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7/18

本緣部下,出曜經卷第二十七


出曜經卷第二十七

    姚秦涼州沙門竺佛念譯

樂品第三十一

 勝則怨滅,負則自鄙,息則快樂,無勝負心。

勝則怨滅負則自鄙者,如彼怨家晝夜伺察彼人,於彼有大怨嫌,從世至世不捨罪怨,如是經歷數百千身,報怨乃息負者自鄙。是故說曰,勝則怨滅負則自鄙也。息則快樂無勝負心,一切結使永盡無餘,更不復起想著之念,亦復無勝負之心,我勝彼不如,彼勝我不如,都無彼此之心。是故說曰,息則快樂,無勝負心也。

 若人嬈亂彼,自求安樂世,遂成其怨憎,終不脫苦患。

若人嬈亂彼,自求安樂世者,世多有人執迷惑意,怨讎心深,觸嬈於人自望快樂,宗族蒙慶,如種苦栽冀望甘果,唐喪功夫無益於時。是故說曰,若人嬈亂彼,自求安樂世也。遂成其怨憎,終不脫苦患者,卒鬪殺人猶尚可恕,懷毒陰謀乃不可親,如斯之類必趣惡道,所以然者,由其執愚不捨故也。是故說曰,遂成其怨憎,終不脫苦患也。

 善樂於愛欲,以杖加群生,於中自求安,後世不得樂。

善樂於愛欲者,一切眾生皆貪樂樂,不樂苦惱,見苦則群心不願樂,己自行殺教人殺生,己自婬泆教人婬泆,己自妄言綺語,復教人妄言綺語,己自不與取,復教他人竊盜他物。是故說曰,善樂於愛欲也。以杖加群生者,所行非法濫抂百姓,意之所存以傷為本。是故說曰,以杖加群生也。於中自求安,後世不得樂,人作惡行皆自為己,捨身受形遭諸苦惱,經歷生死沈漂五道,所生之處罪苦自隨。是故說曰,於中自求安,後世不得樂也。

 人欲得歡樂,杖不加群生,於中自求樂,後世亦得樂。

人欲得歡樂,杖不加群生者,一切眾生皆貪於樂,不樂於苦,見彼苦者興慈愍心,四等平均視彼如赤子,初不起怨捶打眾生,處世皆求安身,設我今日觸嬈彼者,後世之中受對無數。是故說曰,人欲得歡樂,杖不加群生,於中自求樂,後世亦得樂也。

 樂法樂學行,慎莫行惡法,能善行法者,今世後世樂。

夫人在世務行於法,選擇善法去其惡者,周旋往來追善知識,採取善教,所至到處興有法事。是故說曰,樂法樂學行,慎莫行惡法,能善行法者,今世後世樂也。

 護法行法者,行法獲善報,此應法律教,行法不趣惡。

護法行法者,行法獲善報,能自擁護法,不使漏失後獲其福。是故說曰,護法行法者,行法獲善報也。此應法律教,行法不趣惡者,彼執行人以法自護,所生之中不遇惡災,從小至大悉受其對,天受福盡下生人間,復重受福。是故說曰,此應法律教,行法不趣惡也。

 護法行法者,如蓋覆其形,此應法律教,行法不趣惡。

彼修行人,擁護深法微妙之教,去諸陰蓋如猛赫熱,而獲好蓋得蒙濟度,是故說曰,護法行法者,如蓋覆其形,此應法律教,行法不趣惡也。

 惡人入地獄,所至墮惡道,非法自陷溺,如手把蛇蚖。

惡行入地獄,所至墮惡道者,人為惡行非父母兄弟,宗親所為,皆由己身為罪所致,作罪自受其殃,無能代者,外道異學所見不同;外道所見,己身作罪他人受報。是故說曰,惡行入地獄,所至墮惡道也。非法自陷溺,如手把蛇蚖者,猶如彼人手把蛇蚖,或以咒術而取者,或以藥草而取者,或被師教而手翫弄惡蛇,咒罷之後為蛇所嚙,死入地獄餓鬼畜生,經歷生死無有休已。是故說曰,非法自陷溺,如手把蛇蚖也。

