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時事討論
2009/04/16

看澳門,討伐何厚鏵及其後台廖暉

非法的人大常委

 

何厚鏵是第七屆全國人大達標,第八屆、第九屆、第十屆及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老上級,其後來兼做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已近九年之久。其實,何厚鏵自從任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第一天起,就是非法的,踐踏其自己參與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澳門基本法第四十六條:『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由年滿四十周歲,在澳門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中的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何厚鏵違反澳門基本法之一,大量資料表明,他從十四歲時已去加拿大留學,并非已『在澳門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一九八三年才回到澳門,至一九九九年澳門回歸中國,僅十六年,也不符合法定的『居住連續滿二十年』; 之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第九條:『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愿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際。』、第十七條:『本法公佈前,已經取得中國國際的或已經喪失中國國際的,繼續有效。』,何厚鏵具有葡萄牙、加拿大雙重國籍,既然『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他“已經喪失中國國際”,不是“中國公民”,豈能擔任中國的『澳門特比行政區行政長官』?我們稱他“洋特首”,或以“洋鬼子”呼之,名副其實,來點幽默,甚為恰當。

 

有人對何厚鏵的詭詐,以『澳門情況特殊論』為其非法性詭辯,殊不知正因為澳門情況特殊,才稱澳門特別行政區;也正因為如此,澳門基本法第四十九條明確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任職期內不得具有外國居留權,不得從事私人贏利活動。行政長官就任時應向澳門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院長申報財產,記錄在案。』澳門特首在任職期內,尚且“不得具有外國居留權”,何況何厚鏵不僅具有外國居留權,而且還有外國國籍,乃至兩個外國的國籍!至於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不得從事私人贏利活動”,洋特首何厚鏵是是大豐銀行董事長、賭場股東之一,這條法律對他來說,也是一紙空文。這就是洋鬼子的“先進性”!

 

尤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根本大法,第三十條『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反之不是;第三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年滿十八周歲的公民……都具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五十九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名額和代表產生辦法由法律規定』,其中“法律規定”的人大代表,當然指“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中國公民,而非外國公民,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與此同理,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十七條,何厚鏵三十年前“已經喪失中國國際,繼續有效”。非法讓洋鬼子在中國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大當了二十多年的代表及其常委,滑天下之大稽,全國人大必須依法追根朔源,立即對何厚鏵撤職查辦,并對踐踏《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蓄意包庇中庸他的濫權瀆職事件,追根究底,從而對還還活著的京官嫌犯,課以政治責任和刑事責任,以儆效尤。

 

何厚鏵是香港特首的上級

 

香港人口是澳門人口的十三倍,香港領地比彈丸之地澳門大百倍;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經貿中心和咨詢中心,亞洲“四小龍”之一,其知名度、地位和作用,遠勝於澳門。為什么香港特首的位階,反而低於澳門特首呢?不論是董建華,還是曾蔭權做香港特首,既不能當上全國政協委員,更不能做全國人大代表,當然也就遑論染指全國人大常委,有時還得聽命於何厚鏵。究其原因,董特首、曾特首是純粹的中國籍香港人,冇入外國國籍,更無雙重外籍,更無雙重外籍,與何厚鏵比較,也就沒有“一國兩制”的洋人身份“特別”。

 

董建華經商世家,當了香港特首雖然政治腐敗,喪失民意,被迫下臺,但經濟上與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一樣,尚無貪污受賄弊案纏身。何厚鏵則大不相同,他是眾所周知的超級大佬,其治下的澳門賭場林立,有二十八家,世界之最。畸形的經濟發展形勢,制造新的貧富懸殊和社會問題,去年“五一”澳門市民集會示威,和平游行抗議,遭到澳門警方彈壓,有路人受槍傷殘;何并被指有染賭場股份,更是進行人生賭博,而其手下濫權巨貪、今年被終身法院判處共七十六項罪名二十七年有期徒刑的前澳門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世紀貪污案”,歐犯法庭上坦白交代收受四十項賄款十億澳門元的公務工程是“長官(何厚鏵)”批出的;何厚鏵長居高位而屹立不倒,嘆為觀止,香港特首望塵莫及,自嘆弗如,甘拜下風。

 

說香港特首“有時還得聽命於何厚鏵”,舉例說明:前些年香港民主派與保皇派對《香港基本法》解讀不同,基本法第九章附近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二零零七年以后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并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準。”民主派議員按通常法例和文理,以及二零零七年恰是香港特首選舉年,認為全民一人一票的直選,《基本法》定在“二零零七年以后”,當然包含二零零八在內;保皇派議員認為不包括二零零七年本身,於是發生掙拗。但是,董建華只聽上命而罔顧廣泛民意,唯恐香港市民直選特首不能連任,竟請包括何厚鏵在內的洋鬼子、假洋鬼子和土包子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政治智商低劣的“中國最高權力機關”,也就公然違憲“釋法”!

