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03

週日由天上掉下來的麻煩--牠不小,牠是棕背伯勞

週日下午四點多,在工作坊前的屋簷邊緣拔著由甲檢

草草皮中竄個沒完的野草,其實本來只是要去拿圓鍬,


立姿若企鵝,但那左腳真是伸到哪兒去了。
牠其實還沒法用腳站立,是用小尾巴支撐著

想移植些花到前院去,「路過」順手拔。拔著拔著

「咚」的一聲有物體墜落,接著眼前出現一團



像小雞大的棕黑色物體正飛速的拔腿既奔且跳的往

花房衝去。

屬狗的我本能的緊追而上,彎腰撈了三四把才抓住

這傢伙。在手中有力的腿猛蹬,扭著身子掙扎。說

時遲那時快,常在竹竿、圍籬高處監看我工作的那

隻伯勞俯衝接近我,並發出難聽粗嘎的叫聲。我知

道牠要我放了牠,但牠既無法將雛鳥帶回巢去,我又

不知牠到底是由幾重天空降而來的。放著不管入夜後

附近田鼠或夜鷹就加菜了。



不要這麼小可憐的無辜樣,我懷疑是你兄

弟嫌你吃太多,一腳把你踹出巢來。要不

就是你太皮了亂衝亂跳,掉到凡間,小朋

友不聽媽媽的話,下場就會很慘。

找個盒子泡點九官鳥飼料,你就將就將就吧!

等超小小尾巴長得跟媽媽一樣長而美時若想

走你再走吧!


這抬頭的角度好熟悉,一副以為自己是誰的模樣。

但我不是教體育的不能教你飛行;又不是教生物

的不能告訴你你適合吃哪些蟲類營養夠又不會中

毒;不是教建築土木的,不能教你如何築巢安居

〈你現在只能暫住在貴琳阿姨以前送的伊豆半島、

倉名物「半月」的點心空盒中,今天上班時跟隔

壁惠君阿姨借一下她帶紅文鳥上下班用的,由家怡阿

姨提供的寵物鼠籠好騰出手來拍照〉;我不是教「人」

際關係的無法告訴你如何去面對你將來非常難建立的

群體關係。

我只能一天數次為你準備溫水調好的飼料糊,配合著你

超大的黃口--此口一開嚇退了辦公室中平素愛鳥兒、

動物的同事。又兼之排遺被描述為「噴射狀」,依體型

可想見其份量。週一早上才剛想介紹給大家,方由「半月」

居所中露臉,冷空氣刺激吧!我的上衣、褲子連椅子都被

一次涵蓋,驚退了本來沒被大嘴嚇倒的阿姨,所以現在真

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眾人嫌。


還是自我介紹一下吧:

各位叔叔阿姨好,我是「小小」,我的族群被命名為「棕

背伯勞」,是特有亞種〈文吟阿姨說只是胸口比較白一點,

不是什麼「真的」特別〉。據說說我長大後會很善於模仿

所聽到的聲音,我可以長到25公分耶!就是差不多兩隻麻

雀那麼長,可是看起來不只兩倍大。我有看到我媽媽喔!

牠常遠遠的站在竹子頂上往我這兒看,我一定要長大,好

跟牠一起飛翔。


又:昨晚九點多貼上網後,不到一個小時獨角仙就來電討

論保育類的飼養問題。我趕快請問台北鳥會的「鳥人」文

吟,她告訴我棕背紅尾伯勞目前在台灣還沒有繁殖紀錄,

此其一;黑眼罩比較小,棕背眼罩比較寬,此其二。聽到

這兒我就放心多多了,至少待會兒有電話或電鈴響,不必

擔心市警局或農委會的來抓人了。在此感謝大家的關心和

幫助。




97.3.25今年度螢火蟲現身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庭院中的灰胸秧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