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4/06

我不想只是活著

這是一隻狗狗的故事,有點悲傷。

我很少會有這種負面的心情,怕被影響的,請勿進入。


還記得,wosaki家後的空地,常被wosaki暱稱為貓咪樂園嗎? 只是,這一方的貓咪樂園,對這隻狗狗而言,卻是一輩子無法掙脫的牢籠。

去年秋天的時候,我跑去家裡後面的漫畫店租漫畫。 漫畫店隔壁聚了一小群的人,人群之中有隻帥氣的哈士奇狗狗。 對哈士奇頗有好感的我,忍不住在進店前多看了他兩眼。 也聽見了他們的談話,他們說著,這隻狗的毛色很好,品種很好之類的話。 即使他們以品種的純劣來評斷一個生命,但我總是樂觀的認為,只要狗狗貓貓過的幸福就好。 漸漸的,我也遺忘了這件事。

只是,去年冬天。 連續幾個冰冷的寒流夜裡,我聽見了狗狗陣陣令人心驚的哀號。 哀號連續好幾天,久到讓我懷疑是不是有狗狗被惡意關在空地的廢棄籠子裡。 因為又冷又餓而哀號,當晚聽著聽著,我決定去看個究竟,放出狗狗。

但隔天當我看著窗外的那方空地時。 我不敢相信,居然是那隻哈士奇。 他們不是說他體格好,很棒。 他們不是說他毛色好,很純。 他居然就被關在狹小的籠子裡,努力的把頭探出小小的缺口。 為了吃掉在籠外的食物,小小的籠子因為他巨大的動作,幾乎快要翻覆。 我繞去空地看他,發現他的籠子小到他只能趴在裡面,連完全站直都有困難。 我火速上網找了動保法,希望能有可以規範主人的條文。 找到了一條可以去勸告主人的籠統規定。 飼主對於所管領之動物,應提供適當之食物、飲水及充足之活動空間,注意其生活環境之安全、遮蔽、通風、光照、溫度、清潔及其他妥善之照顧,並應避免其所飼養之動物遭受不必要之騷擾、虐待或傷害。 過了不久又發現,他們幫他換了一個較大的木籠,這算是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了嗎? 他們沒有打狗沒有罵狗,他們也是給他吃給他喝。 只是忘了帶他去散步,忘了去摸摸他,給他關愛。 在他低吠時也忘了來看看他為什麼而叫。 他活著,飲食無缺,有自己的狗屋。 但他也只是活著,在他的小天地裡,受著粗鏈的束縛,望著身邊自在遊走的貓咪。 我能幫他什麼忙,我什麼也幫不上。 曾經我有想過集結愛心的捐款去把他買下來,幫他找家。 然後呢?讓主人知道對狗不好,還會有笨蛋花錢買回去,從此不用對狗太好? 最後我也只能在這裡發發牢騷,回家的時候繞過去看看他。 曾經有朋友告訴我,他覺得有家的寵物最幸福。 但有時後餋養卻比流浪更加不幸。 很老套的一句話,愛他就要養他。但他們希望的並不只是活著而已。 流浪有什麼不好?他們自由來自由去。 整個大自然都是他們遊走的花園。 沒有自由的人類,卻來告訴他們,你們是不幸的。 然後自以為是,流浪就是活該被驚嚇,被虐待,被鄙視?

睡到一半發現我回家的壯橘,爭著大眼睛看著我。

 

呼朋引伴,準備到老地方等我去。

 

看著常在你身邊散步的貓咪,你是什麼樣的心情。



首頁│ 下一篇→散步找家故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