 

廖暉是騎在港澳頭上的太歲

 

港澳人民頭上的太歲除中國全國人大洋常委何厚鏵之外,另一位則是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廖暉,他對港澳人民尤其是對香港人直接卡脖子,也是作惡多端。

廖暉是繼前任港澳辦主任魯平這個“千古罪人”之後,蓄意包庇重用何厚鏵的主要嫌犯,張先生討何文章《三重國際的‘洋人治澳’特首》最后一段“北京有關高官必須引咎辭職”,雖未點名伐廖,但已呼之欲出。

 

廖暉何許人也?廖承志之子,紅色貴族。一九八三年其父逝世後,一日連升五級,從副團級參謀(副處級)調至國務院,繼承父親僑務辦公室副主任職位,第二年扶正。外籍華人不能當全國人大代表及其常委,廖暉明知故犯。據說,他在僑辦時和班子成員關系搞得很緊張,班子內部不服,稱其不是靠德行、能力和資歷,而是靠父親、祖母何香凝的聲望,被照顧到中央部委當高官的。是對,我們作為海外華人,感同身受,也覺得僑辦沒甚麼建樹。一九九七年魯平退休,廖暉本人向江澤民提出要到港澳辦,才被調任肩負著國務院港澳事務辦事機構和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的雙重職能。迄今,他是中共第十二年十七屆中央委員。二00三年三月,廖又兼任全國政協第二副主席的高級職位,全面負責中共在香港、澳門的工作,位高權重。

 

香港回歸祖國這十一年多,港澳事務全歸常在深圳的廖暉掌控,怪事連篇,層出不窮。執其大者,略加點評:

 

早在二00一年,廖暉向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讒言香港政府司司長陳方安生。廖暉等二00二年四月逼退支持言論自由、普及民主,不滿廖暉、董建華急於實施的高官問責制,被譽為“香港良心”的“香港鐵娘子”的陳方安生,增添香港政壇不問的誘因,把她推到泛民主派陣營。

 

董建華當年違背香港人民意志而硬拗,報請包括洋人何厚鏵在內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違憲“釋法”,正是奉廖暉瞎指揮之命。廖暉董建華早就違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八十二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屬于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公然推翻香港終審法院判決,把擁有居留權的港人內地子女來港定居問題,也濫請全國人大常委扭曲《基本法》解釋,全國人大成了處理地方事務的政府工具,導致發生爭取子女居港權的香港市民火燒入境處大樓,以及自焚慘案;與此同時,香港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奉京官之命,準備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自行立法,為所謂“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等概念立法,更是引起公憤,并受到香港立法會泛民主派議員的否決,在引爆當年“七一”五十多萬港民抗議港府大游行。葉劉淑儀當即在一片譴責聲中辭職,黯然下臺,而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其宣布調整汽車首次登記稅等新稅時制,使得高價車稅率大幅度提高,自己卻因“一時疏忽”,早前購入一輛豪華轎車,結果避過新稅,出現了利益沖突之嫌,即使已把省下的稅款捐給慈善機構,也不被接受,仕途染上污點,迫於與論壓力,也辭了職。昔日政壇明星,如今雙雙落馬。

 

廖暉涉腐化請辭

 

中央嚴肅地批評了港澳辦、中聯辦,對掌握香港特區的動態嚴重失職和偏差,並批評港澳辦和中聯辦長期不能搞好協作關係,把時間和精力消耗在互不服氣、相互拆台、互爭資源、互以自我為中心、把精力、財力、文化都花在社交上,責成港澳辦、中聯辦提交總結報告。七月底,廖暉第一次向中央提出引咎請辭,承認在掌握、了解香港政局、社會各方面情況犯了主觀主義的重大職,偏重看報告、聽匯報,和中央聯辦的關係沒有協調好,沒有在分工上處理好;承認自己是官僚主義作風、本位功利主義作,給國家、事業造成了損害,不適宜擔任港澳辦主任。廖暉的(請辭報告)送上後,溫家寶、曾慶紅都和他談了話並予挽留。

 

     廖暉第二次請辭在二00三年十月初,即中央十六屆三中全會前夕,他又向中央第二次提出了請辭,並提出請辭後返回廣東省中山市度晚年。廖暉的祖籍是廣東省惠陽,但他在毗鄰何厚鏵治下澳門的中山、珠海,有兩幢面積八百多米的別墅。傳言廖暉的再度請辭並非由於(工作壓力),而是生活腐化問題重演,被中紀委警告,責成其檢查。後由曾慶紅、賈慶林等出面,才免於黨紀處分,但廖暉在政協黨組生活會上作了檢查,致使個人情緒低落。三中全會後,港澳辦黨組書記一職由陳佐洱取代了寥暉。當時是由曾慶紅到港澳辦黨組宣佈的。

