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1/19

浪漫才能如此遼闊?

浪漫才能如此遼闊,在巴黎,一個人面對滿城風情,卻能安安定定,隨身攜帶著另一個人的牽掛。
今天早上吃Croissant(可頌),烤得酥脆的表皮,焦得恰到好處,久美子配著大碗裝著的法式牛奶咖啡,一邊看報,一邊享受著怡然的星期六早晨,突然,接到雙魚姐姐的電話。 「他要去巴黎!」平常安靜、稳重的雙魚姐姐,語氣裡俱是掩不住的興奮,可是,久美子不懂,天蠍哥哥調到巴黎出差,她自己的工作忙得很,不可能跟著走,她興奮什麼? 雙魚姐姐不理會久美子的疑問,她只是想找一張舊照片,那是多年前,久美子拍下她在巴黎新橋下的照片,懶惰的久美子一直忘了加洗,沒想到向來迷糊的雙魚姐姐竟然記得這件陳年往事,「因為,我想畫一張新橋,陪著天蠍哥哥去巴黎,」她解釋著。 浪漫才能如此遼闊?久美子終於理解了,雙魚姐姐要用一張手繪的小圖,伴君走天涯。 他們都是巴黎的仰慕者,曾經各自去過巴黎;聊起天來才知道,彼此在不同的時節裡,在同一條街道上踏著石板路漫步,各自走訪海明威的故居,逛塞納河畔的舊書攤,在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前,與眾多來自世界各地人種一起排隊參觀。 巧合的選擇比比皆是,例如,他們總是搭上擇黃昏那班觀光船,在夜色漸暗的冬季漫遊塞納河,看著河畔兩岸那些雄偉的建築,一棟棟亮著燈光;他們在蒙馬特的聖心教堂前,走過一個又一個街頭藝術者的攤位,玩著尋訪舊人的遊戲─看看有沒有畫家畫下他們認識的人? 他們不約而同住在香榭大道只有10個房間,吃著剛烤好、酥脆的Croissant,配著大碗裝著的法式牛奶咖啡,配著空氣中混合香檳、紅酒、咖啡的氣味。 他們也流連在古老的﹁新橋﹂下,在心頭默默地細數許許多多印象派畫家的畫作;他們同樣感慨於巴黎夜晚何其短暫,因為,他們總是因為流連巴黎的某一重風景,錯過巴黎鐵塔開放的時間。 而他們又何其幸運,不約而同分別在巴黎度過一段歲月,擁有各自對巴黎街道、巴黎巧克力、巴黎的香水、巴黎咖啡的不同記憶,以及,他們不約而同分別愛上另一個嚮往巴黎的人。 浪漫才能如此遼闊,在巴黎,放心地讓一個人面對滿城風情,相信那人能安安定定,隨身攜帶著另一個人的牽掛。


LOUIS JADOT路易佳鐸酒莊的薄酒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瓶子裡的派對打開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