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2/15

大藏經9,不退轉法輪經卷第四(下)


本有過去想,覺已得無想,知想及無想,不令想自在。

 覺了於色陰,本自無生住,凡愚妄分別,非色非成就。

 覺知無根本,本來無有性,是故無所受,一切法無依。

 想如熱時焰,因緣無所有,是故滅除想,一切法亦然。

 不得是身行,身相不堅固,若知身行空,是故不著身。

 是身及行相,皆悉如芭蕉,如是覺真實,自號稱為佛。

 求識真實相,不在於身內,亦復不在外,云何有生處?

 是識若無生,一切法亦然,悉無其處所,有為不可得。

 如是知識已,畢竟無所有,體性猶如幻,亦無有生者。

 若不能見識,眾生亦復然,實無有眾生,云何能知識?

 是識無有實,諸法畢竟空,法及於眾生,一切無成就。

 一切法無相,彼已決定覺,寂滅無戲論,自號稱為佛。

 證知於佛法,正覺之所住,一切法皆無,自號稱為佛。

 如來猶菩提,正覺之所住,佛及菩提相,究竟不可得。

 若生於心處,亦如住菩提,心同菩提已,佛猶如幻化。

 阿難是假名,但以言語說,以如名為佛,我是救世者。

 如是相似生,同佛音聲說,若得此法音,安住於菩提。

 不著於菩提,當作如是知,不應起疑意,一切法無求。

 於諸法無疑,眾生中最上,如是相似法,當知真實相。

「作如是說,如來世尊佛等三號。」於是百千億數眾生,白佛言:「世尊,我等實幪光明,得除疑悔。菩薩摩訶薩,能作如是種種假名,說為如來世尊及佛。我今如是知已,如是解已,於一切法逮得忍力,如來世尊作大利益,猶如父母,以佛神力及智慧手,挽出我等令不迷亂,而無所擾,猶如一切不動。世尊,譬如虛空無能動者。如是世尊,於一切法心得不動,亦復如是。何以故?一切諸法皆同虛空,如佛覺了無有動相。」爾時百千億大眾,遶佛三匝,去佛不遠卻坐一面,說是如來世尊,佛名品時,常照淨根菩薩,從坐而起更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持種種華散於佛上,各以偈頌讚歎世尊:

 眾生貪著果,悉令得解脫,成就離果想,故我禮智者。

 能說於諸果,令知平等想,正覺證平等,歸命禮最上。

 眾生多貪著,行處種種果,佛以解脫故,我今禮智者。

 顯現於諸法,安住平等處,得覺平等已,敬禮牟尼尊。

 眾生多繫縛,種種諸果報,佛悉令解脫,歸命禮最上。

 成就寂滅道,不住種種果,善知假名相,頂禮世智者。

爾時,照明淨根菩薩摩訶薩,說是偈已,遶佛三匝去佛不遠,瞻仰尊顏目不暫捨。

是時,蓮華勝藏菩薩摩訶薩,從坐而起整其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以種種華而散佛上,復以偈頌讚歎於佛:

 眾生多取想,能令悉除滅,離畏得歡喜,敬禮牟尼尊。

 寂滅離諸有,無畏而說法,是名世雄猛,敬禮牟尼尊。

 知有本空寂,其體不可得,諸有中最妙,敬禮牟尼尊。

 永離於三有,滅除諸結使,離畏得無畏,敬禮牟尼尊。

 無畏亦無懼,施中得最上,出過一切施,敬禮牟尼尊。

 離畏得無畏,拔除憂毒箭,解脫於諸法,敬禮牟尼尊。

爾時,蓮華功德藏菩薩,說如是偈讚世尊已,而白佛言:「若有眾生,於後末世得聞是經,心不驚畏我當禮敬。」

爾時離垢意菩薩,於世尊前復說偈言:

 常應散眾華,智者所修行,得聞是經已,當令得解脫。

爾時離垢意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復說偈曰:

 佛法甚深廣,顯說如是經,當有少眾生,信受不疑惑。

 貪著於我見,於身取身想,不信於此經,是名無智者。

爾時,蓮華眼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復說偈言:

 實為諸眾生,開示眼目導,如是之經法,唯善者不疑。

爾時,不思議解脫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復說偈言:

