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17

網路殺手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倦怠,因為我發覺網路佔據**不!應該說是霸佔,網路霸佔了我大多的生活空間,霸佔我的思考與閱讀,我的臉龐幾乎快被電腦螢幕的輻射線曬傷了。 

打開電腦,我游移在網際網路所架構出的虛擬世界裡,舉手投足,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真實體覺,一旦人的心過度投身其中,一切都可以變得真實起來,真實得近乎可怕!我甚至可以在螢光幕上具體的談情說愛**。我必須快點醒過來,和一台電腦談戀愛,在電子符號組成的四度空間裡扮演自己所希望/或不希望成為的角色,雙眼漸漸失去漸層,現實生活被毫不留情地丟進資源回收桶,在白天工作了8小時之後筋疲力盡的回到家,卻仍舊可以在連上網路時用盡最後一滴精力在另一個世界裡討生活,日復一日,我用有限的生命瘋狂進行兩樣人生**不行!我怎麼會以為現實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像電腦一樣存在磁片中,不小心刪掉後還可以重來。 

隨著一頁頁的網頁快速在眼前飆過,咫尺的螢光幕瞬間可以閃過數種不同的世界,我可以在兩秒鐘內從文學賞析切換到埃及法老的裹屍布,也可以一瞬間從探究恐龍化石跳到外星生物的探索,雜亂的資訊繼續強暴我的視野,貪婪的目光注視著眼前的螢光幕,毫無顧忌地截取所謂的新鮮玩意,喜新厭舊的潛意識需求在這裡得到徹底滿足。沒有所謂耐心等候,在這裡一秒鐘便會錯過一世紀、一秒鐘便成為歷史,於是所有的事物變得無法等待,一切速成!我可以在五分鐘內完成網路戀情(高手甚至可以在五分鐘內完成網路性愛),現實生活中漫長的戀曲又怎堪苦苦等待? 

關掉電源不就得了?問題就出在這裡,關不掉啊!我相信這是一種強迫症,是一種毒癮,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漸漸被這種病毒侵蝕而不自知,我常常在想,這是不是末日的徵兆?一定有一種叫做網路殺手的東西正在蔓延繁殖,它掌握人心最脆弱空虛的一面,所以可以這麼輕易征服人心、甚至讓人們努力開發更適合它們存在的溫床**我是受害者之一,你呢?

情趣用品

亞太電信




情網瀚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沉默的 尾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