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31

★太平輪沈船事件簿.(台灣版鐵達尼號)...秘密檔案....

寶島燻樟的故事不會結束....會一直接著...,三不五時湊近來看一下吧!



(看到了嗎?這麼多寶島,他們等著到世界各個角落去!一起愛台灣!)




裡面有寶島燻樟的故事......
如果你,你的朋友也是受難家屬,歡迎連結!或請留言!


看!我的阿公吳祿生(右)很帥吧!

我阿公吳祿生.在我眼裡他是一個成功的貿易商人.雖然我沒親眼見過他,但是個令我學習的對象...                                                                       但因為太平輪沉船........他只活了46歲......

 

 







 

 

 

 



(阿公吳祿生)最右邊 最左(阿嬤吳蓮玉金)






右我父親吳能達 圖為腦寮工作情景腦丁正在出炊!   (請按我!)


 

我的阿公吳祿生與父親吳能達
對阿公的認識是從父親吳能達得知……

我阿公吳祿生.在我眼裡他是一個成功的貿易商人.雖然我沒親眼見過他,但是個令我學習的對象...但因為太平輪沉船........他只活了46歲......
 每當我去祭拜他,人家帶的是鮮花素果,我帶的是我研發的燻油手工皂及客委會輔導的樟腦油跟檜木油,及燻油,非是要告訴他..........
看我把樟腦產業變得不再是慘業! 讓他看到我的努力!

 
阿公在第二次大戰期間,在中部山焗腦及焗檜木油,據說當年的檜木油可充當飛機的燃料油,吳祿生(阿公)在日據時期除了焗腦外,還從事木材與香蕉貿易,當時還將香蕉製成香蕉乾及香蕉油(據說當時婦女坐月子最佳補品)期間也將台灣蘭花外銷至日本,足跡遍及太平洋跟台灣海峽,
34年光復後才不定期雇用船隻,將台灣香蕉載往上海銷售,後再到福州購得杉木(早期電線杆以杉木為主),或是一些台灣民生物資,運回台灣銷售,


回台灣前,阿公先將要寄回台灣的貨款,黃金,布疋,皮鞋,波斯毯(當時台灣物資非常缺乏),,等等一些,台灣所沒有的民生物品清單,先寄回家中,並告知家人會搭上,民國38年1月27日最後一班的太平輪號回台,也是國民政府撤退大陸的最後一班船,誰會料到這是一艘開往天國,天人永隔的一艘破船,據說還嚴重超載,黑夜中熄燈還能行船,船長酒醉睡著延誤,以致撞上建元輪,造成多少家庭悲劇跟遺憾,我可以'想像阿公在海中在跟死神交手霎那,內心的不甘願,遺憾,不捨,掙扎到最終生命結束,連同他要帶回台的財物沉入海底!

 
 原本人人稱羨的富裕家族,別家小孩沒鞋穿父親卻有讓他驕傲的皮鞋穿,在那年代算是奢侈品,在當年有布鞋穿就算很不錯了,很多人還為了看皮鞋長甚麼樣子,專程找他看皮鞋,
家裡有私塾請專人教導文學,書法,中醫,武術,算數,習漢字,閩南語文字,客語文字等等

 
太平輪船沉了……..一切希望似乎沒了,那是一個充滿傷痛的回憶,我感覺得出來,父親不太願意去回憶,就如同我在他的傷口上灑鹽一樣痛,一個12歲的小朋友卻要負擔家中的一切開銷,照顧弟妹,真ㄉ太沉重了!!,
  

太平輪沉船事件發生後,一夕之間一切垮了,天堂裡的小孩突然間像是跌落無名地獄

當時的
祖母(吳連玉金)為了孩子生存,帶著全家大小,回到娘家一切從新起……
當年父親(吳能達)才12歲,經濟支柱倒了,除了照顧弟妹了,還要撐起家中經濟,為了餬口,就此輟學,經人介紹,13歲~18歲在中坑坪派出所當伕役(現今工友),代替警察對戶口,代打豬印,照顧小孩,打掃內外,泡茶,分送各分局公文,等一切打雜勞務,一個月薪資 新台幣18元, (舊台幣四萬換新台幣一元,當時幣制相當亂)

