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8/22

試探討孟子性善說與荀子性惡說之相關問題

一、前言
性善說與性惡說之議題,為歷來學者所爭論,直至今日仍紛擾不休。照字面意思來看,荀子的性惡說似乎是根據孟子的性善論而來。在還沒有深入了解的時候,也認為應該如此。但是看了徐復觀先生在論荀子性惡說時,曾懷疑,荀子不曾看過《孟子》一書,因為荀子對孟子人性論之內容毫無理解,以致他的性惡主張,非以嚴密的論証方式反駁孟子的性善說。姑且不論徐先生經揣測所引發之見解是否過於偏頗,但是卻引發我產生相關的疑惑:荀子的性惡說是否針對孟子的性善說而來?如果是,荀子似乎沒有切中孟子論點之要害。如果不是,荀子真正要主張的是什麼?本文試從引申之相關問題,進行思辯與探討。

二、比較性善說與性惡說之異同
首先,必須了解孟子、荀子何以提出性善、性惡論。孟子處於戰國時代反儒思想盛行期,他為了匡正當時的混亂風氣和異端邪說,承繼並發揚孔子的仁學,並發揮了孔子未詳加闡述的心性部分,以道德自覺心提出性善說,他認為根植於內在的道德自覺力量能夠改變外在的世界。而荀子處於戰國晚年各國分立之時期,各國紛亂不已,必須以一套統一的制度來重建社會秩序,作為群體之規範,而這規範便是聖王所制的禮義制度。荀子的性惡說便是由此而來。他認為人生而有欲,必須以禮義制度來加以約束,以免造成紛爭與混亂。從中可看出,孟子與荀子對於性的定義並不相同。接下來則是釐清孟、荀對於性的定義。
  
孔子在《論語》中,未曾定義何謂仁,而是以各種方式來說明仁的存在,因此孟子更進一步地向內推展:仁在人的內心,而這個根據地―心,又是如何地運作?由此展開了他的四端心之說。他認為心性的本源為善,惡的產生是因為沒有保護以及培養四端之心的善苗。由此可知,孟子所說的性善便是心善,而所謂的性便是道德自覺心,亦即四端之心。而荀子所說的性偏重於欲,而情便包含了種種欲望。他認為情、欲為與生所俱來,如果不以外力加以制止,欲永遠無法滿足,所以認為性是惡的。然而,荀子也尊心,稱之為天君,認為心具有統馭五官的功能,心必須靜虛才能夠治性。因而可知,荀子的心與性是獨立分開且有主從之關係,不同於孟子將性視為心,而且具有道德自覺能力。

三、結語
綜上所述,性善與性惡之間的差異,在基本上,對於性與心的定義已不相同。荀子性惡說之所以沒有提出堅實不移的論據以反駁孟子性善說的根本原因在於兩說的大前提不相同。張亨先生在論荀子禮法思想之理論根據時,曾提到,荀子的性惡說只是一個不完整的主張,之所以如此,在於人性的地位在荀子的思想中並不重要。荀子因為重禮法而提出性之惡,以強調禮義制度的重要性。由此可知,性惡說是荀子重禮思想之延伸,並非針對孟子性善論而發。
  
孟子提出性善說,是針對人性來探討,我們可以從孟子和告子之人性論辯當中得知。而荀子提出性惡說,卻不是著重於人性上,而是強調禮義的重要性。因而可知,荀子重視人群之結構,他掌握的是社會之整體性概念,而非單純地依歸於個體的心性上,這便是孟子與荀子在人性論上最大的不同之處。 



樂遊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間自有深深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