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5/11

本緣部下,法句經卷上(下)


華香品,法句經第十二,十有七章

華香品者,明常當行因華見實,使偽反真:

 孰能擇地捨鑑取天?誰說法句如擇善華?學者擇地捨鑑取天,善說法句能採德華。

 知世坏喻幻法忽有,斷魔華敷不覩生死,見身如沫幻法自然,斷魔華敷不覩生死。

 身病則萎若華零落,死命來至如水湍驟,貪欲無厭消散人念,邪致之財為自侵欺,

 如蜂集華不嬈色香,但取味去仁入聚然,不務觀彼作與不作,常自省身知正不正,

 如可意華色好無香,工語如是不行無得,如可意華色美且香,工語有行必得其福,

 多作寶花結步搖綺,廣積德者所生轉好,奇草芳花不逆風熏,近道敷開德人逼香, 

 栴檀多香青蓮芳花,雖曰是真不如戒香,華香形微不可謂真,持戒之香到天殊勝,

 戒具成就行無放逸,定意度脫長離魔道,如作田溝近于大道,中生蓮華香潔可意,

 有生死然凡夫處邊,慧者樂出為佛弟子。

愚闇品,法句經第十三,二十有一章

愚闇品者,將以開曚故陳其態,欲使闚明:

 不寐夜長疲倦道長,愚生死長莫知正法,癡意常冥逝如流川,在一行彊獨而無偶,

 愚人著數憂慼久長,與愚居苦於我猶怨,有子有財愚惟汲汲,我且非我何憂子財?

 暑當止此寒當止此,愚多務慮莫知來變,愚曚愚極自謂我智,愚而勝智是謂極愚。

 頑闇近智如瓢勘味,雖久狎習猶不知法,開達近智如舌嘗味,雖須臾習即解道要。

 愚人施行為身招患,快心作惡自致重殃,行為不善退見悔悋,致涕流面報由宿習。

 行為德善進覩歡喜,應來受福喜笑悅習,過罪未熟愚以恬惔,至其熟處自受大罪。

 愚所望處不謂適苦,臨墮厄地乃知不善,愚惷作惡不能自解,殃追自焚罪成熾燃,

愚好美食月月滋甚,於十六分未一思法,愚生念慮至終無利,自招刀杖報有印章。

觀處知其愚,不施而廣求,所墮無道智,往往有惡行,

遠道近欲者,為食在學名,貪猗家居故,多取供異姓,

學莫墮二望,莫作家沙門,貪家違聖教,為後自匱乏,

此行與愚同,但令欲慢增,利求之願異,求道意亦異,

是以有識者,出為佛弟子,棄愛捨世習,終不墮生死。

明哲品,法句經第十四

明哲品者,擧智行者修福進道,法為明鏡:

 深觀善惡心知畏忘,畏而不犯終吉無憂,故世有福念思紹行,善致其願福祿轉勝,

 信善作福積行不厭,信知陰德久而必彰,常避無義不親愚人,思從賢友押附上士,

 喜法臥安心怳意清,聖人演法慧常樂行,仁人智者齋戒奉道,如星中月照明世間,

 弓工調角水人調船,材匠調木智者調身,譬如厚石風不能移,智者意重毀譽不傾,

 譬如深淵澄靜清明,慧人聞道心淨歡然。

大人體無欲,在所照然明,雖或遭苦樂,不高現其智,

大賢無世事,不願子財國,常守戒慧道,不貪邪富貴,

智人知動搖,譬如沙中樹,朋友志未強,隨色染其素。

世皆沒淵鮮尅度岸,如或有人欲度必奔,誠貪道者覽受正教,此近彼岸脫死為上,

斷五陰法靜思智慧,不反入淵棄猗其明,抑制情欲絕樂無為,能自拯濟使意為慧,

學取正智意惟正道,一心受諦不起為樂,漏盡習除是得度世。

羅漢品,法句經第十五有十章

羅漢品,言真人性脫欲無著,心不渝變:

 去離憂患脫於一切,縛解已解冷而無煖,心淨得念無所貪樂,已度癡淵如鴈棄池。

 量腹而食無所藏積,心空無想度眾行地,如空中鳥遠逝無礙,世間習盡不復仰食。

虛心無患已到脫處,譬如飛鳥暫下輒逝,制根從止如馬調御,捨憍慢習為天所敬。

不怒如地不動如山,真人無垢生死世絕,心已休息言行亦正,從正解脫寂然歸滅,

棄欲無著缺三界障,望意已絕是謂上人,在聚若野平地高岸,應真所過莫不蒙祐,

彼樂空閑眾人不能,快哉無望無所欲求。

述千品,法句經第十六,十有六章

述千品者示學者經,多而不要不如約明:

 雖誦千言句義不正,不如一要聞可滅意,雖誦千言不義何益?不如一義聞行可度,

 雖多誦經不解何益?解一法句行可得道,千千為敵一夫勝之,未若自勝為戰中上,

 自勝最賢故曰人雄,護意調身自損至終,雖曰尊天神魔梵釋,皆莫能勝自勝之人,

 月千反祠終身不輟,不如須臾一心念法,一念道福勝彼終身,雖終百歲奉事火祠,

 不如須臾供養三尊,一供養福勝彼百年。

 祭神以求福,從後觀其報,四分未望一,不如禮賢者,

 能善行禮節,常敬長老者,四福自然增,色力壽而安。

 若人壽百歲,邪偽無有智,不如生一日,一心學正智。

 若人壽百歲,懈怠不精進,不如生一日,勉力行精進。

 若人壽百歲,不知成敗事,不如生一日,見微知所忌。

 若人壽百歲,不見甘露道,不如生一日,服行甘露味。

 若人壽百歲,不知大道義,不如生一日,學推佛法要。

惡行品,法句經第十七,二十有二章

惡行品者感切惡人,動有罪報不行無患:

 見善不從反隨惡心,求福不正反樂邪婬,凡人為惡不能自覺,愚癡快意令後欝毒,

 凶人行虐沈漸數數,快欲為人罪報自然,吉人行德相隨積增,甘心為之福應自然,

 妖孽見福其惡未熟,至其惡熟自受罪虐,貞祥見禍其善未熟,至其善熟必受其福。

 擊人得擊行怨得怨,罵人得罵施怒得怒,世人無聞不知正法,生此壽少何宜為惡?

 莫輕小惡以為無殃,水渧雖微漸盈大器,凡罪充滿從小積成,莫輕小善以為無福,

 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凡福充滿從纎纎成,夫士為行好之與惡,各自為身終不敗亡,

 好取之士自以為可,沒取彼者人亦沒之,惡不即時如挫牛乳,罪在陰祠如灰覆火,

 戲笑為惡以作身行,號泣受報隨行罪至,作惡不覆如兵所截,牽往乃知已墮惡行,

 後受苦報如前所習,如毒摩瘡船入洄澓,惡行流衍靡不傷尅。

 加惡誣罔人,清白猶不污,愚殃反自及,如塵逆風坌,

 過失犯非惡,能追悔為善,是明照世間,如日無雲殪,

 夫士所以行,然後身自見,為善則得善,為惡則得惡,

 有識墮胞胎,惡者入地獄,行善上昇天,無為得泥洹,

 非空非海中,非隱山石間,莫能於此處,避免宿惡殃,

 眾生有苦惱,不得免老死,唯有仁智者,不念人非惡。

刀杖品,法句經第十八,十有四章

刀杖品者教習慈仁,無行力杖賊害眾生:

 一切皆懼死,莫不畏杖痛,恕己可為譬,勿殺勿行杖,

 能常安群生,不加諸楚毒,現世不逢害,後世長安隱。

 不當麤言後當畏報,惡往禍來刀杖歸軀,出言以善如叩鐘磬,

 身無論議度世則易,歐杖良善妄讒無罪,其殃十倍災迅無赦,

 生受酷痛形體毀折,自然惱病失意恍惚,人所誣咎或縣官厄,

 財產耗盡親戚離別,舍宅所有災火焚燒,死入地獄如是為十。

 雖倮剪髮長服草衣,沐浴踞石奈癡結何!不伐殺燒亦不求勝,

 人愛天下所適無怨,世黨有人能知慚愧,是名誘進如策良馬,

 如策善馬進道能遠,人有信戒定意精進,受道慧成便滅眾苦。

 自嚴以修法,滅損受淨行,杖不加群生,是沙門道人,

 無害於天下,終身不遇害,常慈於一切,孰能與為怨?

老耗品,法句經第十九,十有四章

老耗品者,誨人懃皢不與命競,老悔何益?