18歲後經堂姊夫介紹在高雄公路局保養廠工作幾個月,
18-23歲,四叔吳衡生從日本回國後指導從是薄荷腦工作,開始接觸龍腦,樟腦
25歲當兵後開始自己從事樟腦製作,並取得合格執照,有人戲稱末代腦長,(在國民政府接管後,就不再有腦長制度)http://www.epochtimes.com/b5/6/10/9/n1481013.htm  (大紀元時報,山城末代腦長)


(補充1)父親回憶在當時才12歲的他走起路來比大人慢許多, 送公文時為了增加公文的時效性,只要看到有順路又騎鐵馬的路人,就手拉著鐵馬後面追跑,這樣跑起路來就快許多.

(補充2)當年讓父親背過的小孩,現今都快六十歲了!

(補充3)代打豬印事警察主要工作之一,對於打豬印之事,為防止豬戶私宰,雖年幼的他仍有他的堅持跟執著,常為了要到山上偏遠地區替喪葬喜慶戶打豬印,走了十幾公里的山路,豬印打好了,天都黑了,幾乎摸不到回家的路,一個人在黑漆漆的山裡摸黑回家…

聊起他十幾歲時,在中坑坪十三公里處"水寨下''黑夜摸著濕漉漉的山壁,扁蝠刺耳叫聲,夜鴞鳴叫,滴...滴....答...答...水聲,及一堆不知名蛙鳴獸吼的,充滿詭異,恐怖,未知,淒黑的山路,一個人孤零零的走著……說到此讓他想起失去父親所有的心酸跟委屈...不禁悲從中來……,流下已身為阿公的男兒淚!

(我想應該還有很多故事,我不敢再多問下去,聽了我都想哭了.....有空再挖,請期待....)


 
(補充4) 阿公(吳祿生)把香蕉載往上海後,由於估錯船期,以致香蕉全熟透變黃了,阿公心想這下慘了,香蕉要倒哪去?
正當傷腦筋之際.....沒想到上海人大多沒吃過台灣美味正熟的香蕉,聽說剛開始,香蕉還是連皮吃的才夠味!還有人笑說好吃是好吃,就多了裡頭一根。(應是台灣人揶揄的笑話吧)
沒想到竟然香蕉在上海大賣,那是阿公第一次到上海賣香蕉,也讓他信心大增,開始了阿公兩岸間的香蕉貿易

 
(補充5) 父親(吳能達)後來把他心愛的皮鞋轉讓給他的弟弟,接著送給妹妹的大兒子,但誰知他在煮豬菜(地瓜葉)給豬吃時,竟把父親心愛的皮鞋給丟進了熱鍋裡一起煮熟了,真材實料的皮鞋,經過這一煮,皮鞋整個脹大,成了特大號的牛蔔蔔鞋!從此那雙令他驕傲的吳能達皮鞋就此銷聲匿跡,剩下的只是回憶!


(補充6)沈船事件發生後,家中小孩開始常是有一餐沒一餐的,小叔當時才六歲,還常因為沒飯吃餓肚子就放聲大哭,根本也搞不清楚,他的父親吳祿生已經不會再回來了,隔壁阿婆看了可憐,把原先是要給雞鴨們吃的剩飯,用瓠杓裝著給小叔吃。

父親到中坑坪當小廝前,國小尚未畢業,只想著要賺錢養家,聽說鵝毛可以收來賣錢,利用下課時間,四處向人家收鵝毛鴨毛賣錢,很多鄰居嬸嬸婆婆知道他的遭遇,都會刻意將鵝毛鴨毛留給他,另外還附贈菜包或一些小點心讓他填飽肚子,早上則是去發送報紙,甚至一些破銅爛鐵都收,為的只是想多賺點錢,讓家人有飯吃! 

(補充8)這樣的生活不到半年,外公不忍自己的女兒(我的奶奶)這樣過苦日子,於是請全家大小一起回到石角娘家居住,生活才慢慢穩定下來,由於外公家耕作農田,所以常常要到田裡幫忙,那時年紀才12歲的(父親)吳能達,有一次抱著有點拖不動的大鋤頭,正要到田裡工作,一群蛇蟻正經過田埂,長長一串規律的走著,小小的年紀甚麼都不怕,卻被這小小的蛇蟻,給嚇個半死,說甚麼也不敢跨過蛇蟻部隊,非得全數的螞蟻走過了,他才敢走過來!