 不以法非法,二事俱同報,非法入地獄,正法生於天。

不以法非法,二事俱同報,此眾生類造善惡行,不自覺知殃福之報,為善者不知善之有報,為惡者不知惡之有報,如彼有人得雜毒之食,得而享之,不知食中有毒,毒氣流熾不便其身。行惡之人亦復如是,當時甘口後受其殃,遂喪其命不至善處,有目之士觀食知之,斯是清淨其中無毒,便取食之後無苦患。是故而曰,不以法非法,二事俱同報,非報入地獄,正法生於天也。

 施與戰同處,此德智不譽,施時亦戰時,此事二倶等。

昔舍衛城內有一長者,名曰最勝,更有長者名曰難降,二人慳貪國中第一,饒財多寶七珍具足,象馬車乘僕從奴婢,穀食田業不可稱計。二人門戶各有七重,勅守門者無令乞兒,入我門戶中庭之中。鐵籠覆上,恐有飛鳥啄拾穀食,屋舍四壁鑄鐵垣牆,恐鼠穿鑿嚙壞器物也。是時五大聲聞,各以次第詣彼教化,從地踊出教以法施,長者二人聞之各不受化,後佛自往坐臥虛空,放大光明,佛與長者說微妙法,長者雖聞心猶不達,內自思惟:「佛來至舍,不可虛爾使還精舍,宜入藏裏,取一白氎布施如來。」即起入藏選一惡者,反更得好,捨而更取倍得好者,心意共諍不能自決。當於其日,阿須倫與忉利天共鬪,或天得勝阿須倫不如;或阿須倫得勝,諸天不如。爾時,世尊以天眼觀見長者心,或時慳心得脫,施心不如;或時施心得勝,慳心不如,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施與戰同處,此德智不譽,施時亦戰時,此事二俱等。

長者遙聞內懷慚愧,如來所說正謂我身,即出好氎持用為施。難降長者出五百兩金,持用惠施,心開意解各見道跡也。

 人遭百千變,等除憍慢怨,時施清淨心,健夫最為勝。

人遭百千變,等除憍慢怨者,學人在家戀著財業,眾事憒亂心不一定,人欲脩道當離家業,除去憍慢不興想著,乃得惠施不望其報,謙恭卑下脩德之本。輕人貴己殃禍之災,是以教人閑靜之處,然後乃得脩於道真。是故說曰,人遭百千變,等除憍慢也。時施清淨心,健夫最為勝者,施有五時獲五功德,除去憍慢自大之心,意常清淨不懷穢濁。是故說曰,時施清淨心,健夫最為勝也。

 忍少得勝多,戒勝懈怠多,有信惠施者,後身受善報。

忍少得勝多,戒勝懈怠多,多有眾生信心極少,瞋恚隆熾,持戒忍辱亦復少少耳,以能行忍則勝怨讎。持戒之人勝懈怠者,猶如阿那律,一有施德與辟支佛,九十劫中未曾趣惡道,後生釋種家,佛並父弟,出家學道成其道果。是故說曰,忍少得勝多,                戒勝懈怠多,有信惠施者,後身受善報也。

 快哉大福報,所願皆全成,速得第一滅,漸入無為際。

快哉大福報,所願皆全成者,人之修福皆由前身,立行所致,值良福田種子雖少,獲報無量。若復前身觸嬈賢聖,施心不純無平等意,設受人形形狀醜陋,為人所輕,作惡受惡作福受福。是故說曰,快哉大福報,所願皆全成也。速得第一滅,漸入無為際者,眾結除盡諸德普具,淨如光明內外清徹,意欲所求第一義者,尋時即獲,欲得永入虛無之處,尋時即得無有疑滯,正使外邪弊魔之度,欲來毀壞為福之人,尋時自壞無奈之何?猶昔魔王將十八億眾,百頭一身形像可畏,虎狼師子毒蛇惡蚖,來恐如來,如來福力使魔斷壞,魔王退後。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快哉大福報,所願皆全成,速得第一滅,漸入無為際。