 何喜何笑命常熾然?深弊幽冥如不求錠,見身形範倚以為安,

 多想致病豈知非真?老則色衰病無光澤,皮緩肌縮死命近促,

 身死神徒如御棄車,肉消骨散身何可怙?身為如城骨幹肉塗,

 生至老死但藏恚慢,老則形變喻如故車,法能除苦宜以仂學。

 人之無聞老若特牛,但長肌肥無有福慧,生死無聊往來艱難,

 意猗貪身生苦無端,慧以見苦是故棄身,滅意斷行愛盡無生,

 不修梵行又不富財,老如白鷺守伺空池,旣不守戒又不積財,

 老羸氣竭思故何逮?老如秋葉何穢鑑錄?命疾脫至亦用後悔。

 命欲日夜盡,及時可懃力,世間諦非常,莫惑墮冥中,

當學燃意燈,自練求智慧,離垢勿染污,執燭觀道地。

愛身品,法句經第二十,十有三章

愛身品者所以勸學,終有益己滅罪興福:

 自愛身者慎護所守,悕望欲解學正不寐,為身第一常自勉學,利乃誨人不惓則智,

學先自正然後正人,調身入慧必遷為上,身不能利安能利人?心調體正何願不至?

本我所造後我自受,為惡自更如剛鑚珠,人不持戒滋蔓如藤,逞情極欲惡行日增,

惡行危身愚以為易,善最安身愚以為難,如真人教以道法身,愚者疾之見而為惡。

行惡得惡如種苦種,惡自受罪善自受福,亦各須熟彼不自代,習善得善亦如種甜,

自利利人益而不費,欲知利身戒聞為最,如有自憂欲生天上,敬樂聞法當念佛教。

凡用必豫慮,勿以損所務,如是意日修,事務不失時,

夫治事之士,能至終成利,真見身應行,如是得所欲。

世俗品,法句經第二十一,十有四章

世俗品者,說世幻夢當捨浮華,勉修道用:

 如車行道捨平大途,從邪徑敗生折軸憂,離法如是從非法增,愚守至死亦有折患。

 順行正道勿隨邪業,行住臥安世世無患,萬物如泡意如野馬,居世若幻奈何樂此?

 若能斷此伐其樹根,日夜如是必至于定,一施如信如樂之人,或從惱意以飯食眾,

 此輩日夜不得定意,世俗無眼莫見道真,如少見明當養善意,如鴈將群避羅高翔,

 明人導世度脫邪眾,世皆有死三界無安,諸天雖樂福盡亦喪,觀諸世間無生不終,

 欲離生死當行道真,癡覆天下貪令不見,邪疑卻道苦愚從是,一法脫過謂妄語人,

 不免後世靡惡不更。

 雖多積珍寶,嵩高至于天,如是滿世間,不如見道迹,

 不善像如善,愛如似無愛,以苦為樂像,狂夫為所厭。

法句經卷上

法句經序

曇鉢偈者眾經之要義,曇之言法,鉢者句也,而法句經別有數部,有九百偈或七百偈,及五百偈,偈者結語猶詩頌也。是佛見事而作,非一時言,各有本末布在諸經,佛一切智厥性大仁,愍傷天下出興于世,開顯道義,所以解人凡十二部經,總括其要別為數部。四部阿含,佛去世後阿難所傳,卷無大小,皆稱聞如是處,在究暢其說。是後五部沙門,各自鈔眾經中,四句六句之偈,比次其義條別為品,於十二部經靡不勘酌,無所適名故曰法句。諸經為法言,法句者由法言也。近世葛氏傳七百偈,偈義致深,譯人出之頗使其渾。惟佛難值其文難聞,又諸佛興皆在天竺,天竺言語與漢異音,云其書為天書,語為天語,名物不同傳實不易。唯昔藍調安侯,世高都尉佛調,譯梵為秦實得其體,斯已難繼,後之傳者雖不能密,猶常貴其寶,粗得大趣。始者維祇難出自天竺,以黃武三年來適武昌,僕從受此五百偈本,請其同道竺將焰為譯。將焰雖善天竺語,未修曉難,其所傳言或得梵語,或以義出音,迎質真樸,初謙其為辭不雅。維祇難曰:「佛言:『依其義不用飾,取其法不以嚴。』其傳者令易曉,勿失厥義是則為善。」坐中咸曰:「老氏稱:『美言不信,信言不美。』仲尼亦云:『書不盡言,言不盡意。』明聖人意深邃無極,今傳梵義實宜經達,是以自偈受譯人口,因修本旨不加文飾,譯所不解則闕不傳,故有脫失多不出者。然此雖辭朴而旨深,文約而義博,事鈎眾經章,有本句有義說。其在天竺始進業者,不學法句謂之越叙,此乃始進者之洪漸,深入者之奧藏也,可以啟辯惑誘人自立,學之功微而所苞者廣,寔可謂妙要也哉!昔傳此時有所不解,會將炎來更從諮問,受此偈輩,復得十三品,并校往古有所增定,第其品目合為一部,三十九篇,大凡偈七百五十二章,庶有補益共廣問焉。



本緣部下,法句經卷上(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法句經卷下(上)