父親(吳能達)的四叔吳衡生看了不忍,於是提議讓大姑姑吳瑞櫻到日本讀書並在家中去幫傭,後來到了適婚年紀才回台灣嫁人,另一位二姑則是分給奶奶的兄弟當女兒。

有一件事我常搞不懂,就是每到父親生日時,媽媽總是提前一天幫他煮豬腳麵線過生日,生日當天他絕食一天,什麼也不吃,表情也很怪,我只是想大家過生日不是都快快樂樂嗎?
他跟我說過那是他的母親受難日,為的是紀念母親的生他辛苦!怎能慶生!

在太平輪一九四九新書發表的前夕,我又有了最新答案,(原先新書發表會他是堅決不去的,因為他說他受不了,甚至怕自己會失態,沒勇氣去參加,不論我們怎麼說好說歹都無效,一生中只要做出對的事,一兩件,一生也足夠了,連這都說了,無效!)
新書發表的前幾天,父親喝了些酒,說起話來也變大聲了,一個當阿公的人突然放聲大哭,當時我真是嚇了一大跳!老實說在這屬於六年級的世代裡跟父親之間,還是有距離跟隔閡的,但霎那間,突然感覺距離變近了,不自覺的想去擁抱他安慰他,陪著他一起哭!

吳素萍我跟你說!其實我很想去,我不是不要去,但讓我更不捨得的是我的母親,她太偉大了,太辛苦了!太委屈她了! 我的母親不識字,但在那個年代,飯都沒得吃了,再辛苦她都要讓她的小孩繼續唸書。
她是可以背著我上山下海,甚至過火她都絲毫不畏懼,到山上打豬印無論多晚,她都會在門外等我回家,她很年輕就守寡,四處跟人打零工,賺取微薄的薪水,田裡種植樹薯餬口,廚房剩下的木炭,則拿來賣錢養六個小孩,養活一家子,兩母子也常說話說到天都亮了。那份對母親的不捨跟情感是沒有任何人可以體會的!
太平輪的故事,我是每看一次就掉一次淚,看十次就掉十次眼淚(父親的鼻涕眼淚絲毫不給面子狂瀉!)
他哭著說:我現在沒有辦法告訴你,到底事發生了甚麼?等我哪天心情好些,我會慢慢告訴你!



嗯。。。
我會等吧!

(補充7)
早期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甚至代表權力跟能力的表徵,風度翩翩又多金的阿公(吳祿生)外遇,對於一個傳統又純樸的客家婦女(我的阿嬤)而言,對內心絕對是個衝擊跟打擊,但她能做的只能默默承受跟認同另一個女人的存在,甚至同住一屋簷下,一起生活。
但阿公(吳祿生)對於父親(吳能達)的感受,卻勝過這個女人的愛,最後選擇離開,也可看出阿公對父親無限的愛。

香港也是吳祿生常去貿易的地方,除了貿易在東勢山區,家族還經營水運生意,順著溪流往返東勢卓蘭之間的貨運,當年替阿公工作的新羅,後來遇到成年已結婚生子的父親吳能達,從提當年往事,他說:阿公離家出走到日本去,特別交代他,務必每個月從水運生意中,捏一些錢給奶奶作生活費。

 有錢人的生活阿!
 實在難想像父親小時候的富裕,家裡還有家庭劇院,像現在幻燈片的黑白片一張一張輪番放印,旁邊還配著一名專門旁白的人說電影,那年代吳家真的是有錢的大戶人家,父親曾帶我到他小時後的住處,很驕傲的說:這一片你看得到的土地,以前都是我們的,當時家裡養了許多珍奇異獸,孔雀,老鷹,白蛇,,,,,,等等。(阿又怎樣阿,乾瞪眼)
是啦!這摩有錢,但阿公真正留下給父親的財產,就是一張當年他製造經營香蕉乾的DM,跟一堆問號,跟遺憾!
很多人都認為獳ㄋㄡˊ達子(朋友對父親ㄉ稱呼)他很幽默,很豁達,不計較,甚至開朗愛說笑,誰又知道其中的心酸,也是苦中作樂,不然怎過日子!*(這是我後來的發覺)

(補充8)
可怖的蛇蟻....
太平輪事件發生後......(連貫補充6
事件剛發生時,誰也不能接受,身為長子的父親(吳能達) 拿著吳祿生的神主牌,回到家中,很生氣把神主牌摔在地上,大聲叫囂這算甚麼?