 若彼求方便,賢聖智慧施,盡其苦原本,當知獲大幸。

若彼求方便,賢聖智慧施者,學人欲習賢聖法者,勇猛精進意不分散,然後乃應賢聖之法。是故說曰,若彼求方便,賢聖智慧施也。盡其苦原本,當知獲大幸者,所謂苦者五盛陰是,能滅此者乃應道教。是故說曰,盡其苦原本,當知獲大幸也。

 愛法善眠寤,心勵潔清淨,賢聖所說法,智者所娛樂。

學人習行達了深法,曉了分別義句,所趣心意澹然,無餘異想入定一意,不為眾邪之所傾動,賢聖所言教,翫而習之不能捨離,智者所習非愚所論。是故說曰,愛法善眠寤,心意潔清淨,賢聖所說法,智者所娛樂也。

 若人心樂禪,亦復樂不起,亦樂四意止,并及七覺道,

 及彼四神足,賢聖八品道。

若人心樂禪,亦復樂不起者,彼脩行人所以樂禪者,欲於無餘泥洹界,而取滅度不起不滅。是故說曰,若人心樂禪,亦復樂不起也。亦樂四意止,并及七覺意者,止結不起謂之意止,有所覺寤故謂覺意。是故說曰,亦樂四意止,并及七覺意也。及彼四神足,賢聖八品道者,夫神足法亦斷結使,於現法中快樂無為;賢聖八品道,於法中亦斷結使,快樂善利。是故說曰,及彼四神足,賢聖八品道也。

 善樂於揣食,善樂攝法服,善樂於經行,樂處於山林。

善於於揣食,善樂攝法服者,如彼行人,以獲斷一切之智,分別食想意不染著,起於食想食,若好若醜意無是非;法服齊整,不違先聖所制服飾。是故說曰,善樂於揣食,善樂攝法服也,善樂於經行,樂處於山藪。如佛契經所說:「夫經行之人獲五功德,云何為五?一者,堪任遠行,二者多力,三者,所可食噉自然消化,四者無病,五者,經行之人速得禪定,習道之人得真如四諦,微妙之法。聞法意寤,即入深山無人之處,禪定習道,即於無餘泥洹界,而般泥洹。是故說曰,善樂於經行,善樂於山藪也。

 以逮安樂處,現法而無為,以越諸恐懼,超世諸染著。

以逮安樂處,現法而無為者,如彼脩行之人,於有餘泥洹界,真法自娛樂,漸漸乃至滅盡泥洹界。是故說曰,以逮安樂處,現法而無為也。以越諸恐懼,超世諸染著者,以見道跡越諸苦難,超世諸染著,行過三界,為眾祐福田。是故說曰,以越諸恐懼,超世諸染著也。

 善樂於念待,善觀於諸法,善哉世無害,育養眾生類,

 世無欲愛樂,越諸染著意,能滅己憍慢,此名第一樂。

如來降神來適王家,觀世非常萬物如幻,捨世王位深山學道,積年苦行,坐樹王下成等正覺,七日七夜觀樹不眴。如來爾時即從坐起,詣文鱗龍王所,至彼宮殿而說斯偈,龍聞此偈心開意解,眼目得開覩如來形,愴然揮淚自鄙宿舋,是故說曰:

 善樂於念待,善觀於諸法,善哉世無害,育義眾生類,

 世無愛欲樂,越諸染著意,能滅己憍慢,此名第一樂,

 耆老持戒樂,有信成就樂,分別義趣樂,不造眾惡樂。

耆老持戒樂者,夫學道之人,年雖耆艾不辭勞苦,中有退心,雖復年盛目覩世榮,而復懈怠,道之在心不問老少,唯在剛烈乃至於道耳,信心以存何往不剋。是故說曰,耆老持戒樂也。有信成就樂者,人有信心四事難動,正使化作佛形,現諸光相,欲來詭調者,不能使心移轉。是故說曰,有信成就樂者也。分別義趣樂者,人之辯才皆由宿行,億千萬劫乃獲其辯。雖出言教分別諸義,一一所趣不失次緒,從一句義演至百千,終不吐出麤獷之言。是故說曰,分別義趣樂也。不造眾惡樂者,夫人無惡,則生天上人中受福。                                                                                                                                            

是故說曰,不造眾惡樂也。

 世有父母樂,眾聚和亦樂,世有沙門樂,靜志樂亦然。

世有父母樂,眾聚和亦樂者,如佛契經所說,父母恩重不可得記,若使孝子欲報其恩,右肩負父左肩負母,從生至長周行天地,經百千劫亦不能報,父母一日之恩,何以故?皆由父母長養五陰,敷張六情使覩光明,推燥居濕隨時扶侍,是以孝子雖欲報恩,百千分未獲其一。是故說曰,世有父母樂,眾聚和亦樂也。世有沙門樂,靜志樂亦然者,出家學道斷諸恩愛,離棄家業,恒行三業不失其操,復為百千群生,所見愛念,隨時供養供給所須;出家梵志懃身苦體,求斷縛著,所行清淨不造惡本。是故說曰,世有沙門樂,靜志樂亦然也。

 諸佛興出世,說法甚受樂,眾僧和亦樂,和則常有安。

諸佛興出樂者,如來出現甚不可遇,猶若優曇鉢花,數千万劫時時乃出。爾時群生見優鉢花,各各歡喜自相謂言:「如來降世將在不久,瑞應以現豈有虛乎?古昔自有成文,若有此花出現世者,如來出世亦復不久,諸天世人共相慶賀,皆設供養之具, 遲覩如來光相形容。」是故說曰,諸佛興出樂也。說法堪受樂者,佛初得道眾相具足,七七十四十九日,寂然入定,不與眾生敷演法味,後為梵天所請,便與四部之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諸天龍神揵沓和,阿須倫,旃陀羅,摩休勒人與非人,暢演善法,群生蒙恩靡不濟度。是故說曰,說法堪受樂也。眾僧和亦樂,和則常有安者,眾者其事非一,或四或八或生或生無數,如來眾者為最第一,如來眾中,有四雙八輩十二賢士,諸有眾生之徒,競來供養。修敬聖眾者獲福無量,如斯福田出生道果,為良為美為無旱霜,隨意所願靡不剋獲,聖眾所貴唯和為上。是故說曰,眾僧和亦樂,和則當有安也。

 持戒完具樂,多聞廣知樂,覩見真人樂,解脫行跡樂。

持戒完具樂者,其有眾生遇持戒者,承事供養隨時瞻視,後獲其報安處無為,快樂自由。是故說曰,持戒完具樂。多聞廣知樂者,復有眾生遭遇多聞之人,承受其教,一一不失名身句身味句,義理通達尋究暢義,聞便即寤不復重受。是故而曰,多聞廣知樂也。覩見真人樂,解脫行跡樂者,設有眾生宿殖德本,遭遇賢聖值彼羅漢,得滅盡定及空寂定。其有眾生施真人者,現身獲報,錢財集聚所願從意,無願不果,於諸結使永無所染。是故說曰,覩見真人樂,解脫行跡樂也。

