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21

網路族

最近開始著迷於網路世界,開始有一點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在電腦桌前一坐動輒數小時。妳永遠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人,發生什麼事。我正在某個地方的某台電腦前讓妳閱讀,而妳在不知何處靜靜閱讀我,透過符號的傳遞,我們開始溝通(communication),這算是邂遘嗎?我是個搞心理輔導的(特別是兒童與青少年),總是面對許多心理的掙扎與痛苦,我喜歡陪著這些人感受他們喜怒哀樂的過程,於是我擁有比別人更多的故事,這些故事或許平凡,卻往往教人感動。看到這裡,妳又多了解我一些了,真好。
  喜歡一個人,開著有天窗的車,半夜行駛在無人的馬路上(最好是有星星沒月亮的夜晚),音樂是吹的有些破破的薩克斯風,然後一杯冰調酒,一個人(我總是一個人),然後覺得這樣的生活真是不錯。站在11樓的陽台上俯瞰夜景,手中端著一杯葡萄酒(其實是葡萄汁),音樂放的是「卡門進行曲」,穿著一件寬鬆的睡衣,蠻奢侈的享受,人生,嗯!就該如此。今天是滿月,任憑電腦在桌上閃著,outlook像個小媳婦般被我冷落在一旁,CICQ有時沒時傳來一聲呼叫,暫時不理吧!我心理這麼想著,繁忙的白天過去,晚上的INTERNET才開始熱絡起來,許多人坐在網路前,面對未知的你我他,開始期待生活可以有所改變,不同於電玩的虛擬世界,網路是真實的存在,當然有真情,不過也有欺瞞。
  成為網路族,反倒感傷了起來,透過冷冷的文字傳輸,我竟然開始渴望有奇蹟降臨,仔細定義自己想要的奇蹟,卻感到一陣莫名的疲憊,難道是孤單太久了嗎?明明每天都在接觸人群,每天對著人群演講,陪著病患分析他們的悲喜煩憂……可我就是覺得孤獨,是鳥鳴山更幽?還是我骨子裡的欠缺,恍然大悟,原來我天生不完整,需要另一個人呀!從以前就活躍於人前,28個年頭過去,我忽略自己在情感上的需求,原本以為可以一個人繼續過下去,可是網路世界的無限可能著實叫我感到迷亂,我在諮商輔導的領域停留太久,漸漸忘記自己也是個人。
  當初剛認識佛洛伊德的時候(just a joke),真的相信心理學萬能,神游於精神分析論的奇幻世界,對白老鼠的實驗愈來愈感興趣,我天真的以為人類行為可以透過制約輕易改變……幾年的輔導工作下來,接踵而來的挫敗讓我明白人生並沒那麼簡單,光是我內心的匱乏,我花了28個年頭才發現。妳……還在閱讀我嗎?
  並不是看了電子情書這部電影才成為網路族,而是因為工作需要買了台筆記型電腦,上網找資料的時間多了,又瞥見love match的網址,好奇心驅使下便登錄了……寄出一些mails,也收到一些,生活漸漸出現一些變化,打開電腦時心情不再是不耐煩的抱怨這個開機畫面怎麼這麼慢,或是千篇一律地玩著無聊的傷心小棧打發時間;而是期待是否又有回信?是否又有來自世界各地有緣人捎來的訊息?第一次發現,原來開機也可以有這麼多變的心情。其實只是一種符號的交換,但因為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拆解這些符號訊息,所以感受也不同,那是最個人最獨特的感受啊!
  坐在電腦前發呆了27分鐘,一不小心螢幕又變成保護程式(我發現我有一台很愛偷懶的電腦),想寫些什麼,腦袋瓜卻裝滿像麻糬的填充物,晃盪著發出粘呼呼的氣息,我直覺想到行光合作用的植物,是不是也像我一樣享受著無所是事的悠哉?
  悠哉的時光,在第28分鐘的時候宣告結束,我從行光合作用的植物擬態中恢復成肉食性動物,開始將ㄅㄆㄇ的符號重組,企圖組織自己的心情供人閱讀,管它文雅與否,我殘暴地讓這些堆疊的字句佔據網路留言版的空間,滿足自私自傲的本質,文字並不洗鍊,我追求的只是真實。我堅持用自己的故事,因為我認為生澀的歲月還沒讓我有虛擬故事的能力,我想透過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更加了解自己。
  被人閱讀如同赤裸著身子,總有人會發現我在很努力地活著吧?活著,不光是學會呼吸喝水而已,還得學會傷心難過。我傷心難過,不是因為快死了,而是因為我必須繼續地活著。沒有傷心的地方就沒有快樂呦!我好像聽到桌上那隻奮力的螞蟻在對我說話。我不是不順心、不是有挫折,只是…只是,只是大家一直都這麼努力地活著呀!看著桌腳那隻已經睡翻掉的狗狗,真叫人羨慕!
夜深了,悲劇性地只能想到喝咖啡,今天又甭睡了。夜貓子自有一套夜貓子生存法則。
卡門進行曲還在無奈地播著,葡萄汁也漸漸變溫了,我卻不知在麼時候回到電腦桌前寫下這篇文章……呵呵!想必我是真的醉了(果汁也能醉人!),許久未提筆,想不到一寫還是很難罷手,「文章」是寫給妳的,「心情」希望是我們的,可惜妳看不到我眼前這片迷亂人心神的夜景,嚐不到這杯喝了竟然會醉的葡萄汁,但至少妳看得到我寫的文章,知道我已經盡力share我的真實面予妳,that’s enough, isn’t it?

情趣用品

亞太電信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千禧祝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