 

到了當年十一月中旬,廖暉第三次向中央提出了請辭報告,他自言:難以勝任現職,要求調到國務院研究室搞華僑、港澳台事務的研究工作。對此,還是獲同屬(太子黨)的曾慶紅挽留,曾慶紅在出席港澳辦黨組會上宣佈:中央政治局經多方面考慮,認為現階段不宜有太大的人事變動。港澳辦工作上的問題,廖暉同志作為主要領導,是要負上很大失職的責任,造成了被動的局面。但寥暉同志和其他同志能作出認真總結、檢討,中央是希望和信任港澳辦能把工作搞好的。於是,廖暉有恃無恐,不思悔改,對港澳更以極左一套霸道。

 

     董建華下台之前,還屈從廖暉等京官胡鬧,異乎尋常地做了損害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蠢事,後果嚴重,使改善台海兩岸三地關係,至少倒退十年八載。二00五年二月,馬英九時任台北市市長。董建華特首原本已答應馬市長來港,應邀出席香港的大學演講。香港是馬英九的出生地,按香港法律馬也是香港的永久居民,陳水扁罵他是(香港腳)、中央的(台北特首),但寥暉等主持的中共有關當局,卻不准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迫董建華拒發入境簽證,出爾反爾,再度配合阿扁台獨勢力,對馬(紅綠夾攻),董則在兩岸三地揹黑鍋。馬總統對此耿耿於懷,(五二0)就職總統大典之後第二天,面對中外記者採訪追問,他還記得了三年前被拒入境出生地香港的故事。馬英九在四年或八年總統任期內,不便也不大可能訪問香港。評估廖暉等延誤中華民族終極目標民主統一的實現,危害將是十年以上。

 

討何伐廖之役實是一體兩面

  洋鬼子何厚鏵和假洋鬼子廖暉相互包庇,位高權重,狼狽為奸,一丘之貉。也就是說,廖暉與何厚鏵一體兩面,互為表裏,是牽在一根繩上的兩個螞蚱。討何伐廖,是役一石兩鳥,

搬掉壓在港澳人民頭上兩座太歲山,是民心所向。

 

     廖暉曾在《認真開展先進性教育活動  不斷推進(一國兩制)事業》中,侈談《全面貫徹〈三個代表〉》,自封〈先進性〉的同時,也吹捧何厚鏵治下的澳門:〈贏得了處理香港政制發展有關問題、香港特區第三屆立法會選舉和澳門特區第二任行政長官選舉這三場關係全局、影響長遠的重大戰役的勝利,使得香港的勢有所好轉,澳門的形勢進一步得到鞏固。〉不言而喻,廖暉把其中洋鬼子何厚鏵連任澳門特區第二任行政長官的(選舉),亦視為〈關係全局、影響長遠的重大戰役的勝利〉,體現〈澳門的形勢進一步得到鞏固〉的〈先進性〉!

 

     00七年六月二十七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周年成就展在首都博物館開幕,廖暉又侈談〈一國二制〉定能結出更豐碩成果,自誇我們欣喜地看到在克服了亞洲金融危機及非典疫情等種種困難之後,今天的香港,社會保持穩定,經濟續增長,民生不斷改善,各項社會事業取得長足進步。這是〈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正確實施的結果,是香港同胞努力拼搏的結果,是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勤勉  施政、務實進取的結果〉。其實,這也是寥暉自唱高歌。社會並不穩定,經濟增長泡沫化,民生改善有限,民主裏足不前,媒體被迫自宮,政府公權不彰,問題依然成堆,對這些廖暉隻字未提。我們不妨逆向思考,假如最近十年,沒有廖暉、何厚鏵當道又擋道,香港和澳門豈 非真的取得〈長足進步〉?但對過去是無法假設的,重要的是把握未來。事情果真如廖暉說的那麼好,為何民怨還這麼大?君不見今年七月一日,仍有代表香港廣泛民意的四萬七千人大遊行,匯集各種正義訴求,發出吼聲嗎?民意不可侮。

 

    何廖不除,港難未已,澳門更糟。討何伐廖,能“清君側”,搬掉絆腳石,使胡溫尤其習近平先生〈兼聽則明〉,理解港澳人民盼解放的心聲,不再姑息養奸。據反饋消息悉知,作者第一篇討伐洋特首何厚鏵的民主愛國文稿,海內外已有三十多家傳媒發表或轉載,述評追擊正處於發酵中,月底中央〈內參〉也予報道上達,由於中央高層胡溫習等領導人,目前正忙於因應北京奧運,尚未表態。處置廖暉、何厚鏵有個過程〈成功不必在我〉,亦非吾能決策,大家也不必在意能否〈畢其功一役〉。但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諸公,順應廣泛民意,盡快受理,依法辦事,按問責制正確處置。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