 駃水清涼樂,法財自集快,得智明慧快,滅慢無邪快。

駛水清涼樂者,猶若駛河澄靜清涼,聲響微細不傷害物。甘甜極美,學者所貪多所成就。是故說曰,駛水清涼樂也。法財自集快者,所謂法財者,以法合集不抂物理,不為縣官盜賊水火災變,所見侵欺,何以故?皆由正法獲其財利,不抂人物故使其然。是故說曰,法財自集快也。得智明慧快者,如彼學人得世間第一智,盡能分別一切眾法,普放光明有所接寤。是故說曰,得智明慧快也。滅慢無邪快者,人懷憍慢必倰蔑人,從永劫以來,懷善德本不究竟,皆由興怒。是故說曰,滅慢無邪快也。

 得覩諸賢樂,同會亦復樂,不與愚從事,畢故永以樂。

得覩諸賢樂,同會亦復樂者,賢聖之人道果以具,眾德悉備,曩所修學積行乃致,其有恭敬承事賢者,後受其樂財業無數,家人和穆宗族日熾。是故說曰,得覩諸賢樂,同會亦復樂也。不與愚從事,畢故永以樂者,善人修德慕求良伴,見惡知識終以遠離,所以然者,惡人所稟終無善行,墮人在冥不覩大明。是故說曰,不與愚從事,畢故永以樂也。

 如與愚從事,經歷無數日,與愚同居難,如與怨憎會,

 與智同處易,如共親親會。

如與愚從事,經歷無數日,若彼行人與愚從事,晝夜墮落墜在生死,億佛過去不蒙濟度。是故說曰,如與愚從事,經歷無數日也。與愚同居難,如與怨憎會者,怨憎會苦難,皆由無明故,不逐良師,不與善知識從事。是故說曰,與愚同居難,如與怨憎會也。與智同處易,如共親親會者,智人所學必當上及,相見同歡,先笑後語和顏悅色,內外清泰無有諍訟。是故說曰,與智同處易,如共親親會也。

 人尊甚難遇,終不虛託生,設當託生處,彼家必蒙慶。

人尊甚難遇,終不虛託生者,億千万劫不可遭遇,所謂人尊者,諸佛世尊是。所謂生之處,其種清淨父母真正,其家饒財多寶,七珍具足,金銀珍寶車渠馬瑙,真珠虎珀象馬車乘,無所渴乏。所生國土上下和穆,共相順從。是故說曰,人尊甚難過,終不虛託生也。設當託生處,彼家必蒙慶者,眷屬成就處在中國,不在邪僻。是故說曰,設當託生處,彼家必蒙慶也。

 一切得善眠,梵志取滅度,不為欲所染,盡脫於諸處。

 盡斷不祥結,降伏內煩熱,永息得睡眠,心識悉清徹。

昔佛成道未久,初度五人次後五人,江村十三人,賢士眾中三十七人,通佛六十一人。爾時世尊告諸弟子:「汝等各各四面教化,度閻浮利地人,吾獨往詣江水側,度三迦葉師徒千人,次度舍利弗,目揵連,次度洴沙王。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爾時阿那邠低長者,有少俗緣來至羅閱城中,造大長者欲得寄住,正值彼家男女僕從,各各作役,或破薪然火,或吹生熟食,或有布置坐具氍毺翕登。是時長者躬敷高座,懸繒幡蓋香汁灑地。是時阿那邠低長者,問彼長者:「貴家今日辦具待賓之調,亦非小節,為欲請國王過舍?為是貴家男欲娶婦,女欲嫁乎?願聞其意。」其主報曰:「我今所辦餚饌之具,亦非天及世人所能測度,亦非國王群臣百僚,男不娶婦女不出門,我所以辦具甘饌飲食者,清旦請佛及比丘僧,在家供養。」阿那邠低聞佛名號,及比丘僧,衣毛悚竪悲而且喜,尋往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斯須退坐前白佛言:「伏惟天尊興居輕利,遊步康彊,聞僑在此得善眠乎?」爾時世尊與阿那邠低,而說斯偈,是故說曰:

 一切得善眠,梵志取滅度,不為欲所染,盡脫於諸處,

 盡斷不祥結,降伏內煩熱,永息得睡眠,心識悉清徹,

 慎莫著於樂,當就護來行,當念捨於世,觀於快樂事。

慎莫著於樂,樂就護來行者,夫人學道不苦不成,要當須苦然後乃成,捨世俗禪及俗解脫,修無漏禪無漏解脫。是故說曰,慎莫著於樂,當就護來行。當念捨於世,觀於快樂事者,人遇小樂當更求索,增其樂本。是故說曰,當念捨於世,觀於快樂事也。

 如世俗歡樂,及彼天上樂,此名為愛盡,十六未獲一。

如世俗歡樂,及彼天上樂者,世俗樂者欲界之樂,及彼天樂者色界之樂,眾生之類長夜之中,迷惑五趣不知稟真,貪著世俗禪福之報,流轉五趣周而復始,謂為得道永滅不起。是故說曰,如世俗歡樂,及彼天上樂也。此名為愛盡,十六不獲一者,其有行人先斷愛根,永去枝葉,執意懷懼防惡未然,後得無漏之樂,遊心自然,於十六分中未得其一。是故說曰,此名為愛盡,十六不獲一也。

 能捨於重擔,更不造重擔,重擔世之苦,能捨最快樂。

能捨於重擔,更不造重擔等者,如人負重擔,經過嶮難處,所負旣不要世俗不急貨,亦非金銀珍寶,車渠馬瑙顛珠琥珀,乃是世俗不要之貨,傍人諫語:「觀君所負非是真寶,何不捨之更求真者?」其人即捨更求真者。觀此眾生亦復如是,負五陰身遊處欲界,宛轉生死不能得出,聖人告曰:「汝今所負五陰之形,穢漏臭處荷負是為?宜可速捨更求輕者。」爾時眾生即設方便,捨欲界形受色界身,已受色界之形,聖人復往就彼教化,使令捨身就無漏智,五分法性。」是故說曰,能捨於重擔,更不造重擔,重擔世之苦,能捨最快樂也。

 盡斷諸愛欲,及滅一切行,并滅五陰本,更不受三有。

如彼行人,以無漏慧觀,滅欲愛色愛無色愛,身行口行意行,除身三口四意三,永盡無餘,解知五陰興起本行,更不復著三有之行。是故說曰,盡斷諸愛欲,及滅一切行,并滅五陰本,更不受三有也。

 義興則有樂,朋友食福樂,彼滅寂然樂,展轉普及人,

 苦為樂為本。

義興則有樂,朋友食福樂等者,猶若商賈之人,勞形苦體,冒涉危嶮採致眾寶,安隱還家宗族慶賀,男女大小靡不歡喜,朋友同伴悉同蒙恩,若使開意惠施普及一切,無復眾苦以樂為本,宗族娛樂不能捨離。是故說曰,義興則有樂,朋友食福樂,彼滅寂然樂,展轉普及人,苦為樂為本也。

 猶彼火爐,赫焰熾然,漸漸還滅,不知所湊。

 如是等見人,免於愛欲泥,去亦無處所,以獲無動樂。

猶彼火爐赫焰熾然者,猶若彼匠火燒鐵丸,極自熾然甚難可近;是以聖人觀眾生類,癡婬怒火而自燒炙,不自覺知。是故說曰,猶彼火爐赫焰熾然也。漸漸還滅不知所湊者,如彼熱鐵丸漸漸至冷,不知熱之所湊,亦復不知冷之所在。是故說曰,漸漸還滅不知所湊也。如是等見人,免於愛欲泥者,彼脩行人得等解脫,無復罣礙,免於愛欲之深泥,便得離於生死之岸。是故說曰,如是等見人,免於愛欲泥也。去亦無處所,以獲無動樂者,如是之類神與冥合,識與空體,亦復不知東西南北,四維上下,來亦                不知所從來,去亦不知所從去,猶如熱鐵丸,漸漸欲冷,不知熱之所湊,亦復不知冷之所作。是故說曰,去亦無處所,以獲無動樂也。