 世號人中尊,眾生不思議,說如是等經,聞則無疑悔。

爾時,常憶念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復說偈言:

 多衣滿一億,淨潔而細緻,初摩而纏覆,修行則無疑。

爾時,施食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復說偈言:

 所設眾飲食,具足諸餚饍,日日應常施,修行無有疑。

爾時悲行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復說偈言:

 應悲諸眾生,數數而號哭,此經甚深妙,厭惡不修學。

 若從地獄來,則樂處地獄,雖似修功德,須臾尋生疑。

 親近惡知識,不信甚深法,愚癡網自蔽,如是生疑惑。

 諸有惡戒者,惡心見其過,聞經不信受,誹謗於此行。

 懈怠少精進,不住於菩提,無智心下劣,不解如是行。

 眾生多樂著,我見心自在,常處於三界,無能修行者。

 愚癡起惡心,無智染諸欲,樂處於憒鬧,作是誹謗行。

 愚癡少智人,饕餮嗜飲食,不修清淨法,故作誹謗行。

 眾生多貪著,偏執取妄想,不識於假名,唯救世能度。

爾時,能遠離解脫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而說偈言:

 遠離諸眾生,如棄於糞穢,虛偽猶泥錢,解脫著果想。

 譬如壞死屍,其惡甚可厭,若謗如是行,應疾速遠離。

 如賊劫村落,處於曠嶮路,聞者悉遠避,願莫值是惡。

 若見壞爛者,厭惡如賊害,有誹謗此經,如是惡莫見。

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如是菩薩摩訶薩,甚為希有其意明了,為是自定力耶?為是佛神力乎?」佛言:「皆是乘佛神力,能作是說,亦是此經功德威力,逮得無礙,何以故?如是族姓子,以於六十億佛所,從於佛口常聞此法,不增不減,亦如從我得聞不異。是故憶念一切諸禪定力,及佛神力。」阿難言:「如是如是信如所說,此諸菩薩現可證知。」

不退轉法輪經,現見品第八

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若聞是法次第信解,不生疑惑,如是族姓男女,得成就幾所福?」佛告阿難:「若族姓男女,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以閻浮提,滿中七寶供養者,是人功德,不如得聞此經次第句義,信解不疑其福甚多。置閻浮提滿中七寶,供養諸佛。假設恒河沙世界,滿中珍寶供養諸佛,復有善男子善女人,得聞是經次第句義,信解不疑心亦不悔,是人功德復倍於彼。」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假使滿百劫,一切諸餙饍,供養救世者,不名尊重供

 若欲供養者,當受持是經,捨除福報想,修行法供養。

 如是供養者,是名真供養,以法為供養,如來法身故。

 假使滿百劫,以衣服供養,救世之世尊,多諸衣服施。

 不名為供養,有能持經者,是名真供養,最上之第一。

 假使滿百劫,常散諸天華,奉上諸世尊,不名為供養。

 若作第一供,救世能度者,應受持此經,能除果報相。

 若造七寶塔,為救世建立,一切如須彌,不名供養佛。

 此為最大供,眾供養中上,能持此經者,不見我身相。

 假使滿百劫,修持於禁戒,而不持此經,不名為最勝。

 聽經而持戒,於戒為最上,亦於持經中,而無持經想。

 不名為犯戒,亦不為破戒,能學此經者,如我之所說。

 若能學此經,亦善學菩提,雖同學菩提,而實無所學。

 能如是持戒,此經所顯示,於戒得具足,是名持戒者。

 假說滿百劫,有人修忍辱,撾罵不還報,一切皆能忍。

 乃至截手足,而不起異想,亦不生怨嫌,一切無所念。

 能行是忍者,具足滿百劫,雖修如意忍,而心不為勝。

 是忍最第一,亦名為善修,若復聞此經,信解而受持,

 是名最勝忍,第一無有上,若於此經中,聞已能信解。

 欲求於無礙,無上佛智者,當受持此經,則能速具得。

 假使滿百劫,精進常不坐,經行已過時,除劫於睡眠。

 智者修是經,應為人演說,則得無所畏,是名勝精進。

 假設滿百劫,而得五神通,若能持此經,是名勝神通。

 神通中最上,知義而不著,假設滿百劫,常作明智人。

 成就世間智,決了於世間,若不學此經,不名為智者。

 若能持此經,乃名為勇健,若能如是知,是名為智者。

 受持此經典,聞則能信解,顯示於此經,智者所行處,

 若能持此經,應加勤精進。

爾時阿難復說偈言:

 行滿百由旬,或至千由旬,當詣於智者,有是經法處。

 常應到彼所,為聽是經故,聽已而信解,其心恒隨順。

 假滿世界火,百千億由旬,若有此經處,智者宜疾聽。

 若有欲捨去,樂著於世間,為顯示此經,如佛之所說。

 若欲見諸佛,阿閦為最上,於諸受持中,此經為第一。

 欲得一切樂,修諸菩提行,應當說此經,速到安樂處。

 欲見三佛陀,安養難思議,應為演此經,如佛之所說。

爾時佛告阿難:「善哉善哉!說是經時,族姓男女若得聞者,心不散亂,讀誦此經,遠離一切諸親近處,亦悉滅除一切想識,若欲見佛即便得見。臨壽終時,則能面見百千諸佛,何以故?如是族姓子等,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說是經已,復能受持讀誦信解,亦為他人分別演說。」

不退轉法輪經,安養國品第九

爾時,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之中。時有童女名曰師子,與五百童女俱白佛言:「世尊,若有女人讀誦此經,復能為他分別解說,得幾所福?」佛告師子童女:「若有女人,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受持讀誦如是經典,為人解說,當知此等是最後女身,更不復受,何以故?已能受持讀誦此經,為他說故,而心無亂,一切結使皆得除滅。若有女人應起結使,亦令不起。」師子白佛言:「世尊,云何是女人相,能生煩惱?」佛言:「師子,若有女人,見他端正女人,及諸瓔珞摩尼等寶,而自莊嚴,受於快樂。見是事已便生染著,不解觀察。譬如畫瓶但飾其外,凡愚臭穢亦復如是,不淨所熏屎尿充滿,不知觀察如是等相,便生樂著而起染心,以是因緣當受女身。」復告師子言:「一切女人多生嫉妬,欺誑妄語心口俱異,或對面語,為乞匃故,往至比丘所而不為法,生瞋恚心及睡調心,但為憒鬧親近俗事,而於此經作不利益,不肯聽受不說不誦,晝夜常起諸煩惱心,遠離解脫。有如是等心故,受女人身不得遠離。是故師子,一切女人皆悉應作,如是觀察:『我當云何斷諸結使,不令復有,如是女人無利益事?』當聽是經受持讀誦,亦為他說,何以故?得聞是經分別次第,必能離於一切結使。」時師子言:「若有女人,讀誦此經為他解說,求捨女身當可得不?」佛言:「師子,若有女人,受持誦誦此經典者,是最後女身便不復受,除其方便神通變化,現受女者。師子,譬如有人然大火聚,而自投之。旣投火復作是言:『莫燒我身,亦使我身莫作異色。』師子,於汝意云何?是人雖作此語,得如言不?」師子答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是大火聚性能燒物,滅除色身。」佛言:「師子,此經亦復如是,能燒一切結使行薪,若欲捨女身相,即得離欲成就佛法。欲見無量無數,阿僧祇諸佛得無礙辯,欲發慈心一切眾生者,亦當受持讀誦書寫此經。」是師子及五百童女,白佛言:「世尊,我從定光佛所,得聞是經受持讀誦,我今復為無量眾生,重說顯示。」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今此師子及五百童女,何故不轉女身?」佛告阿難:「汝今謂是師子,及五百童女,是實女耶?」阿難言:「如是世尊。」佛答阿難:「莫作是語,何以故?如此師子及五百童女,皆示現為女身,非真實也,何以故?但為未來眾生,示現變化,憐愍一切諸女人故,現為女像厭離女身,何以故?若作男形,則不能入一切處故。阿難,此師子等,亦非男非女,何以故?一切諸法,皆非男非女,出過一切法,無相可得是真照明。阿難,是師子等隨順世法,故受女身,為化諸女隨己修學。」爾時有五百比丘尼,從坐而起頭面禮足,白佛言:「世尊,我等從今以往,當受持讀誦書寫此經,為他解說,何以故?我等受此女身,無所利益宜速厭離。自從今日若未解者,當令得解,若未聞者當令得聞,初中後夜除其睡眠,繫念思惟。」佛言:「諸比丘尼,善哉善哉!汝等發大莊嚴,以自莊嚴,興大精進勇猛第一,皆悉厭離樂捨女身,為欲利益一切佛法,受持此經書寫讀誦,為他演說。汝等皆是,最後受於女身。」諸比丘尼聞是語已,踊躍歡喜,皆脫上服以供養佛,作是施已而說偈言:

 我等蒙安慰,為得男子身,如來無二者,人中最上說。

爾時四部眾中,有五百長者夫人,從坐而起整其衣服,右膝著地長跪叉手,白佛言:「世尊,我等亦從今日,受持讀書寫解說,但是女身為他所制,不得自在,懷妊十月,云何當得免斯苦耶?何以故?若處深宮為王拘攝,或為父母兒婿禁制,從今已往,當勤精進專行修習,乃至終身受持正法。」於是世尊,讚歎五百長者夫人:「善哉善哉!如汝所說,汝等從今永捨女身,不復繼屬承事他人,亦無懷妊十月等苦,離於婬欲及諸胞胎,世世常生淨佛國土。」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如是諸姊得離女生,生何淨土?」佛言:「此諸姊等,當生寶藏蓮華光世界。」阿難白佛言:「世尊,如彼世界佛號何等?」佛言:「於彼世界有佛,號一切寶如意王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今現在彼為諸眾生,種種說法。如是族姓女等,悉生彼國,於彼佛所得聞此經。」爾時長者夫人,聞佛說已,,歡喜踊躍,即解瓔珞價直百千,以奉散佛如是供養,供養已即說偈言:

 我等蒙安樂,捨離於女身,如來無二言,所說皆真實。

 女身為最惡,當願速捨離,凡愚之所迷,不知真實相。

 胎生女最惡,願更不復受,得離女胎已,菩提為無上。

爾時諸長者夫人,瞻仰如來目不暫捨。釋提桓因以天曼陀羅華,散於佛上:「我等亦當受持此經。」佛言:「憍尸迦,汝若與阿修羅戰時,常使得勝不令退散。」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與百千億眾生,皆悉發於善根因緣,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如來未發菩提心時,我已轉此不退法輪。」佛言:「文殊師利,十方無量億諸菩薩等,皆發大勝光明,猶如日輪,如是大地亦皆六返震動,諸天雨華盈沒於膝。」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大地六返震動?諸天雨華?」佛言:「是無量百千億天,聞文殊師利所說,心生歡喜故雨此華,而作是言:『我等皆當受持書寫,讀誦此經,亦願當得如文殊師利,說如是法。』得聞經已心生歡喜,大地一切普皆震動,諸天雨華。」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是經能成諸大功德,是經甚深最為希有,若有眾生得聞是經,一經耳者當知是人,不從小功德來。」佛言:「如是,阿難當知,是族姓男女,皆已供養過去諸佛,是故今於此會,得聞是經心生信解,乃能受持讀誦解說。有此經處,即是一切天人中塔,利益無量其福不虛。若是經卷所住之處,及能受持乃至書寫者,皆應供養如世尊想,聞是經者命終皆得,不墮惡道,降伏眾魔建立法幢,常然法炬照諸幽冥,能吹法蝝到菩提樹,擊大法鼓開闡法門,雨大法雨,有求法者皆悉滿足,顯示法界,盡開過去諸佛伏藏,知一切法。除色受想行識想,遠離眼耳鼻舌身意想,離一切法想乃至佛想。若聞是經,信解受持讀誦之者,是真佛子皆從法生。阿難,若有善男子等,若欲食法味,坐於道場菩提樹下,如我不異,皆當受持誦讀此經,為他人說,乃至手持經卷,恭敬供養。」阿難白佛言:「世尊,於末劫中當有人能,受持讀誦手持此經,恭敬供養不?」佛言:「若今聞經明信解了,於將來世,亦能受持讀誦,為他解說,手持此經禮拜供養。若有沙門婆羅門,天人及阿脩羅,今聞此經,於未來世更不聞者,無有是處,何以故?以今聞法因緣力故,若於後世亦得聞法,必能信解。譬如長者多諸男女,其家大富財寶無量,金銀琉璃珊瑚虎珀,車渠馬瑙真珠珂貝,奴婢僮僕象馬車乘,有如是等一切財寶,置之於後遊行他方,還至本處得此寶不?」阿難言:「得,何以故?此諸財寶本屬已故。」佛言:「阿難,如是法寶今得聞者,即是己法後還復聞,我今亦以佛眼見現在世,受持讀誦此經典者,後則還得如今無異。若未來世有諸眾生,受持此經者,皆以佛眼觀察,如今所見等無有異。若有誹謗此經典者,我以佛眼明見此人,亦如今日。」