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2/20

大藏經9,佛說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卷第二(下)


於諸佛正法,而無所退轉,能持如是法,是名為堅法。

 未曾有毀犯,不思議法界,能逮如是法,是名為堅法。

 久發心受持,諸佛所說法,心無有怯弱,是名為堅法。

 於一切法性,正趣而勤求,不生染著心,是名為堅法。

 不著亦不住,亦能教示他,能持如是法,是名為堅法。 

 調柔易共住,宣說寂靜法,了知諸法體,而無有性相。

 於此法決定,是名為持法,亦未曾毀損,常住真妙身。

 當知此身者,即以法為體,此身無終始,諸法之所成。

 於此無增減,是名為持法,佛為諸菩薩,宣說諸法相。

 能得如是法,是名為持法,此界性自空,於法無染著。

 能持如是法,是名為持法,觀察一切法,性空不可見。

 以不見法故,亦復無所得,以無所持故,能顯示法界。

 無性相音聲,其體無所有,遠離諸思想,心亦不可得。

 以不得心故,名不可思議,已遠離心想,宣示寂靜法。

 無音聲境界,名不可思議,能持如是法,亦復無所信。

 不依無所信,不依無所有,佛為諸菩薩,宣說如是法。 

 不合亦不散,亦無種種相,若說於此行,得住於性地。

 已住於性地,即名性地人,住性地菩薩,畢竟無所依。

 能持如是法,是名為持法,以是故阿難,菩薩摩訶薩,

 於法無所得,即名為持法,若有諸眾生,佛道生遠想,

 以方便力故,令到究竟處,如是法及餘,為諸菩薩說。

 以微妙方便,顯示佛知見,持法大明人,唯佛能證知。

 及修行此法,無畏諸菩薩,不可思議智,說持法差別。

 法非法清淨,安住是法中。

「如是阿難,如來正等覺,以方便力故,為聲聞人,說菩薩摩訶薩,名為堅法。復次阿難,云何如來說,菩薩摩訶薩名為八人?阿難當知,菩薩摩訶薩已過八邪,修八解脫不著八正,過凡夫法而無所作,逮平等道。過凡夫法,勤求菩提不得菩提,離諸邪見而修正見,逮平等道離自身想。雖未得佛身,而求菩提離眾生想,而修佛想逮平等想 離眾生想。摷窟法求無摷窟了,於諸法中而無所住,所以者何?不見有法而可住者,世間法開通聖法,已逮滅界。亦不得世間,及出世間法,遠離有無是法非法,善能觀察斷常二邊,觀去來現在心相,乃至菩提心相,亦不可得,所以者何?已逮眾生心想平等法故,是以毒不能害,火不能燒刀不傷身,所以者何?已能遠離諸境界故。雖未得佛行,已於諸趣無有決定,所以者何?菩提離諸趣故。菩提趣者安靜無為,菩提性空無有處所,是以刀不偒身,名不可害。其乘速疾名不可害,所以者何?速達此乘無有罣礙,以是事故刀不傷身。亦有遍緣眾生慈,菩提行慈;一切眾生界不可得,無所行慈,一切法空慈,趣寂靜界慈,離瞋恚慈,行知明慈;能照菩提,眾生界不可得慈。遍緣眾生故刀不能傷,知欲色無色界,皆悉平等,亦知法界平等,如菩提無種種相,不可知不可著,無戲論無垢穢,安隱寂靜離諸音聲,菩薩摩訶薩,能了知是界,於諸趣中,所有言說音聲,皆能了知,所以者何?以於無來無去法界中,得無住法忍故,善知一切眾生言音,而為解脫寂滅之,不作是念:『我於是時,為此眾生說法。』已遠離我想諸音聲故,知諸法寂靜故,於諸法中不取其相,不可得故,不著言說故,是菩薩摩訶薩,名為八人。」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已過於八難,正住八解脫,不著八正見,是名為八人。

 已過凡夫法,而不住正道,處中離二邊,是名為八人。

 已過凡夫法,而離求菩提,不得菩提相,是名為八人。

 遠離自身相,而不住菩提,雖未得佛身,是名為八人。

 除去眾生想,能修行佛想,已逮平等想,是名為八人。

 已過世間法,而開通聖法,成就於滅界,是名為八人。

 諸佛所說法,及餘世間法,不得此法想,是名為八人。

 見有是一邊,見無第二邊,能捨如是見,是名為八人。

 觀察中道法,及與斷常邊,知是平等想,是名為八人。

 不得過去心,及與未來心,現在心不住,是名為八人。

 所說最初心,能生菩提者,此心不可得,云何得菩提?