 中間無有恚,有變易不停,除憂無有愁,寂然觀世有。

中間無有恚者,所謂恚者,染污人心不至于道,唯有無垢之人,乃能免此恚怒之心。是故說曰,中間無有恚也。有變易不停者,世多有行,行有輕重擧操不同,或有冥契運至,不造結使;或有知而故犯,以興塵勞。是以聖人布誡後生,欲令執行之人,改旣往之失,絕將來之禍,貪學之人翫之寶之,未墜于心,便能進適賢聖之室,然後方知聖法之可崇,穢法叵近。是故說曰,有變易不停也。除憂無有愁者,如彼脩行人,永拔愁憂之本,與樂根共相應,寂然觀世變,如彼幻野馬也。是故說曰,除憂無有愁,寂然觀世有也。

 有樂無有惱,正法而多聞,設見有所損,人人貪於色。

有樂無有惱,正法而多聞者,如彼入定人,晝夜禪寂不離定意,空無相願以為遊觀,當時雖復身遭苦行,神寂無為無所傷損,如彼行人無瞋怒心,慈愍群萌與己無異。是故說曰,有樂無有惱,正法而多聞也。設見有所損,人人貪於色者,如彼學者觀彼根原,婬怒癡病眾禍之首,皆起欲怒心意,共相染污以成大患,便不能脫生老病死,愁憂苦惱眾患之原。是故說曰,設見有所損,人人貪於色。

 無結世善壽,大法知結原,人當明結瑕,人人心縛著,

 亦縛於色本。

無結之人婬怒癡盡,不復樂俗眾結之本,怨讎恚心亦復不興,明人所鑒能斷斯病,旣自去病,復治他人使無有病,亦復不念著於眾色,利衰毀譽其心不動。是故說曰,無結世善壽,大法知結原,人當明結瑕,人人貪縛著,亦縛於色本。

 一切受辱苦,一切任己樂,勝負自然興,竟不有所獲。

一切受辱苦,一切任己樂者,人遭困厄意不得舒,瞻人顏色恒恐失意,自恣之人隨意所欲,如念即至如響應聲。是故說曰,一切受辱苦,一切任己樂也。勝負自然興,竟不有所獲者,如人處世貴賤無常,或為轉輪聖王,後便為粟散諸王,一尊一卑或高或下,唯有賢聖之,無有尊卑高下。是故說曰,勝負自然興,竟不有所獲也。

 諸欲得樂壽,能忍彼輕報,忍者忍於人,不忍處諸有。

取要言之略說其義,無害而生害,無惱而生惱,無恚而生恚,無怨而生怨,如上無異。 

 諸欲得樂壽,於惑而無惑,惑者惑於人,我斯無有惑,

 諸欲得樂壽,終己無結著,當食於念食,如彼光音天。

 恒以念為食,意身無所猗,村野見苦樂,彼此無所燒,

 雖值更樂跡,無跡焉有更。

村野見苦樂,彼此無所燒者,人之脩道或在城傍,依村而住;或在曠野無人之處,或時遇苦眾人痛心。時復遭樂不以為歡,不興更樂起十二種病;彼者彼六塵,此者此六情。是故說曰,村野見苦樂,彼此無所燒也。雖值更樂跡,無跡焉有更者,人之處世心恒放逸,先更後樂遂增罪根,或時生彼地獄更樂,無更則無跡,亦復無有地獄更樂。是故說曰,雖值更樂跡,無跡焉有更也。

 所在有賢人,不著欲垢穢,正使遭苦樂,不興於害心。

所在有賢人,不著欲穢垢者,聖人處世多自隱遁,不著欲想不興欲垢。所謂賢人,阿那含,阿羅漢是。故說曰所在有賢人,不著欲穢垢也。正使遭苦樂,不興於害意者,雖遭苦樂不興想著。是故說曰,正使遭苦樂,不興於害意也。

出曜經卷第二十七



本緣部下,出曜經卷第二十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出曜經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