阿難白佛言:「世尊,若人不信不解,誹謗是經當趣何所?」佛言:「止止阿難,莫作是問。」阿難白佛言:「世尊,唯願說之,當使未來眾生,有不信者聞斯果報,則便恐怖令生信解。」佛言:「若是誹謗不信果報,所受苦痛,與五逆業其罪同等。若以利刀殺害眾生,滿三千大千世界,於意云何?是人罪報當趣何所?」阿難言:「是人業報當趣惡道。」佛言:「阿難,汝今應當作如是知,若恒河沙諸佛入涅槃後,為供養舍利造作塔廟,有人惡心焚燒毀壞,於意云何?是人得幾所罪報?」阿難言:「如是人等受報甚苦,則不可說亦不可聞。」「若誹謗此經說其過惡,所得罪報亦復如是,不可得聞,何以故?是人毀壞,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一切法眼故。」佛言:「若見有人受持讀誦,此經典者,而起誹謗輕笑毀訾,教他不信,令使是人不得讀誦,如法受持,當知是人其罪甚重,復多於彼。」阿難言:「若滿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具足十善住菩提道,若有壞如是等人眼者,得幾所罪?」佛言:「是人當於無量阿僧祇劫,所受諸身則常生盲,於地獄中受苦無間,常挑其目。」佛言:「若有一人於此經中,而生誹謗心不信者,我說是人罪亦如彼。」阿難言:「若有菩薩住於菩提,信解此經受持不疑,當趣何所?」佛言:「是名隨順供養諸佛,等無有異。」阿難言:「若復有人不信是經,而自誹謗,亦教他人令生誹謗,如此人者當受何身?受何等苦?」佛言:「止止阿難,莫作是問。」阿難言:「惟願世尊時為解說,令此四眾,若有疑惑生不信者,聞佛說已當自悔過,得生信心。」佛言:「若復有人不信是經,向他誹謗,當得十千由旬身,受如是大形獲無量苦。」阿難言:「是人不慎舌故,復有何相?」佛言:「此人罪報,其舌縱廣一千由旬,以五百億大熱鐵犁,而耕其舌,復以五百億大熱鐵丸,雨其舌上,何以故?不慎惡業誹謗過故,受如是苦。」爾時四眾聞是語已,身毛皆豎,悲泣盈目自投於地,皆共同聲唱如是言:「世尊,若族姓男女,如是誹謗當獲斯罪,是故我今代其懺悔,使滅眾罪,不受如是大惡果報,今於佛前及餘十方,無量佛前,我等愚冥不自知過,唯有佛眼實見實證,皆悉懺悔。自今以後不敢重作,猶如嬰兒無所識知,不能曉了分別善根。我今至誠深自咎責,惟願世尊當垂憐愍,受我懺悔。」佛言:「善哉善哉!」是時四眾各言:「我今誠心自歸,所有諸罪悉皆懺悔,不敢覆藏。」佛言:「汝等如是至心懺悔,一切善法無不增長。」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今此眾中有生疑者,惡業罪障亦如是耶?」佛時答言:「於此眾中若生疑者,可即懺悔,所有餘罪受報輕微。」阿難言:「云何受罪輕微?」佛言:「是人臨命終時,諸毛孔中皆悉受苦,喻如泥犁等無有異,何以故?能信如來所說言教,及信無量阿僧祇佛,亦自悔過。阿難,是族姓男女則不捨,過去未來現在一切佛眼,若彼欲見無量阿僧祇佛,及見無量金剛葉蓮華,光明遍照殊勝妙相。」爾時釋提桓因現長者身,以種種華散諸四眾,唱如是言:「當以此華供養於佛,乃至供養如是經典。」爾時四眾即取諸華,以散佛上成華蓋,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現是瑞相,今於佛前有是蓮華,及無量恒河沙一切佛前,亦復皆有如是等華?」佛言:「為說是經功德威力,故現此瑞。如是相者,當知皆是神力所持。」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佛威神力乃至如是,護持法耶?」佛言:「阿難,實我神力護持是法,乃至恒河沙諸佛,亦皆護持。」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此經當何名?斯經云何受持?」佛言:「是經名為無著果,無有種種諸雜惡報,如是受持。信行法行八輩,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解是假名無有真實,如是受持。名為捨魔如是受持。