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1/18

薄酒來vs台灣小米酒

法國真是個什麼都可以賣,什麼都賣得好的地方, 從尖端科技─空中巴士、時尚精品LVMH,一直到農家的新酒─「薄酒來」 星期四上市的薄酒來,出自一位名叫Georges Duboeuf的葡萄農夫的構想,而後續的行銷功力,更進一步把薄酒來推上國際舞台。
台灣有許多好料,可惜的是,大家都在拼政治,忘了其實拼拼小酒也是不錯的,如果國際上的啤酒節太多,那麼,把台灣山地小米酒發揚光大一番,訂個代表豐收的米酒節,或是把小米酒加上台灣啤酒再加上金門高梁,叫做反恐炸彈,在全世界的pub同步上市,哇,應該會很有飲頭吧! 以下是聯合報的報導: 誰給了「薄酒來」這麼大的魅力,讓紐約、倫敦、巴黎、東京、台北的時尚人士,都想搶在同一天開瓶暢飲?答案是:50年前一位法國農夫的點子,加上近年來愛熱鬧的時尚人士與媒體的推波助瀾,造就了如今「薄酒來新酒」的傳奇。 每年11月的第三個星期四,法國的薄酒來新酒(Beaujolais Nou-veau)全球統一上市,即使開瓶時間正好是午夜時分,仍然吸引了許多台灣時髦的消費者和全球酒客同歡。這就不得不佩服「薄酒來」的行銷策略確有過人之處。 紐約、巴黎、倫敦、東京的酒客年年搶喝薄酒來,喝出約600億台幣的商機,很多人雖然對「薄酒來」琅琅上口,卻不解其意。 薄酒來是個地名,位於巴黎南方,面積不到廿萬公頃,這裡只生長一種名為「Gammy」、有人翻譯成「加美」的葡萄。 紅酒釀造過程講究,一般來說至少得經過6~8個月的發酵期,口感、品質才能達到極致,偏偏加美葡萄不適合久存,反而是未經橡木桶發酵的新酒口感最佳。50年前,薄酒來新酒不登大雅之堂,在小酒館裡是論杯賣的廉價酒,直到1960年一位名叫喬治杜柏夫(Georges Duboeuf)的葡萄農夫,改變了薄酒來的命運。 喬治採收加美葡萄後,將釀成的薄酒來新酒定位為「年輕、活潑、快樂」,一定要和朋友、家人一同歡飲」的飲料,降低品酒門檻,改走年輕路線,少了複雜難懂的紅酒知識,反而讓一般消費者易於接受,一舉名揚國際。 近幾年,薄酒來新酒在媒體與酒商的推波助瀾下,被塑造成一種令人期待的節慶。法國政府主動協助行銷,甚至還立法,規定薄酒來新酒必須在11月的第三個星期四才能銷售,誰也不准偷跑。 今年法國薄酒來新酒的葡萄產量比去年少,果粒也較小,使今年的葡萄酒色澤比往年更深紅、艷麗,酒香與口感更為均衡,採收期白天溫暖、夜晚寒冷,對葡萄收成很有幫助,法國酒莊釀酒師宣稱,今年的薄酒來新酒是上天的恩賜,甚至堪稱是50年來最棒的一個年分


曾經,與你相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LOUIS JADOT路易佳鐸酒莊的薄酒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