,只記得她的租住處養了一隻『怪貓』。警方根據這個線索,昨天找到嫌犯租住處【以下略】。 38.jpg
貓照片如上圖(掃描自94/9/4中國時報A1版,陳育賢翻攝,如有侵權處,請告知,將儘速移除)。
還可參考94/9/5中國時報 「黑白怪貓,破案關鍵」 會注意這則消息,是某不具名人士,週六看了TVBS後氣急敗壞打電話來:「嘿!妳家的毛還在嗎?他上電視了!」害我為了等看那則新聞,在電視旁守了3個小時等重播(因這則新聞貓不是重點,畫面一閃而過,好難看清楚)。而今天看了報紙後,真有說不出的感覺。這。雜亂的鬍鬚、看不清楚眼珠子,一臉不爽的模樣…..可不就是毛毛?只是這隻所謂的怪貓,毛理的比較漂亮、腿好像長一點、體型比較大、腹部白毛比較多。 050218-233437.jpg 原來這種黑白波斯貓,在一般人眼中,是怪貓啊?唉。我看我得打個電話給兩年前領養毛毛的獸醫院,提醒醫生,此貓非彼貓,我不是潑酸女啊。
最後,有點無關貓事的小小想法。 其實,我真的蠻同情潑酸事件中的當事人雙方,這場感情糾紛導致的重傷害事件,不管他們是否願意,都陰錯陽差成了有線電視茶餘飯後嗑茶聊天的題材,及全國人民關注的焦點。畢竟此結合了蘋果化媒體最鍾愛炒作的題材。第一,發生在校園(讓人聯想到多年前的王水毀屍事件)。第二,網路(視訊)交友。第三,加害人的性別及(受害者)性向。 不管被害人是真的、或基於某種原因,無法或不願意確認加害人身分和性向,這些素材,都被警方有意無意洩漏,以借力使力方式來搜尋嫌犯,導致加害人(受害人)個資被充分的爆料。而倘要認真看待,我覺得他們的性別人權,真的受到很大的殘害。 不論受害者是否真為同志,他已經夠慘了(容貌盡損、可能失明),在這種情況下被迫出櫃,對還沒準備好的當事人和家屬真的很殘忍,看他的老父及親戚聲嘶力竭的否認即可知。(且就算他確實當對方是女性,主播搖頭晃腦的肢體語言及難以置信的口吻,似乎把受害者當成了白痴?這也是種傷害吧!)。而對加害者來說,沒錯,他做錯了事情,卻似乎受到過當的關注吧?試問,異性戀的潑酸(甚至殺人)事件,會鬧到這樣雙方姓名、身家全都露的嗎(更不要說那隻『嫌犯租屋處,房東養的怪貓了』)。 這樣不遺餘力的追蹤報導,美其名是滿足大眾知的權利(但所謂大眾是指哪些人?他們發生幾次性關係,性癖好和公益又有何關?)。說穿了,恐怕是媒體為搶收視率,將對同性戀的窺探癖發展到極致吧!某有線電視甚至還引用蝴蝶君的片段,表示不識枕邊人性別有多麼不可思議…云云。但我看到的,其實是社會這種對同性戀的污名、恐慌、不了解甚至不友善的歧視,才是導致當事人噤若寒蟬,整件事會如此渾沌未明、幽暗隱晦的元兇。現在,看似皆大歡喜的破案了,但受害者呢?加害者呢?他們保有最低程度隱私的人權又在哪裡? 但是,話說回來,那隻貓還真的好可愛喔!


發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對...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