亦名六波羅蜜,如是受持,何以故?阿難,若有如是信解受持讀誦,書寫此經為他人說,當知是善男子善女人,即是具足六波羅蜜。」阿難言:「云何受持讀誦,書寫此經為他人說,即得具足六波羅蜜?」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有能信解此經典者,即具足檀波羅蜜。於此法中心不犯戒,是名具足尸波羅蜜。若讀是經心忍不退,是名具足羼提波羅蜜。能於此經心不退沒,是名具足毘離耶波羅蜜。信樂此經心不散亂,是名具足禪波羅蜜。諦了此經無分別相,是名具足般若波羅蜜。是故此經,與六波羅蜜相應,亦名一切諸佛所說,不退法輪廣博嚴淨。」阿難言:「是經名字不可得聞,何況得見,初中後善具足受持。」佛言:「如是如是,實如汝說。」阿難言:「得聞此經,是人生死餘幾所耶?」佛言:「若人得聞不退法輪,廣博嚴淨方等經名,此人生死餘則千劫。」阿難言:「若聞此經名字,信解能受發菩提心,是人功德當住何地?」佛言:「若有得聞是經名者,則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得不退轉地。」爾時四眾前皆有蓮華座,若干種色。復有百千萬億種葉,時諸四眾踊躍歡喜,各取此華以奉散佛,而作是言:「我等皆當為人廣說,如是經典,分別顯示使不斷絕。」爾時世尊熙怡微笑,作天伎樂香風時來,其氣芬馥。多有諸天於虛空中,亦作無量種種天樂,雨諸天香,細末栴檀沈水膠香,閻浮檀金末,及諸銀末,摩尼寶網羅覆其上,及五種色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譴殊沙華,迦迦羅華,摩訶迦迦羅華,一切優鉢羅華,拘物頭華,芬陀利華,及香瓔珞,塗香未香,一切諸天所有供養,遍滿虛空。地上人民亦整衣服,散華供養。復有諸餘眾生,皆以臂腳寶環手釧,解頸諸瓔無量寶冠,以上奉佛。復有餘眾生,以其金銀散於佛上。復有諸餘生心皆歡喜,出大音聲唱言:「善哉善哉!」又諸象馬出和雅音,虛空諸鳥隨類音聲,以用供養,地獄眾生皆得暫樂,畜生眾生更相愛念,如父母想。閻羅王界一切眾生,亦暫受樂。餓鬼眾生皆悉得除,飢渴苦惱。爾時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各受快樂更相慈愍,猶如父子。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如來今者,以何因緣而微笑耶?」爾時佛告阿難:「一切眾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若於今世後世,聞此經者,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能為他人廣說是經,無所損減,亦如我今分別解說,等無有異。阿難,聞此經已心生信解,即是佛種,何況受持讀誦修行,當知是人,去一切種智則為不遠,當得一切智自然智。是故此經,名不退轉法輪之印,能為諸菩提等,作大利益,亦為一切眾生,發於無上道心因緣。能發心已,便於此經具足成就。阿難,如來以一切智示諸眾生,若復有人雖離佛智,但聞此經即得自然智,及佛智利亦即受記。是故此經名為,不退轉法輪廣博嚴淨,亦名成就具足善根莊嚴,方便為作利益行大乘者。阿難當知,爾時如來廣說是經,無量菩薩皆得成就,無生法忍。無量無邊阿僧祇等,億數眾生,皆悉得住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說經已,文殊師利,舍利弗,阿難等,及諸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皆大歡喜頂受奉行,作禮而去。

不退轉法輪經卷第四

癸卯歲高麗國,大藏都監奉勅彫造



大藏經9,不退轉法輪經卷第四(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藏經9,佛說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