他氣得是父親怎可以這樣就走,不負責任,連個屍骨也沒有,就一個木牌子刻著吳祿生的名字,沒人能接受這樣的殘酷事實!
母親無言的把神主牌撿起,抱住他一起痛哭失聲!


兩雙皮鞋的落差,一雙是牛皮作的鞋,一雙是人皮作的鞋(赤腳)

在那年代,有雙布鞋或是橡膠鞋,就已經是很上等的生活了,就算有鞋,很多還捨不得穿,把鞋掛在脖子上,到了學校或是一些重要場合才穿它,但父親卻有亮晶晶的牛皮鞋,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見過,
看過1895電影後,他還跟我說女主角裡頭穿的斗篷風衣,他小時候也有一件,很重,黑色的,像絲絨一般,很光滑,風雨都不會透進去,聽了我都很好奇!真是所謂奢華風!
說起他的太平輪事件之前的童年生活,生活不虞匱乏,生活還有人侍奉著,他的眼神總是亮晶晶的!
但一說起太平輪事件,失去父親(吳祿生)後的所有生活及跟母親的相依為命
,所有的委屈跟思念,一下子全湧上來,眼眶馬上紅紅,泛著淚水!

寫到好多淚水喔,總是不經意掉下,寫到我很不想寫.....

我的父親跟我說,他的父親說過再窮小孩都不能分給人家,再窮都要讓小孩有書念,這是他的信念,因為他是養子(哥哥分給弟弟的小孩)
我沒見過我的阿公,但我感覺到對他的情感卻是深厚,當我拿著我的香皂去祭拜他時,我會告訴他,這是我的新產品,我也會莫名的落淚,我真的不知道,我沒難過,為何會一直流淚,!
一切不必言語........,盡在不言中......!
廟裡一堆的鮮花素果,香煙繚繞,誰會想到那是我的貢品,三番兩次我的皂被提出門外,我又提了進去,自己都覺得好笑
不管!阿公會聽到我說的話!他會保佑我的!


我愛問! 卻又不捨!




大人的世界,太多貪婪自私,自以為是。。。。。

不能講,不能寫,不能說,只能放在心裡,寫了刪,刪了又寫!
真是矛盾的世界!!

知道越多心裡越沉重.... 
如果這能分擔一點父親的苦也值得吧!

還是很想請質問一下住在神主牌裡的那些吳氏大老....我是不是可以% @  &*%#@~+(


總之~活著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補充9)
不能說嗎?
我真ㄉ忍不住了,事實就是事實,為何不能說~
怕傷害到當事人?
當時太平輪沉了,罹難者幾乎都獲賠了一筆賠償金.
為何阿公生前賺這多錢!
他的妻兒子女卻要還要如此貧苦受難!我真ㄉ搞不懂!
錢到哪去了?
身為孫女ㄉ我憤憤不平!

因為當時當家的是曾祖父,父親當時才12歲,年幼甚麼都不懂,曾祖父認為大家族家產都是一起的,為了省事就直接把阿公所有的財產過戶給當時家族裡ㄉ大長孫,曾祖父之後還寫了一封家書給吳能達,告知賠償金全部花完,用在買田產,修繕房屋,
大姑姑告訴我,那時家裡是開中藥店,曾祖父還拿了一些藥材說是價值600元價值給奶奶,請她自己去換點錢生活!(當時他們已住到娘家去了)
天阿~
當時聽到此事,很生氣,但父親不希望我寫出來...

老天有眼的~




 
 
如果你,你的朋友也是受難家屬,歡迎連結!或請留言!
 



首頁│ 下一篇→★太平輪一九四九新書發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