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2/05

請原諒我沒有寄出這封信,我不知道你的新地址啊

現在你不能再給我任何實質的東西了,可是我還是這麼愛你。 你讓我無法自拔,不能再去愛任何別人了,可是我甘之如飴。
這是二十世紀紀最傑出的科學家理查費曼(Richard P. Feynman)寫的一封情書,愛情的執著躍然紙上,令人動容。 費曼,一九一八年生於紐約州的一個小鎮法洛克衛。一九三九年於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進入普林斯頓大學研究院,1942年獲頒博士學位並開始進行研發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1965年獲得諾貝爾物理獎,1988年2月15日,與癌症搏鬥十年後與世長辭。費曼先生是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更是二十世紀最傑出、也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之一。 科學家雖然講求理性,但面對摯愛離去之際,一樣真情流露… 以下為曼費所寫的情書。 親愛的阿琳: 我深深愛你,甜心。 我知道你是多麼喜歡我這樣子對你說。但我不只是因為你喜歡,才這樣寫的。 我寫這些話是有感而發的。當我寫這些話給你的時候,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充滿我內心。 自從我上次給你寫信,竟然過了這麼久了,幾乎快兩年了。但我知道你會原諒我的。你非常瞭解,知道我是個頑固的現實主義者。我認為寫這樣子的信沒什麼意義,所以遲遲沒有動筆。 但是我現在終於明白了,我的愛妻。我只是拖延一件該做的事,而這件事以前常做,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我要告訴你,我愛你,我好想愛你,我永遠深深愛你。 我發現自己很難解釋,我為什麼還這麼愛你。我仍想照顧你,讓你安適。而且我也希望你愛我,照顧我。我很想和你一起討論問題,一起策劃某些美好的事情。我從來沒想到我們還可以一起做這些事,直到現在,我才想通了。我們可以做什麼呢?我們可以一起學做衣服,一起學中文,一起裝設電影放映機。我沒有辦法獨力做這些事的。 我如果沒有你,會非常孤獨的。你活在我心中,是個「完美的女人」,我們的一切瘋狂冒險,你都是帶頭出主意的人。 當你生病的時候,非常擔心,認為自己不能給我一些你認為我需要的東西。 你其實不必擔這個心。我當時就告訴過你,我沒有什麼實質上的需求。因為我如此愛你,愛你的一切表現與作為,愛你全部。現在,這種感覺更清晰也更真實。現在你不能再給我任何實質的東西了,可是我還是這麼愛你。 你讓我無法自拔,不能再去愛任何別人了。可是我甘之如飴。你雖然死了,卻比任何活著的人更美好。 我知道你會笑我這麼傻,會希望我不要這樣孤孤單單的,會要我去追求幸福快樂。我敢打賭,你會驚訝我到現在連一個女朋友也沒有 (除了你之外,甜心),都已經一年多了呢。但是,親愛的,這你可無能為力,我也沒辦法。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我確實碰到過好幾個好女孩,其中也有非常好的,我也不是想這樣一個人過活。但是見了兩、三次面之後,我就覺得索然無味而心灰意冷。你還和我在一起,活在我心中。 我摯愛的伴侶,我真的深深愛你。 附筆:請原諒我沒有寄出這封信。我不知道你的新地址啊。


瓶子裡的派對打開全球←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