 若能逮得此,不得菩提心,故毒火不能,傷害壞其身。

 其趣雖不定,遍修如是行,逮無去來法,故名不可害。

 去相不可得,來相亦復爾,音聲說去來,故名速疾乘。

 是故名安隱,亦名為空無,亦名速疾乘,亦名不可害。

 如是速疾乘,菩薩應通達,無能罣礙者,是故名不害。

 設以利刃刀,不能傷其身,不見於身相,故刀不能害。

 遍緣眾生慈,及以菩提慈,行菩提慈故,不為刀所害。

 無行無眾生,不得眾生界,寂靜無生慈,遍緣眾生想。

 遠離瞋恚慈,及行智明慈,能照菩提慈,遍緣諸眾生。

 解刀是空法,善修於身相,未得菩提道,不為刀所害。

 已逮寂靜界,遠離諸惡趣,惡業不能障,不為刀所害。

 遠離於無明,已證知明法,逮得菩提照,是名為八人。

 能知欲色界,無色界是空,皆悉是平等,是名為八人。

 界與菩提等,無有種種相,無智無分別,清淨無戲論。

 已逮此平等,菩薩無所依,所說諸音聲,能遍至諸趣。

 來去諸音聲,皆歸於法界,於無住法中,得此最上忍。

 善解眾生音,為說寂滅法,不生如是心,我為彼說法。

 已過音聲法,不取種種相,知諸法寂滅,是名為八人。

 已過諸音聲,通達音聲界,不著音聲者,故名為八人。

 阿難以是事,是名為八人,雖作如是說,其實不可得。

「如是阿難,如來等正覺,以方便力為聲聞人,說菩薩摩訶薩,名為八人。復次阿難,云何如來說,菩薩摩訶薩名須陀洹?阿難當知,不可思議佛道名須陀洹,菩薩摩訶薩住無所住,近於佛道,不受諸法無所依倚,亦無所緣,不住諸法畢竟無生,菩薩摩訶薩,為得是道故,堅固精進堅固思惟,無有懈怠,終不違逆心無所依,諸佛所乘,無上最勝出要之道,不著此道亦不住中。以如是道推求諸法,雖復推求而無所得,而於彼道不動不住,於道想生死想,佛想,能生平等,於結障法平等,諸法平等諸佛平等。遠離身見能生佛見,開悟諸見,修對治想已過我想。阿難,以是事故,菩薩摩訶薩名須陀洹,不著佛道逮無染道,不疑佛菩提,不選擇戒,乃至不見佛戒。以不見故,不選擇戒不分別戒,永斷三結不住三界,已逮佛道離眾生想,無所依止離依止法,專求佛道,得安隱寂靜道,不惜身命,以歡喜心能捨一切物,顏貌和悅無有嚬蹙。為菩提故而行布施,無有少物而不能捨,為濟苦眾生故,令到涅槃故,為修有相法故,得無相法故,離眾生想入眾無畏,說寂靜法淨菩提道,無所怖畏,乃至無有死畏,所以者何?以逮得寂靜法,遠離塵垢安住佛道,善修惡趣諸平等想,無戲論道。阿難,以是事故,菩薩摩訶薩名須陀洹。」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不思議佛道,名為須陀洹,若有住此道,必流入菩提。

 此道如虛空,不依一切法,無緣無所住,所有不可得。

 菩薩堅精進,能逮如是法,諸佛導世者,無上出要道。 

 不染著此道,亦復不住中,以此道推求,不見一切法。

 此道無動搖,亦復無住中,不懈怠如佛,不逆無所畏。

 所說生死相,佛想亦復然,能於此平等,知是須陀洹。

 諸結及與障,能覆佛道者,皆悉能遠離,是名須陀洹。

 能斷於身見,而生於佛見,開悟諸邪見,善修對治想。

 善修自身想,知我想過患,是名須陀洹,不著於佛道。

 設生此猶豫,我不得菩提,即得無染著,而求於佛道。

 亦不選擇戒,不願佛尸羅,已斷於戒想,不分別尸羅。

 永斷於三結,不住於三界,已逮得佛道,善修眾生想。

 以無所緣道,而求於菩提,已逮寂靜道,佛無垢菩提。

 好樂行布施,和顏無嚬蹙,不惜於身命,為無戲論道。

 為苦惱眾生,一切皆能捨,令過須陀洹,妙勝果之上。

 遠離諸有想,善通達無相,以是故無有,惡名諸怖畏。

 所說法非法,二俱能遠離,於中不染著,無有惡名畏。

 若入大眾時,其心無所畏,宣說寂滅法,已淨菩提道。

 若起眾生想,能生其真實,以是故無垢,遠離一切畏。

 已離一切怖,乃至無所畏,已得寂靜道,安隱無有上。

 知惡趣平等,而不生怖畏,此道現在前,無有吾我想。

 菩薩如是法,名為須陀洹,為樂小法者,而住如是說。

 以微妙方便,宣說於佛法,於道放逸者,令入如是法。

 諸佛之導師,捨方便而說,為諸久行人,求最勝道者。
以是故阿難,我說須陀洹,黠慧諸眾生,能解了是事。

 以是故阿難,我說須陀洹,不黠慧眾生,謬分別是事。

 凡小無智心,不解微密語,愚心起諍訟,不解微妙義。

 滿足多百法,乃名須陀洹,以須陀洹名,顯示諸佛法。

「如是阿難,如來等正覺,以方便力為聲聞人,說菩薩摩訶薩名須陀洹。」

廣博嚴淨經卷第二 


大藏經9,佛說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卷第二(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藏經9.佛說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卷第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